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火影忍者果然有问题 > 第060章 难道其中要肮脏的交易?

第060章 难道其中要肮脏的交易?

        转寝小春宣布战斗开始,大蛇丸猛地瞪大眼睛,翔太也跟着瞪大眼睛,两人对瞪一秒后,翔太的眼睛失去了神彩,两秒后汗如雨下,三秒后浑身战抖,四秒后括约肌失控,五秒后晕眩过去。

        随着翔太重重地倒在地上,大蛇丸眯起了眼睛,面无表情。

        战斗结束。

        “这场比赛的得胜者似乎来自木叶忍村的大蛇丸!”

        转寝小春宣布了比赛结果,为第二轮比赛拉下了序幕。

        “……”纲手。

        “……”自来也。

        “……”猿飞日斩。

        “……”观众们。

        所以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代雷影淡定地抿了口茶,对于翔太一个回合就倒下似乎并没有感到惊讶。

        “雷影大人,贵村的下忍似乎有点身体不适,需不需要将比赛稍微延迟一下……”

        反应过来的猿飞日斩干笑一声,想笑又不得不忍住笑容地问道。

        三代雷影瞥了一眼憋得辛苦的猿飞日斩,不以为然地说道,“火影大人,想笑就笑吧,别把身体憋坏了,我们云忍村在凯伦伊和焦土失败后就已经败了,这个不过是当初没人愿意参加所以才临时叫来凑数的而已。”

        “呃……”

        被雷影这么一说,猿飞日斩反而笑不出来了,不但笑不出来,还觉得脸上无光。

        对翔太的实力严重评估错误,这根本就是己方的情报工作不到位的原因,而且雷影还把云忍村没人愿意来参加这场中忍考试这件事情说出来……

        虽然这场中忍考试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像是这样被当面把话说出来,即便猿飞日斩觉得自己的脸皮经过几年的锤炼已经厚到一定程度,如今还是免不了感到尴尬。

        而这时候,观众们也开始三三两两地议论了起来,其中尤为激烈的无疑是普通人的讨论。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白皮肤的男孩子使用了非常厉害的忍术吗?”

        “没有吧,像刚才那个金发少女使用的才叫厉害的忍术!”

        “还有那只屁股很厉害的蛤蟆。”

        “难道这场中忍考试当中有肮脏的交易?”

        “不会是比赛作假吧?”

        “那个好像是木叶的下忍吧?”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相比起满脑子肮脏交易的普通普通人,忍者们多少是看出了点问题的。

        “刚才他使用了忍术吗?”

        “那应该是一门很厉害的的幻术。”

        “我几乎没看到他是什么时候结印的!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

        不管如何,三人成虎,关于这次中忍考试的一些不好言论已经渐渐地传开,而随着中忍考试的结束,这种不好的言论还会随着来自各国的观众的离开而进一步扩散……

        想到这些,猿飞日斩的表情顿时就变得不大好看了。

        而三代雷影则笑吟吟地抿了口茶,说道:“这名也是你的弟子吧,刚才可是使用了一招不得了的幻术啊……”

        “雷影大人过奖了……”

        猿飞日斩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他当然是看出了大蛇丸刚才其实是使用了幻术击败翔太的,无疑,这也是一种非常效率的方法,成功地避免了大量浪费查克拉的战斗,从『取得最终胜利』这一方面来考虑,这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是,从政治影响方面而言,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恐怕会造成不太好的影响。毕竟一个忍村的委托,可是有不少的一部分都是来自普通人啊!

        然而事已至此,猿飞日斩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让大蛇丸跟翔太再打一场吧?

        更何况翔太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

        随着第二轮比赛的结束,观众们都逐渐离场吃午餐,纲手一行人也来到了平常来的饭店,找了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老板,给我上三只肥美的嫩鸡。”

        刚刚坐下,纲手便熟练地叫道,今天早餐没吃好,纲手早就已经饿慌了。

        “我跟平常一样,来份蛋包饭,番茄酱放多点。”

        大蛇丸紧跟着纲手说道,“急着,一定要够热。”

        自来也看着两人熟练地说出他已经听到耳朵起茧的台词,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说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选择要吃什么明明应该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每次都点同样的东西有意思吗?

        如果是平时的话,自来也肯定要纠结好一会儿才能选好究竟吃什么,但这次自来也已经想到了,一拍桌面,将店里的客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然后气势滔滔地对老板说道:“老板,给我来一打女人!”

        “好咧!”

        “……”

        等等,这店还提供这种服务吗?!

        ……kira|(<ゝw·)☆……

        最终,在纲手的威胁下,自来也老实地点了一碗拉面。

        “大蛇丸,你刚才是使用了什么忍术?”

        等待上菜的时候,纲手问出了自己刚才就一直很好奇的问题。纲手自问自己对大蛇丸也算是熟悉了,但却从来没见过大蛇丸使用这种瞪眼就能打败敌人的招数;说到擅长用眼睛杀人的话,无疑是千手一族的死对头宇智波一族,但大蛇丸显然不是。

        “那是我最近学的一招幻术,能让敌人透过我眼中的杀意看到自己将死的惨状。本来只是打算扰乱敌人再采取进攻而已,没想到他那么不堪直接被吓晕过去了。”

        “竟然被这种幻觉吓晕了,他是怎么成为忍者的?”自来也双手抱胸,一副不解的样子。

        这时,纲手突然说道:“看到自己将死的惨状诶,会被吓晕过去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

        大蛇丸和自来也心有灵犀地同时望向纲手,皆是一副『你到底是抱着怎样的觉悟成为忍者的?』的表情。

        “呃,总之赢了就是了,大蛇丸你真的越来越强了,我现在都看不清你结了什么印了。”

        纲手心虚地转移了话题——讲道理,纲手真的是因为怕死才选择成为忍者的!

        “我瞎结的,你当然看不清。”

        “噫……”纲手。

        “难道是无印忍术吗?”

        自来也顿时眼前一亮,立马机智地追问。

        看着自来也满脸期待的表情,大蛇丸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坦然地答道:“不过是一招在比赛开始前就已经事先准备好的忍术而已,时间到了术式就会依时发动。”

        “限时术?”

        纲手开口点明了大蛇丸所使用的忍术;“这招忍术我听说过,使用了之后能将已经使用出来忍术延迟,时间到了之后就能立刻释放出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忍术释放的时候的确无需结印。”

        “切,这不就是作弊嘛!”

        对此自来也表示不屑一顾。

        “呵呵。”

        大蛇丸对自来也的说法不置可否;战斗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这场所谓的中忍考试本来就是一场有企图的作秀,根本谈不上公平可言。

        “来咯,大哥你的三只嫩鸡。”

        老板的儿子亲自将三只香喷喷的嫩鸡捧了过来,满目崇拜地看着纲手说道,“大哥,今天你的战斗真的很精彩,我都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忍术!”

        “噫,你今天有来看我的比赛吗?”

        尽管完全记不起眼前这个小屁孩究竟是哪根葱,但既然对方叫自己大哥,纲手自然是摆出一副『我记得你』的表情的。

        “是啊,大伙今天都有去看大哥的比赛!那一刀简直酷毙了!连那么大的蛤蟆都被吓跑了。”

        如此说着,小屁孩不禁激动了起来,手里捧着的嫩鸡都随着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别激动,放下你手中的人质……嫩鸡,接下来的比赛当中我会让你们看到我更加帅气的一面,不对,是优雅。”

        “是的大哥!”

        安抚完自己的狂热粉丝之后,纲手才松了口气,然后果断地将目光投到了摆在面前的三只嫩鸡上;纲手的食量自小便比男孩子还要大得多,如今胸部之所以会这么大,虽然也有一部分是系统的锅,但是也跟纲手吸收的营养全集中在同一个部位脱不了关系。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你先!”

        自来也突然一拍桌子喊道,“明明是我先带你们来这里的,来这里吃得最多的也是我……”

        纲手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突然犯病的自来也,自顾自地从胸口里取出一根卷轴,解封,化作一枚精致的酒瓶,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地舔了舔粉嫩的嘴唇,说道:“大蛇丸,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我们都是未成年人,不能喝酒,更何况一会儿还有比赛。”

        大蛇丸笑了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纲手的好意。

        “切,说得自己是个听话的孩子一样”

        纲手鄙夷地白了大蛇丸一眼;不管大蛇丸喝不喝,纲手是决定犒劳一下今天的自己了,于是将酒瓶的瓶盖拔开,猛地往口里灌了一口,然后才满口酒气地说道,“战斗力什么的,我可是喝得越多越强啊。”

        这可不是纲手瞎扯的,要知道纲手从本质上而言就是个怕死的人,因此在战斗中,特别是跟同等级的忍者的战斗当中,很多时候都会畏手畏脚,将保命放在第一位;但喝高了就不同了,喝高了的纲手可是相当霸气的!

        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不服就干,生死看淡!

        如此想着,纲手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上水流蜂梢绫,这个名字有点长。

        这下纲手有点胃痛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从而得罪了蜂梢绫,但最起码纲手是明白蜂梢绫一直都在仇视着自己。再想想她用自己也看不出的诡异方式杀死了云忍村的那个焦土,纲手就不禁感到头疼。

        因此,纲手只能一边埋头吃嫩鸡,一边乞求蜂梢绫没有发现自己。

        然而这显然是奢望,这间饭店并不大,蜂梢绫一行人环视周遭一圈找位置便发现了位置本来就相当明显的纲手一行人。

        要遭。

        就在纲手自认倒霉吃三只嫩鸡都不得安生的时候,蜂梢绫果然不出所料地往这边走来。

        然而,意外的是,蜂梢绫竟然没有直接上来找麻烦,而是冷淡地留下了一句话。

        “我会在下一场比赛上堂堂正正地击败你,以此来洗刷这些年你给我带来的屈辱!”

        声音很轻,但却给纲手一种铿锵有力的坚定感,说完也不作停留,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翩然离去,留下因为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满脸错愕的纲手。

        下一场比赛?

        因为赶着来迟嫩鸡,所以纲手他们离开的时候,下一场比赛的参赛者还没公布。

        一时之间,纲手觉得口中的嫩鸡都没有味道了。

        先别提蜂梢绫那让人看不懂的忍术,就说对上已经休息了一轮比赛的蜂梢绫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件相当吃亏的事情,但偏偏让纲手给遇上了。大蛇丸倒好,直接在最重要的一轮当中轮空,能休息两个多小时,然后直接打总决赛。

        想想自己对付完蜂梢绫后,还要对上不知道准备了什么杀手锏大蛇丸,纲手顿时就觉得自己醉了,赌气一般继续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而这时,二哈叼着一碟牛扒走了过来,轻轻一跃跳上了椅子,然后将牛扒放在桌面上,端庄正坐,左手夹着一根锋利的苦无,右手夹着两根千本,然后以一种闻所未闻的优雅方式进食……

        “……”大蛇丸。

        “……”自来也。

        “……”纲手。

        ——————————

        ps1:4000字,我花多更算是如约双更了吧!(挺胸),累死宝宝了,所以快点将推荐和收藏交出来。

        ps2:听说有人想知道我在哪里,好,那我就告诉你们!

        坤为地,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巽为风,频巽,吝。

        水泽节,不出门庭,凶。

        天风姤,以杞包瓜,含章,有陨自天。

        雷风恒,振恒,凶。

        山雷颐,拂经,居贞吉,大克涉大川。

        结合了摩斯电码和后天六十四卦,卦辞就是密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357/129446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