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掌家弃妇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仁王殿下

第二百二十四章 仁王殿下

        就在秦如薇以为那高高在上的仁王殿下不会纡尊降贵来十里屯子这样的旮旯之地时,事实却出乎她的意料。

        “大人说了,他和仁王殿下片刻就到,让娘子您准备一二。”钟忠满额是汗,因为驱快马前来报,他脸上染了不少沙尘。

        钟忠现在跟在庄楚然伺候,因为人也算机灵得用,如今算是他的贴身小厮了。

        秦如薇惊讶不已,真来了?

        但既然庄楚然让钟忠先来报备,想来也不假,当下吩咐杨柳下去安排,挥洒各地,准备茶点,她自己则是回房去重新换衣裳梳妆。

        仁王的车驾很快就来到十里屯子的村口,先有十来匹马行在前头,上面端坐着身戴配剑面容肃杀的侍卫,但见他们一手捏着缰绳,一手按在腰间的配剑上,双目如鹰般锐利,扫视着周围。

        那十几人围成一个圈,中间便是两辆马车,车子并不华丽,但若识货的人一看,便知那马车所用的木俱是条纹分明的乌木,车子上并没任何标识,但看着那穿着简便服饰的十几个侍卫,就足以让人退避三舍。

        十里屯子最热闹壮观的时候,也是当初庄楚然中了探花郎,礼仪队来贺的那天,平素也没什么贵人来,现在一下子来了两辆马车,又是这般架势,自然是引人注意,见马车停在了秦如薇家门前,都纷纷猜测这是什么贵人来了?

        秦如薇听到徐二来报时已走到院门,她一边吩咐人去寻司徒芳,一边快步迎出去。

        走出朱红大门,就见庄楚然从第一辆马车下来,先是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向第二辆马车,恭敬地躬着身子出言请道:“恭请王爷。”

        秦如薇看过去,只见那古朴无华的马车先是跳下一个穿着粉裳扎着紫腰带的丫头,正是那叫木艾的丫头。

        然后,又一个脸容清秀穿着墨蓝短衣的小厮跳了下来,两人挑起车帘。

        有侍卫从庄楚然那马车里拿出一架木轮椅来,而另一个侍卫则是向那古朴无华的马车里道了一声罪,随即进去,将一个男子抱了出来。

        在秦如薇见那侍卫把轮椅拿出来,就已经吩咐徐大将门槛给卸了,转头看去,正好瞧见这一幕,她一怔。

        竟是行动都要人抱着吗?

        秦如薇心中莫名的一抽,忍不住走了过去。

        夏岚昊坐在轮椅上,俊朗儒雅的脸上有着淡而温和的笑容,先和庄楚然说了一声,尔后正眼看去,这一看之下,笑容却是僵在了脸上。

        前方,一个双十年华左右的女子徐徐走来,她穿一身丁香色百褶衣裙,梳着惊鸿髻,髻上只别了一支琉璃簪紫晶步摇,双耳缀着紫晶坠子,妆容淡雅清新,恰到好处。

        让夏岚昊觉得震惊的不是她的一身装扮,而是她的容貌。

        巴掌大的鹅蛋脸上是一双黑白分明的杏核眼,盈盈水亮,琼鼻菱唇,她的肌肤是少见的白,透亮水润,在阳光下像是能反光一般。

        看着她缓缓走来,夏岚昊的心咚咚咚的直跳得飞快,像是要跃出来一般,微微苍白的唇半张,想要蹦出一个词来,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像,为什么这么的像?

        不可能,这不可能。

        夏岚昊满脸震惊的看着秦如薇,她浅笑嫣然,眉眼弯弯,不禁的和记忆中的一个人重叠起来。

        “昊儿,你怎么跟着上花轿来了?你身边的嬷嬷丫头呢?你偷跑出来,得让你母后急坏。”

        “我舍不得姑姑,我要和姑姑一起嫁人去。”

        “傻昊儿,姑姑是嫁人,你可不能一起。”

        “不要,我就要和姑姑一起。”

        “也罢,你就送姑姑出嫁吧!”

        十八岁的姑姑大婚,他藏在花轿来,送她出嫁,她的笑容温婉明亮,眉眼弯弯。

        “昊儿,你竟又偷跑出宫?仔细你母后又要责罚你。”

        “我想姑姑了。”年少的他吐着舌头,笑嘻嘻地扑进挺着大肚子的她怀里,在宫里,除了母后,姑姑就是他最亲近的人,连父皇也比不上。

        姑姑嫁人两年后生了个郡主。

        “她可真胖。”四岁的他趴在摇篮边,看着那红扑扑胖乎乎的小女娃,伸出胖胖的指头戳她肉嘟嘟的脸颊。

        “别欺负妹妹,她还小,昊儿答应姑姑,以后要保护妹妹,你是她哥哥,不要让她被人欺负。”姑姑头扎着抹额,虚弱地笑道。

        年仅四岁的他,顿时觉得自己高大起来,点了点头,戳着她的胖脸道:“妹妹,你就是我罩的了。”

        再后来,他听母后说姑姑的驸马通敌卖国,卫家被抄家,姑姑被软禁,他不信,赶过去,却是姑姑放火烧家,她为追随驸马触柱而亡。

        卫家通敌卖国是死罪,灭九族,姑姑的小郡主自逃不过,也死在了那一场大火当中,她的尸体,还是和姑姑一道合葬的,他亲眼看着下葬的。

        怎么会,会有这么像姑姑的人?

        “王爷,王爷。”庄楚然轻声叫了几声。

        夏岚昊回过神来,见庄楚然看着自己,目露询问,才知道自己失态了。

        他看向秦如薇:“这位是。。。”

        “禀王爷,此乃清晖之未婚妻秦氏。”庄楚然忙的介绍。

        “民女秦氏如薇见过仁王爷。”秦如薇已是来到跟前,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

        秦氏女,夏岚昊直直地看着她,只见她双手轻扶腰间,微垂着头,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她长长的如羽扇般的睫毛,还有她那低垂的眸子,就这么垂着,更是漂亮。

        是和姑姑一模一样的眼睛,同样那般黑白分明,那么漂亮,那么明媚,像是能洞悉人心。

        夏岚昊自然察觉到庄楚然带着审视的目光,强压下心里的震惊,微笑道:“听庄大人说他自小生活的地方是个风景秀丽之地,本王这是来游玩的,不必多礼,起吧。”

        “谢王爷殿下。”秦如薇又规矩地行礼谢了,才抬起头,看向夏岚昊。

        他年纪不过二十二左右,穿着紫色织金锦袍,领及腰均绣着繁复的澡纹,腰间扎着一条绣着祥云的织金腰带,头戴着紫金冠,冠上镶着拇指头大小的南珠,端的是贵气逼人。

        秦如薇在心里微喘了一口气,这可不是在看电视剧,而是实实在在的王爷呀,如无意外,还是未来的皇帝,她是真见着大佬了。

        再看夏岚昊的容貌,凤眸狭长,鼻子高挺,双眉斜飞入鬓,五官当真如美玉雕塑一般俊逸非常,脸上挂着闲适的浅笑,即便是坐在轮椅上,举手投足优雅高贵,那尊贵逼人的气质不容人忽视。

        这是真正的龙子凤孙,龙潜风采,秦如薇暗赞一句。

        当触及夏岚昊的双眸时,察觉到里头所散发出来的温和亲近时,秦如薇却是一愣,心里头有些怪异。

        可她却没有多想,因为家门口已经越来越多的人过来了,瞧着夏岚昊这等风姿和尊贵气势,那抽气声是此起彼伏,指指点点的,若不是有那十来个如黑面神一般的侍卫虎视眈眈的看着,怕是要冲过来了。

        秦如薇突然觉得夏岚昊像国宝,引来众人的围观。

        不,他就是国宝,今上的唯一嫡子,亲封的仁王爷,当之无愧的国之瑰宝。

        “王爷远道而来,请进屋内吃茶歇息。”秦如薇收敛心思,恭敬地请道。

        夏岚昊并没漏掉刚才秦如薇眼中闪过的狡黠,不知她是因何而露出这样的眼神,但心里却不自觉的愉悦起来。

        “好。”他看着她,目光深邃,带着些不明的意味。

        他这话一落,木艾已带着人先进了屋,后边又跟着侍卫,搬出许多东西跟进去。

        “这边请。”秦如薇只觉得夏岚昊的目光藏着许多东西,似是看她,又似是透过她看另一人。

        不但秦如薇觉得怪异,就连庄楚然也觉得很是奇怪,夏岚昊看着秦如薇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亲厚了,这亲厚让人觉得不可理喻和奇怪,毕竟两人素不相识。

        来到招待客人的堂屋,秦如薇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屋子,不过顷刻间的事,这屋子就大变样。

        地上铺着雪白的地毯,上位的太师椅上铺着繁复金织的软绵坐垫,屋子里熏着淡淡的龙延香,一个粉蓝梅瓶上插了一支碗口大的琼花,而茶几上,摆着精致的点心,更奇异的是,放了一杯散发着热气的香茶,而那白玉茶杯,秦如薇肯定,这不是她家的东西。

        从门外到堂屋,也不用一刻钟的时间吧,可这茶都彻好了,用的还不是她家的东西,哦,热水应该是她家的,啊,那琼花也是她家的,就在院子里栽着的。

        庄楚然很自然的请仁王在首位坐下,他则是站在下首,直到仁王让他坐才坐下。

        就在他想要说司徒芳的事时,夏岚昊却迫不及待地看着秦如薇问了一句。

        “秦姑娘今年年岁如何?家中还有何人?”

        秦如薇和庄楚然听到这问话均是一愣,两人对视一眼,均向对方露出一个询问的眼神来?

        不着紧自己的腿,而是先问起秦如薇的情况来,这是什么状况?r1154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49/35643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