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掌家弃妇 > 第二百零七章 小定

第二百零七章 小定

        邓家生了个没皮眼的丫头的消息不胫而走,邓家人这些天算是夹着尾巴做人,连出去走动都少了,就怕外人投来的异样目光,可再想躲,日子还是要过的,再糟心,也得硬着头皮出去见人,这久而久之,也就坦然了,或许应该说,邓家人脸皮更厚了。

        秦如薇给庄楚然去了一信,信中说了近日所发生的事,感概良多,奇怪的是,经了邓家添丁这一事后,她却觉得心里头的浊气去了不少,再听到邓家人消息时,也没有特别气恼或愤怒,而是平静如水。

        日子平静而忙碌地过,有道是天凉好个秋,八月尾到了九月后,秋的味道已经很浓烈,十里屯子的后山上,叶子已经全黄,看上去一片金灿灿的颜色,十分的夺目漂亮。

        一个多月的时间,秦如薇的房子已经快封顶竣工,偌大的一个大宅子,看上去十分气派,引人艳羡,如今谁见着了她,都说是村里的头一份了。

        秦如薇本就舍得下本钱,尤其是自己居住的那屋子,窗户全选用了琉璃窗子,十分的明亮。

        房子要竣工,也得准备搬家,这该备下的家具也要备着,故而秦如薇是忙得脚不沾地。

        秦大牛本是木工好手,可因为新添了八亩地要侍弄照料,也忙活不过来,只得帮着秦如薇打一些简便又小的家具,诸如小杌子木柜之类的,其余大件的物事都去镇上的木工店打造。

        除了新家的家具物事要准备,作坊的事宜也要筹备,找原料供货商,招人手,全是秦如薇一人亲力亲为,幸好铺子现在有殷娘这个掌柜照应,不然更是分身乏术。

        绕是如此,秦如薇的小脸还是瘦了整整一圈。

        ”娘子,快醒醒,我们到了。”杨柳轻摇了摇秦如薇,轻声唤道。

        秦如薇睁开眼,那睡眼惺忪的样子即使睁开眼却依旧迷糊着,直到接过杨柳递过来的微凉的帕子才清醒了些。

        ”到了?”

        ”是呢!”杨柳撩起车帘子,突然惊喜地道:”娘子,秀才爷来接了。”

        秦如薇一怔,刷了把脸整了整衣襟才看出去,马车外那身姿修长温文尔雅笑容清浅的男子不是庄楚然又是谁?

        ”你怎么来了?”秦如薇笑问。

        ”我来接你。”庄楚然伸出手,看到她不及自己巴掌大的脸,不由皱眉问:”怎的瘦了这么多?”

        秦如薇迟疑了一瞬,还是伸出了手被他带着下了车,解释道:”早前苦夏,吃的东西也是少了些,而这阵子也忙得很,所以才。。。”

        庄楚然双眉皱得极深,不满地看了杨柳一眼,道:”要我说,你身边的人也不知怎么伺候的,我瞧着再添两个得用的丫头伺候为好。”

        杨柳一惊,立即看向秦如薇。

        秦如薇投过去安抚的一眼,笑道:”她们伺候得极用心,也是这阵子忙,睡得也不是很好,你也知道,我那房子还在建,这会子不是住在大哥家,就是住在铺子里,地方也不大,我是歇不好,真不是她们伺候不得当。”

        ”就你这主子的心慈,护着她们。”庄楚然语带宠溺。

        秦如薇浅浅地笑。

        ”你心慈,但也不能纵着她们了,该使唤她们的就使唤,别总是自己动手,不然要下人作甚?”庄楚然又说了一句,并警告地看了杨柳一眼。

        杨柳哪里不知这眼里暗含的警告,顿时诚惶诚恐地道:”秀才爷教训得是,奴婢们定好好伺候娘子。”

        庄楚然嗯了一声,携着秦如薇向前走去。

        看着前面那一双丽影,杨柳深喘一口气,心里暗付秀才爷刚才可好生吓人,虽说话里没有半个重话,但却让人觉得胆战心惊的,完全和以往那温和的人不同,比当初的举人还更有威严些。

        秦如薇是第二回来到县上了,这趟来也是因了作坊上的事,胰子等物的原料供货商,唐濮给介绍了几个商家,她就打算着来看看,毕竟日后是要合作的,总不能一头瞎,具体的事宜也得商议好。

        唐濮本打算着要陪着她来,但临出发前却是感染了风寒,司徒芳也不让他随意走动,便就没有来,只是派了人去打点。

        要来县里,她早早就给庄楚然去了信,却没料到他会在城门来接,心里意外却也未免欢喜。

        随着庄楚然来到一个小院,秦如薇有些讶然,道:”你这是租了一个小院?”

        ”买的。”

        秦如薇更惊讶了。

        庄楚然轻笑,道:”想着日后你来往县里,总不能总住在客栈,那也多有不便,故而才备了这院子。本打算租,但想着,租来总比不了自己的来得随心所欲,价格也合适,干脆就买了。”

        这宅子不大,只有两进,各五间正房,却栽种了不少树木花草,环境也算是清幽了。

        ”我怎么闻到了竹叶清香味儿?”秦如薇轻嗅了下道。

        ”你鼻子倒是灵。”庄楚然挑眉道,牵起她的手坐过回廊,穿过月亮门,绕过影璧,就看到一大片竹子,竹叶在微风下的吹动下沙沙作响,竹叶香很是清新。

        秦如薇赞道:”这宅子唯这处风景最好。”

        ”我就知你会喜欢,如此,州府那宅子我就放心了,也不用费心改动了。”庄楚然欣然一笑,顿了顿又道:”日后你去看过了,要改动也去随你,都按着你的喜好来。”

        他自由所指,秦如薇脸上绯红,不禁想,这算不算是在设新房?

        ”少爷。”有三人匆匆的走过来,向庄楚然行礼问安。

        ”这是秦娘子,会在此住几日,你们要当主子般伺候,若有轻视的,定不轻饶。”庄楚然对那三人吩咐道,又对秦如薇道:”这是我买来的下人,钟伯,和他婆娘儿子。”

        ”给秦娘子请安了。”钟伯几人连忙请安见礼。

        秦如薇打量了一番,几人都算忠实,年纪在四十来岁的样子,那孩子也是十二三岁,透着一股机灵劲儿。

        ”都起吧,这几天就劳你们服侍了。”秦如薇嘴角含笑,微侧头看向杨柳点头示意。

        杨柳便从荷包里取了几块碎银一一塞给他们,道:”娘子赏你们的。”

        幸而这回来县里想着要办事用免不了打赏跑腿儿的,秦如薇便兑了好些碎银子,不然这会可就丢脸了。

        果然,那钟伯几人得了赏,虽然只有二钱左右的银子,但脸上已是笑开了花,道:”奴才谢过娘子的赏。”

        那钟嫂福了一礼,笑道:”娘子远道而来,定然是累了,奴婢已经烧了水,让这位姐姐伺候娘子净个面歇歇脚可好?”

        一口一句姐姐,倒是个爽利人,秦如薇笑容更胜。

        杨柳便笑道:”钟大娘唤我杨柳就好,就烦大娘带路了。”

        两人去了,庄楚然又打发了钟伯和他儿子钟忠,才对秦如薇道:”你先去净个面,一会再说话,我就住在前院,有事就让杨柳来唤一声。”

        净过面,又歇了半晌,秦如薇才和庄楚然重新坐在堂屋里吃茶说话。

        ”这宅子买了不久,就连这下人也是买来没就好,一家三口,钟伯是管着这宅子的事,他婆娘管着厨房浆洗之类,钟忠则是看门,也替我赶车。平时我是一个人住在这,委实觉得这几人伺候,也就够了,故而就没买丫头。现在你来了,还是觉得有个丫头伺候着才妥当,你说呢?”庄楚然笑看着秦如薇。

        ”我身边也有杨柳呢,若不是家里的事腾不开,也想把糯米带来的。不过你若不嫌闹,倒也可以再买个小丫头,旁的不说,你有客人来了,也能有个倒茶水的不是?”秦如薇笑着道:”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得有个小厮,不然你起居总不能让大娘伺候着吧?平素出入也要人跟着供使唤。”

        ”哦?就不能用丫头伺候我起居?”庄楚然故意逗她。

        秦如薇脸一红,瞪他一眼:”讨厌!”

        她是有私心,不想庄楚然身边有丫头近身伺候,谁知道伺候着会不会变了通房丫头?有些东西能避免就避免,不能避免就先打个预防针。

        庄楚然吃吃地笑,道:”我身边不惯有人伺候,不会备丫头的,你放心。”

        秦如薇嗔道:”谁理你!”想了想又道:”那就寻个小厮,我瞧着那钟忠也有几分机灵劲儿。比起日后你成了老爷再寻,还不如现在就培养几个自己的心腹呢!”

        她意有所指,庄楚然自是懂得,执了她的手道:”你总是替我所想,让我怎么报答才好?”

        她的意思他明白,日后他富贵了再寻来的人,未必就是真心待他,也许只为着他富贵,还不如趁着现在还是一穷二白的时候,就培养心腹,穷困时对你不离弃的,才是真的值得相信。

        尤其庄楚然这样走科举路,要当官的,就更要谨慎了,别等将来傻乎乎的不知被谁卖了才知后悔。很多时候,毁你一切的,往往就是身边那些不起眼的或是身边人。

        ”未雨绸缪,你会不知道?”秦如薇白他一眼。

        庄楚然欣然一笑,又问起了殷娘,道:”她也是个能干的,可她那个样子,又是寡丧,也总能招了些不长眼的登徒子,之前便是引了那铺子的东家注意,那东家夫人是个爱捻酸的,这才寻个由头把她给辞了。”

        秦如薇听着道:“我瞧着她也是个能干的,且就用着,若能得用,将来也还能多一个帮手。”

        庄楚然点了点头,正欲再说,钟忠此时却是来报:“曲先生来了!”

        清明回乡祭祖,回城时遭遇大塞车,等车加塞车折腾了六个钟,这是用手机码的~r1154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49/2662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