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禅入圣 > 第七十一章 人心

第七十一章 人心

        (最近心情有点乱,认真调整中,恳请大家等待一场爆发。故事渐渐明朗了,我写的也会很痛快。一直在努力研究,突破。求票!求打赏!)

        玉衡峰,执法堂,问心台前。

        问心台,是只有进行极为严重的问心审判,才会启用的地方。

        平常都是将触犯宗门条规的人关在冷房之中。

        “猛哥……猛哥救我!”

        王猛皱着眉头,看了被两个虚灵境修士拖出去的余洛凡一眼,面色阴沉,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开口说什么。

        余洛凡浑身一个冷颤,汗水涔涔地滴落,他终于不再呼喊,也不再看王猛一眼,抬起头看着七星灯照耀之下,明亮堂皇的审判台。

        面色苍白,目光无神,心都凉了。

        直到被拖上问心台,扔在台中央,余洛凡踉跄了两步,眉目凄然。

        “玉衡峰执剑长老羊半山因入魔被斩,现在玉衡峰执法堂事务由我暂为代管。”苏夜半淡漠地说道。

        “审判开始。”

        陡然一剑亮起寒光,朝余洛凡刺去。

        问心剑。

        苏夜半亲自施展。

        在光芒亮起之时,余洛凡便双目失神,进入了混混沌沌的梦境世界。

        数息之间,他就猛然睁眼,吐了一大口鲜血,血色如墨。

        这是入了魔的修士才会在问心剑下,吐出的污血。

        余洛凡咬紧牙关,浑身发颤,面如死灰。

        他不甘心地大吼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在主人的帮助下,我能够在转瞬之间就突破到虚灵,成为比猛哥,比陈陌,比所有人还要厉害的天才!”

        “我拥有无限辉煌的未来,你们所有人都将被我踩在脚下!”

        “为什……”

        咔嚓。

        寒光一闪,一道很快的剑斩落,余洛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尸首分离,他的头滚得很远。

        鲜血没有喷发,只是静静地流淌,血是黑色的。

        “入了魔,废话就不要太多。”

        苏夜半提着地璇剑,站在问心台下,没有看余洛凡的尸体一眼。

        他的剑光很长,剑气足够锋锐,速度很快,一斩下去,鲜血都不会喷涌而出。

        很快有弟子上来收拾现场。

        “下一个,宫九灵。”

        听到自己的名字,穿着红妆的少女浑身一颤,有些慌神地看着身边的王猛。

        王猛的目光停留在方才问心台上,余洛凡身死的地方,他还有些愕然,没有回过神来。

        余洛凡,死了?

        就这么死了?

        不止是齐震,不止是羊半山,连他也入了魔?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王猛十分震惊,十分困惑,十分不解。因为这些事情,他竟然都不知道。

        身为相国之子,身为外宗五绝之首,他连身边的伙伴的动静,竟然都掌控不了。

        连心思什么时候变了,都看不清楚。

        太失败了。一股深深的挫败感,袭上王猛的心头,让他死死地握紧了拳头。

        “猛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王猛抬头,看到了宫九灵泫然欲泣的神情。

        宫九灵很害怕,很慌张。她不明白为什么羊长老死了,齐震死了,余洛凡死了,三个人竟然都入了魔。

        她只是一个没落的修真世家的小姑娘而已。

        宫九灵知道,宫家跟符家的差距,真的很远很远。所以她拼命努力,追赶着符露儿的脚步。

        她不是为了自己而追赶,是为了宫家有朝一日,能赶上符家,重现昔日荣光。

        尽管她跟符露儿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谈、心无间隙的好朋友,但是她依然想要超越后者。

        宫九灵不能放弃,也不敢放弃。但是她的天赋……真的很差,很差。

        比起符露儿,比起余洛凡等人,真的要差上一个档次。

        不过宫九灵从来都不在人前显露这微弱的自卑。她努力过得很开朗,烟行媚视,风采迷人。

        但是她终究太弱了。所以她一直在依附齐震,依附余洛凡,依附羊半山,依附王猛。

        然而,那三个人,都死了。

        纵然苏夜半现在是她师尊,可是她连苏夜半的面都没见上几回,哪里有什么信任感。

        王猛就是她现在唯一的稻草。

        在她热切的目光之下,王猛看着她良久,突然问道:“你……是吗?”

        目光里,有着深深的质疑,深切的忧虑。

        宫九灵面上的表情,一瞬间就消失了。

        如坠冰窟,心沉似水。

        王猛对宫九灵,已经失去了信任。

        因为齐震等人的入魔和死去,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宫九灵自然没有入魔,龙山寨寨主张沉柯根本看不上她的资质。

        她当然问心无愧,但是她害怕问心剑。

        问心是会有误差的。不是你心灵澄澈,就真的能顺利通过问心剑。

        今天苏夜半没有怎么笑过,显然他心情很差。

        心情很差的人,下手都不会太轻。

        那么这道问心剑的威压,能不能撑过去,就很说明问题了。

        即使问心通过……可是在威压之下就身受重伤,几乎身死,又跟没通过有什么差别。

        宫九灵浑身颤抖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不要怕,九灵,不要怕。”宫九灵捏着脖子上挂着的一个红色玉佩,那是她失踪十年的姐姐留给她的信物。

        姐姐曾对她说,九灵,以后这个玉佩戴在身上,就好像我陪在你的身边,不要怕。

        宫九灵强打精神,努力控制住颤抖的身躯,让她看起来不那么惊慌,一步一步走到台前。

        “师尊。”她问候了一句,不敢抬头看苏夜半。

        苏夜半嗯了一声,说道:“上去吧。”没有什么情感。

        羊半山谋害了他最珍重的师兄赵昊,他座下的弟子,余洛凡,齐震,都入了魔。

        对于跟这些人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宫九灵和王猛,他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宫九灵虽然说是他的弟子,可是才入门几天,又怎么比得上他与赵昊之间,数十年深厚无比,堪比亲兄弟的感情。

        宫九灵抿了抿唇,轻轻提起红裙,走上问心台,闭上了眼睛。

        咣。

        剑吟声响起,数息之后,宫九灵闷哼一声,吐了一口殷红无比的鲜血。

        没有入魔。

        宫九灵面色惨白地笑了笑,轻轻一晃,便倒了下去。

        “带下去,下一个,王猛。”苏夜半的面色稍微缓和,声音依然冰冷。

        王猛阴沉着脸,一步一步走到台上,坦然受了一剑,嘴角只流下一丝鲜血。

        在这一刻,他想到了陈陌,想到了符露儿。

        确切地说,是想到了那天大战结束后,符露儿破天荒地掏出自己小心翼翼使用,爱护得不得了的手帕,亲手为陈陌擦拭汗水的一幕。

        为什么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连一眼都换不来,为什么陈陌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露儿的关注和爱护。

        王猛还想到了那个一直为陈陌鼓气的少年,铁南里。无论何时何地,铁南里都始终支持着陈陌,从未有过二心,兄弟情义,真挚无比。

        王猛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东西,都属于陈陌呢?

        为什么陈陌就可以在其他地方安心修炼,自己就要扯上这些破事,在这里接受问心审判呢?

        “好,你可以回去了。”苏夜半点了点头。

        对于相国之子,多少还是要照顾一下。六魄剑宗与大明国皇室之间的关系,没必要弄僵。

        王猛摇了摇头,问道:“我不回去。”

        “嗯?”苏夜半不解地看着他。

        “我已经灵胎境八层,贯通耳窍,我要去藏锋剑冢。”王猛认真地说道,“我到了进去的时候。”

        苏夜半沉默了良久,回答道:“按照宗门条例,你确实应该进去,不过现在特殊时期,我得请示掌门。”

        “去吧,去启阳峰,雨烟在那里守着‘藏锋剑冢’。”一个飘飘渺渺的声音响起。

        “掌门师兄。”苏夜半回头,看到了那个身着八卦道袍的身影。

        “见过掌门,”王猛行了个礼,“我还想问一下,陈陌进去了么?”

        掌门庄行歌似乎猜到他的心思,笑了笑:“进去约有半日了。”

        藏锋剑冢之中,度过一月,外界不过一日。

        进去半日,意思就是,陈陌已经修炼了半个月了。

        “很好,多谢掌门。”王猛很满意这个回答,步子沉稳地慢慢走出了问心台。

        王猛非常困惑不解,凭什么一切背叛都发生在自己身上,而陈陌却如此幸福美满。

        他心中有郁结之气。

        他很不平静。

        他想打人。

        心中不平,唯有一拳打之。

        他的心中已经生出了严重的魔障。

        这个魔障只有两个字,陈陌。

        王猛捏起了拳头,攥得青筋暴起,目光凝重。

        王猛的身形渐渐隐没,苏夜半开口说道:“掌门师兄,此举恐怕不妥。你也知道陈陌和王猛颇有口角,露儿又在里面,你现在让他进去,不是让矛盾爆发么?”

        庄行歌轻抚长须,说道:“年少轻狂,年轻人不打不相识,就让他们闹去吧。陈陌有分寸,不会下手太重的。王猛此子,年轻气盛,太过傲气,吃点教训也好。”

        “你倒是对陈陌那小子很有信心。”苏夜半轻笑起来,“另外恐怕掌门师兄不是想敲打王猛,而是想敲打敲打大明皇室吧。”

        庄行歌挑了挑眉,微笑道:“这个王相国,恐怕不是只想做相国啊。”

        “出什么事了?”苏夜半听出了其中的意味。

        “龙山寨。”

        庄行歌淡淡地吐出了三个字。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395/12944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