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掌家弃妇 > 第三百章 邓家下场

第三百章 邓家下场

        送走了大夫,秦如薇就被按在床榻上歇息,看着宫嬷嬷她们严阵以待的,就有些哭笑不得。

        “我都说没事了,就你们瞎紧张。”

        “小孩子经不住吓,您也别大意,便是大夫说了不打紧也不能放松了。”宫嬷嬷很紧张,又吩咐杨柳她们去熬安胎药,还得亲自看着。

        秦如薇摸着腹部那隆起的一块,笑道:“这孩子是个紧实的。”

        宫嬷嬷目光落在她那上面,也是一笑,随即想起邓家的一家人,又沉下脸来:“郡主善心,姓邓的那等刁民就该给他们一点教训。”

        对于她饶过邓家,宫嬷嬷是有些不满的,邓家,她就想会一会了,早就知道他家不堪,可没想到,那家的人竟是如此无耻和恶劣。

        不过同时又庆幸,幸好郡主没真的成了他们家的人,不然,可就真是白生生的被糟蹋了。

        原本她也不满意庄楚然的家世,现在和邓家一对比,还真是天和地比,起码庄楚然还是个谦谦君子,人也上进,家里人口还简单。

        宫嬷嬷决定,日后要更对庄楚然好颜色才是,而庄楚然却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宫嬷嬷的眼中已上升了一个层次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和他们计较。”秦如薇摸着腹部道。

        “可惜这些人太不知好歹。”宫嬷嬷冷笑:“明知道您的身份,却还敢讹诈,我看他们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秦如薇轻叹,邓家人的劣根她早已知道,只没想到,从来没有改变过,不过也是,从根里烂起来的,如何会变?

        宫嬷嬷仍在忿忿不平,看那架势,很是一副要去和他们拼命的样子。

        “嬷嬷,我们和他们计较,也才落了下乘呢,您觉得,这样的人家,会有什么作为?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他们就已经从根子里发臭发烂。”秦如薇讥笑,低头摸着肚子,目光柔和,道:“再说,我还想为我孩儿积福德。”

        宫嬷嬷一噎,抿了抿唇,坐在一边的杌子上,叹道:“也罢,这次算他们走运了。”又道:“从前摊着这么个人家,真是苦了你了,幸好,从他们家火坑出来了。”

        秦如薇释然一笑:“是啊,幸好!”

        丫头捧着安胎药上来伺候秦如薇喝了,她也累了一天,吃过药就沉沉的睡去了。

        邓家,却是一片鬼哭狼嚎,愁云惨雾。

        邓老爹打断了第二条扁担,再要找,已是没有了。

        “你要打死他了你这死老头。”邓老太扑过去护着邓富贵。

        “打死了事,省得他祸害咱全家。”邓老爹瞪着地上的邓福旺,气狠狠地往地上扔了手中的断扁担,抱着头蹲在地上。

        “这不是没事儿了吗?还想怎么滴。”邓老太吼了回去。

        “你知道个屁你这四六不懂的。”邓老爹摸出水烟袋,恨声骂道:“知道人家如今是什么身份吗?是郡主,是皇族,皇族是什么你晓得吗?十辈子你也摸不着边。别说皇族了,就是七品的知县官夫人,你也比不过。”

        “就你们这点斤两,还想讹诈人家,若不是大军家的来告儿我,我都不晓得,你们捅破天了晓得不。”

        邓老太张了张嘴,嘟嚷道:“有什么了不得的,她还不是没追究。”

        “你懂个屁,她说了没追究吗?现在就是什么都没说才可怕,谁知道人家有什么后招?讹诈郡主,那是死罪,你们是要咱们一家子都砍头呀你这疯妇!”邓老爹气得一口烟卡在喉间,剧烈地咳嗽起来。

        邓老太唬得脸色一白,结结巴巴的道:“不,不会吧?”

        “不会?”邓老爹冷笑一声:“你还记得当初她进门拜祖宗的时候,祖宗牌位倒了的时候,你是咋说的?咱们一家子是咋做的?”

        邓老太记忆有些恍惚。

        那时是说了什么,她是不记得了,只记得秦如薇跪坐在祠堂里哭着,而自己,逼着邓富贵下了休书,不过三天,就迎娶新妇。

        再后来,她还对秦如薇谩骂过。。。

        邓老太脸如死灰。

        “新仇旧恨,你觉得人家真的不会追究?咱家是大祸临头了晓得不?”邓老爹说完这一句,颓然地坐在地上,整个人十分的苍老。

        “那,那怎么办?”邓老太面色惊惶地道:“老头子,咱要怎么办?”

        “咋办?等死呗。”邓老爹没好气地道。

        “爹,有句话叫大义灭亲,依媳妇看呀,将小叔压去给郡主处置就好了。”胡氏这时突然插口。

        邓老爹心里一秫。

        趴在地上的邓福旺听了整个人一颤,狠狠地瞪着胡氏骂道:“胡氏,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害我。”

        “你这毒妇,你蛇蝎啊,竟是要我儿去送死。”邓老太厉声骂:“早知道你恶毒,没想到你恶毒成这样。”

        胡氏撇了撇嘴,道:“什么仇什么怨,小叔子,你怕是不记得了吧,当初你为了个妓子,可是连嫂子的嫁妆都翻了,你说说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邓福旺有些心虚,强硬地道:“你含血喷人。”

        胡氏冷笑一声,也不理他,只看着邓老爹道:“爹,您是明白人,也知道皇族不好惹,秦如薇更不好惹,一个不察,是要诛九族的。错是小叔子一个人犯的,总不能让咱大家伙都陪着他去送死吧?”

        见邓老爹不出声,胡氏又歪了一下嘴,斜睨着靠在门边上不吭声的宋氏的大肚子,道:“别的不说,您也好歹看在您未出世的孙子上吧?而且,我这肚里头,怕是也有一个了。”

        宋氏一惊,刷地看向胡氏,迎来的,是她挑衅的目光,不由哼了一声。

        邓老爹也是呆了一下,先是看了看宋氏的大肚子,又看了胡氏的肚子一眼,目光落在蹲在门口抽烟一声不吭的邓富贵身上。

        “富贵,你是个什么意思?”

        “爹!”邓福旺满面的惊骇,不会吧,他爹不会这么狠吧?

        邓富贵抽完了一袋水烟,站了起来道:“爹要怎么决定,我都没意见。”说着就走了出去。

        “老大,你还有没有心,他是你一条肠子出来的弟弟。”邓老太对他这话显然很不满意。

        邓老爹看着邓富贵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心中也是一寒。

        小儿作的事确实不成事,可在他心里头还是有着期盼,盼着邓富贵也会帮扶一把,要知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兴旺的人家谁不是你帮着我,我帮着你的?

        可如今老大的态度,显然是想置身度外。

        邓老爹心中悲凉,看了一眼家中略显颓旧的院子,过去的富足的光景压根不可见,家中没一日安宁,难道,邓家真要败了么?

        而这次小儿闯的祸,他又该怎么决策?

        邓福旺接触到老爹的目光,瞳孔微缩,心道爹是要不管我死活了?真要送我去死了!

        “他爹。。。”邓老太也有些惊慌。

        “让我再想想。”邓老爹转身走进了屋。

        邓福旺心中微沉,垂下眼皮,也不知道想的什么。

        秦如薇睡醒一觉,就听杨柳来说,邓富贵想求见。

        喝了一口燕窝粥,秦如薇皱了一下眉:“他来做什么?”

        “这等小人,何必见他?”宫嬷嬷哼了一声,轻叱杨柳道:“你也是,这等事也来烦郡主,也不知她如今身子重最是需要休养的时候么?”

        杨柳有些惊惶,看了看秦如薇。

        秦如薇浅浅一笑,道:“嬷嬷别怪她了,她不也是来请示么?”又对杨柳道:“你去回了,就说我身子微恙,不见客,也不用再来。”

        杨柳下意识看向宫嬷嬷,宫嬷嬷没好气地道:“还不快去。”

        杨柳这才快步去回。

        秦如薇有些恍惚,他来做什么?

        宫嬷嬷似看出她心中所想,冷笑道:“还有什么的,肯定是来攀旧情,想要求情的。”

        宫嬷嬷猜得没错,邓富贵真是来求情的,听说秦如薇不见他,也早已料到这结果,只抿了一下唇就走了。

        隔日,秦如薇又听到了一个新的消息。

        邓福旺卷了家中卖粮的银钱跑了,邓老爹气得中风倒地,大夫来诊脉施针,人是救回来了,可嘴却是歪的,行动也不便。

        秦如薇听得这消息,很是唏嘘一番。

        从邓家争吵的信息来看,邓福旺肯定是怕自己会追究,又怕邓老爹推他出来承罪,故而先下手为强,卷了银钱跑了。

        而邓老爹,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因为邓福旺这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心痛的是他不理家中人,自己跑了,也是气急攻心才中风。

        这不是最糟心的,邓福旺跑了一个月后,邓家的老闺女邓凤珍也跟着一个老货郎私奔了,邓老爹气得直接昏死过去,话都说不全了。

        邓家遭此变故,邓老太是日夜啼哭,盼着小儿和闺女回来,直哭瞎了一只眼睛,可直到邓老爹阖上眼,也没看到邓福旺他们回来。

        有人说,邓福旺向西跑了,有人说,邓福旺加入了什么小帮派,在一次偷抢中被人抓住乱棍打死了,而邓凤珍,有人说她变成了个遭里邋遢的山中老妇。

        众说云云,总之,一直到邓富贵也成了老公公,终其一生,也不曾再见到弟弟妹妹。

        邓家的这一系列变故,也让不少人暗自唏嘘警惕,都说慈母多败儿,最坏的结局,就是害得家无宁日,连累家小,对孩子们的教养,也是要仔细斟酌了。

        解决邓家,人物会慢慢收拢~R1154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49/6484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