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禅入圣 > 第六十一章 陈陌,出来

第六十一章 陈陌,出来

        王猛在练功房中静心修炼,忽然听到门外熙熙攘攘,嘈杂无比。

        简直像是掌门出来讲道一般热闹。

        “怎么回事,这么热闹。”王猛好奇,走出门外,抓住一个兴高采烈正要跑到广场的弟子,问道。

        被抓住的弟子一脸不悦地扭过头,看到是王猛,又挤出笑容来,道:“原来是王猛师兄,你还不知道吧,六魄剑宗数十年来唯一的‘掌门真传’陈陌师兄,突然到天枢峰来了。”

        “什么?陈陌来了。”王猛皱眉,显得有些不悦。

        心底也是有些讶异。

        他居然没死么?噬魂蛛都杀不死他?

        余洛凡和齐震,失手了?

        王猛不敢相信,余洛凡前脚刚走,陈陌就过来了。

        昨晚余洛凡还兴奋地跟他报告情况,噬魂蛛已经放了进去,万无一失。

        “真是废物。”王猛暗暗骂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心中对余洛凡和齐震的评价,又降低了许多。

        他看着眼前一脸兴奋的内门弟子,更加不悦。

        陈陌来了,你们这些人这么兴奋做什么?

        我当初到天枢峰的时候,又不见你们有这般激动。

        “对对,我还没见过传中的‘掌门真传’呢,不好意思,王猛师兄,我先失陪了。”那弟子也不管王猛的脸色有变,急急忙忙地挣脱开来,往广场跑了过去。

        又有人喊道:“别来了,别来了,陈陌师兄早就走了,去藏经阁了。”

        然而还是有许多人,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一直往广场赶去。

        王猛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回到了练功房之中。

        “区区陈陌……”王猛握了握拳。

        忽然他耳边又响起了一个词,藏经阁。

        “陈陌去藏经阁?他不好好修炼,跑去藏经阁做什么。”王猛仔细思索着,“莫非是掌门传授他什么独特的悟道方式,需要在藏经阁之中寻找?不行,我得去看看。”

        陈陌已经不知不觉,成了他暗地里想要较量的对手。

        王猛十分奇怪,自己身为相国之子,又得许多人帮助,资源丰厚,竟然还是比不过陈陌。

        所以他最近沉稳心性,刻苦修炼,大量服用通窍丹。

        硬生生在半个月内,连破两窍,到达了灵胎境八层,‘耳闻蚁斗’的境界。

        耳闻蚁斗,就是连地上蚂蚁在打架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修真者,与凡人的差别,随着境界的提升,越来越大。

        凡人武夫,只能强身健体,增强体魄。

        而修真者,随着修为境界的增长,全身窍穴打通,就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各种感官都有加强。

        可以乘风御云,驾驭风雷之力,化腐朽为神奇,种种变化,都有可能。

        王猛细细思量起来,终于发现,陈陌是那种一心向道之人。

        所以对他的挑衅,陈陌竟然自始至终,都是风轻云淡的态度。

        王猛明白,自己跟陈陌的差距,就在这里,他始终落了下乘。

        反省之后,王猛又忍不住,每每把自己跟陈陌进行比较,这些天里,他的修为一日千里。

        已经是灵胎境八层。

        他都有些暗自得意。

        毕竟有他的父亲和陈洛暗中相助,才能拿到那么多的通窍丹,一般人是无法取得那么多的丹药作为修炼基础的。

        王猛的突破飞速,不但是因为天资,更因为他背后的势力强劲。

        六魄剑宗到底还是要与大明国皇室交好,对相国这种溺爱子嗣的行为,既然对方给了足够多的资源,灵石,长老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反正王猛资质确实不错,成长起来,对宗门也不是一件坏事。

        虽然方法,有些取巧,走捷径了。

        吞服大量丹药来突破的境界,需要很长时间去调理,稳固。

        终究有些隐患。

        不过王猛不在乎,只要能在五峰首席的争斗上,让陈陌心服口服,那便足够了。

        没有什么比让自己在乎的对手甘拜下风,更美妙的事情了。

        但是现在陈陌有了新的动作,不在启阳峰好好修炼,突然去了藏经阁,让他有些好奇。

        “等一等,我记得,好像还有一个人也在藏经阁。”王猛将要动身的时候,想了想,猛然瞪大了眼睛。

        “露儿!”

        王猛这下终于知道了,陈陌是去干什么的。

        “好你个陈陌,隐藏得很深啊。平时不温不火,如今却是露出了马脚。”王猛冷哼道。

        王猛在天枢峰,跟符露儿是近水楼台。

        然而不管他怎么跟符露儿相约,送丹药,送灵石,符露儿都不理会他,全数拒绝。

        王猛自然没有这么轻易死心。

        日久生情,感情七分靠磨,三分靠勤嘛!

        王猛听符露儿喜欢吃鱼,又花了重金,请内门食堂的西夷大厨,做了一道西夷名菜‘仰望星空’特地给后者送了过去。

        结果那道名菜符露儿只看了一眼就倒掉了。

        王猛还不死心,天天找借口跑到藏经阁去混脸熟,结果被那看门的老道一巴掌拍走了。

        老道的原话是:“不看书别来,烦你。”

        从此王猛就再也没去过藏经阁,不过还是偷偷塞灵石给整理书架的女修,帮忙注意符露儿的动静。

        现在陈陌一到藏经阁,王猛根据这些线索一想,马上醍醐灌一般,想了个通透。

        二话不,就要赶去藏经阁。

        不能让陈陌跟符露儿单独相处啊。

        符露儿之前就跟陈陌聊得很开心的样子,要是让他们俩再单独相处一段日子,岂不是真的要日久生情了?

        实话,内门之中,也不乏美丽可人的女修对王猛示好,想跟他结为道侣的人,真的不少。

        可是不知为何,王猛睡觉之时,总是会不时浮现那张清冷的面容。

        其实从他见到符露儿第一眼起,就觉得十分惊艳。

        那时候,符露儿站在一棵枫树底下,看着天上云卷云舒,身影跟热闹的外宗格格不入,显得十分清冷寂寥。

        她没有寻常同龄女子那般活泼动人,她很清冷,很恬静,很独特。

        可能从那时候起,王猛就已经决定,让符露儿做自己的道侣了。

        没有选择第二人的准备。

        不能让给陈陌。

        就在王猛将要动身的时候,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猛哥,猛哥,不好了。”

        来人一副公子哥的打扮,握着羽扇,大呼叫。

        不是余洛凡又是谁?

        “你还敢来见我?”王猛没有好脸色。

        “猛哥,陈陌居然没有死,噬魂蛛好像被他消灭了,找不到痕迹了。”余洛凡苦笑道。

        王猛冷哼道:“我知道,我还知道他去了藏经阁。”

        “那现在怎么办,启动那个计划?”余洛凡一脸无奈。

        “启动什么计划?天天计划计划,你们有哪些计划靠谱的?”王猛一脚将余洛凡踢开,“别挡着,我现在就要去藏经阁。陈陌想跟露儿单独相处,我偏不让。”

        “什么?陈陌在跟露儿单独相处?”余洛凡大惊失色,“那可不行啊,露儿不是猛哥的钦道侣么。”

        “嗯,滚吧,以后别再出馊主意了。噬魂蛛赔了进去,父亲都要责备我。”王猛不耐烦地挥挥手,“陈陌,我自己会正大光明地将他踩在脚下,不需要你们。”

        “可是猛哥……”

        “可是什么?”王猛冷冷地瞪着他,一股皇室的威势散发出来。

        余洛凡咽了咽口水,打了个哈哈,笑道:“没什么,那我先走了,不打扰猛哥了。”

        王猛嗯了一声,大步流星地往藏经阁方向走去。

        余洛凡等王猛走后,谄媚的笑脸渐渐收敛,一脸漠然。

        “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皇子了么?”余洛凡握了握拳头,“真把自己当成我大哥了?呼来喝去的。主人一伸手,你还不是要变成干尸?以后我成了血衣楼楼主,哼,区区王猛,区区陈陌,又算得了什么。”

        他呢喃自语一阵,拂袖而去。

        不看王猛的背影一眼。

        ********

        清单上的一百多本古籍,陈陌花了一天一夜,全部看完了。

        他过目不忘,悟性绝佳,看书的速度比符露儿快多了。

        后者一开始有些惊异,不过后来,慢慢也习惯了。

        陈陌放下最后一本古籍,开始冥想。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拿起《剑道总纲》再看了几句,不知不觉就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

        识海之中的三百八十五道剑意种子,都开始微微耸动。

        “何谓剑?何谓剑心?何谓剑道?”

        这些问题,在陈陌的脑中,萦绕不止。

        “何谓禅?何谓禅心,何谓禅剑?”

        转念一想,陈陌又陷入了另一个思维的泥潭,不能自拔。

        种种玄妙的念头,在陈陌的心头生起,今天阅读过的古籍的那些知识,慢慢演变成繁复难明的画面,在他的识海之中展现。

        忽然有彗星破空,陨石坠地。

        忽然有沧海桑田,六月飞雪。

        忽然有天狗食月,黑鸦吞星。

        忽然之间,日落,沙明,天倒开。

        种种画面,繁复无比,交错出现,道理晦涩难明。

        就是以陈陌的悟性,都没办法读懂其中的意思。

        陈陌忽然睁开眼睛,笑了笑,合上古籍,站起身来。

        “怎么了?”符露儿有些奇怪。

        “既然想不清楚,那就不想了。”陈陌豁达地道,“有些东西,不定偶尔一天,会醍醐灌,突然顿悟。”

        符露儿若有所思,浅浅一笑道:“也不是没有道理。”

        二人交谈之时,忽然有一道喊声,响震整个藏经阁。

        “陈陌,出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395/128807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