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情婚书,凌少的冒牌妻子 > 083:旗鼓相当的对手

083:旗鼓相当的对手

        凌清晨的突然离开让整个大厅骤然安静,纷纷目送着他离开,而后将惊讶的目光投向苏沐笙,开始小声议论。

        过了好一阵,投标负责人方才反应过来,宣布城南那块地交由苏沐笙的公司开发,然后签署开发合同和政aa府给出的布局规划书。

        快速的交涉好一切,苏沐笙迫不及待的回到了会客大厅。

        会客厅里只有叶浅夏一人,她坐在茶几旁边,茶几上摆放了咖啡和点心,她却一口都没有动过,只是神情呆滞的坐着,双手紧紧搅在一起,非常不安。

        见她变得这副模样,苏沐笙心头一疼。

        苏沐笙缓步而来,蹲在叶浅夏的面前,将她的双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唤了一声:“浅浅。”

        声线温柔,爱怜无比。

        听到他的声音,叶浅夏目光闪闪,看向苏沐笙,唇瓣微动,小心翼翼的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是不是记忆混淆了,还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她一直以为很了解的苏沐笙突然变得那么陌生,言谈举止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双精锐的目光,像是能洞悉一切。

        见叶浅夏这样,苏沐笙心头像是被人捏了一把:“浅浅对不起,有些事情我瞒了你。”

        闻言,叶浅夏眉头一紧,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梦:“那么,你都知道?”

        怕他听不明白自己的话,叶浅夏又补充:“你知道我和凌清晨……”

        “嗯,我知道,我知道你和他结婚了。”苏沐笙点头承认,没有再隐瞒,只是眼中有一丝难以掩饰的落寞。

        他在业界号称算无遗漏,可叶浅夏和凌清晨结婚,却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

        不然,他也不会在时机尚未成熟的现在就急急忙忙的赶回T市。

        见他点头,叶浅夏面色一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却是一声质问:“为什么?”

        苏沐笙被问得糊涂,不明所以。

        她是问他为什么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着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

        还是在问他为什么隐藏自己的身份背景实力?

        “浅浅,对不起,我……”

        苏沐笙想要道歉,却被叶浅夏忽的伸手推开。

        只见她腾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一把推开站在身前的苏沐笙,大声吼道:“你明知道我和他结婚了,你还这样,我算什么,是你掌心的玩具吗?”

        叶浅夏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身无寸缕的站在苏沐笙面前,她的心事,她的秘密,全都不复存在。

        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仗着在她心中的特殊地位而故意接近她,这么多年了,难道她只是苏沐笙对付凌清晨的工具吗?

        叶浅夏歇斯底里的模样惊呆了苏沐笙,他没有想到叶浅夏会如此受刺激,见她激动得呼吸都困难,连忙解释:“浅浅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要隐瞒,我只是害怕说明白了你就不见我,就不……”

        “撒谎,你撒谎……”叶浅夏大声的打断苏沐笙,气得眼泪横飞,“在T市,你是第一个敢和凌清晨叫板的人,你想对付他,而我,只是你手中的棋子……”

        叶浅夏说着,不断地摇着头,她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那个年少时期爱上的男子,多年后见面,却是阴谋的开始。

        那是一种被欺骗,被利用,被看穿的尴尬和耻辱,她不愿相信这就是事实。

        苏沐笙策底慌了,叶浅夏聪明伶俐,刚才的竞标已经彻底暴露了他的身家,他实力非凡,所以她能猜测到许多事情。

        可是在事实面前,他无语反驳。

        他的确是要对付凌清晨,并且曾经说过会不折手段。

        然而,当牵扯到叶浅夏的时候,他的很多想法都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却又让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叶浅夏说了很多,也许到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苏沐笙心中如被放置了一把匕首,哪怕是稍微一动,都能留下一道伤疤。

        他从来不知道心疼到窒息是什么感觉,此刻却深有体会。

        “浅浅,对不起……”

        除了说对不起,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骗了她,这是也是事实。

        “我很后悔我们这次的见面。”伸手抹了脸上的泪,叶浅夏咬着牙绝望的说,说完便离开了。

        她以为自己曾经被凌清晨羞辱是自己最不堪的时候。

        苏沐笙追上去,却怎么也挽留不住。

        与此同时,T市的新闻媒体都跟发了疯一样报道着同一件事。

        盛世集团名下楼盘宏都水岸疑似地下土壤规格不达标,将会对入住居民造成很大的人体伤害,盛世集团遭到了大众的第一次质疑,集团大楼被许多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希望高层能给一个说法。

        *

        风门,顶楼。

        “媒体很厉害,挖出了宏都水岸那块地皮在三十年前是各种药品的集中处理地,其中包括剧毒农药和有害化学品。”穆子骄见凌清晨一脸沉冷,顿了顿又说道,“现在人们生活水平好了,自然更看重自己的小命,所以但凡有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存在,都会要死要活的,更何况是那么瞩目的工程,关系到那么多人的人身安全,小题大做自然不是什么稀奇事。”

        “药品处理地,当初建楼的时候没有检测吗?居然在这个时候闹出来,还给不出解释!”在竞标的时候闹出这种事情,凌清晨的心情自然是不好,而且个楼盘的操作者到现在还躲在盛世集团的办公室里没有给媒体做出解释,他更生气。

        当然他很清楚,现在不管宏都水岸的土地质量过不过关,都意味着盛世集团与城南那块地无缘了。

        大众和政aa府不会允许不负责任的人接手那么重要的地皮,就算他凌清晨权势滔天,在大众舆论面前他也无能为力。

        对于凌清晨的问题,穆子骄无奈的笑了笑:“任务从金字塔顶端下达下去总会走样,也许在建楼的时候各个指标要求很严格,但是到了具体操作人手里,就会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媒体围住了盛世集团大楼,可是却没有人能做出具体解释。”

        “因为都不敢肯定当初在拿到检测报告的时候有没有使小动作,万一要是如今来个现场检测,若是质量达标还好,要是真的有问题,谁也付不起责任,毕竟是那么浩大的工程,而且若是不达标,将会牵涉一大波人员。”

        穆子骄就事论事,这些凌清晨其实都很清楚。

        “对了阿晨,我们七号港口的货被人劫了,死了三名兄弟。”穆子骄语气淡然的说,可是言语间,眉目紧敛,眼中杀意一闪而逝。

        宏都水岸的事情闹得再大,到最后总能想到办法解决,可是闹出了人名的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凌清晨听了这个消息,也是拳头瞬间就握紧了,指节“咯吱”作响。

        有时候,沉默才是最大的愤怒。

        “对方很了解我们的行动和路线,所以打得我们措手不及。”穆子骄顿了顿,又继续补充,“看来,我们的人里有间谍,你觉得会是谁动的手脚?”

        “除了他,没有二个人了。”凌清晨咬牙切齿的说。

        好你个苏沐笙,看来是他太低估苏沐笙的实力和行动力了,同一时间他能做这么多事情,不简单。

        旗鼓相当的对手,有意思。

        “苏沐笙!”凌清晨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名字,对穆子骄说道,“我要苏沐笙和叶浅夏的两人在一起的全部资料,越详细越好,顺便让人定位叶浅夏的目前的位置,立刻,马上。”

        之前穆子骄说叶浅夏和苏沐笙关系不一般他没有注意,现在看来,他得重新审视这个女人了。

        保不准,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

        凌清晨抓起车钥匙和自己的外套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穆子骄摇头叹息,看来叶浅夏的日子又要不好过了。

        谁让她和苏沐笙有着不一般的关系。

        当年,苏家和凌家是T市旗鼓相当的大家族,甚至苏家比凌家还要气势惊人,因为他们不仅是老牌贵族和商界巨头,更是经营黑道多年。

        那个时候,苏家就像T市的天和地。

        可是,一场变故,因为一个女人,在T市威望颇高的苏云老爷子突然气绝身亡,苏家一夜之间分崩离析,苏家旗下的公司倒台,工厂倒闭,自那以后,苏家的人也从T市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苏沐笙因为家庭变故寄居在了他姨娘家。

        自此,苏家在T市成为历史。

        同样是因为一个女人,凌清晨恨苏沐笙入骨,发誓只要找到苏沐笙,便会让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哪曾想,再次见面,如今苏沐笙的实力和当年的苏家有过之而无不及。

        穆子骄无奈的叹息一声,看来T市会有一段时间不安宁了。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941/13985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