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参见妖妃娘娘 > 第一百七十章:寒之泪,四道天雷

第一百七十章:寒之泪,四道天雷

        此时的萧湘儿,正昏睡着!而梦中,却出现许多陌生人!

        那个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那一晚,她在呼吸着外面的空气,突然,那个带着面具的红袍男子正被一群人追赶,逃走的时候顺便带上她,她窝在他的怀里感觉到他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响!之后他与她共同面对敌人,分离后,梦惊醒了!

        萧湘儿一下子就坐起来,望着四周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

        在她喊完的时候,几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走进来,尊敬说道,“你是梦之神女,梦涟漪!前几天因为替玉帝采摘云莲不小心摔下山崖,从而受伤失去了记忆!再过几天,梦之神女你将与你心爱之人玉帝成亲!”那个女子耐心讲完!而萧湘儿却听的不明不白,她去采摘云莲,为何她没有印象!玉帝成亲?她是梦涟漪?梦涟漪,这个名字很熟悉,可又想不起来!

        “你说我叫梦涟漪,那你们所说的玉帝…难道这里是天庭?我也是神仙?”萧湘儿似乎像明白了一个哲理,有点兴奋说道!她一觉醒来竟然当了个神女,不过却感觉到怪怪的!“那我有法力吗?”萧湘儿学着活佛济公那样,“嘛尼嘛尼轰!”萧湘儿对着那条神驻,念出了口号!可结果,却什么都没有!

        “你们骗我,我又不是神仙,又没有法力,成什么亲啊?你跟那个玉帝说,我不是神仙,成不了亲!”萧湘儿任性的说道!成亲,鬼才成亲?她是梦涟漪,是神女,说笑吧?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和别的男人成亲,而且对方还是个玉帝!

        “梦之神女,我们真的没有骗你,待你见到玉帝之后就会觉得他是多么的熟悉!让我们带你去见玉帝吧!”几个女子说完,便扯着萧湘儿的手,一下子的来到大殿!

        萧湘儿来到大殿,看见了坐在上位的那个男人,虽然长得很帅,不过让人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好人!萧湘儿壮大胆子,问道,“你便是我的心爱之人,横看竖看都不像啊?说,你是不是冒牌的!”

        在高位上坐着的玉帝,看见这样的萧湘儿,也不由得一愣,该不会是忘情水的剂量过多,把男子也弄傻了吧!从前的涟漪哪是这样的!

        “涟漪,你当真忘了朕,你忘了!你替朕采摘云莲摔下山崖,你忘了朕曾经带你去过凡间,体查民情了吗?”玉帝略带伤感说道!朝堂里的大臣也抹了抹眼泪!好像很感动的模样!

        而萧湘儿,至始至终都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一脸不屑的望着他,“哼,我怎么知道啊!都说我失忆了!再说,成亲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为什么要这么快成亲!”

        “双圆成亲,不快了!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天庭不同于人间!所以,双圆便是朕与你举行婚礼的日子,不过,明日朕要处理一个罪犯,要你亲自望着他,因为他曾经伤害过你!不知涟漪可愿意观看!”玉帝一脸温和的模样!不过在她眼底,玉帝朕的好假!无论是戏还是戏都好假!

        “好啊?我很喜欢看,到时候你通知一下我吧!”萧湘儿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无视别人的目光走出大殿去溜达溜达!

        那些大臣想阻止她却被玉帝拦截,“玉帝,她不会见到他吧!”

        “不会,即使见到了!也不会有感觉!”玉帝淡然说道!

        “可她终归有三世的记忆,哪有这么快忘了!”

        “这忘情水可是重量的!什么情都可以忘了!”玉帝淡然说道!这次,尽管那个男人怎么呐喊,涟漪,都不会记住他,更不会回应他!

        ……

        萧湘儿在宫殿在四处走荡,却看见一个牢笼紧紧锁着一个俊俏的男人,男人与玉帝长的很是相像!萧湘儿好奇的靠近,“喂,你没事吧!你犯了什么错?竟然这样锁着!”萧湘儿关心的语气响起!

        牢笼中的男人很激动,一脸激动的望着她,“涟漪,你是涟漪,真的是涟漪,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寒哥哥,千年了!我们终于再次相遇!”

        寒哥哥?谁啊?“我不认识你啊?寒哥哥是谁啊?你究竟在说什么?”萧湘儿被他搞的不明不白了!随后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看着这陌生的眼神,陆锦寒突然大笑,“哈哈哈哈……都千年了!他还想占你为己有,他还是这么狠!涟漪,你可还记得,千年的我们也是在这个牢笼相遇,那个时候的你天真无知,被夜神骗来这里!想让我杀了你,结果,夜神没有如意,而我,爱上了你!”陆锦寒略带苦涩说道!

        ?萧湘儿脑中打出了几个问好!她是真的忘了有这样的一个人!而且,那个玉帝,好像也是凭空跳出来!这个世界太复杂,她要回去了!

        “走了,我不认识你,真的不认识你!双圆之日便和我心爱之人在一起了!你会来参加吗?”萧湘儿望着他,期待说道!

        陆锦寒悲伤的望了她一眼,一脸不可置信!难以开口!“那个时候,我已经没那个命了!”说完,眼角便落下了几条泪痕!

        萧湘儿不解的望了望他,随即便离开了!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何会如此伤感,而她的心,刚才为何又微微痛了痛!萧湘儿一路怀着心事回到了属于她的宫殿,这个地方,让她有点厌恶!

        她究竟是谁?究竟是谁?为何她会在这里,为何那陌生的人竟让她感到如此熟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泪,不知何时落下,可能是因为是心痛的原因,或许是因为……

        华丽丽分界线——

        “小咪,我觉得自己好卑鄙,竟然背叛了主人!主人本来与男主人在一起的才对,可偏偏,却被那老狐狸搅了祸!”此时的蛋蛋正一脸埋怨,又很伤心的说道!

        “呜呜,你一说我就更伤心,我主人是萧湘儿,怎么变成了神女了!自从她穿越过来之后就没有一天是安稳的!本来和男主人在一起就幸福,没想到,被那个男人用卑鄙的方法,抢去了!而且,还利用我们两个,真的好对不起主人,亏主人还对我这么好!”小咪两行泪华丽丽的落下,用蛋蛋的绒毛抹鼻涕!

        蛋蛋摆出一副嫌弃他的模样,“现在后悔已经迟了!应该先把主人脱离苦海,别说我看不惯那卑鄙小人,即使是主人,也不喜欢那卑鄙小人吧!”

        “那我们应该怎么救啊?我们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宠物啊!你身上的神术已经没了,我身上的也没了,还救什么主人,万一连累了主人可就糟糕了!”小咪一脸分析说道!“更何况,我们还被关着,现在除了主人自救,都没有人能帮到主人!而且,男主人,明日就要接受四道天雷的惩罚,即使不死,也会沦为一个废人!”

        “四道天雷确实太狠了!卑鄙小人真是卑鄙小人,这种人当什么玉帝,他哪里配了!”蛋蛋十分埋怨,可又不能把那个卑鄙小人怎样,只能一直在这里抱怨!

        两宠都苦着个脸,互看对方一眼,之后再也没有说话!

        此时的萧湘儿,正陷入沉睡!梦中,有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正在跳舞,花丛中的花朵因为她的舞蹈而纷纷绽放!而她身边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此时正一脸笑意的望着她!令萧湘儿奇怪的是,她竟然看不到他们的脸蛋,只能感觉到他们的心情!

        白衣女子见到了那个男子,便一脸幸福的模样,“寒哥哥,你这样擅自出来,万一被千绝哥哥发现了怎么办?而且,你这副装扮,真的挺像千绝哥哥的!什么时候寒哥哥不穿红袍改穿黑袍了?”

        只见那位寒哥哥一脸笑意,双手拥抱着她,“涟漪,你说过,寒哥哥无论穿什么都好看,所以,寒哥哥便穿黑色,以前你总是说寒哥哥穿红色太妖孽,现在,黑色怎么样?好看吧!”他的语气很是温柔!

        “寒哥哥,千绝哥哥实在太讨厌了!竟然不让你来见我,而且还说你是大魔头,会伤害我!”白衣女子不满的嘟嘴,说道!

        “寒哥哥怎么可能会是大魔头了!若是大魔头的话,岂不是把你给吃了!”他那宠溺的笑颜,与那温柔的语气深深打动萧湘儿的心!为何她看见这一幕会想落泪,明明是幸福的一个画面,却感觉有伤感的气息!

        萧湘儿捂着嘴,开始痛苦!她这是怎么了?为何会落泪,为何会心痛!

        睡梦中的萧湘儿在落泪,而现实的萧湘儿也在落泪!待萧湘儿醒来之后,天色已经暗了!原来,天庭也有黑暗的一刻!

        看来,她务必要去见一见那个锁在牢笼里的男人!萧湘儿匆匆告诉那个地方,不过,还没走到半路,就被别人打晕了!

        ……

        翌日一早,萧湘儿是被吵杂的人声吵醒的!只见她坐到玉帝的身边,而玉帝一脸笑颜的望着她!不知为何,玉帝的一切,她都感觉到厌恶!特别是那张脸,明明很相似寒,却觉得那张皮下面还有一张皮!特别恶心!

        “别离我这么近,我怎么会在这里?”萧湘儿微微扶额,精神不是很足的说道!紧接着,她看见了锁在牢笼的那个男人!一脸无精打采的模样!萧湘儿激动的睁开眼,“那个男人就是今天要处罚的人吗?他犯了什么错?”

        “涟漪,她曾经伤了你!你忘了吗?你曾经恨他入骨,你一心想要她死的!你忘了吗?”玉帝继续给她灌下谎言!

        “怎么可能?”萧湘儿不敢相信,依她对自己的了解,即使那个人犯了多大的错误,她都不会杀了!除非真的无法原谅,可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没有法力,怎么可能会有伤她的资本,玉帝在说谎!

        “你忘了没关系,别忘了我们的婚礼就好!”玉帝一脸笑容,却让萧湘儿打了个冷颤!卑鄙小人!

        “不许杀了他,他是无辜的!”萧湘儿说道!

        “不,今天一定要杀了他,曾经伤害过你的人,朕要百倍尝还给他!”玉帝恶狠狠的说,终于扯下温柔的外表!

        “你,你和她有什么仇!”萧湘儿惊恐的望着他,一脸不解的说道!

        “待他死了之后朕再告诉你,现在,你只要看着执行就可以了!”

        萧湘儿安稳坐下,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她的胸口就很痛,就连肩膀上的青莲也在刺痛!难道一切的一切都和那个男人有关!萧湘儿看向那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刚好看向了她,四目相对,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陆锦寒被那些人给押出来,天帝使用神力把陆锦寒给送到诛魔驻上,几道机关就狠狠的把陆锦寒的手脚束缚住!他此时一脸笑意,笑的很潇洒!“哈哈哈哈……陆瀛,想不到你竟然残害手足?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什么?陆锦寒的话声落下,整个现场轰动!原来,魔界的尊主与神界的玉帝是兄弟,怪不得如此相像!

        萧湘儿望着陆锦寒,眼神空洞!

        “你们别被他的脸给骗了!他的脸是假的,是一张假的皮,其实他假皮下还有一张脸,不信你们可以揭开看个究竟!”陆锦寒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的目光看向玉帝,只见一道黑色的光芒狠狠的扯开了玉帝的脸皮,呈现出一张与陆锦寒的脸大不相同的脸!

        现场再次轰动,看向玉帝的眼神也有一种诡异感!萧湘儿更无法动弹了!紧紧的盯着他的脸竟无言以对!

        “是又怎样?她本来爱朕的!可结果被你抢去,你该死!执行!”只听玉帝一声令下,四道天雷齐聚陆锦寒头顶上方!

        萧湘儿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救他,救他,一定要救他!

        当四道天雷向他劈落时,萧湘儿眼眸变成诡异的红色,随即一下子便消失在玉帝的身旁!

        “轰~轰~轰~轰~”四声齐响,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用她瘦弱的身子当了那四道天雷!只见她对陆锦寒露出一个微笑,“寒哥哥,涟漪,终于帮到……你…”随即便从上方倒下!

        陆锦寒睁大眼眸,魔气再次散开,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陆锦寒的身上散开来!紧接着,神界一些较低层的小神被紧紧压迫,硬生生的被气势压死!“本尊要你们神界所有人跟着陪葬!”陆锦寒全身上下,都有一股黑色魔气包围,眼神露出阴森恐怖的红色!紧接着,再向四周躲避的神袭去!

        ------题外话------

        当初千绝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就是陆瀛,千年前喜欢梦涟漪的人可不知一个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8980/167347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