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第55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17

第55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17

        夏夕颜看清想她飞来的东西时,怔楞了下然后被身边一直跟着的慕容复往旁边拉了一把,才躲开了攻击过来的污秽物。

        “这位是姑苏慕容家的老夫人,各位施主,你们别误伤了我少林寺的贵客!”玄渡看夏夕颜躲开外面跟少林寺要说法的民众抛过来的粪便,心中松了口气后,就提气对外说了这句话,而这句话一出,外面还蠢蠢欲动准备对着少林寺大门泼粪便的民众都停了手。

        “慕容女施主,你可以上前说话了!”玄渡看民众停手,也就出言让夏夕颜上前为他少林寺说话。

        夏夕颜没有推辞,绕过少林寺门外到四散的粪便,找了出能停脚的干净处站着,才对站在少林寺大门台阶下一直好奇看着她的民众说话。

        “诸位都是被叶二娘那毒妇害了孩子的人家,来这里是为了向劫走叶二娘的少林寺前方丈玄慈跟少林寺要个说法,对吗?”夏夕颜开口并未直接为少林寺说话,而是先问了下面抱着一个个小骨灰盒的民众,看他们对她并未如对少林一样抱有敌意的纷纷出声回答了她的问题后,才把她今天被少林寺拉来做说客,劝他们离开的事情委婉的说了下。

        “慕容老夫人,我知道是慕容家捉拿的叶二娘和那淫、贼云中鹤,你是好人,只是你的劝我们也不会听,我们要少林寺把叶二娘给交出来!她必须被用极刑处死才能消我们心中的怨气!”

        一个算是领头的男子不等夏夕颜说后面劝的话,就拔高声音打断夏夕颜的话。夏夕颜认真的听完,才开口继续说。

        “我知道诸位心中的怨恨和痛苦,叶二娘的行事罪大恶极,不容原谅,我今日来并不是为救走叶二娘这毒妇的少林寺前方丈玄慈开罪的,而是想劝大家给少林寺点处理时间。叶二娘现如今并未被少林寺找到,所以暂时无法给大家一个交代。”

        “不过少林寺作为我大宋第一大寺,怎么也不会包庇劫法场救走恶徒的玄慈,更不会包庇手里有几百条小儿性命的叶二娘。三天后,少林寺就要对外开对玄慈的判决大会,不仅会让玄慈受到该有的惩罚,也会从他口中逼问出叶二娘的下落,就此来给大家一个交代,给朝廷一个交代。”

        “而我慕容家也会观摩三天后对玄慈的判决大会,到时候若是知道了叶二娘下落后,会尽快派人把她找到,然后送给官府,继续当初对叶二娘罪有应得的判决,以慰你们被叶二娘害死的孩子的在天之灵。”

        “今天劝诸位先行离开这里,一是三日后的判决大会,少林寺邀请了武林众多有名望的人士参加以示此次判决的公正,所以需要些准备时间,诸位在这,可能会让判决大会无法准备,二是诸位来少林寺要说法,也来了几日,想必也是身心俱疲的,需要休息休息,等三日后再来这少林寺,一起等候少林寺对玄慈的判决。等会我慕容家也会为诸位包一家客栈,容诸位想休息的人家去那里休息休息,”

        夏夕颜的话说完,台阶下的人就纷纷讨论起来,最后之前那个带头人就点头说,“我们相信慕容老夫人的话,会先离开这里休整下,三日后再来这跟少林寺要说法!”

        夏夕颜看他们还真给慕容家面子,心中略微有些高兴的时候,一直在夏夕颜身边的玄渡却是深深的松了口气,开口连连跟夏夕颜道谢,夏夕颜谦虚了几句,就叫慕容复下山去给那些离开的民众定客栈。

        “慕容老夫人,不用你掏钱安定我们,我们会自己会找到住处的!”台子下还没有走远的人听到夏夕颜吩咐慕容复的话,就出声拒绝了夏夕颜准备给他们包食宿的事。

        “诸位远道而来为子要说法,也都是我慕容家无能,抓住了那叶二娘,还看不住她,才叫她被救走多活几日,也累得大家终日受煎熬!我慕容家心中对此有愧,所以这次就让我慕容家安顿诸位吧!”

        夏夕颜看着那些被叶二娘害死孩子,而跑少林寺来要说法的人,大多是不富裕的人家,衣衫褴褛,神情痛苦的捧着孩子的小骨灰盒模样,夏夕颜看了就有些为他们心酸,所以就想着接济接济他们,不然这些人在外等三日,还不知道能不能吃上一口热饭呢,看他们现在的模样,就能看出他们之前都是露宿在少林寺外。

        丧子之痛本就难捱,还一路千里迢迢追逐过来,就为给逝去的孩子要说法,一路真的如夏夕颜之前说的‘身心俱疲’,若不是有仇要报,夏夕颜觉得他们很可能都垮了。

        “复儿,给他们找到客栈,安排好他们的食宿后,再给他们请几位郎中看看。”夏夕颜小声的告诉慕容复,慕容复点头应下,就施展轻功去安排夏夕颜嘱咐的几件事情,留夏夕颜继续面对少林寺的几位大和尚。

        玄渡在一边,靠练武的耳力是把夏夕颜母子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也听到了离开的民众对慕容家的仁义的夸赞,因此对于夏夕颜安顿那些民众的行为倒是有些钦佩,同时却是想到之前他们处理围着他们少林寺的民众的欠缺。

        他们只是因为找不到叶二娘,无法给他们一个说法,就一味的不出头的任他们在外辱骂攻击,只想着等玄慈判决大会后,处理完玄慈给了朝廷和他们交代,他们自然会走,却是没有想过在判决大会前,出面跟他们说清楚判决大会会给他们说法,然后把他们给接到少林寺留客的厢房住着,这样的施恩很容易消除民众因玄慈救走叶二娘,而怨恨厌恶少林寺的感官,还能重新获得民心。

        “慢了一步啊!”玄渡看着被慕容复扶着一位老者下山,心中为少林寺之前没有留民众惋惜了一声。

        之后夏夕颜留在少林寺,以慕容家和玄慈是旧友的关系,询问了下玄慈的近况,然后有些惊讶的知道,玄慈居然因为劫法场救走叶二娘的事情,被废了武功。

        “玄慈因叶二娘犯了杀戒!”玄渡看出夏夕颜的吃惊,就出言跟夏夕颜解释,“少林寺无故犯了杀戒的僧人,都要被废除少林寺的武功,然后逐出少林寺!只是玄慈身份特殊,所以暂时只废了其武功。”

        夏夕颜听后心中消除了惊讶,却是被系统提示说,“主人,这大和尚只说了一半,他们为什么废了玄慈的武功。是因为玄慈回来认罪后,本是打算受了戒律两百杖棍邢后,就和原著一样自杀来保少林声誉和为他自己挽救下名誉,却是不知朝廷给少林寺施压,玄慈必须活着去受朝廷的判决,玄渡等为保少林,才强留了玄慈的一条命。”

        “朝廷的判决?”

        夏夕颜听了系统的话,有些一头雾水,不是朝廷一般不管江湖人的一些行为吗?

        系统就继续跟夏夕颜解释说,“官府和朝廷一般不管江湖人士之间的打打杀杀,却是会管他们危害百姓的事情。玄慈劫朝廷的法场救身负多条性命的叶二娘,不仅犯了民怨,还犯了官府的权威,而劫法场还是当权者最不能容忍的罪名之一,有时候还能被算在谋逆之中。”

        “玄慈劫法场,若是没有有暴露身份,官府不知道是谁,还似无头苍蝇似的不知道去缉拿谁,只会缉拿四大恶人,可是知道是玄慈的确切身份,官府必然是要缉拿他来以儆效尤的。”

        “而且就算捉拿不到玄慈,少林寺出了玄慈这人,也可能要被牵连的一起受罚,之前大宋皇帝派兵包围少林寺就是想连坐处理了少林寺,后面还是玄渡那和尚嘴巧,做了些保证,才让大宋皇帝暂时退了兵。而玄渡跟朝廷的保证中,就有他们少林寺遵守所有大宋律法,所以这次玄慈被判决的事情,除了给江湖上一个交代,维护少林寺的声誉外,还有就是给朝廷一个交代。”

        夏夕颜听了系统的解释,才明白期间的弯弯道道,然后和玄渡几位大师又说了些关于玄慈的事情后,也就告辞下山了。

        “娘!”

        夏夕颜没有让少林寺的小和尚送,自己施展轻功往山下走去,走到半山腰就遇到安排好那些带着孩子骨灰来少林寺讨说法的民众,见夏夕颜还没有回他们的客栈,也就自己亲自来接夏夕颜。

        “都安排好了吗?”

        “娘,复儿都安排好了,我没有找公冶二哥帮忙,我自己为他们找了一家很大客栈,包了所有房间给他们住宿,也给他们叫了附近最好的几位郎中给他们看看,弄完这一切复儿才来接娘的。”慕容复站到夏夕颜身边,把他下山后做的事情,一一和夏夕颜说了,夏夕颜看没有什么漏洞,也就满意的对他点点头。

        “娘,我给你买了只簪子!”慕容复跟着夏夕颜在夕阳下往山下走,看着他和夏夕颜拉长的身影,没有其他人,就把之前他在路上买的一根簪子从怀里掏出来,递给了夏夕颜。

        夏夕颜看着那不是很精致,却很有特色的簪子,笑着接了过来,“很漂亮的簪子,正好配我有套衣服,复儿有心了!”

        慕容复见夏夕颜高兴,也高兴了起来,他当时带着王语嫣他们在市集逛,看到这个簪子,就觉得和夏夕颜很配,就想买下来送给夏夕颜,只是买了下来,却是一直有些不好意思送,因为慕容复就从未送过母亲东西不说,慕容复还有些忐忑的觉得一直不缺金贵首饰的母亲,可能会不喜欢这不怎么值钱的簪子,却没有想到夏夕颜收到会很开心的夸他有心,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后面的路,夏夕颜发现慕容复故意放慢了脚步,没有急着回客栈,也就跟着他放慢了脚步,用普通脚速,一步步慢慢往山下走,路上看到一中树叶,夏夕颜就想到什么摘了下来,然后在慕容复好奇的眼神中,拿着那树叶吹了一首曲子,吹完后看慕容复那惊讶的眼神,就有些得色的跟他说,“娘教你吹树叶吧!”

        慕容复有些诧异的接过夏夕颜递过来的树叶,夏夕颜就开始把她从阿飞那里学来的技能——吹树叶的技法,一一告诉了慕容复。

        慕容复本就聪明,比夏夕颜当初学的快多了的,在夏夕颜他们还没有走下山时,慕容复就掌握了吹的技巧,然后就跟着夏夕颜学了一首曲子,学会后就一直吹给夏夕颜听,之后夏夕颜连着教了慕容复四五首曲子,慕容复居然都学的很快。

        “复儿的音律很好,等回了燕子坞,娘为你聘请一位乐师教你乐理如何?”夏夕颜早就想让慕容复多学点陶冶情操的东西,来多消磨时间不去想复国的事情,今天发现慕容复乐感很好,就马上决定把这个计划提前。

        “娘决定就好!”慕容复看着夏夕颜似乎喜欢听他吹的曲子,就没有反对夏夕颜的安排,夏夕颜听慕容复没有反对就笑的更加开心,慕容复见此也很开心的拿起树叶继续吹了起来。

        夏夕颜就在一边听着欢快的曲调,在看吹的时候神情也很愉悦的慕容复,笑容就更深了起来。慕容复和龙小云不同,压在他身上的很多东西,让夏夕颜自己看了都觉得喘不上气,她一直再帮他减弱由慕容博和王氏灌输给他的‘复国’思想,也在减轻他身上拥有的那荒唐的胆子,只为让一出生似乎就被困在枷锁里的慕容复,能活得想其他孩子一样轻松快乐。

        别再为了慕容家那可笑的复国梦,而机关算尽害人害己的没有一天快乐的过一辈子。

        母子两并肩走下山后,就陆陆续续遇到了人,慕容复就把夏夕颜给他的树叶小心收了起来,没有再吹,沉默的和夏夕颜走回客栈。

        “娘!”

        在夏夕颜要走进客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慕容复轻拉了她衣袖一下,她回头看慕容复,就看到慕容复有些欲言又止,也就停下脚步看着慕容复。

        慕容复见夏夕颜看着他,耳朵就慢慢的红了起来,然后有些忸怩跟夏夕颜说,“娘,吹树叶的法子,你别教给嫣儿她们好不好?”

        夏夕颜看慕容复这么说时候,那红彤彤的耳朵,也就轻笑了一声,然后在慕容复更加不好意思的表情中,伸手轻揪了两下他的红耳朵说,“这吹树叶的法子不教给她们,只教给我儿子,复儿以后也只传给你儿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3628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