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91.191.祸国之罪,又无不可

191.191.祸国之罪,又无不可

        一把刀,赫然出现在眼前,不过一根指头厚度的距离!

        而刀上面,鲜红一片,躺着伙计的血。

        "大侠饶命!"

        掌柜的不敢轻易动弹一下,生怕那不长眼的刀子,扎了自己的眼。

        "我......我骗你们的,我没有报官!?悦"

        掌柜的激励否认着,他还想活着!

        "杀!搀"

        萧何不再废话。

        血迹谑过,染红黑夜。

        两人翻身上马,马鞭一挥,渐渐消失在暮色之中。

        第二日,两人便到达千齐国。

        一如之前,并不顺利。

        但是,萧何早已有了防备,在遇到阻挠之时,很快便有了对策。

        一如即往,轻易化解。

        在千齐国,不过三日便出了城,直达庚宋国。

        萧何的暗影一直在搜寻复始的位置。

        由于暗影谁也不认识,自是比萧何走的快,潜伏的也深。

        不过几日已抵达各国,在暗中搜寻。

        暗影的能力无可否认,在萧何抵达庚宋国之时,已经传给了萧何消息。

        庚宋国城内,左绕右绕,直到躲过所有跟踪之人。

        萧何这才向复始所在的地方走去。

        .

        这边,君无忧同时得到消息,跟丢了人。

        他异常恐慌。

        早之前,他一直想带复始离开,但复始十分固执。

        她说:"我重伤未好,你若是带我离开,就不怕我命就没了!"

        是以,他不敢轻易用强,就是对她太过了解。

        委婉的方法,他请大夫过来。

        复始不给看。

        他担忧复始做出极致的事情,比如彻底离开自己的身边,所以,君无忧一直未有所行动。

        只是,知道萧何到达千齐国,而现在已然可能,也许就向着这边走来,他焦恐不已。

        他必须赶在萧何到来之前,带复始离开。

        恰在此时,他准备去找复始,却是见她从屋里子走了出来。

        欣喜之际,问:"还有哪里不舒服?"

        复始摇头。

        她望着今日这天气,阴沉沉的,眉目紧凝。

        在君无忧看来,她脸色苍白,这眉目又紧皱在了一起,"还不舒服?"

        琉璃双眸,这才望向他,"无事。"

        口气很淡,有些疏远,却不影响君无忧的死皮赖脸:"那我我们赶紧去千齐国吧?"

        复始仰头舒缓脖颈的动作僵住,她侧目君无忧。

        只见君无忧垂了眸,叹道:"我只你,定是不愿轻易放弃心中的坚持,尤其你现在失忆,我于你而言,目前不过就是交易关系的人,我没有什么可以劝服你的理由,这几日我也想清楚了,这事只有自己可以为自己决定,我不过只能给你些你自己不喜欢的建议。"

        复始很诧异。

        可心中有种感觉,冥冥之中,总会偏靠信任他的话。

        只听他继续道:"这几日我一直有所准备,今日我们就离开,什么也不用带,我们现在就走,这里滞留的时间过长,容易被找到。"

        复始绕过走廊,走下去,"那我们走吧。"

        君无忧更是诧异!

        对复始对态度表示不解。

        "你不是说,这里也不安全吗?"复始问。

        君无忧点头,两人立即向外走去。

        -

        萧何脚速极快。

        暗影回禀说:复始与君无忧在那间院子里呆了很久。

        还说复始受伤了。

        能呆如此长的时间,那就是说,她的伤很重。

        而且,最近几日的跟踪,他隐隐已察觉到,不对劲。

        萧何心里的疑惑滋长。

        这阻挠他的人,各路人马都有。

        而且,都是阻挠。

        那一定不是各国皇帝下令,也不是江湖中人。

        是谁?

        答案已渐渐浮出水面。

        君无忧。

        这个隶属商场的人,涉及交友广泛,最主要的是,他与自己有仇。

        却又要顾及复始感受,所以阻挠自己,又不会杀害自己。

        一切都说的通。

        尤其阻拦自己的人,都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脚步再次加快。

        不过片刻,眼前已浮现那所院子,位置与暗影说的都一样。

        越是这个时刻,萧何越冷静。

        他环视周围环境,这院子有些破败,又偏僻,是不好找,而且,这院子四周都是人家,谁也不会想到,要搜寻的人会明目张胆地住在这里。

        飞身而上,他站在院墙之上,在院子里搜寻。

        刹那间。

        一道红色身影映入眼帘。

        便是直接飞了过去!

        突然窜出一道白色身影。

        萧何已立即感受到了杀意,一掌拍过去!

        混乱之中,萧何只见红色身影拉开了白色身影,生生地要受自己这一掌。

        他立即收了掌势,但打出去的力道,又哪有那么好收的。

        到底是,带着一点轻微地力道,掌风擦过红衣女子的肩膀,肩膀之处的衣服划破。

        红衣女子瞬间倒地。

        "兰儿!"君无忧惊恐喊道。

        萧何站的很近,他功夫高于君无忧,反应更是迅速。

        在复始稍微倾斜了身子,他已接住了复始。

        "小复复。"他喊道。

        却是见她面色毫无血色,表情极为痛苦。

        "她内伤还未好。"

        君无忧立即提醒。

        萧何抱起她,欲走。

        君无忧已截住他,"你不能带兰儿走!"

        "君老板,你与她之间的交易已结束,而且,容本相再提醒你一次,她是本相的妻子,不跟本相走,莫不是还要跟你这个,把她推进火坑里的人走?!"

        这话,说的戳中了君无忧的心窝。

        "等兰儿想起来,她一定会远离你,你等着!"

        君无忧落下话,愤恨地怒瞪萧何。

        "不劳您费心!"

        "哼,走就走!"

        君无忧甩了衣袖,直接打开后门。

        萧何寻找此处的时候,人是转到前门的,是以只看到了两人的背影。

        君无忧却是立即关上门,喊道:"快走,有官兵!"

        萧何身子不过刚动一下,已听到四处动静。

        凤眸一抬,已见院墙上围了弓箭。

        君无忧抵挡着后门,企图阻挡外面的官兵进入。

        却是前面大门之处。

        "嘭"地被踹开!

        是庚宋国的大将军。

        他膀大腰圆,一脸凶骇之相,若是小孩子,保准被吓到哭。

        萧何知道此人,听闻战场杀敌制胜的常胜将军,为人十分耿直。

        但萧何未有所接触,只是看其外貌得出的结论。

        萧何没有猜错。

        庚宋国皇帝,因为木栾被盗之事,已全权交给了此人处理。

        "交出木栾,本将军可以放你们一马!"

        大将军此话一出口,就具有让人信服的威严。

        萧何不动声色,他抱着复始站在一旁。

        君无忧亦是紧闭着嘴巴,不多说一句。

        "萧何,你作为太初国的丞相,就该以国为重,无论她是不是你的夫人,她偷盗木栾是真!"

        大将军凌厉着神色,试图说服。

        "可若连自己的夫人都护不了,本相还有何能耐处理国家大事!"

        "家与国怎可同日而语,丞相能力自是强,若不然也不会得太初皇帝相护,到现在,宁愿选择置身事外,不偏袒,也不愿亲自下令捉拿你们。"

        这你们,说的是萧何与复始。

        萧何也知。

        微生洲渚能帮他们顶住来自九国的压力,已然不易。

        还要维持十国的关系。

        "皇上的情谊,我萧何自是还不起,可若是与我夫人比起来,我萧何,情愿辜负了全天下,也要护我夫人一生平安。"

        大将军眸色更加凌厉。

        "本将军倒是未想到,让人尊敬畏怯的萧何,竟也是如此性情中人。"

        这话,讽刺意味十足。

        "大将军想要木栾,在他身上,本相不会插手。"

        他怀中的复始,已经昏迷的够久,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这么一说,大将军的视线立即转到君无忧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喝问:"在你身上?"

        君无忧站直了身子,平静地回道:"没有。"

        "没有?!"大将军重复。

        "没有!"君无忧异常肯定。

        大将军地视线在君无忧与萧何身上徘徊,思怵着两人的话。

        君无忧再次道:"是这样的,当初是萧何强抢了她,非要她做自己的丞相府人,她也没办法,这人是萧何,又是杀人如麻的,便是应了。成婚之后,萧何逼着她做出幸福的样子,开始她真的不喜欢萧何,然后就非要我带她走。"

        顶着萧何来的压力,君无忧的语速极快。

        商人向来能说会道,目的都是引起别人共鸣,甚至认可。

        大将军的视线果真转到了萧何身上。

        "那你说说,怎么跑到庚宋国来了,还让所有人认为本相到夫人是盗贼?"

        萧何自是不差,他的话问到了关键。

        "我怎么知道,她非要跑来这边,说是什么她被你抓了起来,不能逃走,那么也要与你同归于尽,她盗了木栾,一定也是想要拖你下水,目的就是想让你放了她!"

        "呵!君老板这话倒是挺有意思。"

        "萧何,你这是何话,我说的明明都是真的!"君无忧急了,吼道。

        "谁不知,本相与夫人已有了个五岁大的孩子。"

        "指不定是你自己胡编乱造!"

        凤眸敛着神色,面色平静无波。

        "你也看到了,这人抵赖功夫十分好,本相也说不过。"

        "明明就是你没理,站不住脚!"

        君无忧的态度,萧何已把握在了心中。

        他想逃跑,带着复始逃跑,然后还要把自己置之死地!

        想的,可真是美。

        "本相说什么你都反驳,分明是你喜欢我夫人,撺掇着她离开本相,本相已经不与你计较了。"萧何直接点明三人关系。

        便是,大将军算是明白了。

        女人惹的祸。

        "君老板,本相知你喜欢夫人,可若是你这种的喜欢,怕是小复复受不起,你利用她盗得木栾,又把她害得现在这模样,只会让小复复觉得,你为人有问题,她更是对你排斥,甚至不愿你接近她。"

        萧何的这话,倒真是说对了。

        可君无忧心底排斥,他排斥萧何竟比自己更了解复始。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君某是那种人吗,我要木栾有何用,我去盗这东西,还使唤她去,你说说啊。"

        君无忧有自己的想法,萧何若不怕丢人,他就说。

        反正,他否认就可以了。

        薄唇挑笑,缓缓开口:"君老板都否认的东西,本相百口莫辩。"

        "不过是,你无话可说。"

        "随君老板高兴。"

        "你!"

        君无忧立即调整了自己的状态。

        现在,他不能慌,越是慌乱,越显出他的狡辩。

        "那也随丞相高兴。"

        两人再也无交流,大将军一双怒目的眼,使劲瞪着两人,最后视线定格在复始身上。

        "本将虽一时间无法搞清楚事情前因后果,但是本将知道,是丞相夫人盗了木栾,木栾是十国共同守护之物,护十国平安,她如此胆大妄为,丝毫不把太平放在眼里,就论这点,无论出于何种动机,本将都有责任把她抓回去!"

        大将军的态度表明。

        "即然如此,休得本相无礼。"

        萧何话落瞬间

        墙上一弓箭手兀的摔在地上,嘭的一声,便是断了气!

        大将军着实未想到,萧何竟还有帮手,立即命令:"抓!不论死活!"

        不论死活。

        这话一放开,便再也无拘束。

        弓箭手放箭!

        全射向萧何这边。

        暗影的人不多,墙垣上的弓箭手,也是耗费了一段时间。

        弓箭手的武功也不差,与暗影相比,便是一败涂地。

        大将军凝视着这情形。

        弓箭手已被去了大半,虽然有另一些弓箭手上前补缺,但按照萧何这边人来看,这样打的,只能是持久战。

        也已有一部分暗影,冲出弓箭手的包围圈,又冲过庚宋国士兵的刀剑,冲到了萧何身旁,护着萧何。

        "杀!"大将军一声令喝。

        庚宋士兵再次一鼓作气,预备直接不留活口。

        只是,萧何的暗影虽不多,但却不可小觑。

        对方愈强,他越是不要命抵抵抗!

        若是庚宋士兵是带着别人死,自己活的心理。

        那暗影,便是禀着自己死,也要主子活着的宗旨。

        越是这样,庚宋士兵越是吃力,渐渐地已消颓了起来。

        这破旧的小院,满是血腥之气。

        充斥着打杀的拼搏之声。

        即便阴沉的天气,依旧是杂乱地刀光剪影拂过,渲染了萧瑟。

        大将军不动。

        萧何抱着复始站在暗影的保卫圈中,紧观四处,他在审视,如何尽早脱离。

        但是,他看着大将军不动,他便是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浪费了体力。

        君无忧站在暗影之外,他不住挡着射过来的箭,还要抵挡着要抓自己的人。

        若是这样下去,他一定体力不支。

        却是,又一阵声音压过刀剑的乒乓之声。

        犹如万马奔腾版,大批的人朝着这边而来。

        甚至,听这声音,都能感觉到,外面尘土飞扬。

        "相爷,大批人朝着这边而来。"暗影风紧声禀报。

        萧何已听出。

        他环抱复始的手紧了又紧,如何做?

        君无忧听此,亦是紧张,该如何做?

        生死关头,他虽恨萧何,却也不得不说,此时只有依赖萧何,他缓缓靠过去。

        哪知,萧何冷声道:"自己做的事,就该想到过有这种情况,理应做好万全的准备。"

        怒无忧冷声一哼:"若不是你来,我与兰儿早就走了,岂会被他们抓住!"

        手中的剑是夺来的,一挥,便是斩掉了射过来的箭。

        他又向后靠拢,后门被关,一时间是进不来人的,他贴着后门向后躲,尽量站在暗影的包围圈。

        萧何不再发表任何想法。

        也无人给他这个机会。

        只见不大的大门外,一时间人潮望不到头。

        "怎么回事?"君无忧惊恐地问道。

        "把木栾交出来!"萧何喝道。

        这话一出的瞬间,不大的院中,已经涌入了更多的人。

        看衣服穿着,便知不是一个国家的人。

        这些人,一上来就拔出了剑,杀的更凶!

        暗影不过二三十人,在萧何的训练之下,自是不差。

        可这些人怎能抵得上上百号人。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把木栾交出来,就放过你们!"

        杀戮不减,血腥之气更是浓重,这声音更显地如救命稻草般。

        只是,萧何还未说话。

        君无忧已说:"你不能信他,交出来也说不定要杀了我们!"

        凤眸睨他一眼。

        他心底自有打算。

        人多,功夫又杂,暗影防不胜防,已有多处受伤见血,躲避不过。

        不大会,小院几乎形成了人挨人的情形,能挥剑砍杀,却是不顾是哪方的人,简直见了就砍,场面慌乱无度。

        这样下去,死的人更多。

        更有人不知死活地冲过来,暗影提剑就砍!

        萧何抱着复始,一转身,后背染上挡了血迹,凤眸骇气凝重。

        狂风暴雨般的怒气,君无忧离的近,他能清晰地感受到。

        十二年前,他见识过这样的萧何。

        那时的萧何,那时的自己都觉得,他冷情敌无人味。

        现在,正面直对他,甚至距离不过一步。

        他清楚地感受到,萧何嗜杀的怒气。

        不!

        不止怒气!

        他想要把此夷为平地。

        他紧凝着萧何,兀的对上他的凤眸,竟是觉得寒冰窜过身体,一股冰冷彻骨地寒意爆发,冻的他僵硬,无法动弹。

        他拼命地把双眼转移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额上已淌过汗水,才堪堪把眼睛别过去。

        却是,眼珠子一颤!

        院子里,血流成河!

        这些人,疯了!

        真的,疯了!

        他真的未想过,不过一个木栾,区区一块木头,竟让这些人如此疯狂。

        一个个,不要命了般,肆意打杀!

        为什么会这样?

        萧何阴测测地声音传来:"谁都想无忧无虑过一辈子,不愿发生战争,不愿流离失所。"

        "可是……"

        "可是什么,你不过是个商人,你只管自己的生意如何,能否扩大,你有想过他们如何,有想过他们的信念?"

        凤眸紧眯,绷扯着肌肉,萧何垂眸凝着昏迷的复始,缓缓开口:"或许谁都知道,木栾不过是块木头,可他们就是宁愿相信,这块木头能让他们过上宁静的生活。"

        心底坚信地宁静一旦破裂,人就会不安。

        躁动一旦升起,恐慌就会乱窜。

        所以,才会如此。

        就如人常拜佛,求的,不过就是一个心安。

        "现在,不能。"

        君无忧好不容易憋出了这四个字,说的极为生硬。

        萧何已明白。

        已到了这个地步,便是不能轻易认输。

        血腥已蔓延,刺激着所有人的感官,渐渐失去了理智。

        杀红了双眼。

        暗影已渐渐不支,虽还未倒下,却是已经伤痕累累,挥剑断速度慢了不止一倍。

        "相爷,这样下去,我们撑不住。"

        暗影风说的不是丧气话。

        眼看一拨人倒下,另一拨人又上,这场面,太过吓人。

        量是大将军,都未曾见过。

        他一直被自己的将士守在安全范围,亦同萧何一样,观察着情形。

        此时,亦是猩红了眼。

        "萧何,这就是你的自私!"

        背过去的身影一动不动,似乎并未听到他的话。

        但是,大将军之,萧何听得到。

        他继续道:"萧何,放弃反抗,若你不想被抓,不想身陷囹圄,那么就把木栾交出来!"

        前面的身影继续不动。

        "还是,你就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牺牲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你是要让自己的夫人,背上祸国的罪名!"

        祸国之罪?

        萧何身躯一震!

        这样的罪名,小复复如何背的起?

        君无忧被他的话一激,立即道:"不能交出来,他是故意这样说的,既然兰儿偷了木栾已是事实,那他们无论得到木栾与否,都会为了保护木栾不再被偷,必定要杀了兰儿!"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做出这样的交易?!"

        萧何怒气冲天,这句话不是嘶吼,不过是轻喃一句,夹着的,却是来自地狱般死气的阴沉,带着冰冷地寒气。

        他终于彻底的,体会到了万蔓蔓对于萧何的恐惧。

        他说不出任何话。

        忽地!

        萧何一转,凤眸染血。

        "祸国之罪,又无不可。"

        此话一出,时间静止!

        所有人忽地都止了动作,那砍了一个又一个人的刀子,即将落下又要砍人的刀子,在落在头顶之上时,突然停止。

        是萧何使用了内力,把话清晰地传入到了每个人耳中。

        他们纷纷看向萧何,惊恐了双眼。

        他刚刚说了什么?

        祸国之罪,又无不可?

        是吗?

        刀上的血顺着角度淌着,逐渐凝成一滴,重力垂落。

        寂静之中,好似死水复活,轰然荡起涟漪。

        轰然炸堆!

        "萧何,你这是何意?!"大将军喝问!

        其他人亦是附和:"对,何意?!"

        突然,风起!

        众人一惊,这风来的古怪。

        突然升起,突然地……异常大。

        人猛然站立不稳,手中的剑一动,直立立扎进地中,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大将军同样,他稳住了脚步,凝向四周,继而,视线落在萧何身上。

        紧眯了双眼,他发现了不同。

        萧何周围,风更大。

        他的长发,已被风吹地飞扬,还有衣角之类,相比起来,都是萧何那边更大。

        猛然一骇,莫不是这风……是萧何弄的……

        风暮的变大!

        他竟然一个不稳,脚步后退,差点跌倒,手下的剑再一按,直插地上,已湮没了三分之一这才站稳。

        "萧何,你要做什么?!"隔着风声,他大喊。

        长年征战沙场,声音本就浑厚,一股力道喊出,也是让人听的清楚。

        "放我们走!"

        这是萧何的条件。

        "不可能!"大将军喝道。

        "对,不能放他走!"

        "绝不能,他现在就敢偷木栾,搞的天下大乱,若是放他走,指不定以后,这十国鼎立的局面就再也不存在。"

        这人说完,灌了一嘴的风!

        艰难地咳嗽着。

        萧何噙笑:"应或者不应?"

        主动权,他交给了这些人。

        能否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只看这些人如何想。

        "若是不应呢?"一人问。

        "不应?"

        他笑,笑的愈发邪肆,"直到你们应了为止,哦,或许,直到我有能力自己走出去为止!"

        夹着风声,传入每个人耳朵。

        这一刻,他们都相信,萧何会做到。

        一种无法言语的恐惧在心中乱窜。

        如冰凉滑溜的蛇。

        只见,那凤眸渐渐染了血色!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被风狂乱吹散!

        "鬼啊!"

        有人,想要逃离!

        "萧何!你真要如此?!"大将军喝问。

        已然,未有人回答他。

        风持续肆虐。

        风中的众人,想要逃,却是如漩涡一般吸食着所有的人,不住向前走去。

        他们明明是在后退的!

        "萧何!"大将军大喝!

        "啊——!"一人忽地大叫!

        他们看到,看到萧何地双眼,由淡红,突地变成了深红。

        而且!

        连眼珠子都被覆盖,就如一个木偶人,连眼珠子都没有!

        大将军吓了一跳!

        君无忧靠近萧何,此时已被强力地风直接拉想前,几乎靠近了萧何身边,风力更大。

        而被众人一呼,他已是遮掩着风俗,转了双眸凝上去,竟是被吓到瞪圆了双眼!

        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这才是萧何真正发怒之时!

        狂风大作!

        或许,是要所有人都死在这里。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实现忽地下移。

        彻底被惊住!

        萧何怀中都复始,竟然一点都未曾受到这风的影响。

        不!

        不是!

        是萧何,他即便怒了,即便发疯了!

        即便,他意识真的不清醒,他依旧保护着复始,护她安全无虞!

        有那么一瞬,他忽然彻底明白,萧何的爱情,让人嫉妒!

        甚至,他还有一点不甘心。

        萧何这种宠,的确不是人人能给的起的!

        相比较,复始能得萧何,此生真是无憾。

        无憾?

        他心底还是不由想起,只可惜,萧何是复始得仇人!

        即便后生有多相爱,有多想保护着她!

        即便,他愿意付出所有的一切,来弥补。

        时间都已见证过一切。

        复始总有一日会想起,没有人可以一辈子放开一些记忆。

        这是人生,人生不可能顺顺利利。

        萧何与复始。

        那更不可能!

        刚开始,两人的相遇,便是一种错误。

        老天让错误画上了句号。

        萧何不认输,非要钻了失忆这空子。

        到底,总要为此付出些代价。

        萧何不在乎。

        他唯一的想法:复始活着。

        痛苦还是幸福?

        从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是自私的,只要复始能活着,他就无怨无悔!

        猩红双眸之下,眼珠子渐渐流露悲色。

        他与小复复,或许,真的,从一开始相遇,就是错!

        也罢,既然错了,就延续下去。

        "小复复。"

        他轻喃。

        带着绝望地悲色。

        “小复复。”

        君无忧听的心颤。

        他站在萧何身旁,这风中央的位置,能轻易感觉到萧何情绪上的变化。

        他呐呐喊道:“萧何,你醒醒。”

        不用说,并未听到他的话。

        “萧何,兰儿她不喜杀戮!”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30801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