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情婚书,凌少的冒牌妻子 > 079:伪装者

079:伪装者

        想起那日对叶海威说的话,凌清晨没有多想便拨通了叶海威的电话:“叶市长可是考虑好怎么回答我了?”

        是交出叶初夏,还是宁愿赔上叶家也得保住那个逃离他婚礼的女人。

        凌清晨静静地听着,直到他眉头皱起,赫然是不耐烦:“既然叶市长如此顽固,那就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了。”

        “啪”的一声,凌清晨挂了电话,叶海威的嘴还真的是硬,死活不肯交代叶初夏的去向。

        既然如此,他没必要再等了,他的耐心已经用光了。

        拨出一组内线号码,很快就有一个光头健壮的男人进来:“凌少。”

        “叶海威的资料齐吗?”凌清晨将右腿交叠在坐腿上,身子后仰靠在沙发上,冷漠的问。

        他倒要看看,叶海威拿什么跟他斗,就不信逼不出叶初夏。

        除非她有比他都还冷血无情的心,可以弃叶家不顾,可以见到叶海威遭殃还能藏得住。

        光头点头说道:“这一个月来,我们掌控了叶市长的全部信息。”

        “够不够让纪检的人下来盘查?”凌清晨这样问,眼中闪过一抹狠绝的冷意。

        这都是他叶海威自找的!

        只是,这一次光头有些沉默,凌清晨见了,不悦的说:“说话!”

        光头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叶市长自从上任以来,励精图治,将T市规划得非常好,受到了一致好评,而且我们并没有找到有关他平日生活和工作中的而不良记录,要是纪检下来,恐怕也是……”

        于事无补。

        听了这一席话,凌清晨当即就眯起了眼睛,看来叶海威还真的是够清白。

        顿了顿,他又问:“那他生活中也没有出现任何的瑕疵么?”

        “叶市长对工作很严肃,就连和人出去聚餐的次数都很少,除了出去开会和出来普查,基本上都是办公室和他家两点一线的工作路径。”

        “看来他是做得挺到位,但我若想对付他,又有何难!”凌清晨嘴角扬起一个嗜血的弧度,顿了好久方才说,“知不知道引/诱犯罪这个方法?”

        凌清晨问,他就是要借国家的手让叶海威心服口服。

        叶海威不是清廉么,那么他就来试试叶海威的定力到底是有多深。

        光头明白了凌清晨的意思,说道:“我这就去办。”

        “去吧。”

        光头男走后,凌清晨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姿态慵懒,仿佛看到了叶浅夏跪在地上求他的情景,又仿佛看到了叶初夏回来,悔不当初自己的逃婚,祈求他的原谅。

        他相信,拿叶海威开刀,叶初夏一定会出现的。

        约莫半个小时后,被他丢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叶浅夏的来电。

        现在才想起给他回电话,是不是晚了一些。

        没有要接听的意思,再次将手机扔在了沙发上,头往后仰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无视那一遍遍的铃声。

        叶浅夏呆呆的望着手机,原本一天的好心情突然就降到了冰点。

        她也是在看到凌清晨的短信和未接来电后,才想起那天晚上凌清晨有和她说让她去参加一个聚会的事情。

        这会儿眼看就黄昏了,他的商业聚会应该早就结束了,她一连打了不下七八个电话,凌清晨都没有接,她相信凌清晨并不是没有听到,而是故意不接。

        这下好了,惹大事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别墅,凌清晨还没有回来。

        叶浅夏的心紧张到了一个极点,生怕凌清晨回来就会找她说聊斋。

        这尊神喜怒无常,脾气更是不好,她该怎么办?

        道歉?

        “对不起”三个字能管用吗?

        也真是,这几天凌清晨心性转变,搞得她都晕头转向了,要不然估计也不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叶浅夏一面担心,一边准备着晚餐。

        可能是心虚的缘故,今天的晚餐她做得特别的丰盛,甚至还多弄了几个花样出来,很明显有讨好凌清晨的意思。

        其实叶浅夏心里只是想,将凌清晨的怒点降低一些便好,并没有想着要刻意的去讨好谁。

        只是,当凌清晨一进屋,看到满桌子的丰盛佳肴的时候,原本黑着的一张脸,不经意就展开了不少。

        曾几何时,他还是多向往每天回家就能有一个人为他准备好晚餐,没想到怒火盛行的今天一进门,就看到了这幅景象。

        客厅很显然被重新布置过,开着灯带,光线显得非常柔和。

        叶浅夏端着汤从厨房里出来,见到凌清晨站在大厅入口处,微微一笑:“回来啦,饭好了。”

        从凌清晨的表情看,他似乎并没有多生气。

        可是没生气,为什么不接她电话?

        这样想着,叶浅夏尴尬一笑,转身又进了厨房。

        对于叶浅夏这异样的表现,凌清晨颇感意外。

        这么久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叶浅夏对他笑得这么真诚,带点小小的尴尬。

        更意外的是,因为这个,他心中郁积的怒火,竟然在快速消散,并且很快就没有了。

        当叶浅夏再次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大厅里已经不见凌清晨的人了,这让叶浅夏瞬间就愣怔在那里,不知所措。

        果然还是生气了。

        她不怕凌清晨生气找她麻烦,反正她现在在凌清晨面前已经算是破罐子破摔了,他就怕凌清晨一个不高兴,找叶海威麻烦,那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叶浅夏思索着该怎么补救的时候,却见凌清晨从楼上下来了。

        此时的他已然是换了一身衣服,休闲轻便,穿着拖鞋。

        来到餐桌旁,见叶浅夏站在那里,盯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你站着干什么?”

        他话语平淡,没有波澜,也没有喜怒,反倒是平静得一塌糊涂。

        叶浅夏惊然回神,慌忙说道:“没,没事……”

        说着,忙把碗筷摆到凌清晨的座位前,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依旧平静,没有要发怒的意思,便说道:“饭好了,吃饭吧。”

        说完就站到了一旁。

        叶浅夏知道自己这就是典型的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即便是站在那里也事一副拘谨不知所措的模样,手指不停地搅动在一起,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出声说声“对不起”。

        可想想又觉得也许凌清晨压根儿就不在乎她去不去,要是被她一提起,反而是激怒了他怎么办?

        好纠结!

        凌清晨坐下,见叶浅夏站着久久没动,不免蹙起了眉头:“怎么,你又已经吃过晚饭了?”

        “啊……没,还没。”叶浅夏连连摇头,明白过来凌清晨的意思,又才折身跑回厨房,拿了一副碗筷,快速的坐到了凌清晨的对面。

        空气沉默,只有凌清晨吃东西时发出的微弱声音,叶浅夏则是心悬在嗓子眼,没有胃口吃东西。

        见她心不在焉,凌清晨大概也猜到是为什么,却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淡淡的问:“你今天心情似乎很好。”

        “呃?”叶浅夏吓得手一颤,险些没拿稳筷子,朝凌清晨看去,他在吃东西,表情没有变化,顿了顿方才回应道,“没有了,只是白天参加了同学聚会,和好几年没有联系过同学相见,所以……”

        所以心情还算可以。

        最后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

        “哦。”凌清晨简单的应了一声,又吃了一口菜,才说,“我是说,你做了这么菜,还做出了花样,想必你心情很不错,不过听你这么说,心情肯定是很好了。”

        “……”叶浅夏怎么听这话都有点意有所指的意思,凌清晨一定是说她玩的心情好,把他交代的事情给忘了,如此看来,道歉一事还是势在必行了。

        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叶浅夏放下筷子,看向对面的凌清晨说道:“那个……对不起,我忘了那天晚上你说要我参加聚会的事情了,今天在学校人多嘈杂,没有听到手机铃声,我才没接电话,要是我听到了……”

        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会不接电话的。

        她这么一说,凌清晨更是意外至极,嘴角微扬,打断了叶浅夏的话:“这么说来,你这一桌子菜是用来赔礼道歉讨好我的了?”

        道歉是有了一点了,但是讨好,叶浅夏觉得这个真没有,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就顺着他一回好了。

        点点头,叶浅夏声音低低的说:“对不起。”

        “呵呵。”凌清晨也放下筷子,朝叶浅夏看过去,真的是奇迹,这女人难得一副被驯服的样子,还知道道歉,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凌清晨此刻的心情很好,以至于一点儿都不介意白天被放鸽子的事情。

        当然,没关系这样的话自然也不可能从凌清晨口中说出来,在他这里,即便是错的,那也一定不会承认,所以他只是重新拿起筷子,说了一句:“吃饭吧,又不是重要聚会,你到不到都无所谓,没什么影响。”

        听他这么一说,叶浅夏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心安了。

        不过她确定了一点,那就是凌清晨真的变了,至少脾气变得好了。

        当然,她并没有因为凌清晨突然的变化而得寸进尺,做事依旧是小心翼翼,尽量不触及凌清晨的高压线。

        接下来的时间,叶浅夏便是疯狂的找工作,她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份工作。

        但是就她的学业而言,想要进大公司,难于登天,因为没有哪家大公司需要一个高中毕业的人进来捣腾,人家不想白费这个时间。

        所以,最终叶浅夏只能锁定在小公司,或者私人大型店铺。

        投了好几家简历,结果却都石沉大海,连小公司在看到她的学历那一栏都将她筛选掉了,这不禁让叶浅夏有些心灰意冷。

        她手里的钱已经所剩不多,要是再找不到工作的话,她可就要一穷二白了。

        就在她急得如热锅上蚂蚁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杂志社招聘编辑的信息,这个没有学历限制,但是要求文笔好。

        对于这一点,叶浅夏自认为当年写点东西还不错,只是这么多年没有碰过纸笔这些东西,不知道还能不能写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带着并不算大的希望,叶浅夏投了简历。

        对方当即就回复了她,并加了她为QQ好友,说明这次招聘的要求。

        编辑嘛,自然是要求拥有一定的阅读量,对文字的审美有独到的见解,有耐心,而且自己最好是会写。

        一想到这些,叶浅夏还是有些犹豫,不过对方却很有耐心,让叶浅夏先看看他们杂志社的风格,然后试着写一篇。

        抱着对自己怀疑的心态,叶浅夏最后还是同意了试一试。

        将杂志社往期的刊物从网上找出来大致浏览了一遍,多是一些情感读物,又以短篇的言情小说为主。

        但是,这些读物文字细腻,很是讲究,读起来很能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上学那会儿叶浅夏就爱看小说,就像每一个爱做梦的女孩儿一样,幻想着完美的爱情。

        这些小说就像是童话故事,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就像是童话里的王子与公主,他们的爱情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祝福。

        得出这些结论,叶浅夏想着自己曾经幻想过的爱情,竟然洋洋洒洒的写出了一片少女怀揣梦想的爱情故事。

        写完后,叶浅夏自己就笑了,有嘲笑的味道。

        她这个年纪的女人,竟然还像怀揣着完美爱情的梦,是不是有些太不切合实际了。

        这样想着,写出来的东西也不好意思发给杂志社,直到那边的人主动问她,她才有些犹豫不决的将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发过去,对方说等几天再给她回复。

        因为并没有对这份工作抱太大的希望,叶浅夏依旧在关注T市的招聘信息,只是一直没有适合她的工作罢了。

        这半个月来,叶浅夏和凌清晨之间的关系有着突破性的进展,当然,这样的进展对于叶浅夏来说,全都是表现为凌清晨越来越行为诡异。

        比如他说话突然不带刺儿了,比如他偶尔也会就一些事情询问叶浅夏的意见,比如他对她本就莫名其妙的温柔变得变本加厉了。

        然而,在叶浅夏的心里,凌清晨就是一个根深蒂固的恶魔形象,他能一气之下见她打得半死,他能为了报复让她出演那种让人不堪直视的替身戏,他也能因为自己的不高兴让她在演戏过程中被打得惨不忍睹,这样的一个形象,即便是温柔起来,叶浅夏也没有奢望他会一直对她好。

        或许是凌清晨一时兴起,又或许是这些日子他心情比较好,所以连带的看什么都顺眼吧。

        不论如何,叶浅夏该做的还是认真的做,小心翼翼的,没有丝毫的马虎和侥幸,毕竟叶家就握在凌清晨的手里了。

        只是,这一天,凌清晨下午会儿早早的就回到了别墅。

        今天的他一改常态,脸色黑得如被人泼了墨汁,非常吓人。

        叶初夏本来是准备出去一趟的,可是见到凌清晨这个样子,也就默默地放下了包,赶紧泡茶,帮凌清晨倒了一杯,还毕恭毕敬的递到他的手里。

        见到递过来的茶杯,凌清晨睨了一眼叶浅夏,接过茶杯,心里想着叶浅夏会不会关心的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可是,他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叶浅夏就安静的站在旁边,一个声音都没有发出,这不免让他更为恼怒。

        他之所以这么早回家,无非就是想听到一句关心慰问的话,可是叶浅夏却是跟个哑巴似的,一句话都不说,这女人难道看不出,他心情很不好,需要安慰吗?

        等了几分钟,杯中的茶都已经喝完了,叶浅夏赶忙将茶壶拎过来,将茶杯添满。

        凌清晨终于看不下去了,出声问道:“你就不问问我出了什么事?”

        叶浅夏面色一僵,唇角微动,小心翼翼的问:“我能问吗?”

        她已经掌握接触凌清晨的诀窍了,能顺着他的事情,尽量顺着他,能不和他顶嘴就尽量不和他顶嘴,适当的掩饰自己的棱角,对自己有着莫大的好处。

        这不禁让她想起当初读过的一句话,那就是社会才是最能磨练人的地方,它总能让你轻易就会学会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而不被打败。

        想到一开始自己和凌清晨的那些接触,要么争锋相对,要么锋芒毕露,凌清晨不收拾她才怪了。

        现在好了,她懂得该如何去迎合,也学会了如何伪装,反正这个社会谁都是带着一箱子面具走世界,变向的演戏而已。

        叶浅夏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学生,社会交给她的,她都记下了。

        凌清晨没有想到叶浅夏会这么反问他,顿时让他有种对牛谈琴的感情。

        这女人之前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不过,对于突然幼稚的她,凌清晨倒是觉得挺新鲜,心想着,也许是接触久了,叶浅夏开始慢慢的对他放下戒备了。

        这段时间他明显感觉到叶浅夏在面对他的时候不像以前那么拘谨了,连带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放下茶杯,凌清晨说:“我允许你问。”

        “哦。”叶浅夏木木的点点头,过了几秒见凌清晨侧头望着她方才反应过来,“那……出了什么事?”

        “……”

        叶浅夏问了,凌清晨却突然哑口无言。

        本来他是想被关心一下,可是见叶浅夏反应那么迟钝,还问得那么一本正经,像是为了完成任务,他突然觉得,气都消了,反而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他不说话,叶浅夏显得有些尴尬,心中却是暗忖:凌清晨一定是想给她难堪,不然她问了他却又不说,分明是故意的。

        凌清晨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顿时觉得心里舒坦多了,将茶杯放下,朝叶浅夏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

        听了他这话,叶浅夏突然觉得情况不妙,却还是放下茶壶已然走到了他面前。

        “那个凌……欸……”不知道要说什么,叶浅夏的话才刚开头,便见凌清晨突然拉着她的手臂,往自己面前一拽,叶浅夏措手不及的惊呼一声,直接坐在了凌清晨的腿上,而他的手顺势就搂上了她的腰,禁锢了她。

        叶浅夏不知道凌清晨这是做什么,有些不适应的挣扎,凌清晨见了,出声道:“别动。”

        闻言,叶浅夏果然没有再乱动,只是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

        都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该不会他现在心情不好,想要用那种方法来发泄吧?

        这可是在白天……

        叶浅夏越想,心中越是发毛,也越加的不安起来。

        然而,几分钟过去了,凌清晨并没有什么别的动作,只是搂着她,静静地,呼吸都那么平稳。

        这栋别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变得有人气了,不像以前,总觉得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冷冷清清,空空旷旷的。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一个女人,她不仅将屋子收拾得很干净,还布置得很温馨,她还会烧一手可口的饭菜,而他,也正努力的去适应有这个女人的生活。

        他发现,适应的这个过程虽然很难,可是并不是特别痛苦。

        相反,他很享受,享受她的身体,享受她身上的味道,享受她的顺从。

        凌清晨觉得,也许等时间稍微再长一点,他一定就能彻底的完全的适应有这个女人的生活。

        这样的安宁,是他多年前奢望却一直不曾得到的。

        如今的别墅里,仿佛连空气都活了过来。

        凌清晨沉默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显得格外的吓人,让叶浅夏觉得空气很诡异,壮了壮胆子,叶浅夏出声问:“你是不是工作上出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941/132181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