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火影忍者果然有问题 > 第035章 如果你有此觉悟的话

第035章 如果你有此觉悟的话

        距离第二场中忍考试的结束,其实已经过去了两天一夜,期间为了避免旗木佐云过早地醒来,纲手还不惜熬夜守在旗木佐云的身边,一见旗木佐云有苏醒过来的迹象马上补刀。

        当然,这件事情经旗木佐云的母亲大人口述后,自然就变成了『小纲手不舍昼夜地守候在你的身边』了,尽管旗木佐云无论怎么想都不觉得这是纲手的风格,但也只好默认下来。

        毕竟纲手有『目击者』,而自己却无凭无据,总不能说『感觉』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吧?

        事实上,纲手之所以要让旗木佐云迟点醒来,纯属为了刷高旗木佐云的母亲的好感度;因为纲手终究是不太清楚旗木佐云的为人,害怕旗木佐云像是之前拒绝借刀那样坚决拒绝自己的请求,因此打算在旗木佐云拒绝的情况下曲线救国走他母亲的路线。

        那么,旗木佐云的母亲的好感度就是必须的了。

        话说回来,关于坑了旗木佐云一把的事情,纲手其实也是在确实地感受到旗木佐云的实力后,不得不承认『原著』说:连『传说中的三忍』也要敬木叶白牙几分,即便年纪还小,但也看得出实力超群。

        于是,在经过了一秒的深思熟虑后,纲手才作出决定。

        节操可以丢,白牙必须输!

        正如旗木佐云意识到纲手的力量对于自己而言威胁不大,纲手在感受到旗木佐云的力量的那一瞬间也察觉到了:对上旗木佐云自己连四成的胜算都没有,再强大的力量打不到敌人也毫无意义!

        出于不想跟自来也共浴的念头,纲手带上『死秃驴不死师太』的觉悟,冒着会被『压传说中的三忍』一筹的木叶白牙记恨的风险,在第二场考试即将结束之际终结了旗木佐云大杀特杀。

        毕竟,有失优雅可以弥补回来,输了就肯定不能算是胜利了。

        更何况,旗木佐云最后是否能发现真相都不一定,当时纲手将旗木佐云打晕了,那个宇智波的考官也没说什么,一副不否认也不承认的态度,立刻就宣布中忍考试第二场考试结束。

        而在场的人当中,纲手可以肯定,迈特戴和自来也是相信的,加藤断和大蛇丸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跟旗木佐云并不熟悉,至于云忍和岩忍,纲手已经让加藤断吩咐小弟们去尽可能封锁消息,只要熬到中忍考试结束,到时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件事情暴露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总而言之,若非深入调查,这件事情说不定就能永远隐瞒了;在第一次忍界大战当中,旗木一族的损失是最为惨重的,不过如果只是用『惨重』两个字来形容的话,似乎太轻描淡写了,没能表现出事态的严重性。

        因此,纲手觉得有必要用一句话来描述旗木一族到底有多惨。

        那就是:整个旗木一族只剩下旗木佐云一个雄性。

        在这种情况下,纲手不觉得旗木佐云还有什么能力去调查这件事情。

        当然,按照『原著』来看的话,旗木佐云迟早有一天会站到能够轻易发现此事的程度,不过到了那种时候,即便是提起这件事情,估计也不过是一笑了之吧?

        不过这并非说纲手怕了旗木佐云,事实上纲手只是觉得在完成『优雅的胜利』这项任务之前,尽可能避免其他麻烦罢了;完成任务后,纲手有一百种方法能让旗木佐云输给星球的引力拜倒在自己的身下,报复什么的从来都不虚。

        能坑人的只有拥有被报复的觉悟的人!

        翌日,大清早的纲手便把自己洗漱得香香喷喷地来到旗木佐云的家。

        “佐云,纲手来找你了。”

        楼下传来母亲大人的汉盛,在房间里坐了一整晚的旗木佐云骤然睁开眼眸,眼里仿佛有一束闪电射过——即便一晚没睡,旗木佐云依然精神奕奕,大概是由于之前昏睡太久的缘故。

        当然,之所以整夜未眠,最重要的原因是脖子太疼了,就好像遭到怪力多次重击一样,根本就睡不着;不过即便是一晚没睡,对于年轻力壮的旗木佐云而言也毫无问题,还顺便将『究竟将什么教给纲手比较适合』这个问题解决了。

        旗木佐云想到了一招适合纲手的,并且能弥补纲手破坏力有余却速度不足这个缺点的招数。

        尽管如今也只不过是处于构想当中,但如果成功了,那简直就是为纲手量身定做的忍术。

        “佐云你这臭小子还不赶紧下来?!”

        母亲大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次的口吻更像是命令。

        旗木佐云顿时满额黑线;纲手究竟对母亲大人做了什么?

        不过早就准备好的旗木佐云也没打算故意迟到摆架子,因此背起身旁的白牙短刀便离开了房间。

        来到客厅,旗木佐云就看到了纲手正捧着热茶跪坐在哪里,一身打败也是令旗木佐云看呆了。

        是的,今天纲手穿上人更加适合修炼的死霸装;当然了,为了避免有卖福利的嫌疑,纲手还是有用白色的布料好好将胸部绑住。

        这回,就连旗木佐云都不得不承认,纲手的确远胜于同龄的女生,各种意义上。同时,旗木佐云也总算是知道了,纲手的木叶护额原来是绑在大腿上的,难怪平时都没看到过。

        “怎么了?我穿得很奇怪吗?”

        纲手微微歪了歪头,问道;旗木佐云突然觉得纲手的视线有点灼热,难以直视。

        “没有,只是觉得你这套衣服的确很方便……方便修炼。”

        “……”

        方便,纲手的确也觉得很方便,各种意义上的方便,只是为什么从旗木佐云口中说出来总觉得很别扭呢?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