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情婚书,凌少的冒牌妻子 > 090:噩梦不止

090:噩梦不止

        见到这样的叶浅夏,苏沐笙心疼极了,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浅浅,相信我,我不比凌清晨差,更不比他弱,你的难题,我都能帮你解决。”

        他虽然也才回T市,但是他在T市的势力并不薄弱,和凌清晨抗衡,并不难。

        只是,叶家目前的事情,有些棘手。

        叶浅夏沉默着,不说话,也没有表情。

        微微退开些许,苏沐笙捧着叶浅夏的脸:“浅浅,觉得难过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一些。”

        她那么隐忍,要是在忍下去,她迟早会倒下的。

        时隔这么多年,他终于见到了他的女孩儿,她怎么可以比他先倒下。

        叶浅夏眨了眨眼睛,声音微弱的说:“阿笙,我没事,我也不伤心,虽然我爱凌清晨爱得莫名其妙,但是他不爱我,一厢情愿的事情我最不会做了,姐姐临阵逃婚,我代嫁骗了他,他对我不好也是应该,不过我没事,我能承受得了,我只是,只是……”

        叶浅夏的声音最开始很平静,但是说到后来,就颤抖了起来,越到最后,越颤抖得厉害,就连两片嘴唇都在颤抖。

        “阿笙,我真得没事,你看,我还能笑……”

        叶浅夏说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算笑的笑容。

        苏沐笙见状,心中宛如有几把刀在搅动,疼到无法窒息。

        他还想安慰,可叶浅夏却眼皮一合,软软的倒在了他的臂弯里。

        抱着昏迷的叶浅夏,苏沐笙怒得将牙齿都给咬响了,更是从牙缝里挤出:“凌清晨,我誓要让你承受比浅浅更深十倍的疼痛!”

        将叶浅夏放在床上,苏沐笙便离开了房间,走前吩咐守在门口的保镖:“她醒来后让人准备点吃的,不准让她看新闻,不准给他看报纸和杂志,更不能让她离开别墅,知道吗?”

        “明白。”保镖应声,收到命令。

        苏沐笙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别墅。

        叶浅夏醒来是在两个小时后,午后的太阳非常炽烈,仿佛要把一切都烤化掉才甘心。

        叶浅夏是被饿醒的,这抓的那几天粒米未进,滴水未沾,被苏沐笙救后,又一直在昏迷,苏沐笙叫医生给她输了营养液,营养液只能保证她身体的营养供给,一醒来还是会觉得饿。

        外面的保镖听到屋里敲门的声音,便将门打开,见到叶浅夏虚弱的模样,担心的问:“叶小姐,你需要什么?”

        “有吃的吗?”叶浅夏小心翼翼的问。

        “您稍等。”保镖应声后,拿起手里对讲机说,“把饭菜送到叶小姐的房间,速度点。”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和苏沐笙是什么关系,但是苏沐笙很在乎她,他们自然不敢怠慢。

        很快,一个中年妇女便端着饭菜进入了叶浅夏的房间。

        就是一碗清淡的瘦肉粥,和一碗乌骨鸡汤。

        很适合此刻的她的胃。

        叶浅夏刚喝了一口粥,突然想起自己昏迷,便问送饭的中年妇女:“阿姨,我到这里有几天了?”

        中年妇女慈祥一笑,说道:“叶小姐到这里已经是第五天了。”

        “五天?”叶浅夏眉目一沉,那自己从被绑架到现在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

        不行,这一个星期不见,凌清晨要是发怒,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想了想,叶浅夏起身就要走,却被阿姨拦住:“苏少爷说,叶小姐不能离开,你身体还很虚弱,外面太阳大……”

        “我要回家。”叶浅夏不顾阻拦要走,到了门口再次被拦下。

        “叶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苏先生回来我们不好交代。”保镖沉冷的说,面无表情。

        叶浅夏问:“苏沐笙在哪儿,我要见他。”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让苏沐笙送她回去,不然这些木头铁定不会放她离开。

        “苏先生有事出去了,可能要晚上的时候才回来。”保镖说完,又补充,“苏先生临走前吩咐过,让叶小姐好好休息,要是擅自放你离开,我们无法向苏先生交代。”

        叶浅夏显得有些气馁,她知道苏沐笙是担心她,这没有坏心眼。

        只是,她现在担心家里的情况。

        想了想,叶浅夏问保镖:“把你手机给我,我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保镖有些犹豫,叶浅夏不悦了:“我不走,我就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也不行吗?”

        保镖见状,这才摸出了手机。

        叶浅夏熟练的拨通叶海威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传来关机的盲音,然后又拨打家里座机,响铃到结束,都没有人接。

        不由得,叶浅夏心中不安起来,叶海威电话关机就算了,家里电话也没有人接,这真的有点异常。

        放下手机,叶浅夏犹豫着要不要给凌清晨打个电话,正好手机上方推送了一条新闻,引起了叶浅夏的注意。

        连忙将那条新闻打开。

        【T市市长叶海威行贿受贿,与黑道有染,已被纪检部带走四日,据悉将于明日开庭受审】

        看着这加粗的大标题,叶浅夏险些站立不稳。

        怎么可能,父亲一向清廉,是公认的好市长,怎么可能行贿受贿,又怎么会和黑道有染?

        这分明就是诬陷。

        难怪苏沐笙不让自己离开,原来是叶家出事了。

        叶浅夏隐忍许久的泪水瞬间如决堤的洪流,扔掉手机推开保镖就跑出了别墅。

        保镖见状,用对讲机传话让人拦住叶浅夏,然而叶浅夏疯了似的冲出去,将要拦她的一个人直接都给撞到了,后面跟上来的人自然也就没能拦下她。

        日头当空,叶浅夏奔跑在柏油马路上,被晒得一脸通红,汗水和泪水参合在一起,不停地滴落。

        脚上的家居拖鞋在还没有出别墅的时候就已经掉了,赤脚踩在柏油路上,脚底滚烫,也全然不在乎。

        她知道,这一定是凌清晨动的手脚。

        只有他有这个本事,能在那么快的时间里,扳倒一个人。

        凌家家大势大,涉政涉商涉黑,势力可观,即便是市长,也不被他放在眼里。

        这也是为什么姐姐逃婚后,父亲非要让她代嫁,因为叶海威也知道,得罪不起凌清晨。

        却不想,姐姐逃婚就像是一个在雪地里滚动的雪球,越滚越大,最终还是将叶家推进了万丈深渊。

        叶浅夏一边跑,一边幻想着一会儿只要向凌清晨求情,他就能放过叶海威。

        等她一路回凌清晨别墅的时候,已经狼狈得不成样子了。

        头发凌乱,被汗水湿得一条一条的,脚上全是污渍,脚底更是磨出了血泡。

        别墅的大门开着,叶浅夏疯了似的冲进去。

        大厅里,凌清晨正准备出门,却接到了穆子骄的电话。

        “我行贿最多只是经济处罚,就算是上面来人,也没人敢动我,你不用担心我。”凌清晨淡漠的说,“倒是你,风门那边注意点,你让人善好后。”

        凌清晨挂了电话,嘴角扬出一抹冷冷的弧度。

        就在这时,叶浅夏冲进了大厅,来到他面前,蓬头垢面的她不顾形象的拉着他的胳膊,祈求道:“清晨救救我爸,我知道是我惹你生气,是我激怒了你,你折磨我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请你别伤害我爸,我求你了……”

        叶浅夏说着,泪流满面,重复着“我求你”几个字,一切语言都变得苍白起来。

        莫名的,看到叶浅夏的眼泪,凌清晨心中有些软,他讨厌女人在他面前哭。

        “清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救救我爸,你知道的我爸不会受贿,叶家一直家世清白,更不会和黑道有染,这一切都是你为了惩罚我的,我知道,你折磨我吧,你怎么对我我都接受,我只求你放了我吧,好不好……”

        说到最后,叶浅夏直接跪在了凌清晨的面前,可怜得就像是一个被世界抛弃的小女孩儿,绝望又无助。

        叶浅夏抱着凌清晨的上腿,卑微到了尘埃里。

        凌清晨强制将自己心里的不忍心藏起来,一脚踢开叶浅夏,冷冷说道:“你在苏沐笙别墅里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叶海威可能会有这个下场吗?”

        “你们叶家有种,叶初夏逃婚,第一个骗我,你叶浅夏代嫁,第二个骗我,叶海威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子好哄,他就没有想过今天这样的结果吗?”

        “叶浅夏,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没有好下场,你们叶家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非要得寸进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极限,就没有想过后果会很残酷吗?”

        凌清晨愤怒的说,面无表情的他,就犹如是地狱修罗一般,冰冷,带着杀意。

        真是有趣,无故失踪两天,要不是他派人查,恐怕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叶浅夏和苏沐笙在一起。

        她不是不管叶海威的死活了吗?她不是要去和苏沐笙双宿双飞吗?

        现在又回来干什么?做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祈求得到他的原谅!

        她睡在苏沐笙的床上,被苏沐笙紧紧拥着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叶海威的下场吗?

        现在才装可怜来求他,晚了!

        面对凌清晨的愤怒控诉,叶浅夏跪着来到他面前,急忙解释:“不是的清晨,事情不是……”

        “别再解释了,我不需要你的解释,你要是爱跪着就继续跪着,叶海威的事情,恕我爱莫能助!”凌清晨再一次踢开叶浅夏,脚步不停的就离开了大厅。

        该死的,哪里出了毛病,他竟然会觉得于心不忍,对这样一个不知检点,不懂利害关系的女人,有什么不忍心的。

        是她对不起自己在先,他有什么好愧疚的。

        妈/的,他一定是脑子有病,才会可怜她,才会觉得自己做得过分。

        这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凌清晨开着车子离开,直奔公司。

        此刻的盛世集团,已经被不少媒体围住。

        传言说,这次叶海威被双规,就是因为受了盛世集团的贿赂,媒体探知真相,当然会来这里寻根究底。

        停好车,凌清晨从大门进入,到大厅的时候,被蜂拥而来的新闻记者团团围住。

        “凌少,请问真的是盛世集团贿赂了叶市长吗?”

        “叶市长是您的老丈人,凌少您娶了叶市长的长女叶初夏,如今叶市长被双规,传言将会被推上法庭,凌少您会坐视不理吗?”

        “凌家和叶家是亲家,盛世集团有什么项目需要市政aa府过目,还需要行贿吗?”

        “凌少,请您告诉我们,这件事情您准备如何处理。”

        这简直就是爆炸性新闻,从几天前叶海威突然被纪检的人带走,整个T市就疯了。

        一直被誉为最清廉最能干的市长和T市第一大家族凌家算是一家人,却没想到还存在着行贿受贿的事情,更没有想到,叶海威会和黑道串通一气,无疑是给市政aa府的脸上打了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一连几天,叶海威被带走,没有任何消息流出,只有小道消息称,叶海威的行贿和沾染黑道的罪行证据确凿,将会上法庭公开审理。

        此事,盛世集团一直保持着沉默状态,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出了这事,凌清晨也是第一次面对媒体,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说什么。

        被围住的凌清晨停下脚步,一脸肃然,冷冽的目光环视四周,周围瞬间一片寂静。

        所有记者都屏息凝神,不知道凌清晨会不会出声斥退他们。

        半分钟过去,空气凝结。

        凌清晨收回目光,悠然开口:“对于此事,我会彻查清楚,一旦查出是谁在向市政aa府行贿,定不会包庇半分。至于叶市长行贿受贿和黑道有染这件事情,我凌清晨不是天,这一切就交给法律评判吧,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

        言下之意,叶市长的事情他不会插手,就全然听天由命吧,即便叶海威是他老婆的父亲。

        对于他这样的解释,群众哗然。

        看来叶市长行贿受贿的事情是*不离十了。

        凌清晨回到办公室,准备处理一些文件,也完全不去想叶海威将会面临什么结果,可是大脑就是静不下来,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叶浅夏狼狈求他的样子。

        甚至还想,她现在是不是还跪在别墅大厅?

        想着,不由得放下笔,打开电脑,调出了别墅里的监控,看到了大厅里的画面。

        叶浅夏依旧呆呆的跪在大厅里,神情呆滞,仿佛已经意识不清。

        她一动不动的,宛如一尊雕塑,瘦小的身体上透露着浓浓的绝望。

        看着她这样,凌清晨不免再次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得太过分了,刚才对着媒体说的那番话,算是变向承认了盛世集团有贿赂叶海威,让叶海威的罪名更加坐实。

        “*,我都在想什么,他们一家子都没必要得到同情,这样的下场是他们活该!”凌清晨暗骂一句,直接将电脑关掉,不去看那个令人心碎的叶浅夏。

        他一定是疯了,竟然会觉得她很可怜,甚至还想再放过她一次。

        自己之前就是太仁慈了,所以才会让她们一次次的欺弄自己,才会让叶浅夏给她戴了一顶厚厚的绿帽子。

        那个女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只是,凌清晨越这样想,心里反而越不是滋味,宛如有一枚地雷在心中,想要炸开。

        满脑子都是叶浅夏,都是那个愚蠢又不懂感恩戴德的女人。

        手机尖锐的响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太想接,但为了转移注意力,便拿起手机:“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很好奇,你还能冷血心狠到什么程度?”凌伈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带着一抹戏虐和嘲讽。

        俨然是一副看笑话的态度。

        “你未免关心得有点多。”凌清晨目光一沉,甚是不悦。

        “你错了,我并不关心,我只是来恭喜你的,恭喜这么多年过去,你依然没有改变,还是那样冷血无情,难怪小小会离你而去,她那样纯洁的女孩儿跟着你,只能被糟蹋,所以阎王收走她,其实是为了变向的保护她。”凌伈伈声音温柔,却一字一句都将凌清晨心中的伤疤完整的揭开。

        小小,是凌清晨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是多少个午夜梦回里无法自拔的痛。

        “警告你一次,别提小小。”凌清晨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怒不可遏。

        她是故意的,居然在这个时候提起小小。

        天知道凌清晨这个时候最不愿意提起小小!

        在满脑子是别的女人的情况下,想着自己一直深藏在记忆中天使般的女孩儿,那是对小小的一种侮辱。

        然而,他却无法抑制自己不去想叶浅夏。

        对于凌清晨的警告,凌伈伈不以为意,讥笑着反问:“怎么,凌少都发出警告了,是准备用对付叶家的手段来对付我吗?还是,像当年那样,二话不说,再次打断我双腿?”

        再次提起一件当年的事情,凌清晨骤然变得双目猩红,愤怒已经如同到达火山口的岩浆,蓄势待发。

        凌清晨握着电话的手悠然扣紧:“凌伈伈!”

        “凌大少别生气嘛,我当年就说过,你这辈子总有一天会为自己的冷酷无情埋单,别担心,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凌伈伈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凌清晨气得手指紧握,指节泛白。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所有人都在和他作对,就连他自己都在跟自己作对!

        也不知道是在气自己不争气,总是不停的想叶浅夏,还是因为凌伈伈的话让他想到了已经离他而去的小小,或者是,凌伈伈提起当年自己对她的冷酷无情。

        总之,所有的事情都堆积在大脑里,让他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手机再一次尖锐的响起,一看是穆子骄,凌清晨深吸一口气,然后接听电话。

        “苏沐笙已经有动作了,而且我们太低估他的势力,政aa府里面有他的人,他们准备今晚换出叶海威。”穆子骄声音清淡,见凌清晨没有出声,又才出声,“阿晨,我觉得事情没必要做这么绝,而且我也查了一下,叶浅夏是七号被苏沐笙带去的,可是四号晚上她就已经没有出现在你别墅了,另外我查得知,苏沐笙带着叶浅夏回去的时候她处于昏迷状态,好像是受了伤,这件事情应该是有猫腻在其中……”

        穆子骄尽量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和凌清晨说清楚,这段时间,他能明显感觉到凌清晨的变化,这样的变化,肯定是叶浅夏带给他的。

        这么多年凌清晨冷漠惯了,突然变得有人情味,只有一个解释,他在折磨叶浅夏的同时,让这个女人走进了心里,不然他怎么会在不知不觉之中改变。

        以前他孑然一身,来去都是一个人,那种孤傲无人能及。

        就比如,之前迟迟不对叶家发难,甚至这次发难都还是思虑再三后的决定。

        他恐怕已经是爱上叶浅夏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所以穆子骄有必要提醒他,免得事后后悔。

        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卖。

        电话这边的凌清晨沉默了一下,说道:“既然他想换人,那就让他换。”

        穆子骄以为凌清晨是准备放过叶海威,却不想下一秒他又说:“留一句尸体给让他换。”

        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沐笙不是想在叶浅夏面前逞能吗,他既然本事好,那么就直接灭灭他的威风,看他救不出叶海威,怎么向叶浅夏交代,看他以后还有没有脸见叶浅夏。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941/141714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