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荒截灵传 > 第两百三十三章 乱始(十)

第两百三十三章 乱始(十)

        火焚界湖前,聂云扶着聂远,与韩家之人遥遥对峙,其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站在最前方的韩沐兰。◇↓,

        “咳咳~”

        聂远一阵咳嗽,摆了摆手,示意聂云不用担心,抬眼看向前方,虚弱道:“你走吧沐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兮风当日与你有过约定,既然兮风他遵守了,你也应当遵守。”

        在场出了聂远、韩沐兰与韩破军外,其余包括聂云在内的所有人,全都不解的看向韩沐兰,他们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约定会让韩沐兰如此。

        平日里,韩沐兰虽在韩家走动很少,但其冷艳美人的称谓,却在韩家永不凋零,即便是家主韩破军也都冷面相对,所有人拿她都没有办法。

        直到两年前,聂兮风突然来到韩家,将韩家人心目中的冷艳美人,给彻底击碎了。

        那个对任何人都不假以辞色的冷艳美人韩沐兰,在见到聂兮风时,丝毫没有顾及她自己的形象,直接扑进了聂兮风的怀中。

        当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如同疯狂一般的敌视聂兮风,因为他夺走了韩家人心目中的冷艳美人,也就是韩沐兰。

        期间的事不必细说,就在最近的一些日子里,他们又听到了一则消息,完全将他们给震惊的无以复加。

        那就是韩沐兰这么冷艳美人,居然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儿子,他们万万都没有想到事,这比聂兮风给他们的印象更深。

        而如今,韩沐兰的儿子就在他们眼前,并且还是他们这次任务的目标,如何不令他们感到震惊无比。

        如果不是家主韩破军站在前面,恐怕他们早就冲上钱,将聂云给抓住,听候韩沐兰嗯发落,哪里有儿子这么对娘亲说话的。

        “不,我不走,我一定要知道兮风的下落,求您告诉我他在哪里,沐兰求你了。”韩沐兰哭泣道。

        如今,在她面前的儿子不认她,她丈夫下落不明,这让她如何能走。

        或许,要怪就怪当初她选错了……

        “韩破军是吧,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我聂云既然好来翊州,就想过有这么一天,来吧!”聂云低沉一声,踏步走上前,丝毫没有去在意韩沐兰。

        “云儿~”

        正当聂云走到韩沐兰身边时,韩沐兰呼唤了他一声,只是聂云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向前走去。

        “我不管其中恩怨如何,我也不在意你怎么去选,但我爹与爷爷到你们韩家后,受尽百般折磨困禁,你又在什么地方,可曾说过一言,最后的结果如何?”

        “就算你有你的苦衷,就算我错,也甘愿为爹与爷爷错下去,直到我战死!”

        话落的刹那,聂云身影一闪,化作一道青风来到韩破军面前,毫不犹豫的就是一拳,轰在韩破军的胸口上。

        然而,聂云可以崩山碎石的一拳,竟对韩破军一点伤害都没有,如同一团棉花打在对方的身上,没有一点儿感觉。

        “这就是你的力量?”韩破军淡淡的看着聂云。

        聂云心中一惊,急忙撤身后退,落身的时候,头也没回的说道:“曾桓,你带我爷爷先走,去宋家找一个叫宋钟或是王曲的人,快走!”

        “我怎么……”

        “好,云儿你小心!”

        没等曾桓说话,聂远便沉声应道,转身带着噬龙火曾桓,朝外围飞去。

        聂远知道自己现今的情况,如果再继续就在这里,不仅不能帮到聂云什么忙,还会成为他的累赘。

        并且,他对自己的孙子最了解不过,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至少现在的聂云,还没有丝毫慌乱,这足以说明聂云还有自己的考虑与底牌。

        “停下,你给我停下老家伙,本火什么时候答应要跟你走,我……”

        火焚界湖远空,传来曾桓的一阵嚎叫,只不过随着他们的飞远,聂云与韩家的人已经听不到了,聂云也暗中松了口气,满脸凝重的看着韩破军。

        “家主,我们要不要去将聂远追回来?”一名地尊者轻声问道。

        “不用,聂远只不过是饵,如今要钓的目标已经现身,我们又何必……”

        “给我闭嘴!”

        一听到韩破军将聂远,看做是无关紧要的鱼饵时,聂云彻底怒了。

        暴喝一声的刹那,单手虚空一握。

        哧!

        敕金戟被他抓握在手,化作一道破空金芒,擦过韩沐兰身边,刺向韩破军。

        “哼!”

        韩破军冷哼一声,抬手双指一夹,就将那好似刺破一切的敕金戟,给牢牢夹住,脸色冷冽的看着聂云。

        “看来聂兮风没有教过你,该怎么去跟大人讲话,本座……”

        突然,韩破军话语一顿,脸色也跟着微变,低眼看着夹着敕金戟的双指时,两道血痕顺着指缝缓缓流下。

        敕金戟乃上品天阶灵宝的一部分,即便是一件防御宝物的一部分,但若是发挥出真正威力,绝对要比中品攻击的天阶灵宝还要强。

        即便韩破军是第三程度的天尊者,接下敕金戟也都会被其锋芒划破手指,可见敕金戟的可怕。

        “这金戟……”

        唆~

        敕金戟戟身微震,将韩破军的双指震开,化作一道金光回到聂云的手中。

        随后,聂云手腕一转,敕金戟消失不见的刹那,身躯微震,火光大涨,一副赤火盔甲覆盖在他的身上。

        “那是……什么?”

        这一刻,火焚界湖前的韩家之人,全都震惊的看着聂云,即便是淡然的韩破军,都满脸惊然的看着聂云。

        自从他进阶到天尊者,当上韩家家主后,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真正重视,就算是在面对其他四大世家家主,他都淡然以对。

        没有其他,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傲视同阶,从未败过,除了......

        然而,如今聂云这个启灵修士,竟让他连连色变,不仅是因为聂云的实力,更是因为此时聂云身上的赤火铠甲。

        他虽然不知道那铠甲级别的,但以他的眼里来看,聂云身上的铠甲,绝对比他见过的任何灵宝都要厉害。

        麒麟甲,这是聂云从得到它以来,第一次在人前暴露,并且还是韩家这么多人。

        不过事到如今,如果不召唤出麒麟甲,别说是韩破军,即便是韩家这群人中最差的一人,一招就能将他打成重伤。

        他要做的是尽最大的可能,拖住韩家之人,或者说拖住韩破军一人即可,毕竟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没有韩破军的命令,其身后的韩家众多尊者,都不敢动身一下,至少之前那名尊者三层之人,就是擅自行动的榜样。

        肘、膝、肩、拳、脚,这五个地方全都有骨刺附拔而起,看上去既狰狞又威严,即便是那些地尊者,此事都不敢与聂云对眼,那种无形的压迫感,令他们有莫名的威压作用在他们身上。

        “好好,真没想到你一个启灵修士,居然拥有这种宝物,看来本座是该好好与你玩玩了。”

        说着,韩破军踏步走上前,一旁的韩沐兰刚准备说些什么,却被他的眼神给震慑,不敢说什么,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聂云摇着头,示意聂云不要与韩破军为敌。

        对此,聂云的眼神变得更加冷冽起来,至少在他看来,如今韩沐兰的变现,让他感到非常的失望。

        原本在还没来翊州前,他心中固然对韩沐兰有心结,但还不至于成为陌路人的情形。

        然而,如今韩沐兰的种种表现,令聂云感到非常失望,至少在他心里,娘亲一词再一次离他陌生了。

        “来吧,我聂云又有何惧!”

        轰的一声。聂云整个人化作一道火球,直接朝前方的韩破军碾压而去。

        韩破军眉目微凝,却也没有多少变化,十指掐动印诀,无数灵光从四面八方汇聚,在其身前凝聚成一朵青色炼化,将聂云这团火球给实实接住。

        “嗯?”

        下一刻,韩破军脸色骤变,但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火球轰然炸开,显现出聂云身影的同时,一把就将韩破军的肩膀给抓住。

        喀喀~

        随着一阵骨碎声响起,韩破军就蓦然飞起,被聂云狠狠地用力丢向火焚界湖。

        同一时间,聂云双拳相击在一起,一股恐怖的赤火冲击波,将所有围身过来的尊者给震开,更是摧毁了无数棵火桑树。

        接着,聂云没有丝毫拖沓,刚踏出一步的瞬间,整个人再次化作一团火球,朝韩破军冲去。

        韩破军稳定身形,掀起几十丈的水瀑,抬眼看去之际,只觉眼前一花,一股恐怖的赤色火浪,将他给完全吞噬在火海之中。

        这些都还没完,聂云抬手就将背后的敕金戟与离火矛抽出,体内的灵力疯狂灌入进戟矛之中。

        嗤嗤!

        戟矛顿时化作两道芒光,聂云就像握着锐金与离火之芒,没有一点犹豫的便向火海之中投掷而去。

        几乎是在戟矛飞射出的刹那,自火海中传出一声怒吼。

        呼轰~

        火海一下子被震散开,化作漫天火光消散在虚空间时,显现出韩破军的身影来

        接着,韩破军双手被无数青色灵纹包裹住,抬手就朝射来的戟矛抓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195/13187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