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九十一章 谋划与执行六

第九十一章 谋划与执行六

        “救救我......”

        “求......”

        “......诅咒......”

        ......

        又是这种声音!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不知名的牵引力量出现,瞬间让刘宏断脉封穴,封印在檀中穴的贤者之石能量开始暴动起来!

        捂住自己的双眼和胸口,刘宏只觉双眼处传来了一波接着一波的刺痛感,檀中穴位置也有阵阵的骚动!

        “唔?你怎么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张梅看着面前摆出奇怪造型的刘宏半睡半醒的道。

        没有回答,刘宏只是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无力的瘫靠在上面!

        刘宏这奇怪又不自然的表现叫张梅瞬间清醒了很多,马上坐正自己的身子。但是坐正自己的身子之后,她发现面前地上有着一件外衣,那是属于刘宏的外衣。

        将外衣捡起来,张梅走到刘宏身边放下,然后轻声问道:“没事吧?是不是病了?”

        话间,她的手向刘宏的额头摸去。

        “啪!”她的手被刘宏拍开了!用那只捂住眼睛的手!

        “你在干什么......”心头瞬间火起的张梅一瞪眼就要开骂,可是在刘宏的双眼看过来的时候,她渐渐的停住了话头,浑身渐渐开始哆嗦起来!

        明明那双眼睛在墨镜的遮掩之下无法看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张梅很深切的明白,那双眼睛在看着她!就像一只猛兽盯着它的食物一样!

        那双猩红的,没有一丝杂色的眼睛!

        “你......你......怎么......怎么了?”张梅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一句话都不清楚了,音量更是微乎其微!

        突然,张梅感觉浑身一松,那种被猛兽窥视的感觉消失不见!

        但是......那只是瞬间!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的张梅突然感到了一阵恶心,然后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刘宏!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张梅有描述不出来,但是那种深切的绝望和无尽的怨恨从刘宏的体内散发了出来,叫她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怨恨,绝望,愤怒,恐惧,痛苦,哀伤......这些负面情绪在张梅的感应中透出刘宏的身体,蠕动着,纠缠着!

        那不像只是一个人的情绪,而是几个,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人的情绪纠缠在一起!

        “这就是......贤者之石吗?”嘴里慢慢的念出了一个名词,张梅想起了刘宏曾经对她过的一件事......那就是刘宏曾经吞噬过贤者之石!

        虽然张梅没有见过贤者之石,但是和刘宏的谈话以及介绍中,她已经很清楚贤者之石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只是......毕竟没有亲眼见过!那种令人作呕的气息......实在是叫人震惊!

        “没错!这就是贤者之石!”张梅的耳中突然传来了刘宏的声音,嘶哑低沉!

        将由于不知名牵引力量造成的贤者之石能量暴动压服,刘宏将它们收归檀中穴,同时在檀中穴周围急几下。

        不过......似乎麻烦了!即便是将贤者之石能量完全收归檀中穴,但是那种凄厉的哀嚎又响起在他的心间!

        只是还非常的微弱,甚至不比蚊子哼哼大声!

        叹了口气,刘宏苦笑道:“怎么样?作为炼丹术师的你,有什么感触吗?”

        看着面前喘着粗气的刘宏,张梅迟疑了一会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绢,给刘宏擦了擦脸,同时抹去刘宏嘴角的一丝血迹!

        “邪恶......”张梅在擦完刘宏的脸之后,吐出了这个一个单词。

        “邪恶?呵呵呵!”刘宏突然轻笑了几声,只是透着股无力感:“你真是我可爱的女儿啊!想法这么纯洁天真!”

        微嘟着嘴,张梅瞪了刘宏一眼,轻声道:“不要给我加什么奇奇怪怪的......”

        “到下一站,我下车!”张梅话未完,刘宏直接打断了她,语气无力的道:“北都你就一个人去吧,你想见的爱德华公子会和他的弟弟一起接你的!一个金发豆丁,一个钢铁盔甲,很容易认出来的。”

        “可是......”刘宏刚才的变化张梅可是看在眼里的,就这么叫她离开怎么肯?虽然在她眼中刘宏确实讨厌了一,但是正经的时候......还是一个挺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一个人!

        “放心!”用手按住张梅的脑袋,刘宏笑道:“我没那么的脆弱,还需要一个年幼的女儿照顾!”

        “知道了。”认真的看了刘宏一眼,张梅将刘宏按在她头的手拿开,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躺下。

        “盖上吧!现在的天气还有冷。”轻笑一声,刘宏张梅还给他的外套重新扔给张梅。

        默默地注视了刘宏一眼,张梅用外套将自己裹住,然后闭上了眼睛。

        在看张梅闭上眼睛之后,刘宏也闭上了眼睛感应了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

        他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贤者之石能量暴动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断脉封穴的效果消减了,即便是完全将贤者之石能量收归檀中穴,他也依稀能听见那些凄厉的哀嚎!无名怒火也是一样,随着贤者之石能量暴动而加剧了!

        这些也就算了!

        刘宏手探进衣服,在胸口摸了几下,然后叹了口气。他的人造人化加剧了!只是在檀中穴周围一圈的人造人化,现在已经蔓延到了肩部和腹部!

        是烧瓶人的动作吧!这么远的距离,到底是什么练成术式呢?应该不会是针对所有的贤者之石的吧......人造人?是了!应该是关于人造人方面的!牵动我体内的贤者之石能量,加剧愤怒的情绪!莫非烧瓶人又开始炼制人造人了?刘宏回忆了一下那股不知名的牵引感的方向,然后就心有所悟。

        突然发生的事情和猜测叫刘宏没有了一丝睡意。看了看对面椅子上面已经睡得流口水的张梅,刘宏嘴角一翘。

        “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啊!刚才那种情况才发生,现在就睡着了!”轻声感叹一声,刘宏掏出纸和笔,记录自己的猜测和计划,同时写了两封信。

        一个时候后,火车停下。刘宏看了一眼仍然在熟睡的张梅,翘了翘嘴角,然后将两封信放在盖在张梅身上的外衣口袋里,然后慢慢的走出了火车。

        “一路走好!”刘宏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火车的时候,本来熟睡的张梅坐了起来!

        三天后,松鼠镇。

        刘宏之前下车的地方就是松鼠镇。这个镇之所以起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这个镇有很多的松鼠。

        “早上好啊!布莱克先生,你的墨镜还是那么的酷!不过早上没必要带着墨镜吧!”正在街上采购一些材料的刘宏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非常豪爽的男人和他打招呼。

        “早上好,保罗。你不知道炫酷的男人总是很受女孩子欢迎吗?”刘宏一边笑着,一边随手将早上购买的水果扔了一个过去。

        “谢了!”接过刘宏扔的水果,保罗在衣服上随意的擦了擦之后,咬上一口,然后含糊不清的道:“我可不觉得大早上戴墨镜很炫酷!”

        松鼠镇的民风非常的淳朴,让刘宏不自禁的想到了利赛布尔。

        一路上和最近认识的好客开朗的人员打了招呼,刘宏就带着自己采购的东西来到了松鼠镇的后山上面。

        他可是还很清楚记得自己的目的!金人炼成!

        用三天时间和镇上面的人打好关系,同时准备炼金术实验需要的材料,安抚好贤者之石能量的刘宏,决定今天再次开始金人炼成的实验了!

        正巧,松鼠镇后山有很多松鼠!刘宏连去寻找实验材料的步骤都省了!

        路过一棵松树的时候,刘宏抬头,看着树梢几只歪着脑袋看着他的松鼠,一扯嘴角:“家伙,树可不只是你的伙伴,也是我的兵器啊!”

        合掌轻轻按在树上,炼金术,发动!主节,‘曲直’!

        奇怪的看着地面上那个人类,想不懂那个人类在做什么的几只松鼠压低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打算跳到其它树上面。

        不过,在它们的想法还没有实现的时候,脚下作为跳板的树木突然伸出了木条,将它们捆住!

        控制炼金术用木条将挣扎不休的松鼠送到面前,刘宏一脸微笑的将它们扔进了自己准备好的笼子里面,然后走向了其他树木!

        ——————————分割线——————————

        北都。

        下车之后,张梅看着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火车站,扁了扁嘴:“终于到了啊!亏那个家伙还要把我当女儿呢!哪有就这样抛下女儿的父亲!你是不是,梅!”

        熊猫梅从她的背包里面钻出来,跳到她的肩膀上,很是人性化的了头。

        得到熊猫梅的赞同之后,张梅越想越气,同时心里又开始担心起来!

        那家伙......没事吧?不行!想他做什么!用力的哼了一声,张梅拍了拍自己的脸,气呼呼的向站外走去。

        “阿尔,你刘宏什么时候过来啊!”走着走着,张梅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让她正在生气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应该是今天到吧!”

        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扎着麻花辫的金发男子靠在墙壁上,一脸无聊的样子,同时身边站着一个巨大的盔甲!

        上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张梅有怯生生的道:“是爱德华·艾尔利克和阿尔冯斯·艾尔利克吗?”

        看着面前可爱的女孩过来询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知道自己兄弟俩的名字,但是爱德华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道:“是的,我是爱德华,他是阿尔冯斯。姑娘,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兄弟的名字的?”

        爱德华绝对不会知道,他的回答给了眼前可爱的姑娘多大的打击!

        “怎么会!”张梅觉得自己的少女心碎了,轻声呢喃道:“我的爱德华公子怎么会是一个豆丁!”

        爱德华眼睛一瞪,大声道:“你谁是豆丁!”

        “还这么粗鲁!”张梅觉得自己的少女心已经在地上了,一块一块的。

        “你谁粗鲁了?你谁豆丁了?”爱德华深切的觉得之前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可爱绝对是眼瞎了!

        “哥哥!不要这么冲动,不要吓到人家姑娘啊!”阿尔冯斯连忙抱住爱德华。

        “连弟弟都不如。无论是身高还是礼节......”张梅继续在爱德华的伤疤上面撒盐!

        “死丫头......”爱德华咬牙切齿,但是下一刻,他的眉头一皱:“你谁啊?”

        “我本来是要和刘宏一起过来的。”张梅面无表情的道。

        “你就是他女儿?”爱德华和阿尔冯斯齐齐将脸凑到了张梅的面前,满是不可思议的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880/126078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