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掌家弃妇 > 第三百零六章 诛心

第三百零六章 诛心

        进了十二月,秦如薇的肚子已经像一只小箩般大,低头,已是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不但穿衣穿鞋要人伺候,便是睡觉,也得有人帮着翻身才成。

        秦如薇的月份大了,身边伺候的就更紧张了,一天十二个时辰,总要有人在身边儿伺候着看着,就怕突然有个什么状况来不及,尤其是宫嬷嬷,若不是她年纪上来了,怕是会寸步不离的跟着她,紧张得很。

        对于身边人的紧张,秦如薇没有半点不耐,她心里只念着一个人,庄楚然。

        庄楚然已经去了平洲一个月,可距离上次来消息时,已是半个月了,这半个多月,再没有他的片言只语,秦如薇有些心焦和担忧,连带着晚上也睡不好了。

        心里装了事,睡不好,吃得也不香,原本养得红润的脸色很快就憔悴起来,看在宫嬷嬷的眼内,是急得嘴角都冒起了火泡。

        “少夫人。”糯米掀帘走了进来。

        秦如薇正专心的绣着一个小度兜的花儿,突地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绣花针就扎进了手里,嘶的一声。

        糯米有些慌张,见她有些怔忡,目光落在她手上时,呀了一声。

        “少夫人,你流血了。”

        糯米慌慌张张地去拿药箱子,待回来的时候,秦如薇已经是吮住了手中的那点血珠。

        “少夫人……”秦如薇摇了摇头,再放下手,见已经不冒血了,按下心中不安,强笑问:“慌慌张张的是怎么了?”

        糯米摇头,道:“没什么,奴婢听说老夫人发了大火,院子里伺候的含香被罚跪呢,老夫人说要把她给卖了。”

        含香,是糯米的同乡,才进府两个月,在老夫人的院子里当个三等小丫鬟。

        秦如薇皱起眉,庄老夫人自打庄楚然当了官后,架子摆得比以前在十里屯子时高很多,虽对丫头们也有骂声和不满,可也没听说过她要把人给发卖出去啊!

        看着糯米踌躇不安的样子,秦如薇将手上的针线放在一边,小心地扶着腰站起。

        糯米也没傻到哪去,即刻上前扶着她的手站起,一边说:“少夫人慢点。”

        她力气大,就这么扶着,还乘着力,秦如薇顿时觉得轻乏许多,拍了拍她的手道:“走,咱们去老夫人那边儿瞧瞧。”

        糯米顿时一喜,在看到她箩大的肚子又有些踌躇,忐忑地道:“可少夫人您的肚子……”

        宫嬷嬷说天气冷,外面又下了雪,可不让少夫人到处走动,免得摔了咋的。

        “我这是怀孕又不是生病,难道还去不得别的地方不成?”秦如薇失笑,见糯米还欲再说,便又道:“再不去,那含香就真被卖出去了。”

        糯米咬了咬牙,便扶着秦如薇走了出去。

        眼见秦如薇要去老夫人院子,墨书等人都如临大敌,又要叫撵轿,又是张罗人跟着。

        “都快生了,要真是不动,生的时候可就不好生了。”秦如薇看着那撵轿,笑着让人撤了。

        贾嬷嬷等人却道:“备着也无妨,要是走累了也能坐上。”

        秦如薇见拗不过,也就作罢,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老夫人的院子而去。

        此时已过晌午,午间静悄悄的,极少人走动。

        进得庄老夫人的院子,就见含香跪在院子中央对着大门,秦如薇眉头皱了一下,走到跟前停了停。

        含香已是冻得脸色发白,见秦如薇来了,忙不迭的磕头请安。

        秦如薇嗯了一声,径直越过她进了正屋,糯米欲言又止,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求情的时候,快快的跟了上去。

        含香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丫头,没了解事实前,她不会贸然的插手或者发施号令,比如叫含香起来,不然的话,她就是完完全全的驳了老夫人的面子。

        进得屋内,老夫人满面怒容的坐在床上,手边,是一串断了的佛珠,秦如薇瞳孔微缩了缩。

        那串佛珠,是庄老夫人常年捻着,已是有些时日,佛珠看上去也极光滑,如今,却散落在一旁。

        见秦如薇进来,在屋中伺候的刘嬷嬷等人忙的福了一礼。

        “听说老夫人发了大火,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都是怎么伺候的?”秦如薇坐下来,淡淡地扫了刘嬷嬷她们一眼,又安抚庄老夫人:“娘,可是有什么不尽心的,您和我说,可别因了下人气着了自个儿的身子。”

        刘嬷嬷看了老夫人一眼,赔笑道:“是含香那丫头,将老夫人喜欢的那只梅瓶给打破了,所以罚她跪着。”

        老夫人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一个二个都不省心,擦个花瓶也能摔破,这都进年关了,这么不吉利。”

        秦如薇即刻道:“回头我就让人开了库房,重新给您送一只梅瓶来可中?趁着快过年了,换一个喜鹊登枝的也好,也是喜庆。”

        “再说吧。”老夫人不甚在意,只看着她急问:“这些都不算啥,倒是然儿可是回来了?有没有信来?他是去干什么呀?这都去一个月了。”

        秦如薇心里一窒,淡笑道:“他还没回呢。”

        “都这么久了,什么事儿要办这久?我这心总有些不安,你说他是不是出事儿了?”庄老夫人眼圈发红,又一指手边的佛珠:“我这佛珠,才换的绳子不久,这就断了。你说,若不是。。。”

        “老夫人!”秦如薇的心狠狠地一跳,指甲掐进了手心,截住她的话:“夫君他什么事都没有,也不会有事,说不准就在回来的路上了,别胡想。”

        “这怎能叫我不想,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也不活了。”庄老夫人瞪着眼,看她神情淡定,不由心火来,想也不想的就刻薄地道:“你就半点也不紧张关心?是了,你如今是金尊玉贵的郡主了,便是他有什么个好歹,你将来也是不愁的。”

        这话,可是有些诛心了!

        秦如薇气得脸色发白,看着庄老夫人,不敢相信这话会从她的嘴里吐出来。

        庄老夫人也知自己失言,触及秦如薇那噬人的目光,便有些心虚。

        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僵硬和诡异,一屋子的下人都跪倒在地不敢抬头。

        “您放心吧,他定是好好的,您也知现在也下了几场大雪,怕是因此封了路才耽搁了呢!”秦如薇深吸一口气,她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若不是因为这是庄楚然的母亲,她肯定就忍不住要开口骂了。

        真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庄楚然是她要牵手一辈子的夫君,她难道不紧张?

        庄老夫人这时也不敢多言,只闭着眼点了点头。

        秦如薇见此也不再多言,道:“娘也是累了吧,刘嬷嬷,伺候老夫人歇息,这佛珠收起来,回头我再寻个高僧重新盘起念经。”又对庄老夫人道:“外头那丫头也跪得差不多了,娘就饶了她这一回如何?”

        庄老夫人有些不悦,刚想开口,秦如薇又道:“娘最是慈悲了,您也说快过年了,家里头不能这么晦气不是?这丫头不中用,回头我再给您拨一个来?”

        她语气淡淡的,却透着不容抗拒的强硬,庄老夫人不知怎的就想起刚才她的目光,便顺势坡下驴道:“那就依你的饶了她这回吧!”

        秦如薇便告辞回去。

        强忍着怒火和憋闷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秦如薇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花,腹部都有些发紧,不由抿紧了唇,轻阖着眼。

        “老夫人怎么可以说那种话,郡主您有多盼着爷回来,谁都看在眼里,老夫人说的这未免太诛心了。。。”墨书有些忿忿不平,看着秦如薇的脸色更是心疼。

        秦如薇一把抓着她的手,冷汗从额上渗了出来,咬牙道:“墨书,别说了,快扶我去床边躺下,去请大夫来。”

        墨书一愣,见她脸色发白,不由骇得话都说不全了:“郡郡主。。。”

        “快去,让贾嬷嬷来。”秦如薇的手死掐着她的手臂。

        “来人,来人啊!”

        秦如薇动了胎气。

        大夫请过脉,肝火郁结,气脉不顺,不能大喜大悲,尤其秦如薇还有些许见红的迹象,否则这动了胎气的后果,很大可能就是早产了。

        秦如薇从老夫人的院子回来后动了胎气差点早产,这可一下子传了开去,老夫人自己都吓了一大跳,那可是她的金孙呀!

        急匆匆的过来看了,见秦如薇脸容憔悴,脸色苍白,便说了几句,到底是心底发虚便又匆匆的走了。

        宫嬷嬷收到消息赶了回来,她是去探望一个久久不见的姐妹,想不到才离开一两天就出了这事。听说秦如薇差点早产,那是勃然大怒,顺藤摸瓜的一番查,将糯米狠骂了一顿,罚了她月俸,要不是秦如薇护着,只怕都要降级了。

        而罪魁祸首老夫人那,她借着不舒坦不见人,可宫嬷嬷仍然憋不住气指桑骂槐一番,老夫人听着了,这下是真气得病了。

        可庄老夫人也是心虚,只得忍声吞气下来,心里却想,这媳妇儿,还是娶个能拿捏的好,这么丁点事,都要受人眼色,这婆婆实在当得窝囊!R1154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49/66037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