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原装女主 > 第九十五章 画皮难画骨

第九十五章 画皮难画骨

        ps:    谢谢奴牛牛1同学的打赏,喵喵~~虽然看到了亲的评论,但是白注定要为他当初的不以为然买单呀喵~~那,那作者喵卖个萌吧(泥垢)~~喵~~

        勿落洗完澡,天色已经差不多完全黑了下来,房间里没有蜡烛,她穿着睡衣茫然的坐在床上擦着头发,脑中的思绪飘飘忽忽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敲门声就是这个时候响起的,很轻。

        “咚——咚咚。”

        首先是一下,隔了很久,才又响了两下。

        勿落窒了一下,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张了张嘴,半天才道:“进来,门没锁。”

        “吱呀——”

        室内实在太安静,即使房门很高级,但那轻响仍旧分外明显。

        房门被完全推开,门外的果然是沐秋柏,他直直的在门口站着,一只手臂撑着门,修长的身材仿佛凝固了一般没有丝毫动作。

        天色已黑,他却没有拿任何照明的东西,只有背后透出来的楼下油灯的微光,像在他身体的轮廓上勾勒出了一层暗沉沉的,仿佛镀着血锈的旧铜器一般的光影。

        勿落又是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她仰着头,看不清沐秋柏的表情,却总觉得他的视线火辣辣的直刺着她,这让她没来由的觉得尴尬和紧张,她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克制住了扭头移开视线的念头,终于开了口。

        “你来的正好。我刚才还在想要不要去找你呢。”

        一旦开了口,气氛倒是没那么凝重了,勿落尽量语气轻松的道:“这两天……算了,总之,谢谢你这么担心我。”

        完,勿落仰头看着,对面的人没有答话,甚至身体都为纹丝未动,咬了咬唇,勿落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那个。其实耶梦加得他,他……”

        顿了一下,勿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挺好的?别开玩笑了。不是他想的那样?那沐秋柏想什么才会反应那么激烈?她不知道也不好妄下论断。…∠…∠…∠…∠,

        于是。勿落只好轻咳了一声模棱两可的道:“他就是帮我治疗了一下身上的伤。然后。他自己有事情需要做,所以回来晚了而已。不过他真的没什么恶意的……我们,之前有过协议的不是吗?”

        只是勿落这话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她不提协议还好,一提这个真是切切实实的踩了沐秋柏的雷,他本来就是因为这事才无法自控的,别的都只是乱心的引子而已,想明白也就放下了。

        “那个……”得不到沐秋柏的回答,勿落叹了口气道:“白白,你别这样,挺吓人的。”

        “我知道了。”沐秋柏终于开口,声音虽然有几分黯哑,但是一如往常的温和平静:“我会跟他道谢的,是我冲动了。”

        闻言,勿落忍不住松了口气,却丝毫没注意到沐秋柏的是道谢,而不是道歉。实际上,他也根本没觉得自己对耶梦加得的杀意是什么不应该的事情。

        只是在勿落看来,终于算是解决了一件事,这让她心头松了不少。于是她起身,跪在床上,在一侧的床头柜上摸索了起来:“根蜡烛吧,天都黑了。”

        门口的沐秋柏终于动了,他走过来,弯下身子,帮着勿落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

        “在抽屉里。”

        闻言,勿落把手伸进了拉开的抽屉里,可还不等她摸到什么,一只冰凉的大手就覆在了她的手上。那只手的主人显然也没想到,立刻就要抬手离开,但只是轻微抬了一下,下一秒,不但没有移开,反而猛地抓住了她的手。

        沐秋柏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很冰,是真的很冰。那冰凉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勿落的手,抓的极用力,甚至勿落都感受到了一丝疼痛。沐秋柏的手指很长,完全把她的手包裹其中,这让她能明明白白的感觉到他掌心的伤痕和手指上的薄茧。

        勿落的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握住她的那只手,明明是冰冷的,她却有一种被什么东西灼伤的感觉,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只存在于意识中的,滚烫的热度。

        她下意识的就要抽回手,却被对方握的更紧了。

        一种滚烫的热度自胸口徒然传来,急速扩展到四肢百骸瞬间席卷了勿落全部的意志和感官。

        身体在瞬间软化,紧绷的臂肌肉全部松懈了下去,她感觉到那只冰凉的手在一变暖。

        然而,下一秒,勿落的脑中立刻出现了邓思思的话。

        误会?

        瞬间,一股无法抑制的怒气让勿落猛的甩开了沐秋柏的手。

        “你就是这么做的?!”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即使近在咫尺。

        “什么?”沐秋柏的声音很沙哑。

        “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不是故意的!”勿落的声音很尖锐,那股勃发的怒气在黑暗中酝酿和扩散,让她什么也看不明白甚至是自己的心情:“你拉我的手,对我搂搂抱抱,甚至帮我换衣服洗澡!我一直以为你不是故意的!”

        “我当然是故意的。”黑暗中传来的是沐秋柏黯哑的声音,他答的很干脆,回答的同时,他直起身子,不再找蜡烛,反倒是直接反手甩上了房门。

        “砰!——”

        随着房门关上的声音,房间里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和寂静,甚至都听得到血液流动的声音。

        “怎么你很讨厌我这么做?”沐秋柏的声音很冷,似乎已开始凝结。

        闻言,勿落窒了一下,讨厌?讨厌?讨厌吗?

        回答不出,但同时勿落却满脑子都是邓思思欲言又止泪眼朦胧的模样。

        真是,真是!真是枉她这么相信他!他竟然真的是这种人!

        甚至到了现在,他还竟然还能问出这种话!他这样,跟时候借口教功课抱住她又亲又啃的男人有什么区别?!

        存在记忆之中最深的厌恶感彻底激怒了勿落,更激烈的情绪翻江倒海一般蜂拥而来,一时间她气的浑身颤抖,口不择言道:“沐秋柏!你真让人恶心!”

        话音一落,房间的气氛瞬间彻底冻结。

        良久,黑暗里都不再发出一丝声音,直到,一个阴沉彻骨的声音打破了这片静默。

        “哦——这样啊。”

        听到这声音,勿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明明是很熟悉的声音,却是绝对陌生的感觉,那种不带任何情绪的阴寒彻骨瞬间浇灭了她的怒火,恍惚之中,她感觉什么东西彻底改变了。

        “我本来就是个挺让人恶心的人,”沐秋柏的声音平平的,没有一丝起伏:“恶心到你还真是很抱歉啊。但我还是挺遗憾的,因为对你,我真是尽了最大的心力了,为什么?”

        沐秋柏话的时候,那声音越逼越近,勿落情不自禁想要后退,下一秒,左手的手腕却被一只冰凉的手牢牢的握住,勿落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刚想什么,沐秋柏的脸已经近在咫尺。

        黑暗中,他的脸看着白生生的,不出的恐怖。他朝她直直的压了过来,甚至鼻尖的距离都已经不足五公分。这么近的距离,勿落明显的感觉到沐秋柏头发上有一股冰凉的水汽,似乎是因为刚洗完澡。

        “为什么?”此时,那声音也没了温度,只剩下冰凉。(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354/125154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