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掌家弃妇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藏不住

第二百一十五章 藏不住

        (  )

        瘟病,又称霍乱,着庄大娘那苍白的脸,还有两鬓边的斑白,那瘦削的手,秦如薇忽然明白,为何会是她先被染上。

        庄大娘老了,又是苦水泡过来的,抵抗力自然比不上十来岁的年轻人。

        看着她一直浑说胡话,秦如薇只感到这老妪可怜得很,一心只想着算计自己,谁知道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若不是她听了春芽的进言,心起算计,会见那什么香儿吗?又会染上这骇人的瘟病吗?

        不会!

        那香儿住在流民窝里,兴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染了病,再过来和她一说话,这病毒横飞,能不中招?从春芽口中得知,她们谈话时连口罩都没戴。

        当初秦如薇特意送来了口罩,千般吩咐平时要戴上,以防万一,庄大娘还阴阳怪气地说她贪生怕死如何云云。

        现在呢?

        一切都是因为贪念!

        秦如薇冷笑,摇摇头,走出房门,吸了一口气,看着天空,心沉闷不已。

        “娘子,吃吃早饭了。”春芽怯怯地站在灶房处招呼她。

        秦如薇嫌恶地看过去,春芽戴着口罩,眼睛肿得跟只桃子,见她看来,身子发抖。

        现在才觉得怕了?秦如薇讥讽一笑,算计她时可曾想到害怕?

        “老夫人的药熬好了没?”秦如薇冷着声问。

        “熬熬好了。”

        “端过来伺候她喝了。”

        春芽忙的端来药,秦如薇跟在后头,扶起庄大娘,一口一口往她口里灌。

        一碗药,只吃进了小半碗,又被她吐了出来,秦如薇沉着脸:“再去端一碗来。”

        其实老大夫开的药她完全不知管不管用,只知庄大娘的高热一直没退下去,秦如薇自己不懂药理,只得按着方子熬药。

        又是小半碗下去,庄大娘总算安静了些,但依旧在难受地哼哼。

        秦如薇帮她搭上被子,才又走出门去,虽然不怕死,但到底是传染病,能远着些就远着吧。

        春芽又依着吩咐端来醋水让她洗了,弱弱地说去看顾着老夫人。

        “站住。”秦如薇冷瞪着她,现在才来献殷勤有什么用?

        “打开了房门,只在门口远远的看着她的动静就成,你要是招了病,我只会烧死你,绝不会照料你。”

        一个染着瘟病的人已经够难熬的了,秦如薇可不想这里再添一个。

        春芽听着这冷酷无情的话,身子微颤,知道这话可不是吓她,秦如薇是真的会做得出来,神色不禁益发小心翼翼,诚惶诚恐。

        秦如薇不看她,转身去了庄楚然的屋子,疲惫地躺在那床上,拿过庄楚然的一件衣裳搂着,感受着那衣裳上的气息,仿佛这人就在身边一般。

        眼泪,无声地从眼角滑落下来,仅仅是一晚,她已觉万年,她能守着庄大娘不被发现吗?会支持到他回来吗?

        若是守不住,她该如何,他回来后,可会怪她?

        秦如薇低声呜咽,她害怕呀!

        春芽听着那低低的哭声,低下头,神色惊惶,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如果不是她,如果?

        可是,没有如果,如今只盼着天降神迹,老夫人会好起来,不然,她也等着陪葬吧!

        春芽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看向屋内那躺在炕上的妇人,头一回真心地祈愿她好起来,只有老夫人活着,她春芽才能活着!

        秦如薇百般隐瞒着庄大娘患病的消息,为免引起怀疑,对外,说她去了县里管理铺子,一步也不离这院子。

        而春芽,她也偶尔让她出去晃一下眼,不然一直不出现在人前,肯定不成,但范围绝对不会大,只让人看见她出现就是了,免得多生事端。

        庄大娘反复地发高热,期间清醒了一会,得知自己得了瘟病,气得昏了过去,醒来便要打死春芽,也是秦如薇劝住了,她需要人帮着照料。

        秦如薇是想尽了办法往外瞒着她的病,可还是被人发现了端倪。

        发现不对的是隔壁的吴家婶子。

        庄家和吴家隔得不远,庄家日夜熬着药,那药味又怎会不传出去?虽然春芽也往外说过庄大娘老毛病犯了,但这日子久了,庄大娘都没有出现过,谁不会怀疑?

        再者,秦如薇已是庄家的准媳妇,未来婆婆病了还不回来照料着?再看秦家人,都是神色惊惶的,轻易不出屋子,这一联想,便发现端倪。

        现在提起瘟病霍乱,谁不是颜色巨变的,一旦怀疑,便会去求证。

        于是,吴家男人在自家婆娘的推搡下,爬了庄家的墙头,往里一看,自是见到了秦如薇。

        秦如薇明明是在庄家,为啥说去了县里,这是在隐瞒什么?

        这一传出,便有人说起这些天庄家的不寻常,好像之前还听到打骂声,于是,不知谁惊叫一声,不会是染了瘟病瞒着吧?

        这一声传出,就如同炸响了十里屯子,惊慌失措。

        秦如薇好容易才劝住了庄大娘睡下,自己也才眯上眼,就被春芽惊恐地叫醒了。

        “娘娘子,外外面来了好多人,要砸砸门。”春芽颤声道。

        秦如薇心里咯噔一声,突地从床上弹起,那一阵阵的叫喊声在房里都能听见,很是嚣张愤怒。

        春芽煞白着脸,牙齿咯咯地打起颤来,呜呜地哭。

        “慌什么!”秦如薇狠瞪她一眼,整了整身上的衣裳,快步走出去,透过门缝一看,不禁抽了一口凉气。

        外头挤在门口处的,全是十里屯子的村民,拿着棍棒扛着锄头,这架势,说来打砸抢烧的也不为过。

        “庄大娘,把庄大娘交出来。”

        “交出来,交出来!”

        “把染瘟病的交出来,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对,不客气,我们要烧房子了。”

        听着外面的恐吓,春芽面无人色,下意识地看向秦如薇:“娘子,怎么办?”

        怎么办?秦如薇露出一个苦笑,还能怎么办?到底是藏不住了。

        “放火。”

        她身子一颤,扑到门边,有人拿着柴火堆在门口。

        “谁敢!”

        是大哥,秦如薇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看着秦大牛气急败坏的堵到门前,很想此刻就打开门。

        “秦大牛,你给让开,里面的可是染了瘟病的人,你是想要整个十里屯子的人都传染到吗?”有人怒声喝道。

        “谁说里面的人染了瘟病的,谁说的?”秦大牛冷冷地瞪过去:“你们有什么证据?”

        “哼,这庄大娘可是好多天没瞧着了,这院子里,天天熬着药,还不是得了病?”吴家婶子哼了一声:“还有,你家妹子明明也在里头,为什么说在县里呢?这明显就是说谎!”

        “我妹子的行踪难道还能向你们交代不成?这是她未来夫家,她婆婆病了,来照看一二有什么错?”秦大牛辩称。

        “你说是就是,我们也说这里头的人得了瘟病。”有人大声道:“要么把人交出来,要么放火烧屋,我们不想死。”

        “对,不想死,我们不想死。”

        “你们敢?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要是官府知道了,别说放火烧屋,我们整个十里屯子的人都要送到疫区去。”那人冷哼:“秦大牛,你们一家子要死,我们不拦着。但这里的人,必须交出来,否则我们就放火烧了。”

        “贵子说得没错。”众人附和:“我们不能被牵连了!”

        瘟病是什么概念,现在谁不知道,沾了病的都送去疫区,一个村里只要有一个人染了病,那么怕是整个村都要受连累。

        秦大牛眼都红了,拿着刀道:“谁敢,就先问过我手上这把刀。”

        “拿下他。”

        村人和秦大牛这边的人眼看着就要起冲突,两方都爆瞪着眼,一触即发。

        而此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众人纷纷看去,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素雅神色清冷的女子来,不是秦如薇又是谁?

        “薇儿。”秦大牛双眼通红,看着秦如薇,一个大男人,几乎就要落下泪来。

        当秦如薇家的下人隐秘来报庄大娘染了病,而秦如薇进了这家时,他当场就傻了,当时就要扑过来将她拉回去,也是顾氏他们死死拉着他,而秦如薇也交代下来,才硬忍着没来。

        知道自己妹子处在危险中,或许可能随时会死去,秦大牛却是没有半点办法,他多恨自己啊。

        活在煎熬中,一宿一宿的睡不好,又不能来见,那种煎熬,谁受过?现在见到妹子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跟前,又怎能不激动?

        秦如薇也很是激动,但却是微笑着点头,尔后冷冷地扫一眼挤在门前的乡民,一个个蒙着白布巾子,跟土匪似的。

        “这是怎的,十里屯子变成土匪村了?都来庄举人家打砸抢烧了?接下来,是不是要杀人越货?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秦如薇清冷冷地站在门口处,一脸冷漠,不怒而威。

        她这一句话,可是提醒众人,这里是什么地方,是新进举人庄楚然的家,举人是什么身份,说句差点,已是能有官身的,他们一介白身,就敢来此撒野?

        “举人又怎么了?举人的娘得了瘟病,照样得烧了,难道朝廷命官就可以草菅人命了吗?我们这是为民除害。”突地,一道尖锐的声线打破这片刻的沉默安静。

        大家都不喜欢秀才爷吗?是嫌我写渣了?看来都喜欢王爷将军的,嘤嘤~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49/29613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