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掌家弃妇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话里有话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话里有话

        p>庄大娘气咻咻的将手中的篮子放下,想着吴婶子意有所指的话,到底意难平,又恨恨的转过身想要出去说个一二,才走了两步,便又停下。

        p>“真真是长舌妇,无知妇人。”她咬牙轻骂一声,深吸一口气,便要走进屋。

        p>“庄大娘,您在家呢么?”

        p>一记女声在门外响起,庄大娘的身子顿时一僵,看向门口,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p>秦如薇其实也说不准自己干嘛要来,尽管庄楚然对她表示了那个意思,但到底两人未定亲,她也没有什么由头过来庄大娘这里。

        p>按了按怀中的布包,她抿抿唇,这算是讨好么?

        p>门内没有人应,她皱了一下眉,明明老远瞧着她回来了呀,便又伸手拍门:“庄大娘。。。”

        p>未定她完全说全话,门被人从内刷地打开,庄大娘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视线之内,但很快的,便恢复如常。

        p>“庄大娘,您来家了。”秦如薇也没多想,笑着称呼一声。

        p>“是你啊。”庄大娘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淡声道:“咋这个时辰过来了?”

        p>秦如薇扬了扬手中的布包,笑道:“明儿就是端午了,我来给您送俩香囊戴。”

        p>庄大娘听了登时火大,心道你一个没婚配的女子,和我家没有任何渊源,你这是套热乎个啥劲儿?也不怕别人说闲话,难道就真要巴巴的赶着进我家门?

        p>想得美!

        p>庄大娘很想将她撵出去,眼角瞅见吴婶子她们探长脖子在张望,瞳孔微缩,道:“进来说话儿吧。”

        p>秦如薇跟在她身后进了门,来到堂屋坐下。

        p>她把手中的布包打开,里面除了有两只香囊,还有几块胰子,还有一盒点心,都摊在了桌面上。

        p>“从前总是承大娘和庄大哥的情,帮我良多,我这也是担扰了,心里也是极感激的。明儿就是端午,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俩个香囊是我亲手所做,大娘若是不嫌弃我这女红的话,戴着顽儿。”秦如薇将俩个香囊推了过去,又道:“还有几块胰子是我铺子出的,这盒小点心却是从聚香斋买来的,礼轻了点,还望大娘莫介。”

        p>庄大娘看着桌面上的东西,面色晦暗不明,拿起那香囊,这近了鼻尖,顿觉清香四溢。再看那绣工,心里却是微讶,之前听楚然说她女红不错,给绣了几幅好绣让他帮着寄卖,这么一看,那话倒是真的。

        p>这香囊用的布料虽不华贵,但上面的刺绣却是极精致的,一个寿字更是如写在上面一般,十分端正,配色也极沉稳得体。

        p>这女红做得好的女子,总能被人高看一眼,而上了年纪的人,都希望自己长寿多福,庄大娘也落不了这俗套,脸色就好看了些。

        p>但饶是如此,庄大娘也还深深记得自己儿子和秦如薇的交集,深知眼前的人,很有可能就把自己儿子给勾去了,便也没有特别热情,只淡声道:“都是邻里邻居的,这谁有个啥事的,能帮的肯定就帮上一把,也不是奔着那点子孝敬什么的去的。偏你这丫头,也是忒客气了。”

        p>秦如微眼神一闪,笑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有句话说:得人恩果千年记,我爹爹生前常教要知恩感恩,所以不敢忘。这点子不值钱的东西,我还怕大娘您看不上呢!”

        p>话到这里,庄大娘若是不收,那就是她真的看不上而嫌弃了。

        p>庄大娘这拒绝的话便生生的咽了回去,道:“你这丫头,这话都说到这了,我若是不收,就是我不知好歹了。”

        p>话里暗指她强硬。

        p>秦如薇也只当听不懂,笑着道:“大娘就爱揶揄我。”

        p>庄大娘闻言瞅她一眼。

        p>此时的秦如薇是侧着半边身子坐着的,露出的半边姣好侧面,她微低着头,嘴角微勾,颈脖细长秀美,白、皙的脸蛋光洁嫩滑,便是细细的绒毛都能看得,就从庄大娘这边的角度看过去,她那眼睫毛纤长卷翘,又浓又密的。

        p>从前庄大娘只觉得秦如薇是个周正的姑娘,可现在凑近了仔细看,不得不说,这丫头是个容色极好的。

        p>难怪楚然那样定的性子也是有些神魂颠倒的了!

        p>想到此处,庄大娘的眼神闪了又闪,呼吸都微微急促起来。

        p>“对了,今儿我去普化寺求了支好签,那普元大师说是极好的上上签,解得签文也是极好,我早就听说你也跟着你爹爹读过点书,给大娘瞧瞧可中?”庄大娘突然笑道。

        p>秦如薇一愣,笑道:“大师说好,那肯定是极好的,要我说,我可是说不出所以然来呢。”

        p>“就看看。”庄大娘一摆手,也不等她拒绝,就脚步匆匆的走了出去。

        p>秦如薇抿起双唇,低下头来,目光复杂不明。

        p>她不是个愚笨的,庄大娘将她请进屋,虽然也是好言好语,但其中的冷淡漠然,她又怎会感受不到?

        p>秦如薇将记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在从前,本尊虽然和庄大娘他们不算太熟络,但因为性子温和,见了面也是点头打招呼,相处起来也是颇融洽的,可没现在这般疏离。

        p>而这疏离在于什么?

        p>除了庄楚然,显然是没有别的原因了。

        p>而庄楚然?

        p>秦如薇自嘲一笑,恐怕是和自己脱不了干系。

        p>胡思乱想着,庄大娘已经拿着一张泛黄的纸张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喜色,笑眯眯的道:“你给看看。”

        p>秦如薇站起以双手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时也至来运也通,五湖四海任君行,一时走进福禄地,兴家立业主亨通。。。。。。忽遇一般音信好,人人欢笑喜庆来。

        p>不用细说,单看这字面上的意思,便知这是支好签,不管说事业还是别的,都是顶顶好的。

        p>“如何?”庄大娘一直观察着她脸上的神色,问道:“可是好的?”

        p>秦如薇笑着道:“庄大娘诚心所求的,自然是好的,我瞧着也是上上签呢。”

        p>庄大娘闻言,脸上就笑成了一朵花,坐下来道:“普元大师也是这般说的,他解的签文就说我家楚然将来官运亨通,顺风顺水的,他还说啊,我们楚然将来得娶贵妻呢。”

        p>她说这话的时候,双眼异常的发亮,秦如薇看在眼里,不禁眼神一闪,道:“那真真是支好签了!”

        p>庄大娘抿嘴一笑,道:“我听了也就放心了。你也知道的,我一个寡婆子就楚然这一个儿子,自然是满心盼着他好的。他几岁就没了爹,我既当爹又当娘的,就盼着他将来出人头地,如此我也能安心的去见他爹了。”

        p>秦如薇忙道:“大娘快别这么说,这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将来您定是能享福的。”

        p>“福气啥的,也是老了才知道,好在他也是个让人放心的,倒也知道好歹,上回捎信来也说得了先生缘,想来将来也不会太难过才是,就看他考个什么名次了?”庄大娘语气淡淡的,却难掩骄傲,眼神一转,道:“这签旁的不说,就这姻缘一说我却是最最满意和欢喜的。”

        p>秦如薇看向她。

        p>庄大娘被她看得心里一突,却说道:“都说娶妻当求贤,娶一贤妻旺三代,而不好的,也是这个理,必是祸三代。这娶妻子可有学问了,原本我就想着给他说个啥样的妻子,现在看来,倒是不愁了,贵妻贵妻,这别的不说,出身和教养什么的自然都是顶好的。薇丫头,你看是不是这个理儿?”

        p>秦如薇淡笑着,道:“自是这个理。”

        p>“原本呀,我也是想等着他考了功名再求娶,现在求得这么一支姻缘签,那可真是等不得了。”庄大娘又掩嘴一笑,神神秘秘的靠近她道:“也不怕你笑话,这出了寺门,我就去托了官媒,家世也不用多富贵,最重要呀,这姑娘是清清白白的好人家就好。”

        p>她着重咬重了这清白二字,还定定的看着秦如薇,试图从她脸上找出些什么表情来。

        p>可惜的是,秦如薇就是眼睑都没动一下,只是笑着附和道:“姻缘自有天定,这每个人的红线,月老爷,这心里都有一根秤呢。庄大哥是个好人,想来月老爷也会给他配个好姑娘的。”

        p>庄大娘见她没啥反应,心里疑虑,难道自己想错了?

        p>“那是的,姻缘自有天定。我老婆子别的不求,就求那是个清白贤惠的姑娘,我们这样的耕读人家,最注重这点名声了。若是不清白又和别人有过牵扯啥的,哪凭她本事通天了去,也是不会求的。”庄大娘想了想,就搁了狠话。

        p>秦如薇淡淡地一笑,道:“大娘的话,月老爷定是听得清楚明白的。”又看了看外头的天色,故作惊讶道:“呀,说着说着,这时辰也不早了,我也要家去了。”

        p>“再坐一会吧。”庄大娘闻言就留了一留。

        p>“不坐了,日后我再来陪您说话儿。”

        p>秦如薇可不会真当她是真心挽留,这一路下来,话里有话的,她再傻,也听明白了。

        p>这么一大通话,无非就是告诉自己,庄楚然将来的妻子,不管贵重与否,那必然是清白的,而这清白,秦如薇这成过亲的,自然算不上。

        p>一句话说:你秦如薇,配不上我儿子!

        div  style="height:30px">r1154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49/1968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