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情婚书,凌少的冒牌妻子 > 085:别有用心的交易条件

085:别有用心的交易条件

        “阿笙,放手吧。”叶浅夏的声音软了下来,也许苏沐笙真的可以帮她解决困难,但是她却不敢拿叶家来开玩笑,她冒不起这个险。

        “阿笙,我配不上你,我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你放手吧。”

        “浅浅……”苏沐笙声音带着嘶哑,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当着叶浅夏的面告诉她自己爱她,却被如此彻底的拒绝。

        是他表白太迟了吗?

        他失算了,他原本计划是报得大仇再向她表白,让自己无牵无挂的去爱她,却不想,提早回来还是错过了她。

        “浅浅,我不想放手。”苏沐笙真诚的表达着自己此刻的心情,挣扎并坚定着。

        他爱叶浅夏,如若不然,当年就不会故意留级只为和她同班了。

        同样,叶浅夏已经成为凌清晨女人的事实还是让他很抓狂。

        叶浅夏心中也不好受,一面是想到当年在学校里相处和谐的两人,想到当年自己芳心触动的情绪,再想到如今自己尴尬的境地,她知道,自己与苏沐笙,注定此生无缘了。

        “不想放手,这可难办了。”凌清晨突然出声,见苏沐笙朝自己看过来,凌清晨双手插/进裤兜,沉思了几秒后,再次出声说道,“不过我有个办法。”

        叶浅夏震惊的看向凌清晨,心中突然恐惧起来。

        苏沐笙没有吱声,目光如刀般看着凌清晨,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如你所言,我并不爱她,倘若你给得起我开的条件,那这个女人我就让给你。”凌清晨风轻云淡的说,一脸戏虐。

        叶浅夏不可思议的长大了嘴巴,震惊的盯着凌清晨,恨不得脚下有个地缝让她钻进去。

        在凌清晨眼里,她仅仅是一件可以随意转让的物品吗?

        呵呵,生活何其悲哀。

        苏沐笙却将他的话听了进去,想也没想便问:“你要多少钱,我直接划账给你,浅浅今天我必须带走。”

        他的话一出口,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叶浅夏猛地回头,看向苏沐笙,目光里流转着绝望的拒绝。

        一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竟然说用钱来买她。

        呵呵……

        苏沐笙也惊觉自己说错话了,生在豪门的叶浅夏被人说用钱买她的人生自由,这对她来说,是一种侮辱,更是一种自尊的践踏。

        习惯了用钱来解决事情,却不想用在了叶浅夏身上,无意间就触碰了她最后的骄傲。

        他怎么如此混蛋!

        想说对不起,却闻凌清晨再一次开了口:“开什么玩笑,直接提金钱这么肮脏的东西,我可没有兴趣。”

        他一语双关,金钱肮脏,用金钱买得的叶浅夏自然也干净不到哪儿去。

        苏沐笙彻底后悔自己刚才的不假思索。

        看了一眼垂眸神伤,表情绝望的叶浅夏,苏沐笙死死地瞪向凌清晨:“你开条件吧。”

        “好说。”凌清晨微微一笑的点头,“我要城南那块地的开发权,只要你让出来,这个女人我也就让给你了。”

        “休想!”苏沐笙斩钉截铁的拒绝,那块地是他承诺了将来建设好送给叶浅夏的礼物,他怎么可能拱手送给别人。

        “那就是没得谈了。”凌清晨无奈的耸耸肩,“看来,这个女人在你心中也不是多重要。”

        “既然如此……”凌清晨目光深意的看了一眼叶浅夏,随即冷冷命令道,“人家都不要你,还不乖乖回家。”

        叶浅夏贝齿紧咬,指甲仿佛已经陷阱肉里,凌清晨和苏沐笙之间的明争暗斗,她却成为了被牺牲的炮灰,一遍遍的被刺伤。

        他们何其残忍啊!

        苏沐笙终于明白,凌清晨是故意设计好了圈套让他跳,他心系叶浅夏忘记了那个男人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忽略了其危险性。

        该死的。

        叶浅夏狠狠的吸了一口气,仰起头看了一眼天空,苏沐笙正欲解释,她便朝他看过来,费力的扯了扯嘴角,佯装漫不经心的说:“阿笙,再见。”

        说完,被抓住的手用力一扯,生生从苏沐笙的手中挣脱。

        因为用力过猛,手腕处被苏沐笙的指甲划出了好长一条红印,火辣辣的疼着,叶浅夏置若枉然,来到了凌清晨面前,咬了咬嘴唇,低着声音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能把事情说开,等久点也没有关系。”凌清晨嘴角一扯上扬,宣告着这一场合的胜利。

        擒贼擒王,攻敌攻心。

        苏沐笙无非是在宏都水岸楼盘上动手脚让他丢了城南那块第的开发权,然后劫了他一批货物,再加上三个人的性命,这些都不算什么,一些皮外伤,很快就会愈合。

        可是这一次他却直击苏沐笙心脏,顺便还掌握了叶浅夏这么一张王牌在手里,日后想对付苏沐笙,应该会容易很多吧。

        叶浅夏无力感叹自己的悲哀,如今她彻底成为了被利用的工具了。

        睨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叶浅夏,她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双手因为紧张和不安死死的搅在一起,手腕上一道血红的抓痕,很是明显。

        收回目光,凌清晨声音淡漠的说:“上车吧。”

        说完,自己便径直转身,上了车。

        叶浅夏在原地站立了几秒,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凌清晨的车,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回头看站在那里一脸期待的苏沐笙。

        车子平稳的朝着凌清晨别墅方向驶去,凌清晨认真的开着车子,没有出声,使得车子里空气显得十分压抑。

        叶浅夏偷偷看了他好几次,再一想到叶家的处境,最终还是鼓足勇气,出声说道:“对不起,我今天不是故意的。”

        “呵呵。”凌清晨轻笑一声,嘲讽道,“如果我今天把你抓歼在床,你是不是也会说,你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就摔倒别人床上去了?”

        他的话就像毒刺,刺痛了叶浅夏的心,却又让她无法辩驳。

        她知道男人都不希望自己头顶绿了,凌清晨也不意外,为了让他将怒点降到最低,叶浅夏抿了抿唇,说道:“你放心,我没有和他上/床,你的头顶没有绿,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只是同学。”

        本来凌清晨一直在认真开车,在听到叶浅夏这样的辩驳后,脚下突然一踩急刹车,车子就这样突兀的停在了路中间。

        由于惯性,又没有防备,也没有系安全带,叶浅夏整个人前倾,额头撞出了声响。

        她不明白自己这样的解释有什么错误,凌清晨会突然发怒。

        当她重新坐好朝凌清晨看过去的时候,正好凌清晨也在看她,只是他脸上无不是鄙夷的神情。

        “你这么急着和苏沐笙划清关系做什么?我还没有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呢,你这么着急的澄清,是不是太过急躁了?”

        对于凌清晨的反问,叶浅夏顾不得揉额头,张嘴欲解释,可是凌清晨没有给她机会,轻嗤了一声后又冷冷的说道:“再说,你确定你有清白可言吗?”

        清白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但是凌清晨觉得,这两个字用在叶浅夏身上,就是一个笑话。

        她一开始明明口口声声的说爱他,可是后来他却发现,这个女人已经和别的男人同床共梦过,虽然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但是对于有情感洁癖的他来说,如果不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自己爱的人,那就不算是清白。

        所以,他从来不说自己是清白的。

        凌清晨无意间的一句话,却不偏不倚正好刺中叶浅夏的薄弱点,只见她刚恢复些许的脸色再一次惨白起来,眉头微微蹙起,盯着凌清晨,表情非常复杂。

        凌清晨见了,收回目光重新启动车子,冷冷抛出一句:“别这样看着我,我也只是实事求是。”

        回到别墅,凌清晨直接进入了书房,一直没有出来。

        他的沉默让叶浅夏心中甚是不安,却又不敢去问,看了看时间,便开始准备晚餐。

        一个半小时后,叶浅夏做好了晚饭,同时也收拾好了卫生,凌清晨依旧没有走出书房。

        看着桌子上自己像上次一样做出的丰盛晚餐,叶浅夏犹豫了一下,上楼来到书房外面,敲响了门:“清晨,晚饭好了。”

        等了约莫半分钟,没有反应,里面有隐约的讲话声音,因该是凌清晨在讲电话。

        屋里,凌清晨自然也是听见了叶浅夏的声音,目光冷漠的睨了一眼门的方向,收回目光,对着手机说道:“事已至此,不用客气。”

        电话里,穆子骄郑重的提醒:“你可要想好了,这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对我们并不利。”

        “那有什么。”凌清晨声音不悦,隐含着怒。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941/139854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