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禅入圣 > 第二十一章 道在心中

第二十一章 道在心中

        (上一章有所改动,大家可以再看一下上一章的末尾。感谢哪狐的100起币打赏!感谢麦兜师弟的打赏!新年快乐!今天第一更!)

        外宗五绝之首王猛公然向陈陌宣战,让在座的外宗弟子都是一惊。

        “好。”面对王猛如此挑衅,陈陌却只是淡淡一笑。

        王猛冷哼一声,坐了下来。

        派发考卷的陈洛似乎完全没有看见一般,依然和蔼地笑着,随手一抬,桌上厚厚的一摞宣纸尽数飘起,齐齐往考生们的桌子上飞去。

        虚灵之境,隔空御物。

        一张张宣纸接连被派发下来,上面早已印好答卷的题目。

        考核场中,方才被王猛掀起了一丝波澜,此刻早已平静。

        沙沙的书写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先拿到考卷的王猛扫了一眼考题,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齐震那子的猜题卷果然不错,全中!这一次,我必得满分!”

        身为大明国王相国之子,自幼在皇室太傅的教学中长大,博览群书,知书达理,再加上学习《国策论》的齐震连夜研究出来的‘猜题卷’,王猛有十二分的把握夺下此次理论考核的第一名。

        陈陌?外宗理论第一人?

        笑话!

        王猛摇了摇头,想到陈陌那装模作样的淡然神色,不屑一笑,抬笔便写,眨眼间便已流畅地答完大半题目!

        “等考核结束,露儿一定会明白,谁才是她正确的选择!陈陌,根本不配!”

        在‘坤’字考核场的齐震,余洛凡,宫九灵,这一刻也拿到了考卷。

        “不愧是齐震哥,那份猜题卷,简直绝了。即使没有你和猛哥的文采,我也能拿个甲中的成绩。”余洛凡平时浪荡惯了,根本没有好好学习什么理论,文笔什么的,更是一塌糊涂。

        但是昨夜他收到了齐震连夜赶出来的‘猜题卷’,熬夜背完,信心顿时增了大半。

        此刻一见考题,更是神采飞扬,觉得已经半只脚踏入内门之中。

        余洛凡尚且如此,更不用齐震和宫九灵。

        宫九灵虽然看上去天生妩媚,是个十分风流的红娘子,但是知道自己在修行之上天赋不足,对于理论部分,她可是下了一番苦工。

        此时拿到考卷,她那樱唇便上扬起极美的弧度。

        而齐震,修《国策论》多年,对于这次内门考核的理论部分,他亦是极为有把握的人之一。

        “这一次...有了我的猜题卷,‘外宗五绝’必定全然能夺下理论部分前十的名次。境界测试,对于我们五人,更加不成问题!到时候,我们分别进入五峰之中,夺下五峰首席,掌控整个六魄剑宗!”齐震的阴鸷的双眼中,闪过一抹狂热的神色。

        他轻轻握了握拳头,低声对自己道:“阿娘,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天王老子,六魄剑宗掌门,都不能阻挡我杀灭大明国!”

        “震”字考核场中。

        符露儿静静端坐着,摊开考卷。

        堪堪看了一眼,那张清冷的秀脸,蓦然浮现嵌着梨涡的浅浅一笑。

        “还真给他猜对了。”

        这里的他,自然指的是陈陌。

        齐震给的猜题卷么,她转手就扔掉了。

        她从来没有打心里信任过这个人。

        她觉得这个人有些阴测测。

        只是碍于宫九灵的关系,符露儿只好不咸不淡地维持几人的关系。

        事实上遵循符家的家规,她一直专注修炼,根本没有参与‘外宗五绝’这个团队多少的活动。

        与那几人相比,她倒觉得,在陈陌和林有希身边要舒服得多。

        这两个人身上有她喜欢的纯净的气息。

        “希望你能顺利通过吧。”符露儿浅浅地笑了笑,抬起白皙的玉手轻轻捋了一下被风吹拂到眼前的发丝,开始认真答题。

        此刻,铁南里也都已经拿到考卷,精神抖擞地开始作答了。

        “真是玄乎,还真给陈陌师兄猜了个准啊!”铁南里心中对陈陌大为叹服。

        后者随手给他丢过来的卷宗里,他看的几道题,全都在考卷中跃然浮现。

        他不知道,陈陌三年里灵胎凝结不能,天天闲着没事把藏经阁的书都翻烂了。

        每个月都去参加内门考核的理论部分,对于理论部分要出什么内容,他都已经了若指掌。

        周围都已经开始奋笔疾书,而二零一六号桌的少年,却始终没有摊开那张宣纸。

        这连试卷都不打开的少年,正是陈陌。

        陈洛见了,心中冷笑一声,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敲了敲他的桌子,和颜悦色地道:“这位师弟,你怎么还没有开始答卷啊?”

        陈陌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师兄,我觉得这张卷子有问题。”

        “你放心,没有问题。”陈洛笑得无比开心,“所有的卷子都是我亲自检查过的。而你的试卷,是羊半山长老特别定制的。”

        “快快作答吧,时间可不多咯。”陈洛罢,竟是在他身边不走了,等着他打开试卷。

        “原来如此。”

        陈陌面色淡然,看着桌上的宣纸,始终没有动手。

        想不到,羊半山还真的单独定制了一份考卷给自己。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上面五根手指头之上,都有一道切口。

        好像被锋锐的利剑轻轻削了一下一般。

        陈陌不是不想快速作答,而是这份宣纸,他不能轻易打开。

        宣纸之上,有咄咄逼人的剑意!

        他不过碰了一下,那道剑意就已经将他割伤。

        要知道,他已经是灵胎境五层‘一力千钧’的境界,更是凝成了完美灵胎‘元灵胎’,浑身灵力之浑厚,外宗几乎无人能比。

        纵然如此,还是被那道剑意轻易割伤。

        因为那是虚灵境级别的剑意。

        羊半山给他的刁难,就从这里开始了。

        “纸中剑意么....”

        陈陌闭上眼睛,浑身的灵力运转到了极致,两只手蓦然间便被银色的灵力包裹起来。

        他猛然睁眼,左手狠狠一拍在宣纸之上。

        噗噗噗噗噗.....

        接连十二声脆响过后,陈陌终于将宣纸掀了开来,铺开在桌子之上。

        他的左手,却是多了十二个细的洞,血流不止。

        然而陈陌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面色平静地抽出一条毛巾将左手包裹起来,提起了笔准备书写。

        “有趣。”陈洛见到陈陌如此倔强,心下嗤笑,转身离去。

        还装淡定。

        你就装吧!

        羊半山长老的剑意,可不止在宣纸的背面....

        陈洛走到最前方,面带微笑地扫视整个考核场,目光却始终不会离开陈陌那个角落。

        他想看看,陈陌在见识到那股恐怖的剑意之后,是否还能保持如此平静淡然的神色。

        这一刻,陈陌终于看到了考题。

        只有四个字。

        四个歪歪扭扭,好像根本没有用心书写的,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字体的字。

        “道在何方?”

        双眼好像被针扎了一下一般剧痛,胸口发闷,陈陌霎时间便噗地吐了一口鲜血。宣纸之上血迹斑斑。

        连这四个字,都蕴藏着深深的剑意。

        胸口火燎火燎地疼了起来。

        双眼也是一片火辣,陈陌根本没办法看清楚东西,索性闭上了眼睛。

        这是羊半山的成名剑道。

        ‘火燎剑道’。

        蓦然间,陈陌的识海之中变成了一片火海。

        一个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披着纯白的长老袍,面目有狼虎之相,不怒自威,嘴边的尺长黑须吊挂在两边的人手提一柄灵剑,漂浮在半空之中。

        是羊半山。

        “这已经不是理论考核了啊。”陈陌笑了笑,在识海之中托身大佛,在菩提树下端坐。

        “陈陌,这份单独给你出的考卷,你可满意?”羊半山道。

        “弟子很是满意。”陈陌面色淡然。

        “陈陌,你现在双目不能视,如何作答?”羊半山再问。

        “似乎不能。”陈陌坦然道。

        “你觉得我这一剑斩下去,你的识海会如何?”

        “如有不慎,识海尽毁。”陈陌感觉得到这羊半山是剑意所化,已经侵入了他的识海之中,完全爆开,还真有可能毁他识海。

        “若我这一剑,斩你识海,你便不用回答这一题了。”羊半山。

        “弟子不明。”

        “识海已毁,大道何存?”羊半山笑道。

        陈陌也笑了起来。

        “请长老出剑。”

        “你写‘认错书’呈上来,入我玉衡峰,内门执法堂,为我做事,此次考核,可允你满分。”羊半山淡淡地道。

        陈陌笑容不变,眸子里闪过一丝毅然:“请长老出剑!”

        羊半山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

        “你是拒绝了?”

        “请长老出剑!”陈陌第三次喝道。

        羊半山面色一寒,不再废话半句,抬剑便斩。

        一片火海凭空斩落下来,整个识海世界被焚烧得一片火红,热浪滔天。

        而陈陌只是静静端坐。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一阵清风拂过。

        菩提树轻轻摆晃,明镜台上的鱼儿轻快地游动着,不受半分影响。

        “时时勤拂拭,何处惹尘埃。”

        这阵清风,慢慢地吹拂着,拂过整片识海。

        “风助火势,你这都不懂?”羊半山冷笑道。

        “乾之流域,开!”陈陌大喝一声,蓦然之间一阵清流从天而降,随着清风送到整片识海的所有角落!

        天降清流,再现奇景!

        “《天符寒流术》!这不可能!”羊半山惊怒之极,一瞬间,他便被清流冲刷,消散开来。

        他只是一道火燎剑意,遇水则散。

        羊半山万万没有想到,陈陌竟然会符家的《天符寒流术》。

        水克火,借风横流!

        这股清流将整个识海世界滋润复苏,陈陌的识海再次洋溢起生机。

        陈陌从识海中退了出来,睁开眼睛,双眼不再火辣。

        羊半山的剑意,被他生生扛了下来。

        宣纸上的那四个字不再刺眼。

        陈陌提起笔,蘸了蘸融了自己鲜血的墨水,写字作答。

        道在何方?

        道在心中。

        吾之道心,岂是一剑可以摧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395/12880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