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荒截灵传 > 第五章 方家

第五章 方家

        清晨,初阳射出第一缕阳光,伴着一天内最清爽的气息,天空飞掠过几只鸟,清脆的鸟鸣回荡在辽阔的天空上。

        聂云眼眸轻颤了两下,意识回归到自己的脑中,一股沉重之感令他险些再次昏迷过去,身躯急剧的颤抖挣扎,几个呼吸过后,他终于平静了下来,双眼随之缓缓地睁开。

        一个蓝色的床,华美却不失风雅,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静静的看着蓝色床,聂云黑漆的眼眸中泛起迷茫之色,沉重的脑袋一动,刚准备坐起身来。

        “唔~~”

        撕心般的疼痛自全身各个地方传来,顿时令聂云闷哼一声,一层刺身的细汗覆盖全身各处,呼吸随着胸口大幅度的起伏上下,变得粗重了起来。

        静静地躺在床上,聂云的呼吸渐渐平缓,黑眸中的迷茫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烙印在眸中的坚毅,他也不去想自己身在何处,脑中却是不断回想之前的事。

        不愿意回聂家,是因为从他修为莫名消散,父亲与祖父失踪后,聂家对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彻底的看清了一切,什么家族第一天才,以及曾经那些人的恭维,全都是狗屁!

        以前的他是聂家年轻一辈天资最好子弟,被尊称为聂家第一天才,他父亲也是上一辈聂家子弟公认的第一天才,祖父更是族中掌权三长老之一,天之骄子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但所有的一切,在三个月前的一天午后,修为突然消散全无开始,他的世界就如同一面镜子,咯咯的破碎成虚。

        这也让他真正的看清了什么是人心,什么是没有实力就是废物的事实。

        他忍着身体各处的剧痛,最终慢慢的坐了起来,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就连身体也不受他控制的微微颤抖。

        “截灵印……”

        聂云摸了摸眉心,口中自语呢喃的同时,脑中慢慢浮现出在那似梦非梦中,行走在无尽恐怖里的那道身影。

        然而就在此时,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打断了聂云的思绪,抬眼看去时,就见之前与聂长空对峙的老者,一脸轻笑的走了进来,正是方家老祖方清道。

        聂云眉目一动,心中瞬间知晓前因后果,抱拳施礼道:“晚辈聂云,多谢前辈之恩!”

        方清道摆了摆手,示意聂云不要动,随即道:“想来你应该也知道老夫的身份,你身体的伤势没好,这些虚礼也就不用了。”

        “前辈之恩,晚辈如今虽不能报,但这一拜是晚辈新生以来第一拜!”

        完,聂云一下子跪在床上,体内的剧痛虽让他颤抖起来,但却没有丝毫在意,一脸肃然的对着方清道深深一拜。

        看着聂云如此,方清道轻叹的摇了摇头,看向聂云的眼中,也不禁流露出欣慰之色。

        “罢了罢了……”

        方清道又摇了摇头,在聂云抬头的瞬间,就见他双指并凝,对着聂云虚空轻,赤色芒光一闪间,没入进聂云的眉心之中,一抹赤色霞光亮起,如一颗星辰般璀璨夺目。

        接着,其眉心处的霞光一个暴涨,就将他整个人淹没在其中,房间内也被赤色光芒所充斥。

        看着被霞光包裹住的聂云,方清道脸色略显苍白,唇边花白的胡须颤了颤,自语道:“老夫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咳咳~~”

        完,方清道转身化作一道流光飞出房间,大门随着他的离开自动关上,只留下被赤色霞光包裹的聂云。

        方家主殿大厅内。

        一众身影全都左右互相对坐,至于大殿最上方则坐着一个锦袍中年男子。

        这男子面色威严刚毅,正襟危坐在最上方,双眼紧闭,气定神闲,没有理会下方那些人的议论声,只是其眉宇间不时闪过疑惑之色。

        良久过后,议论渐渐没了声,大殿内也陷入了一片死寂,大多数的目光全都看向上方闭眼的中年男子,只有少部分人满脸思索的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中年男子蓦然的睁开双眼,锐利如锋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精芒,目光所及之处,下方原本看向他的目光全都退缩收回,没有一人敢与他对视,放佛若是与他四目相对,他们心中所想的一切都会被看穿。

        死寂的大殿内没有一声响,就连众人的呼吸声,在中年男子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全都尽力的放慢,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

        这中年男子就是方家当代家主方业,也是三禾城方圆百里势力内,公认的启灵境大圆满修士第一人!

        方业扫望了眼下方众人,淡淡的道:“不知各位长老对聂云一事怎么看?”

        声音不是很大,也没有蕴含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却让人感觉异常的洪亮,打破了大殿内死寂氛围的同时,又令众人面面相觑了番。

        随后,大殿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看向某个方向,又或者是看向某个坐着的人。

        这人是一名老者,身着青衣的坐在众人之中,只是当所有人的目光朝他看来时,他微微低首的脸色一片铁青。

        见下方众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到青衣老者身上,方业略皱了下眉,眼中随即又浮现出释然之色。

        “不知凌元长老怎么看?”方业开口道。

        果然!

        青衣老者心中咯噔一声,轻叹之间又满是愤恨,抬眼扫了一圈大殿内坐着的其他人,眼中恨不得喷出火来。

        他们这些方家长老们,私下里就好了,每当家族这么议会时,就该有一个人带头回答方业的话,正好这一次轮到了青衣老者。

        以往的事虽有些棘手,但对于他们这些人老成精的老家伙来也算不得什么,稍微转动下心思,也就能顺利的应对上方业的话,只是这一次情况太特殊了,并且还关系到方家主方业,若是有一字一句得不好,可就有的他受了。

        青衣老者越想越是不忿,起身看了一眼上方的方业,心中蓦然一动,道:“我等在没有得到家主的看法前,不敢轻易评此事,还请家主见谅,毕竟”

        方业目光微微一凝,看向青衣老者的眼神不由深邃起来,这令青衣老者身躯轻颤了下,浑身顿生出一层细汗,慌乱间连忙将后面的话完。

        “不管聂云如今怎么样,但毕竟此子曾是聂家第一天才,一切全听家主抉择!”

        青衣老者完后,立马坐下身来,看也没看方业的神色,藏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手心里满是大汗。

        至于其他人在看向青衣老者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些许同情之色。

        大殿上的方业虽是他们的晚辈,但身为家主的他却让方家长老们全都畏惧,每一次看到方业的时候,当年他当上家主的情景就浮现在每个人的脑中。

        加上方业恐怖的修为实力,就算是整个长老会联合起来,恐怕都盖不过他一个人的话。

        至于聂云一事为什么与方业有关,此事还得从他与聂云的父亲聂兮风起。

        方家与聂家历来不和,但聂兮风与方业在年少时,却是打破了两家之间的隔阂,成为莫逆之交,仅仅这就让方家众长老不敢胡言乱语,因为他们还记得当年方家内反对那些人的下场,真的是

        不过,方家长老们也深知方业的性格,他是一个顾大局的人,交情归交情,若是方家与聂家之间发生斗争,他可是没有丝毫的恻隐之心。

        正是因为如此,在两种情况之下,他们实在难以揣度方业到底会怎么选,万一他们错了,可就是会惹来方业的怒火,到那时可就太冤枉了。

        至于青衣老者的一番话,可以很有技巧,直接把方业与聂兮风的关系侧面的出来,将问题全都推给方业的同时,他自己也置身事外,对于这一招,在场的一些长老看向青衣老者的眼光中,不由流露出佩服之意。

        大殿内再一次沉默,当方业的目光从青衣老者身上移开时,青衣老者紧握的双拳顿时一松,跟着也不由的松了口气。

        “我知道诸位长老的想法,聂云之事虽有我方业个人的因素在里面,但聂云是老祖他老人家亲自带回,并且传话下来让他暂且留在我们方家,至于他想走还是想留,则全都是他自己的事,就算是老祖也都无法干预。”

        什么!?

        此言一出,大殿内坐着的所有方家长老全都面色一惊,他们没有想到聂云来到方家,竟是他们方家老祖所为,心中暗道自己没有主动话。

        不过,要最值得庆幸的人,那就是青衣老者了,心中暗暗为自己的机智感到欢喜,刚刚若是没有对话,不仅得罪了方业,恐怕就连方家老祖也都会为此不满。

        事情若是发展成那一步,他实在不敢想象他今后在方家内是否还有好日子过,那将是后半辈子的悲哀。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至于聂云来我方家不可宣扬出去,家族中的那些辈若是问起来也不可提起。”方业眸光顿时锐利起来。

        顿时,在场所有方家长老心中一紧,对着方业连连称是后,抬眼看去时,方业已不知何时离开了大殿,众人对眼间也相继的离开了大殿。

        不知过了多久,盘膝坐在床上的聂云只觉全身一松,意识回归,双眼睁开的瞬间,就见一个身穿锦袍的男子背对着他。

        “你醒了~~”

        锦袍男子蓦然的转过身来,带着一抹轻笑的看着他,赫然便是方家家主方业!

        瞬间,聂云的脸色一下子惊变了起来。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网”(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195/123957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