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第24章 天使外表的熊孩子22

第24章 天使外表的熊孩子22

        夏夕颜看出阿飞神情的不对劲,就问他,“怎么了?”

        阿飞没有马上回答夏夕颜的话,而是再听了会,才抬头略带些疑惑的告知夏夕颜,“有一群人往这边过来了!”

        夏夕颜听了阿飞的话,就紧张了起来,一群人过来,那不会是来追杀他们母子的吧?

        “若是来杀我们母子的,阿飞,你今天帮我们,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和我们先躲起来!”夏夕颜在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当机立断决定先带阿飞和龙小云躲起来。

        “云儿,快起来!”夏夕颜把龙小云摇醒,然后询问阿飞附近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阿飞没有说话,直接带着夏夕颜往他木屋后方走去。

        夏夕颜牵着睡的还有些迷糊的龙小云,跟着阿飞,夏夕颜本以为阿飞会带他们去比较隐蔽的地方躲避,却没有想到阿飞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地方,然后在一颗大树边停下,拍了树的的一个地方,那树后面的地面就突然开了一个洞口。

        “我们进去吧!他们找不到这里!”阿飞率先跳下了那个洞,夏夕颜没有犹豫抱起龙小云也跟着跳了下去。

        夏夕颜跳下去的时候,阿飞已经点亮了地洞里的灯,然后又按了某处,上面的洞口就被封住了。

        “你们跟着我走,你不要乱碰,这里到处都是机关!”阿飞提醒了夏夕颜和龙小云一句,就带着他们走了进去。

        夏夕颜学《怜花宝鉴》也懂一些机关,所以在跟着阿飞走的时候,就四处打量了这个地洞,就发现上面有着很多杀人的利器,只要触动机关,那么身处其中的人,武功再高也无法闪躲。

        “这是你娘给你建的吧!”夏夕颜看完那些机关,然后就能想到这些应该是白飞飞留给阿飞保命用的。

        白飞飞死去,肯定是担心阿飞一个人在这深山遇到强敌,所以才费力的为阿飞建了如此一个地洞,让阿飞如果遇到他不能对付的人,就避其锋芒躲进来。

        “嗯!”阿飞听夏夕颜的话,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脚步更快的带着夏夕颜他们走进地洞的最里面。

        那里面有一张简单的床铺,和零散的堆着些食物。

        “我们可以在这里面躲十天!”阿飞预估了下地洞里的食物,告诉夏夕颜他们能在这地下生活十天。

        夏夕颜点点头,然后看了看一直被她牵着的龙小云,又看了看抱着剑的阿飞。

        而这时,阿飞打开了一个竹筒,那竹筒就传来了一些声响。

        “头,林诗音那女人没有在,他们是不是逃了?”一个男声传来,随之还能听到刀剑砍东西的声音。

        “火还没有灭,上面的水也还在烧着,他们应该是才离开,我们分散开去找!一定要找到林诗音,唯有她身上有解无命公子身上的毒!找到她先别杀她,先问她要解药,若是她身上没有解药,那么当即就杀了她和她儿子,还有那突然冒出来的野小子!”

        夏夕颜听到这段话,也就清楚的知道,来的是金钱帮的人,他们一定是被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派来捉她的,想来荆无命已经回到金钱帮,却是身中剧毒,回去没有解救的方法,所以上官金虹一是派他们来捉她要解药,若是没有在杀了他们。

        夏夕颜屏息听着金钱帮的人在外四处查探他们的消息,听着他们先在竹屋附近找寻他们的,后面一直没有找到,就分散开来像外围去寻找。

        “他们离开了!”阿飞的耳力比夏夕颜强了不是一点两点,在夏夕颜还在不确定他们走了没有的时候,阿飞却是感知到他们走离这里,而出声告知夏夕颜。

        夏夕颜松了口气,却是想到刚刚金钱帮来的杀手说的话,而对阿飞生起了些愧疚。

        “是我们母子连累你了!”夏夕颜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阿飞说,阿飞他在深山好好的,却是因为救了他们母子,而被金钱帮的人也惦记和追杀上。

        “是我想救你们!”阿飞说完这句话,就抱着剑坐地上,闭眼盘膝好像是在练功。

        夏夕颜见此也不好再打扰阿飞,就带着龙小云坐到了一边。

        “困的话,就再睡会,等明天他们走了,娘在给你们易容,我们再离开这里!”夏夕颜看龙小云一晚上被吵醒了两次,就出言让他睡,他年龄还小,睡不好很容易精神不济。

        “娘,我睡不着了!”龙小云也知道外面有人在追杀他们母子,所以有些担心的睡不进去了。“娘,你现在开始教我用毒吧!”龙小云想了想,就跟夏夕颜提出学毒术。

        夏夕颜看他那执着的样子,也知道他是睡不进去了,也就从怀里拿出她随身携带的《怜花宝鉴》让龙小云先把里面的东西记下来。

        做这些的时候,夏夕颜没有背着阿飞,甚至在龙小云花了一个时辰,看完《怜花宝鉴》中的毒术篇,把怜花宝鉴还给夏夕颜,询问里面他不懂的地方时,夏夕颜也是当着阿飞的面,就跟龙小云讲解里面被系统总结出来的精要。

        如此是希望阿飞也能懂些毒术,以后在外就算不对别人用毒,也别中了别人的毒术。

        这一夜,夏夕颜带着龙小云和阿飞是在地洞中渡过的,而外面金钱帮的人没有找到他们,却是纷纷找的急红了眼。

        “头,都追了那么久,还没有见林诗音和那两个小崽子,他们是不是被人救走了?”金钱帮的一个杀手,提着剑询问他们的领头人,那个领头人现在也是皱着眉头,环顾着四周,他们金钱帮出动了半数人追寻夏夕颜他们,都快把夏夕颜他们所在的山翻遍了,也不见他们三人的踪影。

        “你们继续搜寻他们的下落,我先回帮里禀告帮主!”领头人想了想准备回去询问上官金虹,听取他的下一步差遣。

        领头人一走,剩下的帮众还像无头苍蝇一样,不放过任何痕迹的追寻着夏夕颜。

        “废物,你们这群废物!”

        领头人回到金钱帮,跟上官金虹说了他们没有追到夏夕颜的事,上官金虹就一掌把对方打出去,怒骂了起来。

        领头人被打的飞出几米,吐了口血,然后爬起来跪着继续听后上官金虹的安排。

        上官金虹却是甩袖回到里间,看着躺在床上,被他用内力护着心脉的荆无命。荆无命现在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上官金虹见荆无命脸上中毒的迹象越来越重,伸出去继续给荆无命输送内力的手都有些抖。

        “无命,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会让他们都给你陪葬!”上官金虹的内力渡进荆无命的体内,让荆无命的气色又好了些,可是却还是陷入昏迷没有醒来,上官金虹见此就有些阴毒的说出这句话,然后转身出了内室,去隔壁的刑房,见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林仙儿。

        “你胆敢这么利用他!”上官金虹拿起一边的鞭子,对着林仙儿就是几鞭,林仙儿惨叫了几声,却迎来上官金虹的另外几鞭。

        “林仙儿,我说过,荆无命不是你能碰的人!”上官金虹狂怒的又抽了几鞭子林仙儿,林仙儿被绑了吊起来,浑身已经被打的无一块好肉。

        “是林诗音那个贱人用毒害的荆无命,这是荆无命自己说的,上官金虹,你拿我出气做什么!”林仙儿忍着身上的痛,对着上官金虹吼了句,上官金虹却是对着她的嘴抽了一鞭子,让林仙儿的脸皮破了相。

        “是你让他去杀林诗音,无命来不及说,你以为我就会不知道!荆无命和林诗音没有任何交集,只能是被你叫去杀林诗音的!若不是你,无命就不会这样,林仙儿,你最好期待荆无命无事,若不然,我要你求生不得,求生不能!”上官金虹泄愤的又给了林仙儿几鞭子,打的林仙儿一直惨厉叫唤,然后疼晕了过去。

        上官金虹见此却是冷笑一声,对着一边的人喊了句,“给我泼盐水把她弄醒,弄醒后继续折磨她!”

        上官金虹说完这句话,就有人上前对着林仙儿泼了一通盐水,把林仙儿疼醒,林仙儿感受着每一条鞭伤被盐水侵染,带出的刺骨的痛,浑身就忍不住疼的痉挛起来,而这些痛还不是极致,随之而来还是一鞭接一鞭的抽打。

        “啊——”

        上官金虹就是在林仙儿的痛呼声中离开的,又给荆无命输送了点内力,帮助荆无命压制住体内的毒素,然后出去询问帮众,“梅二先生,带来了吗?”

        “帮主,梅二先生最近不知被谁请去治病,没有在他的医馆里,我们已经在寻找了!”

        上官金虹听能医治荆无命的梅二先生还没有找到,眉头就皱了起来,厉声对着回话的人说,

        “掘地三尺,也给我把他找出来!”

        “是,帮主!”

        上官金虹看着跑出去的帮众,心中烦躁的只想杀人。

        昨夜荆无命跑回来,见到他就吐了一口污血,那满脸的黑气,是中毒已经到了肺腑不说。他只来得及追问荆无命出了何事,荆无命只来得及说了他中的是林诗音的毒针,就昏迷了过去。

        上官金虹当时就马上叫人去追林诗音,讨要解药,然后他就用内力帮荆无命护住心脉,等着解药和梅二先生的到来,只是现在,都快过了一夜,荆无命身上中的毒,解药没有追到,梅二也没有来,上官金虹不敢想象,他的内力能帮荆无命压制多久的毒素,一旦毒素侵入荆无命的心脉,那么荆无命也就没有救的可能了。

        “废物!废物,一群废物!”

        就在上官金虹发狂的把金钱帮的大厅内,能砸的东西都砸了,还无法发泄心中的怒气时,去寻找梅二先生的人,终于提着梅二先生进了金钱帮。

        “帮主,梅二先生请来了!”

        上官金虹听到梅二先生来,精神一震,就马上出声让人把梅二带进来。

        梅二先生被提着来到金钱帮,很是不悦,所以在上官金虹要带他去见荆无命的时候,有些拿乔的表示他不治。

        上官金虹听到梅二先生说他不治,脸就阴沉了下来。

        “你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上官金虹霸道的说完这句话,就单手提着梅二先生,把他丢进了内屋。

        梅二先生还想坚持的时候,上官金虹的威胁就说了出来,“你若是治不好他,我就一刀刀活剐了你!”

        上官金虹说的时候,拔出一把匕首插在桌子上,梅二看上官金虹动是真的要活剐他,到有些不敢拿乔。

        他不怕死,却是怕被一刀刀活剐。

        “他中了三种毒,一种在压制着另外两种毒,有些难治啊!”梅二先生对着荆无命检查了一通,就马上说了荆无命体内的毒。

        “其中一种毒是好解,另外两种毒......”梅二先生琢磨着怎么解的时候,上官金虹却是拿出一瓶药丢给梅二。

        “其中一种毒,应该是这种!”上官金虹猜到荆无命能支撑着回来,应该是用了以毒攻毒的法子,吃了金钱帮的独门秘制的毒/药。这种毒、药是金钱帮保命的一种法子,再中了别人的毒时,用这种毒先压制住其他毒,好寻求杀死对方的机会,再赶回金钱帮解中的毒。

        梅二闻了闻上官金虹丢过来的药,皱着眉头想了会,就拿出银针对着荆无命施了起来。

        期间荆无命又吐了一口污血,脸上的黑气散了些,却还是没有醒过来。

        “我需要这些药材......”梅二对着上官金虹报了一连串的药,上官金虹记下让人去抓来,梅二就又说了熬煮的方法,一刻钟后就有人熬好药端上来。

        梅二让上官金虹给荆无命灌下去,然后让上官金虹用内力把荆无命的体内的毒往他手腕上赶。

        上官金虹没有犹豫的就开始行动,梅二见此也就划破了荆无命的手,开始放荆无命体内的污血。

        半个时辰后,梅二看荆无命流出的血变的鲜红,也就马上给荆无命包扎好伤口,让上官金虹停止输送内力。

        “咳!”

        “无命,你醒了!”

        荆无命咳了一声,悠悠转醒,上官金虹就有些欣喜的问了句。

        “我的手怎么使不上力?”荆无命有些无力的问上官金虹,上官金虹本以为荆无命现在是太虚弱才如此,旁边的梅二先生却是开口说。

        “无力就对了,你的手是废,今后都不能练剑了!”

        “什么?”上官金虹有些诧异的喊了声,梅二才不疾不徐的说,“那么重的毒,只废两只手的肌肉,已经算是幸事了!”

        “我不能用剑了!”荆无命有些呆滞的看着上官金虹,上官金虹知道习武之人,武功被废是什么滋味,就转头问梅二先生,“没有治好的法子了吗?”

        梅二先生对着上官金虹摇了摇头,荆无命见此就看着他的双手发呆。

        梅二则是看荆无命醒来,就准备离开,上官金虹这次到也没有拦,而是有些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去面对着荆无命。

        “无命,会有法子治好你的手的!”上官金虹想了想就拍了拍荆无命的肩膀,安慰了荆无命一句,荆无命听后却是冷笑了一声,“连妙郎中都无法治的手,还又谁能救!”

        上官金虹听了荆无命的话,就沉默了下来。

        荆无命却是突然抬头看着上官金虹说,“我已经成了个废人,不能用剑,对你没有什么用了,你可以杀了我了!”

        上官金虹听到荆无命让他杀了他的话,没有说什么,只是站起来说,“你身体还虚弱,好好的养着!”

        上官金虹说完这句话,就冷着脸走了出去。

        荆无命看着上官金虹离开的背影,眼神黯淡下来。

        “照顾好无命公子!”上官金虹小声的交代了金钱帮的一个仆役,就带着狂暴的情绪召集了再外的金钱帮帮众。

        “金钱帮从即日起,全力追杀林诗音母子和一个用快剑的小子!本座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上官金虹坐在帮主之位上,高高在上的对着金钱帮的帮众宣布了这个追杀令。

        金钱帮帮众称诺后,就四散开去追查夏夕颜的下落。

        “诗音怎么会惹上金钱帮?”站在金钱帮外的龙啸云,偷听到金钱帮帮众的关于追杀林诗音的追杀令讨论时,有些惊疑的躲在一边。

        而龙啸云会来这里,也是因为之前他被林仙儿害的中毒,他去求了梅二先生,梅二先生就一直在兴云庄给他治毒。

        才治好他把梅二送出兴云庄的时候,梅二就被一直寻找他的金钱帮的人给掳走了。龙啸云好奇就跟了过来,想打探江湖第一大帮金钱帮是出了什么事,才会那么紧急的寻找梅二先生。

        只是龙啸云准备拜见上官金虹的时候,却被金钱帮的门人给拦在了外面,说他们帮主今天不见客。

        龙啸云被拦下就更清楚上官金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之前为寻找杀死李寻欢的人,是和李寻欢的老对头上官金虹打过交道,这次看金钱帮出事,就准备伺机看能不能打探出对他有利的消息,就一直躲在金钱帮附近。然后就听到了金钱帮要追杀林诗音的消息。

        “诗音和云儿有难,我得去救他们!”龙啸云跟着金钱帮寻找夏夕颜的人,也开始寻找夏夕颜,想赶在金钱帮之前,通知夏夕颜他们被追杀的事情,顺便保护夏夕颜母子。

        “这次也许是个让诗音回到我身边的机会!”龙啸云在寻找夏夕颜的途中,一边心焦夏夕颜和龙小云的安危,一边却也带着算计,觉得他这次能让夏夕颜回到他身边,只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让龙啸云没空去想。

        “金钱帮这次居然是出动全帮追杀诗音!”龙啸云看着金钱帮给各分舵发布的消息,就变了脸色。他没能打探出金钱帮为什么追杀夏夕颜的原因,现在见金钱帮出动全帮要追杀夏夕颜,这已经不是以他一人之力就能对抗得了的。

        “诗音,你到底是做了什么?”龙啸云着急的嘀咕了句,然后算计着利用什么来对抗金钱帮,只是想来想去,龙啸云有些颓废的发觉,以他现在的人脉和金钱,根本无法对抗金钱帮。

        龙啸云被这样的现状弄的有些急躁,最后却是看着金钱帮截杀了几个相似林诗音母子的人后,咬了咬牙去求了他最不想求的人——李寻欢。

        龙啸云之前不想让李寻欢抢在他前面救夏夕颜母子,现在却是在知道他护不住夏夕颜母子的时候,只想到了在兵器排行榜上排第三的小李飞刀李寻欢,也只有李寻欢能对抗金钱帮,对抗住上官金虹。

        “寻欢,诗音不知道怎么让金钱帮全帮追杀她,我们得想办法先找到她,然后把她保护起来。”龙啸云找到喝的醉醺醺的李寻欢,就忍着心中的厌恶,跟李寻欢说了夏夕颜母子的处境。

        “诗音被金钱帮追杀?”李寻欢迷离的眼神,在听到龙啸云的话后,瞬间变得清明起来。

        龙啸云注意到,心中就暗暗惊异,李寻欢刚刚是在对他装醉。

        “是的,我接到消息,上官金虹在金钱帮内,对着诗音下了追杀令!”龙啸云压下心中的惊异,和李寻欢说话。

        李寻欢则是丢了手里的酒瓶,站了起来询问龙啸云金钱帮追杀夏夕颜的原因。

        “诗音一直和江湖没有什么来往,更是和金钱帮无冤无仇,这次遭到追杀,我也正在查,查到的是林仙儿前段时间进入了金钱帮。”龙啸云把他最近查到的消息毫无保留的告诉李寻欢,他现在只想先保护好夏夕颜母子,至于对李寻欢的仇恨,也得等夏夕颜母子安全后,再慢慢谋划。

        “林仙儿!?”李寻欢有些疑惑夏夕颜被金钱帮追杀,会和林仙儿扯上关系。

        龙啸云看出李寻欢脸上的犹疑,就忍不住带着些讽刺的说。

        “寻欢不会不知道林仙儿一直因为你而嫉恨诗音吗?当年你娶了她却在当夜又休了她,林仙儿有多恨你,你不会不知道!”

        龙啸云的话,让李寻欢怔了下,然后有些受到打击的晃了晃身体,心痛自责的呢喃了一句。

        “又是我害了表妹,又是我,我总是给表妹带来不幸。”

        龙啸云本是看他的话刺痛到李寻欢,使李寻欢受到打击而有些痛快的时候,却是在听到李寻欢叫林诗音‘表妹’这个有些亲昵的词时,被刺激的脸色难看起来。

        李寻欢自和林诗音退了婚,就不在叫林诗音表妹来避嫌,现在却是当着他的面就叫林诗音表妹,这是不是意味着,李寻欢是真的准备在和林诗音再续前缘。

        林仙儿当初的话,突然出现在龙啸云脑海中,龙啸云再看李寻欢的时候,眼中就带了杀意。

        诗音只会是他的,他不会让给任何人!等金钱帮追杀的事情完成后,他一定要让李寻欢身败名裂,凄惨而死!

        “寻欢,我们还是快些寻找诗音吧!诗音不会武,面对金钱帮的追杀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龙啸云压下心中的阴暗情绪,脸上到也不似作假的带着着急的提醒李寻欢,现在不是他愧疚的时候,在金钱帮之前找到夏夕颜母子才是最关键的,若是他们晚了一步,再他们心中手无缚鸡之力的‘林诗音’,如何躲过金钱帮的追杀。

        “我现在就找江湖上的朋友,一起寻找表妹!”李寻欢被龙啸云的话弄清醒,马上做出决断。

        龙啸云听李寻欢要动用他江湖的人脉,也为找夏夕颜的事松了口气,同时也对自己一个人无法解救夏夕颜母子,而生出些许自卑。

        而就在李寻欢和龙啸云联手一起寻找夏夕颜和龙小云的时候,夏夕颜却是已经知道金钱帮对她的追杀令。

        “娘....爹,我一定要伪装成这样吗?”龙小云看着易容成一个男的的夏夕颜,嘟着嘴有些不满的询问夏夕颜。

        夏夕颜回头看被打扮成‘漂亮’小女孩的龙小云,就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龙小云看夏夕颜笑,看着夏夕颜的眼神就更加怨念了。

        “娘,为什么我要扮成女孩子!”龙小云推了推他头上可爱的包包头,鼓着脸再次询问夏夕颜把他打扮成女孩子的理由。

        夏夕颜‘咳’了一声,然后严肃的告诉他说,“这样找我们的人才认不出你来,谁也不会想到我们由母子,变成父女。这样才出其不意。”

        “那为什么阿飞哥哥不用扮女孩,就我需要扮!”龙小云看到一边的阿飞也带着笑意的看着他,心中虽然理解夏夕颜对他的改扮,却还是有些怨念为什么他一个男孩子,要扮成一个女孩子,还要被阿飞笑话。

        “你阿飞哥哥啊.....”夏夕颜的语气带了些惋惜,她也想恶搞的把冷面阿飞也反串打扮成女孩,可是她当时只是有这个想法,抬眼看了阿飞一眼,就被阿飞那冷冷的面容,给打消了。

        她好不容易才打破阿飞的戒心,接纳她,也好不容易劝着阿飞跟他们出山,她不想因为易容的事情,让阿飞反悔的不跟他们出来。

        当时他们已经在地洞里呆了三天,三天阿飞都能感知到附近偶尔有人出现,好像还是在搜查着他们。

        对此谨慎的他们都没有出去,而这三天,夏夕颜除了在想出路的事情,就是再和阿飞刷亲密度。

        阿飞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夏夕颜自称是他母亲白飞飞的朋友,所以对夏夕颜的警戒心散去很多,夏夕颜叫他称呼她为林姨,阿飞也没有多做坚持,就也叫了。

        夏夕颜当时听他愿意叫她林姨,就乘热打铁的又说了要照顾他的话,阿飞却还是坚持不受人的好处。

        “你娘也救过我的命,你也救过我们母子的命!这么算下来我就欠你们娘两三条命!这么大的恩惠,你不让我报,你是想让我做忘恩负义之人吗?”夏夕颜准备曲线忽悠阿飞的坚持,“你娘是说过不能受任何人的好处,可是我照顾你,却不是给你好处,而是还当年你娘给我的恩惠!就像是你娘给了我件东西,我现在不能还给你娘,只能还给你!”

        阿飞抿着嘴,没有反驳,夏夕颜就有些高兴的继续说,“现在外面好多人追杀我们,你是受我的牵连,留在这里很是危险,你跟着我们离开这里,然后再做之后的打算!”

        “我还没有练好剑,不能出山!”阿飞想到白飞飞给他定下的规矩,没有练成剑法就不能出山,所以对于夏夕颜的提议是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

        “这是你娘给你定的对吗?”夏夕颜不用阿飞说,就猜到是白飞飞的规矩,白飞飞让阿飞练成剑法后再进入江湖,这是对没人庇护的阿飞的一种保护,可现在情况有变,却成了一种限制。

        “你现在留在这里,只会被金钱帮的人杀死,你根本没有一个清净的地方练剑,这是我给你带来的麻烦,我会帮你找寻一个适合你练剑的地方!你娘若是在的话,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带着你离开这里。”

        夏夕颜的话,让阿飞犹豫了起来,一边正在研究毒术的龙小云却是主动拉着他的手撒娇,“阿飞哥哥,你跟我们出去吧,这里好危险,你要练剑,去哪里都可以脸,不必留在这里练,这里好危险啊,你在这里若是出了意外,你就永远也无法练剑,也无法完成白姨对你未来的期望。”

        阿飞听了龙小云提到白飞飞对他的期望,让阿飞想到他娘对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在江湖中闯出不输给他爹沈浪的名声,让就算隐居海外的沈浪都能知道他阿飞的成就。

        “我跟你们出去!”阿飞沉思了会,再抬头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跟着夏夕颜和龙小云出去。

        “这就对了嘛!出去林姨会给你找一个很好的地方练剑,林姨也会把我会的剑法交给你,阿飞,你一定会成为让江湖为之震惊的人的!”

        “林姨,你知道我娘对我的期望?”阿飞听到夏夕颜的话,就反问夏夕颜。

        “我当然知道了,你娘那么好强的一个人,怎么会希望你一辈子碌碌无为呢!你娘一定希望你长大能扬名立万!”夏夕颜利用已知的剧情,让阿飞更加相信她和白飞飞是很了解彼此的‘朋友’,这样也更容易让阿飞亲近她,那么只要时间一长啊,阿飞的有些坚持必然会因为亲近而放下。

        “嗯,我一定不会让我娘失望的!”阿飞听夏夕颜说白飞飞对他的期望,就抱紧了他的剑。

        夏夕颜见此,就伸手想去摸摸他的头,阿飞感觉到就偏开没有让夏夕颜摸到,夏夕颜也没有生气,也就收回手说,“你现在的剑术已经很厉害了,你娘在泉下有知,应该会很为有你这样的儿子自豪的!”

        阿飞听夏夕颜这么说,眼睛就亮了些。

        夏夕颜看阿飞答应和他们出去,就马上想着他们出去不被认出来的法子,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易容,而易容术万幸的在怜花宝鉴中也有详细的介绍。

        夏夕颜之前带着龙小云离开兴云庄,最好龙啸云和李寻欢追查到,也是靠怜花宝鉴中的易容术。当时夏夕颜带着龙小云一出长安城,就易容成了一对不起眼的祖孙,慢慢走到现在人烟罕至的小镇定居下来。

        至于后面怎么被荆无命找到,夏夕颜预估他们出城后,恐怕是被万事爱留一手的林仙儿给派人跟踪了。

        “我来给你们易容,让他们认不出我们。”夏夕颜把她想的法子告诉龙小云和阿飞,就开始准备易容的东西。

        为了避过金钱帮的追查,夏夕颜就把她扮成一个中年男子,龙小云扮成一个小女孩,阿飞则是除了荆无命见过,就没有人看过,就只是把一看就是练剑的手给遮掩住,其他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我们装扮成一个父亲带着一双儿女出行,想来他们寻找一个女人和两个男孩,是怎么也不会和我们对上号的!”

        夏夕颜的话,阿飞没有异议,龙小云对要扮小女孩有些不情愿,却也以大局为重的被夏夕颜套上了粉色的襦裙,梳了可爱的包包头。

        果然,等夏夕颜们先在阿飞的带领下避过在山上寻找他们的金钱帮,下了上买了衣服换好再遇到寻找他们的金钱帮时,父子的组合的确没有引起金钱帮的注意。

        夏夕颜他们现在也得以优哉游哉的坐在客栈中,吃着饭闲聊着。

        “娘,金钱帮的人都好笨,我其实恢复成男孩,他们也不会注意到的!”龙小云看四周有看他漂亮,一直盯着他看的人,就有些不悦的再次跟夏夕颜请求换装。

        夏夕颜也注意到龙小云那张脸,就算被她故意化丑了几分,还遮不住他的好容貌,就摸着下巴想解决方法。

        “我回去给你脸上点几个麻子!”夏夕颜看着龙小云的脸,想着有几个碍眼的麻子,怎么也能让龙小云的五官不吸引人!只是夏夕颜提前脑补龙小云脸上带麻子,却是觉得有点萌的笑了起来。

        “娘——”龙小云看夏夕颜看着他又笑了起来,就拖长音不满的叫了夏夕颜一声,夏夕颜却是轻拍了他的头一下表示,“说了,要叫爹!”

        “阿飞哥哥都不叫!哼!”龙小云这几天发现夏夕颜对阿飞的事事迁就,心中生出了几分嫉妒,所以现在就傲娇的对着夏夕颜和阿飞哼了声。

        夏夕颜见此就点了点他,阿飞则是感知到龙小云对他的不满,有些不知所措的动了动肩膀。

        阿飞对别人的情绪极为敏感,他能感知到夏夕颜真心的要对他好,也能感知到之前龙小云想对他的亲近。这些都是在他娘去世后,他头一次感受到别人对他的好。可是现在龙小云对他偶尔冒出的嫉妒,让阿飞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

        阿飞是有些喜欢龙小云这个长得漂亮,会叫他阿飞哥哥的小弟弟。他不希望龙小云对他生出介怠。

        “你阿飞哥哥是没有叫习惯,你啊,就是爱跟人攀比,娘之前是怎么教你!”夏夕颜看出阿飞因为龙小云的话,弄的不自在的表情,就伸手轻拍了龙小云一下,纠正他现在像个小刺猬似的行为。

        龙小云听到夏夕颜说以前怎么教他,也就马上不敢再耍小性子,坐好乖乖的吃饭。

        夏夕颜见此就给他夹了一筷子他爱吃的菜,龙小云马上就感受到夏夕颜对他的关心,散去了对阿飞突然生出的嫉妒,对着夏夕颜甜甜的笑了笑,然后说了声,“谢谢爹!”

        夏夕颜也回了他一个笑,然后笑着给阿飞夹了点菜,让他多吃点。

        阿飞感受到龙小云的情绪变化,也就松了口气,看夏夕颜给他夹菜,虽然心里觉得别扭,却还是有些小声的学着龙小云,对夏夕颜说了声,“谢谢,爹!”

        夏夕颜听到阿飞叫她爹,笑容就怎么也遮不住,这算是阿飞接受了她的照顾了。阿飞看夏夕颜开心,嘴角也上扬了些。

        这几日的相处,阿飞虽然还想坚持不受夏夕颜的照顾,可是在外为了躲避金钱帮的搜捕,他和夏夕颜扮成父子,和龙小云扮成兄妹,对外怎么都有些亲昵,有时候这些亲昵假装多了,那么自然而然就会成为真的亲昵。

        夏夕颜一下山就以做伪装为由,给他一口气买了好几套衣服,吃饭也都定很多菜,让他慢慢品尝,他不傻,能看出夏夕颜是心疼他之前在山上清苦的日子,所以才这么照顾他。

        他娘去世的时候,没有给他留下多少银两,这些银两只够他省着买一些干粮来吃,平时他只能吃野果,吃野味。自他娘去世后,他就再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所以在他们下山后在客栈吃的第一顿饭时,他吃的有些小心的样子被夏夕颜注意到,自此夏夕颜就爱点一桌子菜,让他慢慢吃。

        夏夕颜对他的好,阿飞想拒绝,却是越来越无法拒绝。

        阿飞现在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白飞飞逝世后,三年的孤苦无依,让阿飞本能的向往着温暖。而且就算阿飞心里常常想起白飞飞对他的告诫,让他不要接受别人的好处,可是夏夕颜却是以白飞飞朋友的姿态来照顾阿飞,白飞飞是阿飞无法拒绝的软肋。

        而且夏夕颜无时无刻不在跟阿飞强调,她对他的照顾是在报恩,不是在给阿飞好处,这些话,说多了就有洗脑的效果,让阿飞心里的有些坚持,完全松动起来。

        “金钱帮最近一直找不到我们,行事开始越来越狠辣了,我们虽然有易容,可是难保不会露出马脚,我们还是得尽快找个地方,完全躲避金钱帮的追杀,这才是万全之策。”

        吃完饭,夏夕颜带着龙小云和阿飞回到客栈的房间,就小声的和他们说着之后的打算。

        “娘,那你说我们去哪呢?”龙小云赞同夏夕颜的说法,却是有些不知道该去哪里。

        夏夕颜却是对着他们笑了笑,然后说,“金钱帮的帮众遍布中原,我们在中原根本没有地方可藏,所以娘想了下,我们要逃出金钱帮的眼线,就只有离开中原了。”

        “离开中原?那我们去哪里啊,娘!”龙小云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所以听到要离开中原就询问夏夕颜去哪里。

        夏夕颜看她一说离开中原,阿飞的眼神就晦涩不明的闪了下,夏夕颜没有卖关子,直接把她之后的打算说了出来。

        “我们出海去定居!”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3432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