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荒截灵传 > 第两百五十九章 离去

第两百五十九章 离去

        一阵浓郁的烟尘风暴过后,一个绝大的深坑出现在地面之上。

        巨坑中心位置,有一道身形躺在其中,正是绿商圣者。

        虚空上,聂云低眼看着昏死过去的绿商圣者,神色无悲无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然而,这一切在五十多里外,寒鸣城中的韩家众人看来,无亚于死神降临前的天变。

        自从他们知道,聂云乃一名货真价实的圣境强者后,韩家所有人都感到深深的绝望。

        好不容易有一个圣境强者为他们出头,为他们抵挡聂云,这让他们又看到了希望,同时也在心里默默诅咒着聂云。

        原本,他们对身为大荒十二宗万灵宗太上长老的绿商圣者充满了自信,即便是聂云进阶到圣境,但与绿商圣者那样不知活了多少万年的老牌圣境强者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只不过最后的结果,却给了他们每一个人重重的耳光,让他们从幻想与希望中清醒了过来,痛苦的回归到现实。

        聂云将绿商圣者击败了,尽管对方还没有死,但越是层次高的修士之间战斗,他们之间就很难分出胜负。

        不过,若是其中一人稍微疏忽,被另外一人逮到机会,那恐怕就是最恐怖的噩梦,会将他推入万丈深渊,很显然绿商圣者就是这样的人。

        聂云依靠自身的肉身力量,将绿商圣者的力魄岐场给破掉。

        之后,他又凭借自身的速度,加上叱灭邪瞳射出的叱灭邪光,打了绿商圣者一个措手不及,导致叱灭邪光没入进绿商圣者的识海之中。

        别人可能不知道叱灭邪光之威,但聂云却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左眼中射出的叱灭邪光,即便是他都不敢硬碰硬的接下,毕竟那种程度的分解之力,就连他都感到有些害怕。

        他左眼的叱灭邪瞳,随着他修为的提高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叱灭邪光的真正威力,虽然仅仅只有百分之一的威力,但那种程度却是足以灭杀任何一名刚刚进阶至圣境的存在。

        更何况聂云射出的叱灭邪光,是直接没入绿商圣者的识海之中,将其灵魂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分解。

        短短一息的时间,绿商圣者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就被叱灭邪光分解了进三成之多,并且他对诡异的叱灭邪光没有任何办法。

        三息后,绿商圣者失去了意识,他的灵魂也被叱灭邪光,分解了差不多九成九之多,只留下一口气存活下来,并且还处于昏死的状态,想想都觉得好不凄惨。

        随后,聂云手腕轻转,一道剑芒射出,将绿商圣者最后一点残存的灵魂给彻底灭杀,下方深坑中的身形,也彻底成为了一具尸体。

        聂云屈指一弹,绿商圣者指间的空间戒指被聂云收起,这是他斩杀掉敌人都,一贯的做法,毕竟聊胜于无,更何况如今这枚空间戒指,乃是一名圣境强者之物

        千百万年的积累,就算是最为平常的灵石,也都会达到一种恐怖的程度,更别说是其他的天材地宝,自己各种修炼用得到的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修炼界中,会有那么多杀人夺宝之事,毕竟这样来的资源,快得简直妙不可言。

        当然,如果没有足够的时候,到最后不仅会丢掉性命,还会白白的便宜他人,为别人提供快速的修炼资源。

        看着下方已经是尸体的绿商圣者,聂云眼中时不时闪过几道眸光,随后一个挥手,将绿商圣者的尸首收了起来,毕竟是一名圣境强者的尸体,珍贵程度自然不必说,日后可能会用得着。

        将绿商圣者的尸首收起后,聂云转眼看向寒鸣城方向。

        嘶~

        顿时,包括韩轶在内的所有韩家之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身躯也跟着颤抖起来,一个个都不敢与聂云对视,深深地低着头。

        聂云虚空踏出一步。

        唰!

        宛如缩地成寸般,下一刻直接出现在寒鸣城上空,冷冷的俯视着寒鸣城中,那一个个曾经呼唤打打杀杀之人,如今全都恐惧的看着聂云。

        韩轶身在寒鸣城外,却被聂云的气势,给压的动弹不了分毫。

        “可恶,这样下去我韩家很可能会……”韩轶心中阴沉道。

        再看天空上的聂云,眼中没有任何波动,可见他对韩轶这种程度的修士,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即使对方是涅槃修士,但在如今的聂云眼中,就是一只蝼蚁。

        “聂云,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能放过我韩家!”韩轶咬牙道,声音中透露出无尽的恳求。

        面对聂云的强大,他无力对抗,更别说是整个韩家了,只要聂云愿意,翻手就能毁了整个寒鸣城,这就是圣境强者的恐怖,从刚刚聂云与绿商圣者的对决中,就能窥测圣境强者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

        这一刻,韩轶身后的寒鸣城中,无论是天尊者还是引灵修士,全都紧张的看着天空上的聂云,宛如一群罪犯,在等待着最高审判官处罚的最后审判。

        “聂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爹与爷爷是我所扣,造成你爹下落不明,你爷爷自绝火焚界湖也都是我一手造成,我韩轶任你处置,但希望你能够放过韩家。”韩轶神色恳求道,再无韩家老祖的威严。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聂云冷冷道。

        “欺人太甚,不就是一死吗,我韩家何曾受过如此屈辱,老祖你不要求他,我韩家子弟何人怕死过!”

        “不错,老祖你不要……”

        “都给我闭嘴!”韩轶一声暴喝,一股涅槃境的威压瞬间扩散开,压得众人都喘不过气来。

        寒鸣城内一片安静,没有人再说一句话,全都被韩轶给喝止住。

        随后,韩轶又转眼看向聂云,说道:“的确,如今的我,乃至整个韩家在你面前,根本没有一点谈条件的资格,我只求你能放过韩家,我韩轶随你处置,毕竟你体内有一半流淌的是我韩家血脉。”

        “住嘴!”

        轰~

        在听到韩家血脉这些话,聂云的神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无上的圣境威压宛如天威般,从天而降,将整片天地都凝固住。

        无论是韩轶,还是身在寒鸣城,受护族大阵保护的韩家之人,全都连连喷出几口鲜血,神色骇然的盯着聂云,眸中不约而同的闪烁着恐惧之色。

        “血脉?你们韩家也知道血脉,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才想起了我聂云身上,还流淌有一半韩家血脉,你们追杀我爹与爷爷的时候,可曾想过?不计一切代价,派遣出那么多尊者追杀我,又可曾想过?啊!”

        聂云暴喝,气势一升再升,似乎要将整个寒鸣城给全部摧毁才肯罢休,只是如今的他动摇了。

        原本,以他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性子,在斩杀绿商圣者后,翻手就会灭了整个韩家,将其从翊州彻底除名。

        然而,他心中有顾虑,或者正如韩轶所言,他体内有一半的血脉,是属于眼前这个韩家的,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他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

        有些事,即便是不愿意承认,甚至是去仇视,也都不会改变一丝一毫,那就是体内流淌的血液。

        尽管他对眼前的这个韩家,没有丝毫情感可言,甚至还有滔天仇怨,只是他无论如何也都下不了手,毕竟事实就是事实,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去承认,他体内流淌的鲜血是撒不了谎的。

        此时,聂云神色冷漠如冰,看上去就像是一头初醒的凶兽,谁也不知道他下一刻会怎么样,就连他自己可能也不清楚。

        他心中在挣扎在咆哮,在斥责自己为什么不灭了韩家,为他爹与爷爷报仇,为什么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

        就在聂云挣扎时,恍惚之间,他看到了一道倩影,人群中并不是很醒目,都聂云一眼就看到她了。

        韩沐兰,他的亲生娘亲,如今也站在韩家人群之中,神色悲哀,美眸中带着心疼与自责,就那么看着聂云,令聂云原本挣扎的心,瞬间震颤了几下。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注意到聂云的异常,全都顺眼看去时,目光全都集中在韩沐兰的身上。

        沉默,时间像是被凝固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全都集中在聂云与韩沐兰身上。

        “云儿,我……”

        “住口!”

        聂云神色一狞,眼眸中近尽是复杂之色他受不了韩沐兰的眼神,转身化作一道破空电光,消失在寒鸣城之上。

        一时间,包括韩轶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神色呆然,似乎不敢相信聂云就这样走了,一切都恍如梦幻般真切。

        似乎所有的一切,在韩沐兰开口的刹那,在聂云心中都烟消云散,迫使他离开这个他所仇视的地方,那个有他亲生娘亲所在的仇恨地方。

        “待我找到我爹,我会来你们韩家。跟你们彻底算算这笔总账!”

        天空中传来聂云的声音,很缥缈,但落在所有韩家人耳中,都不亚于晴天霹雳一般。

        只有韩沐兰与韩轶,神色复杂的看向远空,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195/13434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