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掌家弃妇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昭然若揭

第二百五十六章 昭然若揭

        庄楚然既是走了科举这条路,如今又是有官身在身,虽也不过小半年,但他察言观色的本领却也不是说虚的,眼前这位宫嬷嬷打一照面,看他的眼神就极为不满,那是明明白白的不喜欢他

        没错,是不满,甚至是看轻,不喜欢!

        庄楚然的脑海不由想起刚刚庄老夫人拉着他说的私话。

        会不会,秦如薇便是那传言中的长公主的嫡亲女儿?

        庄楚然一入州城便是已听得这传言,才回到州城的府中,按着惯例先给庄老夫人去请安,殊不知庄老夫人便将这些日子自己的怀疑说了一二。

        秦如薇被仁王妃留着小住两天,仁王妃给秦如薇赏了一个宫嬷照料,这些日子,仁王妃几乎天天都差人送些小玩意过来给秦如薇解闷,而那宫嬷,对秦如薇竟是十分恭敬照顾。

        不得不说,庄老夫人的感觉是敏锐的,秦如薇是谁啊,不过是普通的一个乡野女子,便是福气再好,也不过是合了眼缘罢了,如若不是身份贵重,凭什么让仁王妃如此看待啊?

        所以,庄老夫人怀疑秦如薇便是那传说中的郡主,只是这些天她暗地里观察,秦如薇却没有半点失态,反而十分淡定,又让她迟疑起来,若是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又是那般的贵重,不是应当欣喜若狂么?可这媳妇,却是半点异色都没有啊!

        这会子庄楚然一回来,她就迫不及待的和他说起心中的疑虑,并细细问起秦如薇的身世来。

        庄楚然又怎知秦如薇的身世?便是秦如薇自己也不大清楚,只知自己不是秦家的亲生女儿罢了。

        看着庄老夫人的困惑,再联想到仁王看他的眼神,心中也惊疑不已,但也没说出口,只含糊说了一句应当不可能的。

        可眼下,庄楚然见了宫嬷嬷的真身,还有她的眼神,便忍不住思疑起来,但脸上却是半点不显,愈发的镇定朝她笑了笑,态度不卑不亢,倒让宫嬷嬷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嬷嬷!”秦如薇轻咳一声,有些无奈地叫了一声。

        宫嬷嬷看了秦如薇一眼,心中叹了一口气,勉强地向庄楚然行了一礼:“老身见过姑爷。”

        庄楚然眉一挑。

        姑爷,而不是大人或是少爷,这称呼就足以看出去宫嬷嬷的态度,这是偏向秦如薇呢!

        庄楚然似笑非笑的看向秦如薇。

        秦如薇不知怎的,心中莫名一虚,低下头,竟是觉得有些发冷,真是奇怪,她心虚个什么劲啊!

        但这事她却是没打算瞒的,当下,便让丫头来伺候,梳洗一二,又见天色黑了,这才让人退了下去。

        秦如薇坐在梳妆台上梳着长长的黑发,透过铜镜,看向歪在床上拿着一卷书在细看的庄楚然,心中暗付,该要怎么说?

        “这有些天未见,娘子是和为夫生疏了不成?竟是偷看为夫许多回。”庄楚然忽然开了口。

        秦如薇吓了一跳,透过铜镜和他遥遥相看,红菱菱的唇一咬,放下梳子,走到床边盘腿坐下,一副认真详谈的意思。

        庄楚然挑眉一笑,干脆将手中书卷放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她,问:“娘子可是有什么话对为夫说的?”

        秦如薇话到嘴边,却是刹住了,就这么说,会不会很突兀,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信口雌黄,这么一迟疑,一时竟是摇摆不定起来。

        庄楚然见此,轻叹了一声,将她拉了过来,用被子盖着,道:“这么大的人,也不知照顾自己,如今深寒,你穿着单薄,竟也不先进被窝来,亏我替你暖了床这么久。”

        秦如薇粉脸一红,捶了他一把:“胡说什么呐。”

        庄楚然吃吃地笑起来,拉过她的手抵在唇边亲了一口,又道:“今日进城,却是听了一件特有意思的传闻。”

        秦如薇心中一动,竟有些紧张起来,哦了一声。

        “都说长公主的嫡亲女儿还活着,阴差阳错的失散在民间,只不知这金枝玉叶是谁了!”庄楚然看着她道。

        秦如薇也看向他,抿起了唇。

        “听说这宫嬷嬷是仁王妃赏赐给你的?”庄楚然继续道:“我瞧着她的派头,倒是十分的足,也不知当年是伺候哪个贵人?”

        秦如薇避开他的眼神,喘了口气,道:“想来夫君你也猜到一二,我也不瞒你,这宫嬷嬷,当年乃是伺候长公主长大的嬷嬷。”

        庄楚然稍微坐直了身子,秦如薇这话中意思,已是昭然若揭。

        “他们都说,长公主,乃是我的亲生母亲,而当年含冤而死的忠勇将军,便是我的亲生爹爹。”秦如薇说着,眼泪落了下来。

        庄楚然虽是猜到这真相,可也不过是猜测罢了,听得秦如薇这般说,委实是震惊不已。

        “可会弄错?”半晌,他才艰涩地相询出口。

        秦如薇苦笑一声:“我也希望是弄错了。我只想着我是个普通人家出身的丫头,当年父母是有什么苦衷才会将我弃之,但好歹,他们也存活这世上,而不是像如今。。。”

        她眼泪吧嗒吧嗒的如断了线的珠子掉落下来,哽咽不已。

        庄楚然揽过她,无言地轻拍着她的背,秦如薇扑在他怀里,狠狠哭了一场。

        约莫两刻钟后,秦如薇才抽抽搭搭的停了下来,见庄楚然的胸前已是湿了一大片,不由怔愣一下,坐起道:“我去给你拿一件里衣换了罢。”

        庄楚然按着她的,道:“不用,这屋里也不甚凉,再说了,要是一会你再哭,岂不是白换了。”

        秦如薇一怔,随即嗔笑地瞪他一眼,伤心的心情倒是散了几分。

        庄楚然见她笑了,便重新搂过她,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秦如薇定了定神,又长叹一口气,将当年的事娓娓道来,又将胸前的玉佩拉出来给他看。

        庄楚然接过对光一照,果真隐约的出现两个字,不由叹息:“若是如此的话,那应当是没差的,人有相似倒也罢了,你还有如此物证,又有嬷嬷这人证,想来也不会出错。”

        秦如薇搂住他的腰,道:“若是可以,我宁愿以身份换我父母在生长寿。”

        庄楚然轻拍了拍她:“生死自有天定,你该活得好好的,他们才是泉下得以安慰。”

        “话是这么说,可终归是遗憾,我竟是半点都不记得他们的样子。”秦如薇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想来仁王府总会有画像的,到时取过来聊以寂慰便是。”庄楚然淡笑,又想起什么似的,道:“难怪我说当日仁王看我的眼神怎的怪,原是因了这个原因,还有宫嬷嬷,你堂堂金枝玉叶,尊贵无比,他们定是认为我配不上你的。”

        秦如薇一下子坐了起来,皱着眉看他。

        “可他们再不满再不愿也无用,左右你我已成亲,你这千金宝贝,已是我的妻了。”庄楚然故作轻佻地道:“果是我家烧了高香,竟是捡到宝了。”

        秦如薇转恼为笑,捶了捶他,嗔道:“愣是学会插科打诨。”

        庄楚然哈哈地笑起来,半晌才敛了笑,认真地道:“我说的倒是真的,即管你身份尊贵,如今也已是我的妻,他们便是不喜不满,我也断不会放弃你。”

        秦如薇伏了过去,道:“你我成亲,从来就不是因了身份,而是看中的是彼此。不管我身份如何,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庄楚然心中荡漾,执了她的手,道:“你放心,即管是我现在配不上你,但将来,我定叫你不后悔嫁我为妻,也断不会辱没了你。”

        秦如薇抬头,看着他坚毅的下巴,点了点头:“我既已入你庄家门,又与你结发为盟,已是你的妻子,自也会与你同甘共苦共同进退的。”

        庄楚然听言揽紧了她的身子,心里感动。

        “如今王爷他们是个什么意思?”庄楚然又问起仁王爷他们。

        “据说已往朝中递了折子禀明我的身份,若是无意外,想来会有旨意来。但我想着,这关乎皇室血脉,又是长公主的关系,皇帝应该会宣我进京去,毕竟这不能混淆。”秦如薇轻声道。

        “我猜想也是如此。”庄楚然点点头,道:“虽如今还没公开,但我想怕也有人猜想到一二的,便是娘,今儿也向我打听。”

        秦如薇惊了一下的,心想庄老夫人竟如此敏锐?

        想了想,她道:“你看,我这身份,还是瞒着娘吧?”

        庄楚然看向她,目露疑问。

        “到底还没有证明我便是**郡主,何必早早说出,我也想自在些,想来娘也是一样的。”秦如薇叹了口气道。

        若是透露出她的身份,庄老夫人会怎么自在?她却是不知了,肯定会十分的别扭吧?

        “都依你罢!这下娘该放心了,她声声说要为我娶一门贵女,瞧,这媳妇不是贵不可言?”庄楚然失笑一声,想想也是自己的造化,当初也不过是看着秦如薇舒服罢了,心中也喜欢,谁曾料想,这在别人眼中的普通农女,身份竟是这般的贵不可言呢?

        庄楚然几乎可是猜想到,秦如薇的身份大白的那一天,会是多么的震惊,便是自己,不也惊着了么?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49/43693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