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荒截灵传 > 第七十三章 淫贼

第七十三章 淫贼

        一天后,当聂云走出洞府时,体内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至于一些皮外伤,对于他来跟挠痒痒差不过,也没去太过在意。

        毕竟,拥有这么强大的体魄,恢复力也是极为变态,最多两天的时间,伤疤会自动痊愈,连一疤痕都不会留下。

        将阵旗收起后,聂云又心查探了番,见四周没有什么异常,脸色微缓了一下,才拿出一张灰色符篆。

        看着手中的这张符篆,聂云脸色上不由闪过一丝肉痛之色,这可是整整花费了七千灵石,购买的一张中品敛息符。

        只要心些,就算是一般启灵境修士的神念,都难以察觉使用此符的修士。

        接着,聂云又拿出一件白色披风披在身上,灵光一阵蒙闪间,就见他的身躯竟透明了许多。

        看了看披风透明的效果,聂云很是满意的了头,但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暗恨道:“该死的刘长居!”

        很显然,这件半透明的披风,是他从刘长居那里换来的,至于交换的东西,则是除做金鳞蛇皮甲外,其余所有的金麟虬蛇皮。

        数丈之长的金麟虬蛇皮,就换了这么一件透明披风,想想聂云都觉得自己被坑死了。

        不过,事出紧急,刘长居在出发前的头一天晚上,拿着这件披风来找他,一面让他心动不已,一面又让他咬牙切齿的难以抉择。

        如今披风在他手中,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答应了刘长居的要求。

        毕竟,事分轻重缓急,这件透明披风虽也没有什么,但与敛息符共同激发,那则是隐藏的一大手段。

        金麟虬蛇皮固然重要,但那也是要有命去用才行,更何况秘境内危机四伏,谁都没有信心能够应付所有突发状况。

        能在秘境内多一份保命手段,就多了一活下去的希望。

        稍稍整理了下思绪,聂云便将敛息符贴在胸口上,整个人的气息瞬间降到最低,光从气息上来看,若没有太大的浮动,与路边的一株草一颗石头没有什么区别。

        灵力催动之间,透明披风灵光再次一闪,他的身躯又透明了几分,就像水凝聚成的身躯,朝着北邙山脉某个方向掠行而去。

        北邙山脉边缘处,一棵青柳树上,挂着几件女子的紫衣,柳树旁就是一个不大不的清水湖泊。

        水花溅起,清脆之声中,伴着一阵清脆的少女嬉戏声传来。

        只见一个肤如凝脂的**,玉臂轻举,拨弄一阵阵水花,不时发出欢喜的笑声,赫然就是萱萱公主。

        很显然此时的萱萱公主,公主病又犯了,进入秘境几天的时间里,她都是在不断地赶路和逃命。

        就算是路过有水的地方,大老远就能看到有妖兽盘踞在其中,哪里容得下她去沐浴。

        其间虽碰上了几只启灵境的煞鬼蜂,但身为玄国的公主,又是化剑门长老道月仙姑的弟子,保命之物自然不少。

        见几只启灵境的鬼煞蜂袭击而来,当时的萱萱公主自然是被吓坏了。

        好在毕竟是一位公主,见过的场面自然不会少,当即就压下心中的不安,掏出一块绝光碧凝玉炼制成的百里传送符,一下子传送到百里之外,也就是北邙山脉附近。

        之后,她又遇见一群凶禽,好在当她逃遁进北邙山脉中后,那些凶禽立马停下身,盘旋在半空中,半天后全部退了去。

        凶禽的表现,萱萱公主自然是看在眼里,她也知道眼前的这座山脉绝对不简单。

        当她查看地图,得知此地就是历代试炼修士噩梦,噬人魔山的北邙山脉时,不仅没有慌乱,相反还惊喜了起来。

        地图是其师傅道月仙姑给的她,其中正好有介绍北邙山脉的恐怖,但最后还有一段记载,那就是一处秘密的通道,可以畅然无阻的通过此魔山,前往秘境其他地方。

        有了如此通道,原本凶险万分,被其他人视之威噬人魔山的北邙山脉,变成了她最为安全的地方。

        所以,当知道此地是北邙山脉时,她立即就迫不及待的寻找有水源的地方。

        找了近半天的时间,终于让她找到这处没有妖兽盘踞的湖泊。

        见四下无人亦无兽,简单的布下几个禁制后,就宽衣在此湖泊中沐浴起来,这一沐浴就又是半天的时间。

        “是她!”

        百米外的一处草丛中,突然响起一道失声轻喃,看着萱萱公主自水中露出的玉背,不由吞了吞唾沫。

        “还是绕过这里吧,万一被这魔女发现,我可就百口莫辩了。”

        沙沙~

        “谁?”

        草丛沙动,百米外湖泊中的萱萱公主立马警觉,翻手击起一道水墙遮挡,接着一道道水柱如箭矢般,射入进草丛之中。

        瞬间,一道电光遁出,几个闪动间,就化作一道赤光,朝着远空飞遁而去。

        与此同时,萱萱公主将衣裙穿好,正好看到草丛中飞出的电光,微红的玉容一愣,只觉那电光有些眼熟,像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下一刻……

        萱萱公主晶眸喷火一般,看着消失在前方天际的遁光,似用尽全身的气力尖叫了起来。

        “该死的聂云,淫贼,本公主今日不将你千刀万剐,本公主就跟你姓!”

        唰!

        萱萱公主一个翻手,一支紫光箭矢出现在她手中,檀口微动间,立马喷出一口精血,瞬间被紫光箭矢给吸收掉。

        接着,其手中的紫光箭矢爆发出刺眼紫芒,带着她飞射而出,朝着聂云逃去的方向追赶而去。

        前方十几里外,聂云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将心中的悸动给压了下去。

        “真倒霉,居然在秘境内遇到那魔女,还是在那种情况之下,不过幸亏刚刚我跑得快,她应该没有看出是我,不然的话,那可就……”

        “嗯!?”

        突然,聂云感受到身后传来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回头看去时,脸色顿时一僵,如同石化一般。

        “她……她怎么会这么快就追上来了,这……”

        只见后方射来一道紫芒,其中赫然便是萱萱公主,玉容极怒,宛如杀人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聂云,令聂云心中剧惊,一时间惊慌失措了起来。

        箭矢破空射来,原本离聂云还有几里远的距离,几乎是瞬间临至,朝着他的胸膛刺射而去。

        顿时,聂云身躯一颤,一股死亡的寒意弥漫全身,他也顾不上什么其他,急忙召出一面中品法器级别的盾牌,双手掐诀,盾牌迎风暴涨成一丈之大,刚将护在他身前。

        砰咔!

        青色盾牌瞬间破碎,就见一道紫芒将赤光给击中,极速的射入进下方树林。

        一阵噼里啪啦的碎裂声传出,无数禽鸟从树林中飞出,一棵棵大树应声倒落,跟着又是一片烟尘涌起,弥漫数里范围的树林之地。

        良久过后,烟尘逐渐散去,树林中也跟着显现出三道身影出来。

        “师兄,你没事吧?”

        只见一个瘦黄修士,赶忙将被大树埋没的粗犷大汉给拉了出来,一个面瘫的年轻人跟着走了过来,目中有些呆滞,显然还没从刚刚突发的事情中缓过神来。

        就在刚刚他们师兄弟三人,正在合力捕捉一头幼的二阶妖兽,眼看那妖兽已没有了退路,即将被他们三人捉到手时,意外发生了。

        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一防备,一道惊天紫芒从天而降,带着如同陨星坠落的浩荡之势,击碎了诸多大树不,还将他们师兄弟三人淹没在树海之下。

        现在一切平静下来后,那粗犷大汉一抹脸上的土灰,冲着四周废墟的树林大喝连连。

        “是谁!是哪个王八羔子破坏大爷好事,杀千刀的,惊走碧眼灵狐不,还将大爷埋在树堆之下,别让大爷我捉到,要不然大爷我……”

        “师兄,你看那边。”

        瘦黄修士推了推粗犷大汉,神色略显呆滞,指着不远处斜倒的一棵大树。

        闻言,粗犷大汉与面瘫年轻人顺眼看去,神色亦是不由得一怔。

        只见瘦黄修士所指的大树上,站着两道身影,一男一女,赫然便是聂云和萱萱公主。

        此时,聂云双手紧紧握住紫光箭矢,但箭矢依旧刺入他的胸口,鲜血直流,染红了他的衣襟,脸色也变得十分苍白。

        不过,也是聂云在关键时刻,紧紧抓住萱萱公主含恨的一箭,加上他强悍的体魄,自己金麟虬蛇皮内甲,才不至于被箭矢贯体而亡。

        聂云呼吸急促,眼中的厉色与痛苦并闪,单手猛的一下用力。

        噗!

        紫光箭矢被他拔出身体,鲜血如泉涌般喷出,强行忍着剧痛,聂云连忙掏出止血符,贴在胸口上,短短三息的工夫,血一下子就给止住了。

        聂云全身汗如雨下,身躯微微颤抖,好一会儿才缓缓地抬起头来。

        见聂云看了过来,萱萱公主娇躯微颤,玉容失神的看着他,晶眸中更是流露出深深的震惊之色。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网”(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195/123958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