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第57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19

第57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19

        黑衣人一出现,夏夕颜就从他的声音辩出是之前碰过面的萧远山。

        而等萧远山飞近,夏夕颜看清他两手提着的人,夏夕颜也辩出其中一人是叶二娘,另外一个萧远山提着的妇人,夏夕颜却是从未见过。

        正在夏夕颜疑惑,萧远山带的那个妇人是谁的时候,夏夕颜听到了刚刚她还关注的乔峰对着萧远山的方向,似乎是认出了谁,而着急的喊了声‘娘’。

        乔峰的这声‘娘’,让夏夕颜知道萧远山带来的另一位妇人应该就是乔峰的养母了。

        萧远山听到一声他极为熟悉的声音叫‘娘’,身形不着痕迹的顿了下,才继续提着手中的人飞近玄慈。

        萧远山快要飞近玄慈的时候,反应过来的几个大和尚都出手要拦下他,萧远山见此不慌不忙的把右手中的叶二娘向他们抛了过去,阻挡了他们的行动的同时,看一脸急色的乔峰也向他这边冲过来,萧远山的眸子闪了下,就把他左手中的乔母,对着乔峰也抛了过去。

        “娘!”乔峰本是打算去找把乔母提来的萧远山麻烦,却是接到对方轻抛过来的乔母,而顿住了脚,快速的查看乔母的情况,发现乔母只是被点了穴,没有受伤就松了口气,没有注意到被他解了穴的乔母,看着他脸上露出的不自在。

        “玄慈,你想替叶二娘受罪来维护你那虚假的仁义,今天我偏不让你如愿!”萧远山两手空了下来,就在玄慈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玄慈说出这句话。

        玄慈则是看到黑衣人再次出现,还带来了叶二娘,就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要让他不留一点好名的死去。

        “玄慈,你把叶二娘救出来,把藏于当初帮她接生的乔氏家里,让十年前被你一百两银子收买的乔氏夫妇照顾她,玄慈,你对于乔氏夫妇倒是很倚重,不把叶二娘交给你如何的好友,只交给他们照顾,也不怕他们去报官,不过这乔氏夫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你那情妇叶二娘一样歹毒,就爱夺别人家的孩子做儿子!”

        “你是谁,我和你有什么冤仇,你要三番两次的害我?”玄慈有些心惊萧远山对他身边的事情的了解,却是一直猜不出对方会是谁。

        “我和你的冤仇,恐怕几天几夜也说不清楚!”萧远山的声音像是碎了毒,阴测测的对着玄慈说了出来。

        玄慈看着萧远山看着他那嗜血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就有种熟悉感,脑中浮现一个人影,那个人影一出现,玄慈浑身就觉得有些瘫软,当年那人连杀他们中原十多个好手的场景,玄慈现在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嗖!”

        “砰!”

        就在萧远山和玄慈对视的时候,汪剑通突然从萧远山的背后,对着萧远山来了一掌,却是被萧远山马上察觉到,然后不惧的偏了偏身子,躲过汪剑通的攻击同时,身形一闪,就已经靠近汪剑通,之后萧远山在汪剑通慌乱的眼神中,手法快速的就出手折了汪剑通出降龙二十八掌的右手,汪剑通来不及痛哼的时候,就像碎布一样的被萧远山单手提了抛到一边。

        两人对手不过瞬息间,等有些人注意到的时候,萧远山又身形一闪,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上站定,就如他之前没有动过一样。

        汪剑通被废了右手,还被狠狠的摔出去,半天躺地上没有动静,引得全场震惊不已,在看萧远山的时候,都带了些他们都不知道的惊惧。

        萧远山这一露手,就轻易的重伤了中原的一大高手,其身手之高,震慑了围观的一众人。

        就连已经暗自叫来少林所有高手的玄渡,也马上做出暗号,叫他们暂停行动。

        玄渡等少林寺高层,对黑衣人萧远山针对玄慈的行为,一直很忌惮,今天开玄慈的判决大会,也早布置了一番,把少林寺的高手都调了出来,暗藏在四周,一是为了今日判决大会的安全,二就是担心今日萧远山还会来少林寺,而提前做准备,想把萧远山留下来,查看其身份。

        只是玄渡却是在看清萧远山轻而易举的打伤汪剑通,就估计出萧远山的武功,远不是他寺里的人,就能把他留下来的。

        “你没有死?”玄慈让自己强自镇定的同时,试探的问了萧远山一句。

        “我当然没有死,天不收我,让我活了下来,今日也好找你报仇”萧远山带着恨意的说出这句话,然后就在玄慈瞪大的眼睛中,慢慢揭下了他的面巾,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是...你.....”

        萧远山露出他的脸后,当年参与过诛杀萧远山一家的赵钱孙,惊恐的两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还是他旁边的谭公谭婆注意到,一起扶了他一把,赵钱孙才没有晕,却是有些惊惧交加的坐不住,两腿也打起了颤。

        当年雁门关一战,他们一行二十一人偷袭萧远山一家,本以为是轻而易举就能诛杀了对方的他们,萧远山却是只以一己之力,就能把二十一人杀剩四人,当时他们这群宋朝武林高手有人头颅四肢横飞,有人活生生被撕开,他当时看到好友惨死,被吓的晕了过去,而躲过了被萧远山杀死的地步,却是在或者回到中原后,想起当年的场景就吓的会发抖,现在再见当年因妻儿被杀而心灰意冷抱着他们跳崖的萧远山,赵钱孙心中的恐惧比什么时候都多。

        “峰儿.....”乔母看到和乔峰拥有一模一样五官的萧远山,有些恐慌的拉住一直扶着他的乔峰,而乔峰则是看着萧远山的脸,完全呆住了。

        现场其他人对于萧远山露出真面目,倒没有多少感觉,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他是谁,而和四周的人交头接耳起来。

        萧远山揭露了面巾,嗜血的看了玄慈一眼,才把目光转了看着一边呆住的乔峰,然后喉咙像是被堵了什么似的,几次张口都未发出声音,最后还是乔峰回过神,精明的脑子想到之前萧远山说乔父乔母和叶二娘一样,抢别人孩子做儿子的话,这句话之前就让乔峰糊涂,现在却是一时间清晰起来,再看和他长的极为相似的萧远山,乔峰的眼中也出现了些许迷茫。

        “峰儿!”萧远山终于叫了乔峰一声,乔峰下意识的应了声,萧远山见乔峰眼里的不确定,也就跟他说了当年在雁门关发生的一切事情。

        “当年我和你母亲带着不足一岁的你,来雁门关省亲,却遭到了中原二十多位贼子的埋伏和围杀。你娘被他们杀害了,爹爹当时也以为你死了,就抱着你们一起跳崖,想我一家死在一块,却是没有想到你哭了一声,我不忍你陪我们去死,就把你抛了上去...........”

        “你是我爹?”乔峰看着萧远山的面容,就知道萧远山没有骗他,可是还是带着犹疑。

        萧远山见此也就解开衣服,露出胸口的刺花的狼头。

        “峰儿,你胸口也有我契丹的图腾,这是你满月时,你祖父亲手为你刺上的。”

        乔峰看到萧远山胸口的狼头,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那里也一直有一个让他疑惑了好多年的纹身,他小时候还问过乔父乔母是什么,他们支支吾吾的没有说。

        “爹!?”乔峰看着萧远山期盼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就对着他叫了声。

        萧远山听到这声迟来了十多年的‘爹’,眼睛模糊了下,却是畅快的大笑起来。

        “好孩儿,好孩儿,我正是你的爹爹。”

        乔峰见萧远山笑出泪来,就忍不住又叫了萧远山一声爹。

        萧远山重重的应了声,然后看着他十多年未认的孩儿,心中露出些许愧疚,只是这愧疚马上就被心中的大仇即将得的畅快压下去。

        “峰儿,爹爹今天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当年害的我家破人亡的带头人,现在身败名裂,再也端不起他那虚假的样子,你可为爹爹开心?”

        萧远山指着玄慈跟乔峰说,“这贼人,害的我妻离子散,爹爹也要让他感受这样的痛苦,五年前,爹爹也偷走他的孩子,让他和他儿子相见却是不相识,受尽内疚、相思、悔恨之苦!他在意江湖大义,爹爹就让他身败名裂,爹爹等了十多年,今天终于是等到了!哈哈哈哈哈!”

        “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玄渡听了萧远山说了当年的事,现在再看萧远山有些癫狂的笑,就忍不住念了句佛法,劝了他一句。

        “饶?哼,当年玄慈赖我要来少林寺夺取武学典籍,是以带着那些人来袭击我一家,害死我不会一点武功的妻子,他当时面对她,可有过‘饶’!”

        “阿弥陀佛,冤冤相报.......”另一边的玄祭也出口劝萧远山,萧远山却是被他们接二连三的劝说给弄烦的说了另一件事。

        “当年你们冤枉我来偷典籍,我萧远山可不是好诬赖的,这几年我可是把你们少林寺藏经阁的武学都学了个遍...........”

        萧远山的话,让少林寺的僧人脸色都变了,很多少林寺高层再看萧远山眼里就带了杀意。

        萧远山却是一点也不惧,鼓动身上的内力,逼得要靠近他的玄渡等人都退后了一步,才极为猖狂的说,“我今日敢把这事说出来,就是想看看你中原有谁能把我萧远山杀了,不然,我会在玄慈死后,一把火把你们的藏经阁给烧了,然后把这些武学都传入我大辽,坐实当年玄慈对我的诬赖。”

        “萧施主,当年雁门关一役是老衲偏听偏信,才铸成大错。你要报复老衲,老衲死不足惜,我少林其他事物与你无冤无仇,是老衲误信他人......”玄慈看出萧远山今日的有恃无恐,仗着武功是不惧在场的任何人,就出口规劝萧远山。

        一直坐一边没有做任何动作的夏夕颜,听到玄慈开口,神经就极度紧绷起来,也就注意到玄慈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往她这边看,是明显看势头不对,要转移萧远山的仇恨了。

        果然,萧远山在听玄慈;连说‘偏听偏信’和‘误信他人’后,开口质问玄慈,“误信他人?是谁跟你说我要来少林寺偷武学典籍?”

        “阿弥陀佛,那人已经故去.....”玄慈假意为难没有当即说出是谁,萧远山却是听到当年还有其他人参与,而疾声询问玄慈到底是谁。

        玄慈也就极为勉强的转了看着夏夕颜,说出了慕容博的名字。

        “当年老衲是听慕容博慕容老施主的话,他假传音讯,你要.......”

        “玄慈大师,先夫已故,无凭无据的,你这么污他名声,可是看我们慕容家好欺负!”

        夏夕颜不等玄慈说完,就站起来厉声的辩驳了回去!

        “慕容女施主,当年慕容老施主亲自跟我说......”玄慈看着夏夕颜要说当年的场景,夏夕颜却是直接质问他说。

        “玄慈大师,你说先夫亲口和你传递的消息,可有其他人也听见,没有的话,玄慈大师,你别是看萧先生要火烧你少林寺的藏经阁,才这么空口说白话的把当年伏击萧先生一家的事情,都推给我那死了不能为自己辩解的丈夫身上,来转移萧先生对少林的报复!”

        “不说先夫和萧先生一家,无冤无仇,就说我慕容家远在姑苏,也和辽国没有任何瓜葛,甚至没有一人识萧先生一家,先夫为何要和你假传萧先生来你少林偷学典籍?而且少林的武学典籍被偷,又和我慕容家有什么关系,玄慈,你要泼污水,也要找些站的住脚!”

        夏夕颜一直否认慕容博传递假消息给玄慈的这件事,让四周观看的群雄纷纷讨论起来,不知夏夕颜和玄慈谁对谁错。

        “慕容女施主,当年是慕容施主跟我传话的时候,是没有人在场,只有老衲,老衲也不知他为什么要传这个假消息骗我,不过慕容女施主,当年被慕容施主骗后,我可是多次造访你慕容家,就为向慕容施主要说法,慕容施主却是一直躲在外面没有归家.........”

        “玄慈,先夫一直要在外打理我慕容家偌大的产业,和我都是聚少离多,你用这个来污蔑他,可是看先夫已死,无法和你当面对质,才这么肆无忌惮的毁他名声。”

        “慕容女施主,老衲是实话实说,没有要无赖他,也没有要推卸责任,是我带着几位朋友伏击的萧施主一家,这是我的罪,可是慕容施主假传音讯给我,造成我对萧施主的误解,而酿成当日种种大错.....”

        “玄慈,你别是因为我慕容家抓了你的姘头,间接害的你们暴露了关系,才为了报复我慕容家,来污蔑先夫,玄慈,你好歹毒的心啊!想让我慕容家和萧先生对其来,来个两败俱伤,好让你少林寺躲过今日被烧藏经阁之祸!”

        “玄慈,是少林寺和你欠萧先生一家,别想就这么推到我慕容家,你是欺我慕容家孤儿寡母的,敌不过你少林寺吗?”夏夕颜说起这话的时候,满脸怒容的看着玄慈,一副要与少林寺为敌的样子。

        “慕容女施主,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师兄既然敢这么说......”玄祭看夏夕颜几番话下来,完全把玄慈指出慕容博假传消息的事情的可信度降低很多,就准备出言帮玄慈。

        夏夕颜听后却是冷笑一声的说,“出家人不打诳语,那也要看是哪一个出家人,玄慈大师不说之前打了多少诳语,就说今日,也是三番五次的在欺骗大众!”

        “额......”玄祭想起玄慈之前还说‘叶二娘已经死了’,叶二娘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就一时语塞起来。

        玄慈见此却是准备继续开口,把慕容博的假传音讯的事情坐实了,好转移了萧远山对少林寺的恨意。只是一边的萧远山却是听着夏夕颜和玄慈等人,你来我往互相辩解的话有些腻歪的同时,想到了他早死的妻子,而勃然大怒的跃起,对着身边最近的玄祭就打了过去。

        “不管是谁诬赖的我萧远山,害的我家破人亡,都是你中原的错,也是当初我自己的画地为牢,不破当年跟师傅许下的誓言,不杀汉人,才给了你们可乘之机害了我妻子!今日,我就要大开杀戒,把你们统统的杀死来给我妻子偿命!”

        萧远山的话,让很多人慌了起来的往外跑,有些人却也气愤他如此猖狂的上前,和少林高手一起围攻萧远山。

        夏夕颜看着缠斗在一起的众人,就推了慕容复一把,然后叫公冶乾先带着他离开。

        “公冶乾,带着公子先走!”

        “娘,我们一起走!”慕容复紧拉着夏夕颜的手不走,夏夕颜就有些急的推他说,“玄慈把污水泼你爹身上,娘不能走,一走就是心虚才趁了玄慈的意,把萧远山一家的血海深仇都推到我慕容家身上!”

        “那娘,我也不走!”慕容复坚决不走,夏夕颜就打了他的手一下说,“萧远山现在杀红了眼,你不走,可是要被他杀死!走!娘在这,一时萧远山也杀不过来!你是慕容家的家主,怎么能在此丧命!”

        “娘,我不走,这萧远山武功不是这里的人能制住的,你在这会被他杀死的!”慕容复看着已经连着打伤十多人的萧远山那浓浓的杀意,就不放心留在这的夏夕颜,夏夕颜见此慕容复坚持,就示意一边的公冶乾把慕容复给点了穴。

        “把公子平安带出去!”夏夕颜无视不能动的慕容复着急的眼神,开口叫公冶乾离开。她则是继续站在那里,既没有上前去对付萧远山,也没有找地方躲,而是环顾四周,等着少林寺的最*oss出场。

        萧远山都要大开杀戒了,夏夕颜觉得少林寺的*oss——藏经阁的扫地僧,怎么也要出来制止这个场面,不然被仇恨迷失了所有人性的萧远山,可能真的要仗着他一身武艺把在场的所有人给杀了。

        天龙后期,只是萧远山父子和慕容博父子在藏经阁附近打斗,就能引出少林寺隐藏着的*oss,夏夕颜觉得今日萧远山要屠了少林寺满门,他怎么也要出来管管吧!

        抱着这种心疼,夏夕颜就一直在环顾四周,找寻扫地僧。却是一直不见,就有些心急的想她要不要直接去藏经阁求这位神秘的扫地僧出面的时候,夏夕颜终于看到一个拿着扫帚的老和尚,一边扫地,一边往这边过来。

        夏夕颜看他那慢悠悠的动作,真心觉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的觉得,这位boss性格真是有点不走寻常路。

        这边打的如火如荼,他居然还不马上来解围,还要拿着扫帚,是一定要表示他的身份只是少林寺的一位扫地僧吗?

        不过对于扫地僧的身份,夏夕颜在未穿越前,看电视剧的时候就极为好奇。

        扫地僧不是真正的和尚,和萧远山慕容博一样,也是一直隐姓埋名的躲在藏经阁,当一名扫地普通僧人。

        他只比萧远山和慕容博多个十多年进入少林寺,作为一名不被少林寺关注的半路出家的和尚,浑身那逆天的武艺也都不是出自少林寺,而是未进寺就有的。

        对于他真正的身份,很多人都是猜测连连,有说是天龙里一直只从别人口中出现过,从没有正面描写过的李沧海女扮男装,因为武学已达到某种境界,而来到少林寺寻求得道飞升,也有说是逍遥派的祖师,天山童姥巫行云、无崖子、李秋水三人的师父,其来少林寺藏经阁,有和李沧海来的原因一样,寻求得道飞升的法子,还有一种关于逍遥派祖师来少林寺,是来避难的。更有一种和慕容家有关的猜测,就是说扫地僧其实是慕容家武功最高的先祖慕容龙城,其来少林寺的原因,和慕容博来少林一样,偷学少林寺武学。

        看过天龙的对扫地僧的猜测有很多,还都有各种资料分析,夏夕颜当初也兴致勃勃参与了其中的讨论,最后根据种种金大大设置的一些线索,更倾向于觉得,这个扫地僧的真实身份应该是...........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36460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