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情婚书,凌少的冒牌妻子 > 075:不是该叫老公么

075:不是该叫老公么

        很显然,这个夜场女人将照片上的和凌清晨合影的女子误认为是眼前这个身穿围裙的妇人了。

        “我把凌少送回来了,接下来就辛苦夫人你照顾一下凌少了。”女人说着,又看了一眼照片,没有要多做停留的意思,朝着门口方向走去。

        叶浅夏跟上去,并道谢:“辛苦你了。”

        话语刚落,便听身后躺在床上醉得不行的凌清晨开口喊道:“小小,别走……别走……”

        他的声音很大,含糊之中有点祈求的味道,让人听了便觉得惊诧。

        女人和叶浅夏同时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屋里,而后两人相觑,尴尬一笑。

        叶浅夏以为,这个女人便是凌清晨口中的小小,但是女人却自我介绍,说她叫安云。

        如此看来,小小是另有其人了。

        女人走后,叶浅夏在凌清晨的卧室外站立了一阵,心想着是不是要进去帮他洗一下脸什么的,但想一想,若是换成王姨,应该不会主动做这种事情,所以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在她准备替凌清晨关上门离开的时候,却不想屋里凌清晨大声的吼了一句:“叶浅夏,打水来,我要洗脸!”

        于是,叶浅夏不得不照着做。

        不过凌清晨还能喊得出她的名字,想必应该还没有最彻底,知道自己在别墅里吧。

        只是等她打来水,却见凌清晨姿势极不雅观的躺在大床上,双眼紧闭,像是睡着了。

        叶浅夏拧了毛巾,对凌清晨说道:“凌先生,水打来了。”

        从住进这栋别墅开始,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凌清晨喝醉酒过,或者说,从第一次遇见凌清晨开始,她便没有听说过这个男人会喝酒喝得烂醉如泥过。

        是什么事情,让他这么一个骄傲的人也会买醉到如此程度呢?

        发现自己想远了,叶浅夏当即收回意识,见凌清晨依旧那样躺着,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理会自己,便伸手推了一下他的胳膊:“凌清晨,你要洗脸快起来,水已经打来了,接着毛巾自己擦脸。”

        凌清晨依旧没有理会她。

        叶浅夏想,看来凌清晨是醉过头睡着了,于是准备收拾毛巾是脸盆离开,哪知刚转身,就听凌清晨的声音响起:“怎么,伺候人洗个脸你都不会吗?”

        惊觉回头,只见男人虽然躺着,却虚眯着眼睛。

        此刻的凌清晨,眯着眼睛看叶浅夏,看得并不真切,他感觉身前有好几个人影在晃动,但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冒牌妻子。

        呵呵,他知道自己喝醉了,却依然知道叶浅夏是自己的冒牌妻子,可见这件事情给他的打击和伤害有多大,真是嵌进骨子和血液了呢。

        叶浅夏站着没有动,看了看手里的毛巾,再看看依旧虚眯着眼的凌清晨,犹豫着要不要帮他洗脸。

        “好看吗?”凌清晨继续问,声音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显得特别沙哑。

        叶浅夏抿紧了唇,暗忖凌清晨连喝醉了都不放过她,看来他真是恨她恨到了骨子里。

        深深吐出一口气,叶浅夏只得走上前去,打开毛巾帮凌清晨擦脸。

        她的动作很轻,手有些颤抖,她还从没没有这样服侍过男人,更何况是凌清晨,难免会胆战心惊。

        凌清晨也极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叶浅夏帮他擦了两遍,说道:“凌先生,脸洗好了,我先出去了,你休息吧。”

        对方闭着眼沉睡,没有回应她。

        叶浅夏见状,也没有等他回应,转身将毛巾放进盆里,端起盆准备离开。

        却不想,一步都还没有跨出去,身后突然伸来一只手,吓得她惊呼一声,手一抖盆落在了地上,盆里的水洒了一地,湿了她脚上的鞋。

        还不待她反应过来,身后便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叫什么叫,我还没有对你怎么样。”

        叶浅夏惊愕回头,最先闻到浓郁的酒味,然后便看到;凌清晨站在自己的身后,眼睛睁得老大,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缘故,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他就这样看着自己,如财狼,如虎豹。

        叶浅夏想要后退,可是凌清晨拽着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她不仅没有退成,反而和他面对面。

        “怎么,你就这么怕我吗?”凌清晨一开口,又是一阵酒味儿袭来,叶浅夏有些难受的皱起了眉头。

        本来就不喜欢酒精的她,加上上次替演喝了那么多酒,就更不喜欢了。

        挣扎了一下,并没有挣脱开,叶浅夏不敢再看凌清晨,只是有些慌乱的说:“凌先生,你喝醉了。”

        “噢,你怎么知道我喝醉了?”凌清晨似乎突然来了兴致,将叶浅夏往自己身前一拉,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叶浅夏踉跄的扑在他怀里,又很快站直了身体。

        “凌先生你放开我!”叶浅夏生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又开始挣扎。

        听了她的话,凌清晨不仅没有放开她,反而带着她脚步一转,然后快步紧逼,将她逼退到墙壁上。

        背脊贴着墙壁,丝丝的冰凉侵入骨髓,叶浅夏看着欺身上来的凌清晨,心头大惊:“凌清晨,你要干什么?”

        “你希望我干点什么?”凌清晨压上去,逼得叶浅夏直视自己。

        距离那么近,鼻翼间全都是浓浓的酒味儿,熏得叶浅夏胃里犯呕。

        “叶浅夏,你当初不是说你爱我么,怎么,爱我难道不愿意为我做点儿什么吗?”凌清晨问,喘息的声音有些厚重。

        叶浅夏不敢去想凌清晨的话中意思,只想推开他,却不想男人身体笨重,根本不是他的小力气能撼动的,发现他嘴角带着邪笑,叶浅夏心头发毛:“凌先生,你喝醉了,我是叶浅夏,不是叶初夏……”

        “有胆子说爱我,有胆子冒充我妻子,有胆子和我谈条件,就没有胆子陪男人睡一觉吗?”凌清晨的话露骨无比,听得叶浅夏当即就红了脸颊。

        就在叶浅夏准备反驳的时候,凌清晨突然将头一低,吻上了叶浅夏的唇。

        “唔……”

        叶浅夏的声音被吞没,凌清晨粗暴的吻着她,酒精的味道在彼此的嘴里蔓延开,叶浅夏试图反抗,不断地用手拍打着凌清晨,却无济于事,根本阻止不了他的攻城略地。

        此刻的凌清晨,眸子猩红,脸色也很红,和凸起的青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狂怒的吻着叶浅夏,就像是疯狂的野兽,让对方毫无反抗之力。

        叶浅夏非常讨厌的感觉,就像是多年前的那个夜里,她被莫名其妙的欺骗然后被人莫名其的强掉一样。

        又是这种感觉,让她恨不得死掉。

        挣扎的力气渐渐的小了,凌清晨这才松开她。

        目光兴奋,看着靠着墙壁一动不动的叶浅夏,凌清晨唇角微勾,笑着问:“既然你曾经爱过我,难道就没有想过要和我翻云覆雨?”

        面对露骨的问话,叶浅夏的脸红得不像话,她不知道凌清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如此直白裸/露,但是她接受不了这样的聊天。

        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思想非常守旧的女人,却偏偏总让她遇上这些事情。

        “叶浅夏你告诉我,你有没有一个人偷偷想过我和你姐姐翻云覆雨的样子,然后再幻想着你躺在我身下,我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爱你?”凌清晨勾着唇,就像是长在悬崖峭壁上的罂粟,高不可攀有让人不敢触摸。

        不仅是你碰不到,更是因为它满身都是剧毒,一碰便会要人命。

        叶浅夏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话题,涨红着脸朝凌清晨吼道:“凌清晨你……”

        “嘘!”凌清晨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将两根指头放在叶浅夏的唇上,笑呵呵的说,“你不是应该叫我老公吗?”

        “即便是冒牌的,但是我们领了结婚证,最主要的是,结婚证上不是你的姐姐的名字,而是你的名字,可是受法律保护的呢。”

        一说到这件事情,凌清晨便恼火到了极点,他也是后来才发现,结婚证上居然是叶浅夏的名字,而不是叶初夏。

        因为他们是举行完婚礼当天去领的结婚证,就是为了纪念婚礼纪念日和领结婚证是同一天,却不想,他一个疏忽,没有注意结婚证上的名字并不是叶初夏。

        对于这点,叶浅夏也是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你说什么?”

        怎么可能,那天领证的时候,她明明是写得姐姐的名字,身份证也是拿的姐姐的,怎么可能是她。

        “你还和我装蒜,你当我真傻吗?”凌清晨眸子一凛,不悦的反问。

        叶浅夏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是他的父亲一定知道,脑子乱作一团的她伸手就去推凌清晨,却不想被他抓住双手,叶浅夏挣扎无效,吼道:“凌清晨,你放开我!”

        “你不是很想成为我的妻子么,那我成全你,也满足你能够躺在我身下/喘/息的愿望!”凌清晨再次逼近她,在她耳边诱/惑的说。

        叶浅夏窘迫又生气:“凌清晨,你……无耻!”

        “无耻?”凌清晨动作一滞,随即阴冷一笑,“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无耻。”

        话语一落,只见他拉着叶浅夏狠狠一扔,叶浅夏硬是被他甩上了那张松软的大床。

        叶浅夏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凌清晨便扑过来,不由分说便开始胡乱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物。

        叶浅夏尖叫连连,奋力挣扎,可是男人的力气出奇的大,很快就闯入了她。

        惨烈的惊呼,让叶浅夏感受着身体如被撕裂的痛苦。

        男人驰骋沙场,不顾她的喊叫,不止不休。

        叶浅夏绝望流泪,当年的那一幕宛如重现脑海,她竟然再一次被强了……

        男人惯性的动作没有任何花俏,像是为了完成什么任务似的,粗暴,猛烈。

        不经意一低头,好像看到女子满脸的泪花,凌清晨怔了一下,继续自己的本能动作,却也伸手慌乱的替女子逝去那泪,并心疼的说:“小小别哭,别哭,下次我一定温柔些……”

        “小小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想要你,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小小……小小……我爱你,我这辈子只爱你,就算她长得再像你,就算我娶她,我也不会爱她,我只是想留住你而已……”

        “小小,我的小小……”

        男人的声音嘶哑又含糊,却深情款款,叶浅夏除了挺清楚小小那个名字外,别的什么也听不见,她只感受到无边的耻辱和绝望。

        最后,叶浅夏在男人无休止的驰骋之下,最终失去了意识,仅有眼泪挂在脸庞上。

        *

        时值午夜。

        龙泉山庄。

        辉煌KTV。

        宋美娜穿着美艳性感,踩着高跟鞋出现在一个包厢里。

        音乐震天,彩灯闪烁,有个女人正在拿着话筒在唱歌,唱得还不错。

        见到她进来,唱歌的女人戒备了一下,而后放下话筒,朝着沙发那边走去。

        宋美娜的目光也落在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男人身上,是照片上的那个男人,不过真人比照片好看呢,一看就像是脾气绝好的富家公子。

        男人身上流淌着一股子风流劲儿,一边坐着一个美女将他围绕,完全不拒绝两人对他的各种身体示好。

        看来,是个大款儿,就不知道知名度如何了。

        “苏哥,这女人是你喊来的吗?”其中一个女人这样问男人,显然是不乐意有人和她们同分一杯羹。

        另一个女人瞧过来一眼,一手环住男人的脖子,声音疑惑的说:“有点熟悉呢,好像是在哪儿见过。”

        宋美娜走上前去,自信的抬了抬下巴,无视那两个女人的敌意,对男人扬唇一笑:“苏先生约我来,不知是有何事相谈?”

        她现在可是身家暴涨的大明星,又是话题女王,她才懒得和这些混迹在夜场里的女人相比。

        宋美娜一张口,苏沐笙倒是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传言这个女人人品不咋的,但是听她此刻说话,倒是有种自信无可比拟的感觉。

        莫非传言有误?

        苏沐笙这样想着,对身旁的两个女人说道:“我和宋小姐有公事要谈,你们先回避一下。”

        “苏哥,怎么可以这样,人家才来没好会儿嘛。”其中一个女人不依,爱是撒娇。

        苏沐笙不急,从兜里掏出钱夹,取出一张支票,递给其中一个女人:“五百万,你们两个平分吧。”

        “苏哥真大方。”接支票的女人欢喜的在苏沐笙脸上落下一吻,然后和另一个女人起身离开。

        苏沐笙故意在另一个女人的翘臀上拍了一下,提醒道:“你们可要分均匀,别闹矛盾哦。”

        “放心吧苏哥,你和宋小姐慢慢聊,我们在外面等你。”

        看着两个女人离开,宋美娜将目光落在苏沐笙身上,心想这个男人还真是大方。

        红唇扬起,走近一步,却并没有坐下,宋美娜意有所指的说:“苏先生还真是风/流/倜/傥。”

        苏沐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拿起遥控器关了音响和显示器,房间瞬间安静下来,这才朝宋美娜看去:“我能认为宋小姐这是在夸我吗?”

        “当然,苏先生怎么认为都可以。”宋美娜点头一笑,等着苏沐笙道明来意。

        她有预感,这个男人不简单。

        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闪过,便听苏沐笙对着她说道:“宋小姐想更红一点吗?”

        “嗯?”宋美娜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苏沐笙这样说的意思。

        见她不理解自己的意思,苏沐笙也不急,倾身从茶几上取过一支没有用过的红酒杯,往里面添了酒液,朝宋美娜的方向推了推,然后方才说道:“如果我能让宋小姐比现在更红呢?”

        宋美娜一听“更红”二字,顿时感觉听到了这天下极致的诱/惑。

        她做梦都希望自己能够红透半边天。

        所以此刻苏沐笙这样一说,她顿时就双眼发亮,却还是将信将疑:“苏先生能有办法?”

        T市是凌清晨说了算,凌清晨将她推向现在这样的高度,已经是非常人所能及了,还想让她更红,恐怕得要一些本事才行。

        苏沐笙不笨,自然能听出她话中的意思,只见他身子慵懒的往后一靠,嘴角弥漫着淡淡的笑容,说道:“如果我能让你比在凌清晨那里得到的更多,不知道宋小姐乐不乐意合作。”

        “苏先生这话我可不明白了。”宋美娜说着,弯腰端起茶几上的红酒杯,故意露出自己的胸前深邃的沟壑,然后极其自然的就坐在了苏沐笙身边。

        此刻苏沐笙才明白,原来宋美娜还真和传言一样,刚才不过是在装清高罢了。

        苏沐笙也不拒绝,见她靠过来,伸手便揽住她的香肩,说道:“其实宋小姐还是挺识时务的,我向来都喜欢这样的女人。”

        “苏先生说笑了,在娱乐圈混,无非就是希望能够红一点,更红一点,谁给我的利益最大,我自然就选择谁。”宋美娜吃吃的笑着。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人,可是一点儿也不比凌清晨差,相反,凌清晨随时一副谁欠他几百万不想还的样子,看着还真是心堵。

        而这个姓苏的就不一样,他知情知趣,没有架子,似乎很好相处。

        “既然宋小姐这么信任苏某,那苏某自然是不会让宋小姐失望。”苏沐笙说着,从沙发旁边拿出一本杂志,指着杂志首页的画面给宋美娜看,“宋小姐有兴趣接这份儿广告吗?”

        “锦都房地产的广告?”宋美娜惊愕的问,进度乐苑可以说是T市今年最火爆的房地产,却并不是属于盛世集团,前些天锦都正在封顶准备开盘预售,倒是忙坏了不少明星,因为谁都想代言这份广告。

        她更是想都不敢想。

        “有兴趣吗?”

        宋美娜看了看苏沐笙,不解问:“苏先生真能让我代言这份广告?”

        “房产是我的,我想让谁代言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情。”苏沐笙意有所指的说。

        宋美娜从中捕捉到了一些信息,都市欣喜若狂,看来她得需要抱紧这只大腿了。

        *

        宿醉过后,头脑异常昏沉。

        凌清晨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的胳膊,费力的的睁开沉重的眼皮,才惊觉,那赫然是个人,还是个女人。

        而自己,不仅将自己的手让女人枕着,另一只手更是非常亲昵的搂着她的腰,紧紧地。

        凌清晨大脑轰然炸开,赶紧收回了手,并且抽出了被叶浅夏枕在脖子下的手。

        他的动作并没有惊醒叶浅夏,她睡得很沉。

        昨晚上的一幕幕宛如倒带在凌清晨脑海里播放过,赶紧起床冲进浴室里面,打开花洒,任由里面的水还没有热便往身上淋。

        该死的,他居然和叶浅夏滚在一张床上了。

        更可恶的是,一回想起来昨夜的缠绵,凌清晨竟有种熟悉的契合感,这种感觉让他不免蹙紧了眉头。

        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

        从浴室出来,凌清晨快速的找出衣服穿上,叶浅夏依旧还在熟睡。

        睨了一眼屋子,床上和床周围都是狼藉一片,可见昨晚的战场是有多惨烈。

        凌清晨眸子变得阴鹜起来,想了想最终还是摸出了手机,拨出一串号码,待电话接通后,只听他冷冷的命令:“调出昨晚上酒吧的视屏,把所有碰过我酒杯和酒的人全都集中起来,下午我有事找他们。”

        说完,不待对方回应便直接挂了电话。

        目光再一次落在床上那个熟睡的女人脸上。

        不得不说,安静的叶浅夏其实很好看,宁静得就像是清晨的一抹阳光,至少看着就很舒服。

        甚至和叶初夏比起来,叶浅夏都更要惹人喜欢一些,因为她仿佛自带着宁静祥和的气质。

        叶初夏却不一样,他就想是一团火焰,跳跃又热情。

        想到了几年前和叶初夏的那一夜,凌清晨便深吸了一口气。

        那是他的第一次,也是叶初夏的第一次,也是像昨晚一样,他如发了疯的野兽一样,占有了叶初夏的身子。

        这也是他决心要娶叶初夏的原因,因为曾经有人让他做一个有责任的男人。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那次晚上吧叶初夏吓着了,从那以后,她再也不要他碰她了,而他也很尊重他,始终没有再越雷池。

        直到昨晚,不知道是谁竟然胆大包天的在他的酒里动了手脚,让他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强行拉着叶浅夏,一起滚了床单。

        却不想,昨夜的疯狂,让他意外有种回到多年前的感觉。

        依旧是女子挣扎,依旧是他狂怒侵占,依旧是最后相拥而眠。

        只是多年前的那个夜里,他许下了要负责的承诺,而昨晚没有。

        难怪她们是姐妹。

        凌清晨今天没有心思去公司,当公司那边打电话来说有重要会议等他召开的时候,他直接一口给回绝的。

        就这心情还去开会,去摆脸色还差不多。

        熟睡的叶浅夏又做了个噩梦,她梦见自己在一个黑压压的森林里走着,森林里没有路,也没有光线,她胡乱的串着,感觉周围有许多双眼睛在看着她,将她当成了猎物。

        她想逃离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可是跑了很久,四周的依旧是一样的环境,一点儿都没有改变,她顿时就慌了,开口呼救,喊着连她都不知道的名字,希望能有人来救她。

        “阿笙……阿笙……阿笙救救我……”

        噩梦中的叶浅夏不断地摇晃着小脑袋,口中喊着年少时那个印刻在骨子里的名字。

        原本就盯着她等她醒来的凌清晨一听到她的呼喊后,眉头瞬间凝成了一个“川”字。

        这个女人,竟然在他的房间里,他的床上,喊着别人的名字,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极致的侮辱。

        凌清晨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起来,宛如冰霜般,目光也随之恶毒。

        就在这时,梦中的叶浅夏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危险还是收到了什么惊吓,一声惊呼便从床上弹坐起来,同时慌乱之中更是大声的喊了一声:“阿笙……”

        猛地睁开眼睛,光线明亮,没有黑sen林,没有危险,方才明白这是一场梦,叶浅夏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低头呢喃道:“原来是一场梦。”

        刚才真的是吓死了,她在森林里跑着,然后遇到了自己的姐姐,本以为姐姐是来救她的,可是一转眼姐姐变成了一具白森森的白骨,骷髅上几个黑森森的洞孔就像是张着的嘴在寒笑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缓过神来的叶浅夏准备下床,可是手刚拉着被子,浑身如北碾压过的酸疼顿时充斥满了每一根神经,此刻她才惊觉自己身无寸缕,而且,这也不是她的房间。

        刹那间,昨夜的种种浮现在脑海,让她明白自己此刻还在凌清晨的房间里。

        意识到有一束目光在看自己,叶浅夏猛地一抬头,正好见到凌清晨衣冠整齐的坐在那里,一双生寒的眸子正盯着她看。

        四目相对,叶浅夏将被子往上一提,遮住了自己白希的肌肤,一脸惊恐的看着凌清晨,喉间发涩,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清晨脸色晦暗,很显然是心情不好,叶浅夏猜测,他一定是以为她主动爬上了他的床和他发生了关系才会不高兴的,所以眼见凌清晨起身朝这边走来,她便小心翼翼的出声说道:“昨晚我只是给你端洗脸水进来,没有想……”

        “没有想怎么样?”凌清晨接过她的话,继续问,叶浅夏却突然没了语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真是可笑之极,是她被强了,是她别伤害了,可是到头来却也是她在解释,不是自己故意爬上他的床。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权有势的人耀武扬威,没权没势的人低声下气。

        凌清晨多好面子,所以他一定不会承认是自己动粗把她给办了,所以叶浅夏抿了抿唇,将委屈隐忍下来,说道:“昨晚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然后正好摔在了我的床上,是吧。”凌清晨似乎知道叶浅夏心中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不然她也不会将什么都扣在自己的身上了。

        昨晚他是醉了,但还没有醉得记不起事情的地步,后来也只是药物在他体内让他动作疯狂,却并没有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看来,叶浅夏心中的他,就是一个专横跋扈,冷血无情,强硬不负责做事不认账的角色。

        呵呵。

        她到是能忍住委屈。

        他还记得,以前认识的叶浅夏,是那种一点儿委屈都受不得的千金小姐,这才多久,她竟然都修炼到了这种地步,这个女人不简单呢。

        不由自主间,凌清晨对叶浅夏生出了一丝欣赏。

        叶浅夏低着头不说话,身体某处发出使用过度的叫嚣,浑身骨头都像是被人拆散又给重新装上过一般,非常不舒服。

        昨晚的事情勾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夜,就像是重新又经历了一遍似的,心里的那道伤痕还没复原,又加深了伤口。

        她就是这样一个悲剧的存在。

        见她低着头,凌清晨站在床边上,冷冷的出声问:“阿生是谁?”

        他几乎可以预感到,这个“阿生”一定是一个男人,因为女人在受到刺激和伤害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必定会是一个和自己亲密无间的异性。

        一个能让她在睡梦中都喊出来的名字,铁定不是那么简单。

        想必这个人在他心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吧。

        从凌清晨的那里听到“阿笙”这个名字,叶浅夏惊愕至极。

        以凌清晨的个性,要是知道苏沐笙是她的最初的暗恋,一定会找各种缘由去找苏沐笙的麻烦。

        这么多年不见,她怎么能把麻烦带给苏沐笙。

        深吸一口气,叶浅夏鼓足勇气抬起头,看向凌清晨,只见她唇瓣微动,出声问道:“那么凌先生能不能告诉我,小小又是谁?”

        “小小……你怎么知道?”凌清晨本就不好看的脸色瞬间变得宛如涂了墨汁一般,一副山雨欲来的感觉,很吓人。

        凌清晨就是有这样的气场,只要他一不高兴,周围的空气都会随之冻结,给人以无形中的压力。

        叶浅夏吞了一下唾沫,再次出声:“想必是一个对凌先生很重要的女人吧。”

        昨晚她浑身剧痛,心更是痛的宛如千万支针在扎,她没有听清楚凌清晨说了什么,只是这个名字,十分深刻。

        那个叫姓安的女人将他扶上楼离开的时候,凌清晨就喊过这个名字,后来在侵占她的时候,又喊过这个名字,而且他在喊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伸手帮她擦拭了脸上的泪花,那份温柔简直就不像是凌清晨这种人能做得出来的。

        所以,凌清晨一定是很爱那个叫“小小”的女人,只是她不能理解,要是凌清晨心中爱着那个叫“小小”的女人,又为什么要娶她的姐姐?

        他不是爱叶初夏吗?

        叶浅夏的话就像是戳破了什么真相,以至于凌清晨打你就恼羞成怒起来,只见他扑上床,单手压下卡着叶浅夏的脖子,将她按在了床上,居高零下的俯视着她,凉薄的唇微微一动,告诫道:“叶浅夏,别来挑战我!”

        脖子上的那只手力度很大,但并没有让她无法呼吸。

        叶浅夏唇角展了展,说道:“凌清晨,我不过是反问你一个问题罢了,你如此激动,看来,我是猜对了,如此说来,你娶我姐姐,并不是因为……”

        “爱我姐姐”这四个字还没有出口,凌清晨的手便突然施加力量,让她没办法将话说出来。

        就他的这一动作叶浅夏知道,她猜对了。

        还真滑稽,本以为凌清晨是爱姐姐,可是到头来才知道,这不过是姐姐的一厢情愿罢了。

        为此,她反而葬送了自己的人生。

        因为呼吸不到新鲜的而空气,叶浅夏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凌清晨见了,虎口一松,却并没有收回手。

        略微沉思了片刻,凌清晨突然嘴角扬起,看着叶浅夏墨黑的瞳孔,幽幽说道:“叶浅夏你不是很想替代你姐姐在我这里的位置么,我成全你,从今晚开始,从陪睡开始,你觉得如何?”

        一听这话还得了,昨晚上他喝醉了那样说叶浅夏赌受不了,更别说现在他没有醉,还说得如此一本正经,叶浅夏当即就反驳道:“凌清晨你别过分!”

        “过分吗?你觉得我过分吗?”凌清晨连续问了两遍,不给叶浅夏说话的机会,便又说道,“但凡一个男人娶个老婆,陪睡陪做都是天经地义的,倘若嫁给我的是初夏,她不仅要陪我做,还得陪我做一辈子,不仅如此,还会给我生个一儿半女,怎么,你代嫁过来只想坐享凌少奶奶的位置,却不想做一些实质的事情吗?”

        凌清晨想想都觉得自己亏了。

        要知道,他才不会让自己吃亏。

        叶浅夏一听,似乎的确是自己理亏,但是她已经被他强了,还要以后天天被强吗?

        不,不可以!

        所以叶浅夏拒绝的说:“凌清晨,我们离婚吧,我们离婚吧……”

        “离婚?你当我凌家是你想嫁进来就嫁进来,想离婚就离婚的吗?”凌清晨目露凶光,见叶浅夏眼泪开始在流泪水,忽然又点了点头,“要离婚也可以,离婚,我给你自由,但是叶海威的下半生恐怕得在监狱当中度过了。”

        一听这话,叶浅夏当即吓得瞳孔放大,辩驳道:“我爸爸没有犯事,他那么清廉……”

        “别把话说那么早,身在官场你以为真有几个清白的人吗?再说……“凌清晨顿了一下方才补充,“我想让他去蹲监狱,办法就多了去。”

        叶浅夏顷刻之间就蒙了,都说凌清晨在T市能够只手遮天,她相信,所以她不能冒险。

        万一他真的那样做了,她岂不是害了自己爸爸的一生。

        “叶浅夏,你可要想好了。”话虽是这么说,可是凌清晨的心却是有些乱,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居然要叶浅夏陪他睡觉,这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这个女人这可恶,他甚至都觉得她很肮脏,却不想仅仅是一夜/缠/绵,他便食髓知味,竟然有些贪恋上了她身体与他之间的那种完美的契合。

        他向来是最有自制力的人,这么多年来,多少不知死活的女人投怀送抱他都能面不改色,却在此刻,理智输给了欲/望,输给了那种奇怪的感觉。

        叶浅夏咬着牙,也流着泪,见凌清晨等着自己开口回答,实在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凌清晨,你卑鄙,你无耻!”叶浅夏最终还是没有点头,当然也没有摇头,因为只要她一摇头,凌清晨就可能找叶海威麻烦,那么这一个多月以来他的隐忍全都白费了。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941/131978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