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荒截灵传 > 第六章 青幽戒指

第六章 青幽戒指

        “你,你是”

        看着转过身来的方业,聂云从床上跳了下,丝毫没有在意体内的伤势已经痊愈,而是神色震惊的看着方业。

        “没想到一转眼就是九年的时间,如今你也有十六岁了吧,阿云!”方业满脸轻含淡笑的道。

        “你是当年与爹一起的那个叔叔,怎么会出现在方家,难道你是”

        “没错,我就是方家的人,方家这一代的家主方业。”方业了头。

        闻言,聂云双眼惊然的盯着方业,脑中不由浮现出儿时的一段记忆,一位族叔指着聂兮风大吼他是家族的叛徒,与方家之人勾结,欲里应外合,将聂家几千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那位族叔的意思,事后那位族叔也被聂家家主禁闭了起来,那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如今看来

        像是看透了聂云心中所想,方业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也不用多想,方家与聂家虽素来不和,但我与你爹乃是知己之交,对于各自家族的事从未谈及一句,我与你爹是同样的人,绝不会做出对家族半损害的事,你应该为你爹感到骄傲,毕竟当年”

        到此处,方业突然收了口没有话,满眼复杂的看着聂云,但聂云能够从方业的眼神中看出,那眼神不是看他所流露出,而是心中想起了什么往事才有的目光。

        “方叔,您是否有我爹和祖父的消息?”

        聂云没有去管其他的事,聂家对于他来完全陌生,从三个月前聂家对他的态度发生逆转改变时,他就对聂家心灰意冷,如今在这个世上他最关心的,莫过于助他修为恢复而失踪的父亲与祖父。

        这也是他复生后,心中最强烈的念想,他从未如此思念他的父亲与祖父,以前是他不懂,也根本不用担心父亲与祖父会出事,但现在的一切都变了,往日懵懂的聂云也变了。

        确实,以前那个被称为聂家第一天才的聂云已经死了,从他复生的那一晚就彻底死去,如今的他已经重获新生,重生的不仅是他的性命,还有最为重要的是属于体内的……

        看着聂云坚定的目光,方业刚毅的面容上泛起挣扎之色,此时若是有外人在此,看到方业神色这般,定会感到震惊无比,就算是身为方家对立的聂家之人也都不会例外,这还是被称为血面狂狼的方家家主方业么?

        方业的神色自然被聂云看在眼里,聂云心中猛震之下,急切道:“方叔,您是不是知道什么,还请您告诉侄儿!”

        完,聂云刚要跪下身,却一把被方业给扶住,随后就见方业闭了下眼,双眉紧皱了起来,像是还在考虑着什么。

        “方叔!”

        聂云几乎哀求的看着方业,紧紧地抓着方业的手臂不由颤抖了起来。

        最后,方业松开聂云的手,转过身去的同时轻叹了口气,缓缓道:“本来此事我不应该告诉你,也没有资格告诉你,但你父亲与祖父因你的事失踪,或许他们是去了那个地方,也只有那个地方才有可能助你修为恢复的方法。”

        方业向前走了几步,挥手的瞬间,就见房门自动的关上,一层淡蓝色灵光瞬间就将整个房间罩住,待得方业转过身来看向聂云时,一下子像是变了个人,刚毅的面容上尽是惆怅,目中也流露出深深的思忆。

        半个多时辰后,方业从聂云的房间内走出,面色也恢复了平常色,留下聂云一人在房间内站立良久,脸色苍白无血色,像是听闻到什么隐秘般震撼。

        过了很久,聂云的嘴唇轻轻颤动,自语道:“原来我娘一直还活着,她……没有死”

        他从就是没有娘亲陪伴在身边,每当他问起关于他娘亲的事情,不论是聂兮风还是他的祖父,全都面色冷然的告诉他,他娘亲早在生下他的几个月后就病逝,但聂云知道其中必有隐情,如若不然,一直疼爱他父亲和祖父,也不会单单在这件事上对他那么冷淡。

        直到今日他才知道,原来他的娘亲不仅没有死,并且来历大的吓人。

        知晓关于他娘亲真实身份的人,除了他父亲聂兮风与祖父外,就只有方业一人知道,而今方业将以前的往事与他的猜测全部告诉了聂云,这让聂云一下子有些接受不。

        十六年来对于‘娘亲’他很向往,时候看到聂家子弟都有娘亲的时候,他总会跑到聂兮风或是他的祖父面前,哭着闹着问他为什么没有娘亲,而每次回应他的只有无奈的叹息,令他对娘亲很是陌生。

        可谁知在他习惯了十六年没有娘亲,被家族抛弃之际,却听闻到自己的娘亲竟然没有死,其来历也大的恐怖,就算是如今身为方家家主的方业,都对此事感到无力,可想他娘亲的来历有多么的大。

        这对聂云的打击很大,不亚于当初他修为神秘消散时的震惊,但隐藏在心中难以接受的事实的背后,却是聂云心中从未有过的希望与曙光。

        “娘亲?”

        这个称呼很陌生,即便是现在他一个人喃喃自语这两个字,都觉得晦涩奇怪,透露着他的惊疑与些许欢喜。

        “不管娘亲背后的势力多么恐怖,我聂云已经不是从前的聂云,父亲、祖父和娘亲,终有一日我会将你们找到,孩儿修为虽无,但孩儿所获得这个截灵印却是无穷!”聂云心中低喝一声。

        之前昏死过去前,他的脑海中就有一个声音在回荡,如具有某种魔力的回荡在他的脑海中,那就是神秘的截灵印。

        或者他接受了某种传承,某个上古大能的传承,若是聂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截灵印传承就属于他在神秘空间里,看到的那道行走在无尽恐怖的背影。

        同时,在他苏醒的那一刻,他的脑海中也多出了一些零碎的信息,当他修为达到启灵境的时候,体内的截灵印将会被激活,到那时

        聂云平复了下自己的心绪,脑中突然间划过一道闪光,双手急忙的伸入进胸口衣襟内,像是在摸索着什么。

        “找到了!”

        聂云惊喜一声,伸出右手摊开时,就见一枚古朴的青幽戒指出现在他的掌心中,但凝眼看去时,他的脸色骤然剧变,目光死死的盯着青幽戒指。

        这枚戒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算是戒指上的浮雕也是极为粗糙,形如龙头却又不是龙头,因为龙头上有三根角,狰狞可怖,虽残破但依旧能够分辨得出,这是一头可怕的凶兽!

        “这戒指怎么变成了青幽色,那日我捡到的时候,它分明是红色,且上面的浮雕是一个两角龙首,如今怎么变成了三角凶兽,这”聂云双眼瞪得圆鼓,越看凶兽头颅心中越是震惊。

        “难道我修为莫名的消散,就是因为这枚戒指?”聂云惊疑的喃喃道。

        “不对,那日捡到这枚戒指的时候,它并没有发生改变,就算是之后也都没有,反而是如今变了样子,虽不知是为什么,但我的修为消散定于它有关无疑,并且,此戒发生变化应该是近期,这么来,这枚戒指的变化与我体内神秘的截灵印有关!”

        盯着手中变了一个模样的戒指,聂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但却又不是很确定到底行不行。

        考虑再三,聂云眼中的眸光一下子坚定了起来。

        “我如今修为已无,又没有家族资源的供应,就算是体内拥有神秘莫测的截灵印,但若是没有什么奇遇,此生修为突破至启灵境极其渺茫,就算体内有截灵印也是无用,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完,聂云没有任何犹豫的咬破指尖,一滴鲜血滴在青幽戒指上,双眼紧紧的盯着戒指,却是半天没有丝毫的异常出现。

        “果然,我还是异想天开了,世上哪有这么”

        聂云心中一叹,期待的神色立即被失望所取代,刚准备合掌将戒指收起时,一股灼烫感自他的手掌心传出。

        聂云面色顿时紧凝,连忙低眼看去,就见一抹青幽刺亮的灵光自凶兽双眼中迸发而出,如同两道凌厉的刃芒,具备洞穿虚空的恐怖之威。

        “这……”

        聂云心中猛然一震,掌心的灼烫感越来越烈,像是要将他的整条手臂熔化掉。

        同时,自戒指中传出的灼烈气息,犹如切断了他的筋骨脉络,令他的右臂瞬间失去了知觉。

        紧接着,一股超然的吸引之力自掌心传出,青幽灵光以聂云的掌心为中心,变幻成一个诡异的漩涡,至深玄幽,聂云的右手已然不见,被漩涡吞噬得只剩下手腕。

        咚咚咚~~

        房间内摆放的器物不断地掉落在地,有的甚至漂浮在半空中极速转动,朝着聂云所在的位置汇聚而去。

        不过半息,诡异漩涡四周的虚空开始扭曲起来,虚无的空间变得紧绷不透明,如化脆弱的冰层,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破碎炸开。

        啊~~

        随着聂云最后一声痛苦嘶吼,他的身躯被青幽灵光包裹住,无数黑色诡异的灵纹蓦然浮现出,极速的流转在聂云全身各处,他的身体随着四周的虚空一起被扭曲压缩,‘唆’的一下被漩涡给吞噬。

        叮铃~

        戒指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响,滚落在一本旧书的旁边。

        房间内瞬间平静了下来,若非房间内一片乱遭狼藉,恐怕之前的一切就是虚幻的投影,没有什么能够证明适才那一幕曾经出现过。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网”(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195/123957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