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二十九章 参观图录

第二十九章 参观图录

        待刘宏睁开眼睛,发现其他人都不在身边,而是到远处的石雕各自前观看着自己选中的石雕。

        勾起一丝轻笑,刘宏也不去打搅他们,毕竟之前他修炼《鲲鹏法》第三层,突破先天的时候可是将他们的感悟直接打断,若是现在再去打搅,岂不招人埋汰?

        目光转向一边,在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几个大字下,有一人盘膝面墙而坐,背影魁梧,服饰高古,不类近代。

        那背影不是其他,正式原著中已破碎虚空的广成子!

        走近一看,刘宏见那广成子面相庄严,嘴角犹带著安详的微笑,头发与衣服虽已化开大半,但面上肌肤神情却与生人无异。

        那广成子遗蜕左手垂地,地上有一行上古文字,虽然已从原著中知道写的是什么,但是刘宏仍然皱眉辨认了一番后,方才认出其所写的乃是:‘广成子证破碎金刚于此’。

        触地的中指,刚好嵌在‘此’字最后一画去势尽处,毫无疑问这几个字是广成子运功在地上写划出来的,仔细观摩着的刘宏似乎感应到了一股别样的韵味!

        突然,刘宏想起了这地面非常的坚硬,于是自己也尝试去写个字看看,但是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难以办到!

        微皱眉头,对于自己的金人之身非常自信的刘宏搬运内力到手指上,用力的对着地面戳了下去。

        这次他深深戳进了地面,只是他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虽然能够戳进那材料奇异的地面,也能写出字来,但是要想和那广成子一般写出那么连贯又别含深意的字,却是有些困难!

        这个世界的水有深啊!心中感叹了一下,刘宏也不再理会自己能不能在地面写出字的问题,而是将注意力转向了广成子遗蜕。

        轻轻触碰了一下广成子的身体,只见其衣服瞬间化为飞灰。无疑,已经经历了非常久远的年代衣服早已风化,被刘宏触及化为飞灰也是正常。

        衣服下的身体至坚至硬,似乎整个人转化为另一种不知』9』9』9』9,名的坚硬物质,似黄金,又似宝石!

        炼金术师的心态油然而生,刘宏毫不迟疑的拿广成子的身体和自己的金人之躯比较起来,发现二者非常的相似!

        或者,刘宏的身体构成和广成子的遗蜕非常相似!虽然暂时还没有解剖查看内脏,但是只是对比皮肤和肌体,刘宏就在广成子遗蜕和自己的金人之躯上找到了很多共同!

        虽然相较来,似乎是刘宏的身体更加的坚硬强韧一,但是考虑到广成子破碎虚空已久,加之刘宏的身体是用烧瓶人这种集合几十万人命的超大贤者之石炼成的......

        紧皱着眉头,刘宏蓦然回想起了突破先天回到自己身体内的时候,那种对自身情绪的厌恶感!

        看来这个世界的停留时间要更久一,看看自身是否能够破碎虚空吧!轻叹一声,刘宏起身往大殿内走去,那里的战神图录还等着他呢!

        战神殿笼罩在柔和的青光底下,与出口透进的红光,相映成趣。

        离地四十丈许的殿中心,嵌有一块圆形的物体,两丈直径,散发出青黄的光线,仿若一个室内的太阳,使整个巨殿沐浴在万道青光底下。

        以这光源为中心,殿昼了一个直径达二十丈的大圆,和刘宏之前所见的星图一样,只不过大了数倍,将战神殿覆盖在无限的星宿底下。

        殿内不见一柱,不见一物,殿心地上有一个两丈许见方的浮雕,左右两边壁上每边亦有丈许见方的浮雕图各二十四个,加上殿心的浮雕图。刚好是四十九。

        殿心地上那幅浮雕上方刻着五个大字:战神图录一。浮雕内容雕工精美,刻著一个身穿奇怪甲胄、面上覆盖面具的天神,胯下坐着一条以龙非龙的怪物,从九片裂开了的厚云由左上角穿飞而下,直扑向右下角一个血红的大火球,每一片厚云旁边,由上而下写着九重天、八重天,直至最低的一重天。

        刘宏皱眉观看半晌,却一无所获,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感叹自己毕竟武道经验不足,虽然创出《鲲鹏法》这等几乎算得上逆天的功法,但是更多的却是借助炼金术炼丹术方面的知识!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战神殿内,自然要将战神图录的内容都参悟一遍,不然刘宏费劲来此作甚?依着浮雕上面的数字,刘宏从右到左,将四十九幅战神图录一一看遍。

        看完之后,不那战神图录第四十九破碎虚空空无一物的白壁浮雕,刘宏复又转到战神图录四十八重返九天那幅浮雕前,皱眉细看,心思起伏。

        浮雕中那天神模样的战神,又乘坐那似龙非龙的怪物,由右下角向上飞,穿过了九重云,飞向左上角,和第一幅恰恰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思量了好长一段时间,虽然刘宏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从脑海中钻出,但是偏生又死也钻不出来,叫他烦闷异常!

        “先生可有所获?”在刘宏气息有急促起来的时候,宁道奇的声音蓦然从身后传来!

        身形一顿,刘宏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没有,倒是想的头疼!”

        “老道也是啊!”宁道奇感叹一声,但是马上又目光湛湛,略带兴奋的道:“不过老道我此次也并非没有收获。只是这些收获需要一时间去整合,我打算找个时机闭关一段时间。”

        宁道奇和刘宏谈话间,另外三个人也围了过来。

        宋缺道:“这战神图录果然神妙异常,蕴含武道真意!虽然没有一招一式,但是若有人悟透其中奥妙,只怕任何招式在其手中都是神妙非常!可惜我虽有感悟,暂时却未悟通任何一幅。可惜了!值了!”

        宋缺虽然可惜自己没有悟通任何一幅战神图录,但是他也觉得值了。战神图录他都已经记在心中,只要以后慢慢参详,自然会有更多领悟!

        其他几人包括刘宏也是赞同的了头,宋缺的话可谓是深得他们的心!

        再次看了看那些熟记于心的战神图录,刘宏道:“不知道几位是否将战神图录记下了呢?若是记下了我们就出去吧,大殿右侧巽方有一条出去的水道,可由那里离开。毕竟我等都不是什么闲人!”

        宋缺几人对视一眼,虽然他们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但是就战神图录既然已经记下了,那么再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必要,以他们的心性智慧,自然知道有些东西不是枯坐一地就可以悟出来的!

        而且就如刘宏所,他们也并非闲人。

        刘宏先不论,石之轩现在的身份是裴矩,大隋驻东西突厥的大臣,若是消失的时间长了,影响之大不必多。而祝玉妍和宁道奇一个是魔门领袖,一个正道第一高人,他们若是齐齐消失,怕是江湖风雨又急!

        相比之下,宋缺的突然失踪才是最不重要的,但是想想宋缺封号镇南公,乃是现在杨广最疼爱的妃子宋玉致的父亲,江湖上又有天下用刀第一人天刀的称号......若是消失了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啊!

        宋缺道:“也好,我们先回去吧。既然战神图录已经记下了,自然也没有必要待在这了!不过今后诸位约个时间聚聚如何?”

        刘宏笑道:“此举甚好!一人计短,若是诸位能合在一起共论武道的话,相比收获更多!”

        宁道奇抚着颌下胡须,看了祝玉妍以及石之轩一眼之后,微微了头。

        祝玉妍看向一边的石之轩,冷哼了一声道:“先生既然都这么了,妾身自然同意,只是不知道定在哪个地方呢?要晓得我们中有个家伙可是在东西突厥做大官,没有闲空!”

        先是面色一冷,但是紧接着石之轩脸上浮现一丝忧郁的笑容,道:“何必这般挖苦我呢?东西突厥早已互相攻伐,我只是推波助澜罢了,在与不在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惊咦一声,宋缺道:“邪王似乎收获颇丰啊!”

        若是在未来战神殿的时候,石之轩若是被激怒就是被激怒了,即便会忍下来,面色也是阴郁吓人。可是现在,刘宏几人发现石之轩确实愤怒了,甚至有杀意蔓延而出,但是下一刻那杀意就消失不见了!不是被压下去了,而是彻底消失不见!

        笑着了头,石之轩道:“神人自九天而下,复又重返九天。这第一幅和第四十八幅战神图录与我感悟最深。”

        听了石之轩的话,刘宏了然的了头,然后别有深意的看了石之轩一眼。

        石之轩融合了花间派与补天阁的极端相反的武学心法,以佛学义理中‘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的高深思想作为理论依据,又经过无数次生死之际的战斗终於形成的一套高深的武功,名唤不死印法,转生为死,化死为生!

        这第战神图录的第一幅图和第四十八幅图,恰恰就相对而成,犹如生死!

        除了祝玉妍,刘宏几人都恭喜了一下石之轩,然后就离开了战神殿。

        刘宏离开的时候还带上了广成子的遗蜕!

        ps:1.多谢逝去-独舞的打赏评价,多谢北京卡耐基的一如既往的支持打赏,多谢诸位书友的评鉴。

        仍然是那句话,有什么看法建议都在书评区提出来吧,只要不人身攻击,我都会认真看的!

        .今日到处跑,实在无法更第二章,抱歉了!顺便一下,年底的时候最多保持一更,我可没有存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880/126078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