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间重生之有福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乱局

第一百六十四章 乱局

        感谢非常懒的鱼打赏的平安符!谢谢你!

        秦氏在明知启问不到答案,还以为这个简单的儿子是真的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她也不愿意放弃,皇后给的诱惑太大了。秦氏不舍得这个机会就次消失。

        无奈之下,只好旁敲侧击的的在自己的丈夫宸世子和宸王身边的人打听一二。

        秦氏自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结果却完完全全被宸王同宸王世子看在眼里。

        “父王,我要休了那个女人。”宸王世子明仪央半垂着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他的语气平静淡然的没有一丝人气。

        宸王看着依旧冷静自持的儿子,很是骄傲。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孩子是好聪慧的,只可惜,他生在宸王府,注定只能低调。

        皇帝多疑,没有哪一个皇帝看愿意看见别人比自己强的。

        “秦氏做事越发大胆了,只可惜……知启那孩子以后的路啊……”宸王也很痛心,自己的唯一的孙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亲生母亲。若是那秦氏肯好好的,不在打什么鬼主意,他们是不会动她的。

        “父王和我说过了,是她自己不听,怨不得我们。”明仪央依旧云淡风轻的说着,只是细长的眼眸闪过一丝的厌恶的神采“与其未来让宸王府受到连累,还不如让知启少怎么一个母亲。”

        “父王,在事情还没有闹大时,得快些,时间不等人。”

        他一直想要怎么做很久了,是礼教和明知启束缚了他。那样的女人他原本可以丢在一旁,可以不予理会一辈子的。他本以为这一辈子也就那样了,现在那个女人自己作死,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皇家亲情淡薄,宸王自然明白那样的一个女人舍弃了也只会可惜自己唯一的孙子以后的名声,不过这一切得是在不影响宸王府的安危之下。

        “行,你去办吧。”宸王叹了一口气。唉,他毕竟是老了。如果在以前,他都能面不改色杀伐果断的下了决定,而不是犹犹豫豫的恨不下心。

        他也只能希望,自己的孙子能忍受的了以后的不堪和别人的看轻。

        事实证明,宸王的忧虑是多余的。在未来,明知启的强大所有人别说看轻了,就是在暗地里多说一句不好的话都不能!

        “嗳,听说了吗?宸王世子妃是使计爬了宸王世子的床,才坐那世子妃的位置的。”

        “不是她给宸王下了那下三滥的药,所以才借由怀孕的事情逼的宸王世子娶她的吗?”

        “你们的都过时了,人家宸王都不愿意娶她的,她那是什么身份,不过是区区一个没落侯府的嫡女,还妄想当世子妃?!不过就是一个粗鄙的人而已。”

        秦氏不过是照例的出去参加一个贵妇的茶会,那成想,会遇到这样的一个局面?

        所以的贵夫人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而她们说的每一句话都直插她的心口。

        她愤恨离去,路上马车失控,被一名武林侠客救下。

        那人身材高大威武,看她的眼神带着惊艳和迷离。

        她的那被伤到的心,被这带着爱慕的眼睛给满足了,她笑的妩媚。

        之后她偷偷托人打听他的消息,借着救命之恩名头感谢了他一番。果然,那人看着她的眸子里,多了火热。

        她越发的高兴了,对着皇后给她的任务少了一些热情。

        不久之后,帝都中便流传出了秦氏不守妇道,私会外男的消息传遍了整条大街小巷。

        当秦氏收到消息时,事情已经越发不可收拾了。

        “这是休书,念你是知启的母亲,就此偷偷离去吧。”明仪央把休书放到桌子上,目光冷淡而疏离。

        秦氏脑海中一片空白,顿时失去理智的上前把那封休书撕了个粉碎“不!我不同意!是你不关心我!十年了!这十年来我独守空房了十年!我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不能休了我!!!”

        似是知道秦氏回怎么做一般,明仪央从容的再掏出一份休书扔到了桌子上,动作依旧如同上一次一般,优雅贵气。

        秦氏不依,怎么也不肯离开自己的世子妃的院子,自欺欺人的赖在地上。

        明仪央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忽然的凑到了秦氏的身旁,如玉的手指轻点着秦氏的穴道,满意的看着秦氏痛的直冒冷汗,害怕的直打摆子的样子“不同意?这可由不得你呢。秦珠,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让你死在生产的那一刻。”

        “你可知,那一夜对我来说有多恶心吗?我每每想起,都恨不得杀了你呢。秦珠,我看见你就想吐。”

        明仪央一直不肯对着秦珠动手,也是为了自己的唯一的儿子。现在是没有必要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他多多少少看清了自己的儿子不如他所想的那般纯良无害呢。恩,应该是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皇家出身的人都不该是简单的人物……

        秦氏脸色苍白的像个死人一般,她一直以为自己嫁的人是个温文儒雅的丈夫,却没想到这个人是个阴冷的毒蛇。

        她害怕了,世子妃之位比不得自己的命重要。她果断的招来自己陪嫁侍女嬷嬷,整理好行李乘这软轿离开了宸王府。

        次日,宸王府把她所有的嫁妆抬入了秦候府,这个时候,秦珠才知晓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被明仪央给休了……

        此后秦侯府中传来,秦珠不堪忍受,一病不起,不日便死了。

        许佳烟愤恨的怒扇了侍女一巴掌“废物!废物!!怎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果然是个蠢的!”

        她气的直喘粗气,秦珠废了,自己的还怎么能从宸王府入手?!

        近期明予弘对着太子的耐心是越来越小,如果再不让自己的儿子好起来,她怕明冕祈的太子之位会没了。’

        不行!她不能放弃!

        许佳烟眼中爆出毒辣的目光,她整理衣袖,命人摆架去见了天水道长。

        “道长,本宫想了想,还是告知你一些事情比较好……”许佳烟端的坐在天水对面的蒲扇前。

        而后她心满意足的出了明予弘为天水特别建的皇家道观中……

        十一月天依旧干旱,百姓们对新帝的态度越来越差,在朝中隐隐有一股势力冒出了头。

        朝堂上大部分人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大吵了起来,双方对立明显。

        明予弘正想着该怎么解决不听话的人,好让朝廷中都布满他的人。

        结果,还没有等他多说一句,他心口剧痛,在百官面前口吐鲜血,当下便晕死了过去。

        许佳烟在得知了明予弘的消息后,得意的勾了勾唇。起身往蕴兰宫走去。

        蕴兰宫中,林兰诗为了表现出自己的贤良的美德,在明予弘出事的那一刻,就马不停蹄的去明予弘的面前怒刷存在感了。

        那知,直到了盘龙殿中,太医便告知明弘帝昏迷不醒,她只能见上一见不能久留。

        私心里,她不希望明予弘出事,在她的儿子还没有长大时,明予弘能活着绝对是对她最大的帮助。

        她求着太医能治好明予弘,在明予弘的耳边关怀备至感人肺腑的轻声细语着。

        转过身后,林兰诗冷静的擦干自己的泪,把自己的仪表整理的让人觉得脆弱中带着坚强。

        外面的大臣们对着能在危急关头能及时出现的林兰诗好感不少,林兰诗的目的达到了一半。

        她带着志得意满的心情走进了蕴兰宫……

        “你来了。”蕴兰宫中,阴沉黑暗的内殿中,许佳烟环抱着一个不到三个月大的婴儿,满脸的笑意看着林兰诗。

        林兰诗顿时傻了,她想不出林兰诗出现在这里是几个意思?

        她的心中涌出一股强烈的不好的预感,直觉的她的眼睛落在了许佳烟怀中那熟睡中的婴儿。

        这一看,可不得了!那不是她的儿子吗?!

        她脸上苍白如雪,身体莫名的害怕的抖了起来。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早来,真是没有让本宫失望啊。”许佳烟自顾自的说着,涂着血红的长指甲一点一点的缠上那婴儿的脖子,手中用力一掐。

        婴儿不舒服的放出啼哭声,一声声的让林兰诗的内心防线分崩瓦解。

        “你想干什么!!”林兰诗此刻恨不得把许佳烟给吃了,自己的儿子竟然被许佳烟这个贱人挟持了!

        “来人啊!人呢都死哪里去了!!!”林兰诗这出发现不妥之处,蕴兰宫中,少的很多人!

        许佳烟很享受林兰诗的崩溃和愤怒,林兰诗越是害怕她便越是开心。

        “林兰诗!本宫要让你知道,大朝国的太子之位和帝位只能是我儿的!你——永远永远只能被我踩在脚下!”许佳烟一字一句的说完,眼神蓦然凌厉的把怀中的孩子狠狠的当着林兰诗的面摔在地上……

        “啊!!!!————”

        林兰诗睚眦欲裂,脑海中那理智的一根弦断了。

        她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想要掐死许佳烟,许佳烟反手一个耳光。

        “林兰诗,气吧,恨吧,怒吧,当初我也曾这样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怎么容易就死的。我要让你看看,本宫登上最高的位置,俯瞰你的过程!啊哈哈哈哈——”许佳烟抚掌大笑,头也不会的离开了蕴兰宫。r1152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85/43873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