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89.189.到底是谁从中阻拦

189.189.到底是谁从中阻拦

        干粮瞬间被瓜分干净。

        暗影风看着眼前这些人,简直是饿死鬼,不愧是强盗。

        或许该说,做强盗的命就是苦。

        不过是平常的干粮,一个个的,竟然吃的倍儿香。

        凤眸微垂搀。

        “大当家的,这个给您,也不能全给我们吃了,饿了大当家的怎么行?!”

        斜眼男后知后觉的不转了,一把夺了说话者手中的干粮,“大当家还准备争夺银子呢,这破干粮,我帮大当家的消化了!悦”

        话落,直接塞进自己嘴里,咀嚼。

        干粮不多,只余大当家的与另一个人没分到。

        其他的……萧何看了一眼,全吃进去了。

        “对,银子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了!”大当家的喊道。

        “否则呢?”萧何抬眼问道。

        “否则,我让你们两个不得好……”

        大当家的话忽地一顿,身后的人,全部倒地!

        每个人手中的大刀,瞬间全部落地。

        乒乓之声,打断了大当家的话。

        他惊愣地望着身后,瘫倒一片,一脚踢向其中一个人,跟头猪似得,无任何反应。

        “好啊,竟然胆敢算计我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一手捞起脚旁的刀,扛在肩膀上,凶神气煞!

        萧何十分惊愣地凝着地上,“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这干粮可都是在前面的茶摊上买的。”

        “装,你们再装,小心爷爷送你们上西天!”

        这大当家的,气炸了。

        “大当家的,只是晕过去了。”另一个未吃干粮的人把过气息之后,松了一口气!

        “艹他奶奶的!”大当家淬了一口唾沫。

        “这可如何是好啊?”萧何不咸不淡地丢出了一句话。

        “小兔崽子,你说什么?!”

        大当家的不怕事,扛着大刀走上前,一步一沉,似要在地上烙下深重的脚印子。

        萧何稳坐马上,那马,似能感受到萧何的沉稳,亦是吐了一口气,似在示威,丝毫不惧怕大当家的怒气。

        这怒气,在萧何看来,不过就惹急了的狗。

        “要打一架?”凤眸一眯,含着警告。

        竟是这威严,让那大当家地生生一震,猛然停了脚步。

        “不过如此。”萧何轻蔑开口。

        “说什么呢?!”

        大当家的满脸黑,甚至有些尴尬,自己刚刚竟然被一个眼神给吓住了!

        “说你拦不住我。”萧何轻声一说。

        “拦不住你,你就这瘦弱的,不就个柔弱书生,老子还制服不了……”

        脚步猛然顿住!

        他瞪圆了眼,瞪着肩膀的银光,竟是一把大刀。

        见鬼似得,身形突然一颤!

        “你……”

        这把大刀,明明就是自己人的刀。

        他睁圆的眼,从刀柄划过,缓缓移到刀把之处,是一双骨节有力的双手,再缓缓上移,这人一看就知是那人的随从,刚刚一直随在身侧,很安静。

        未想到,这人竟是如此可怖。

        一双眼,阴暗至极,冰冷至极。

        但脖子上架的一把刀,吓的他不敢动弹一下。

        这刀,是什么时候被他给拿到手的,他竟是未看到。

        “滚!”

        暗影风简洁利落。

        刀移开的一瞬,那大当家的突然跌倒在地。

        他立即起身,转身就跑,已然忘记了自己的同伴还躺在地上。

        “大当家,您走错方向了。”另一人大声提醒。

        脚步猛然刹住,直接左转,钻进了树林。

        “胆子这么小,还抢劫,呵!”

        萧何抬头,凝望橘黄的夕阳,这一天,又要落下。

        无聊一语,倒是很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夕阳落山之前,怕是很难道达千齐国了。

        “这一路,很不顺。”暗影风道。

        “那你觉得,这个盗贼是如何?”萧何问。

        “属下觉得,似乎是巧合。”

        “如何说?”

        “这盗贼,无胆无谋。”

        “可还有一人。”萧何提醒。

        暗影风一愣,又再次回忆,“相爷说还有一个未吃干粮的人?”

        萧何点头。

        那人表面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无论眼神动作还是话语,都没有任何问题。

        “他太过淡定。”

        周围人能被晕倒,显然这种结果有在他的意料之中,表现十分淡定。

        能淡定,就意味着,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不去吃干粮。

        之后,那大当家的都被吓跑了,他还能淡定地提醒方向错误。

        可见此人十分精明。

        “但他,并没有针对自己。”

        “恩。”萧何点头。

        所以不太明白。

        余国封闭城门,这条路根本就无人路过,而这群盗贼,虽然对于吃的不放过,可那吃相,根本就不是饥饿之人所有。

        “要么,是被那人撺掇过来,就好似知道我们能路过这里。”萧何分析。

        “那我们,要不要换条路?若是这样下去,这道虽近,却是十分浪费时间,路程不远,太耗费时间。”

        凤眸在思索。

        若是自己换条路,不定还会有所阻拦。

        “继续走吧,也好看清楚,到底是谁从中阻拦。”

        有官兵有盗贼,这关系,真是错综复杂。

        这人本事是大。

        但是,这两路人,看似都较为正直,并不是大奸大恶的人。

        夕阳拉长了身影,不断移动,马蹄响彻在空荡的空旷的道路上。

        渐渐地,风起,青绿的树叶哗哗作响。

        ——

        庚宋国。

        君无忧从外回来,手提着几包药,之前的药已经喝完,对于复始的病情,他有请大夫来过。

        但是都被复始拒之门外。

        更为发愁的是,复始吃的也越来越少,病情不知好没好,但脸色,是变差了。

        转向厨房,端起药锅,拆开了一包药,把药材都倒进锅内,又到进水,燃了火。

        这时,脚边又落了一只鸽子。

        同样的,叫上绑着一纸条。

        [萧何已走。]

        君无忧凝眉,心里不住叹息:果真如自己所料。

        这方奎为人正直,做事一根筋,不如萧何奸诈,他有想过,方奎拦不住萧何,不过,方奎是拖延了时间。

        但是,这个身为盗贼的朋友。

        自己未曾想到,明明是个精明之人,明明也撺掇着那个当家的去阻拦了,竟是一点都未拖延到时间。

        微叹:这些人,都是心善之人啊!

        那边,被念叨的盗贼,忽地打了一个喷嚏!

        “妈的,不会是这萧何记仇了吧,我可还想好好活着呢,我还没当上大当家的呢!”

        ——

        入夜之后,天气变的恶劣起来。

        风极大,虽未有太初的风大,若是还要连夜赶路,这还未入春的夜,依旧冷的人发颤。

        恰巧,这荒郊野外,有一处小客栈。

        暗影风警惕四周。

        暮色中,除了风,并无异常。

        破旧的客栈,亮着微弱的橘黄色灯光,里面也未有任何声音。

        萧何下马,暗影风把马拴在一旁。

        继而,两人一起进了客栈。

        里面很暖和,掌柜的靠着柜台,晕晕欲睡,不住打着哈欠。

        听到门声,猛然惊醒望过去,立即扬起笑脸:“两位客官,住店啊?”

        “住店。”暗影风道。

        “一晚五两银子。”掌柜地直接报价。

        “这么贵?”

        暗影风凝眉,打量了破旧的客栈,其实就是草堆子和一些木头堆成的,外面又防护了一层稻草,堆的厚实。

        而这客栈内,除了几张破旧的桌子,还有残缺的椅子,门也是窗帘拉成的,根本就没有门。

        细细听四处的声音,并未有任何异响。

        “嫌贵,您不住啊!”掌柜地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这里无人住?”暗影风问。

        他并未闻到任何气息。

        “这什么话,我不是人啊!”掌柜的脾气很差。

        暗影风望向萧何,萧何点头。

        “十两!”暗影风直接扔过去一锭银子。

        掌柜的握在手中,笑嘻嘻的,确认是真的之后,立即堆起刚刚的笑意,甚至更灿烂,“客官,这间,这间有三床被子,嫌冷,可以合成两床。”

        果真,掌柜所说的三床被子,不过就是薄的毯子般。

        “相爷,这……”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30505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