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第58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20

第58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20

        扫地僧横空出世,极为神秘的引发种种猜想,夏夕颜在这些猜想中,更倾向的觉得扫地僧的神秘身份,应该是逍遥派的祖师。因为扫地僧出场后,不仅很熟悉逍遥派的武功,而且其自身的武功,也和逍遥派的一些路数极为相似。

        在天龙中,逍遥派出现的几位门人,都同时提到过一个‘百会穴’,这个穴道多次出现,却都是逍遥派门人才会用。

        天山童姥在吓唬虚竹的时候,也是准备拍他的百会穴,李秋水最后寻死,也是求虚竹拍他的百会穴,散她的功,就连逍遥派第三代苏星河为逼虚竹当掌门,也是准备撞击百会穴自杀。

        从种种逍遥派门人的表现来看,逍遥派无论治病还是散功或者杀人都选择头顶“百会穴”入手。

        而天龙其他门派的武功中,却是从未有和‘百会穴’挂钩过。

        可是神秘的扫地僧出场后,对着慕容博和萧远山两人雷霆一击,打‘死’他们,却是用的是一掌拍击他们的‘百会穴’。

        百会穴这个有点逍遥派独门绝技的穴道出现,在加上扫地僧其他一些表现,比如阻止慕容复和萧峰两人攻击,阻止鸠摩智的攻击时两次出现的气墙,都是让他们的内力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非反弹他们的攻击回去。

        这手法也是极为相似北冥神功练到极致时,吸人内力于无形之中。

        而扫地僧在打‘死’慕容博和萧远山后,治疗他二人的时候,却是置换了两人的内力,也只有北冥神功才能如此操纵他人的内力。

        从以上种种,让夏夕颜觉得扫地僧必是出自逍遥派,而为什么是逍遥派祖师而不是其他和逍遥派有关的人物,则是扫地僧在施展的几门武学中,是除了逍遥派著名的北冥神功,还有天山童姥才会的天山折梅手,同时也对李秋水的小无相功极为了解,才能一看鸠摩智使出,就说出小无相功的精髓。

        从此可以看出扫地僧应该会了逍遥派第二代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三人的所有武功,而非一种,那只有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三人的师傅才能做到了。

        扫地僧是逍遥派的祖师,却进入少林寺的原因,很多人推测是武功已达到臻化境的逍遥派祖,却无从突破某种道,为寻求飞升之道而藏匿在少林寺,学习少林佛法,来寻求飞身之道。

        这个猜测比较玄幻,夏夕颜不是很赞同,反而是根据一些剧情细节,推测逍遥派祖师来少林寺,其实是来避难的,而避什么难,则是躲避被无崖子和李秋水联手追杀。

        为什么会有这个猜想,则是夏夕颜当初在网上和好多天龙书友找了好几条线索而推测出的。

        首先是根据扫地僧对慕容复问题的回答。

        慕容复本是问他躲在一边偷听他们的话多久,他却自爆他‘躲’进少林寺有四十二、三年。

        不用其他词,却是顺着慕容复用‘躲’,已经隐含了一些非光明正大进入的意味。

        扫地僧作为武功极高的逍遥派祖师,为什么要藏头露尾的躲进少林寺藏经阁?而不让别人知道,不让三个弟子知道,这其中会包含着什么,让夏夕颜极为好奇的继续查了下去。

        然后就根绝扫地僧自爆进入少林寺的时间,来推算天龙的时间轴,然后发现,扫地僧进入少林寺,正好是无崖子当上逍遥派掌门,和李秋水在无量山的剑湖底洞过神仙眷侣的时光。

        而逍遥派掌门除了是武功最高者居之,还要是上一代死了才传给下一代的。

        扫地僧没有死,逍遥派掌门却是换了人,无崖子是如何当上着逍遥派掌门的,恐怕就有些蹊跷,而这种蹊跷在加上逍遥派就爱出弑师之人,也能推测一二。

        无崖子的徒弟丁春秋联合李秋水,偷袭了压在自己上面的无崖子,那无崖子为了不被师傅压制,未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三人只从他们的师傅手中,学会了一门保命的绝学,而非所有,而他们一门就已经能在武林中称霸,无崖子却是在天山童姥不知道的情况下,哄的李秋水把她的保命绝学——小无相功教给了他。

        无崖子为什么要学小无相功?他的北冥神功明显是要比李秋水的小无相功和天山童姥的八荒*唯我独尊功,在某些方面强一些,那他为什么还要学,学了做何用。是否是学了找出克制的法子,才好去对付他的师傅,逍遥派祖师。就如丁春秋偷偷练了无崖子禁止门人练的化工*,才偷袭的他。

        这些点都不是很明朗的证明逍遥派祖师,是被弟子偷袭受伤而躲进少林寺的,天龙前期出现了一个新的疑点。就是段誉得到的那本残缺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典籍上附有的一句话——杀尽天下所有逍遥派弟子。

        这句话很多人猜测是无崖子和李秋水其中之一留下的,却是很不合逻辑。

        先说无崖子,无崖子被打伤致残,被徒弟苏星河所救参与擂鼓山摆棋局选择弟子传内力去对付丁春秋这个欺师灭祖的徒弟,一点也没有提到要杀天山童姥和其他弟子,还想着传承下逍遥派去。这和典籍上附的‘杀尽天下所有逍遥派弟子’的要求极为不和,所以段誉侥幸得到的残缺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不会是无崖子自己留下的。

        而李秋水就更不会留‘杀尽逍遥派弟子’的话,她自己就是逍遥派弟子,除了和天山童姥有怨,想杀她外,其他人她若是想杀,自己也能杀,或者派西夏一品堂也能去杀,大可不必这么废功夫留这么一个蒲团,让有缘的人来取得。

        不是李秋水和无崖子两人留的‘杀尽天下所有逍遥派弟子’,还能写出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功法,那就只有李秋水三人的师傅——逍遥派的祖师留下的。而留下这么一句话,为的就是报复背叛了他的逍遥派弟子,他建立了逍遥派,也要毁了逍遥派。

        这个想法,也能从段誉得到的北冥神功是残缺看出些端疑。段誉从蒲团中取出的北冥神功只留吸人内力的功法,而没有任何疏导吸的内力,这手法很有让练得的人杀光了逍遥派的人,再因吸过多内力而无法调息,自爆而亡,断了逍遥派最后一人。

        同时,这典籍出现的方式,也很是蹊跷。

        而段誉虔诚的似跪拜神仙一样的扣首,才在扣了几千个头才才从蒲团中得到了不完全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跪拜’,‘蒲团’、‘虔诚’,也很有少林弟子跪拜佛像的影子在其中。

        .................

        “阿弥陀佛,佛门善地,萧居士妄动杀戒,不可不可!”

        就在夏夕颜看到扫地僧,就不自觉的陷入当初她对扫地僧身份的推理的记忆,而忘却周边发生的一切时,一个祥和浑厚的声音,把夏夕颜从回忆中拉了出来,然后定了定乱飞是思绪,去看四周的情况。

        然后就看到了让夏夕颜倒吸一口气的场景。

        萧远山的四周,如人间炼狱般,居然已经躺着十多具不知是死了还是晕过去的人。

        而萧远山这是正飞身上前,攻击一直对着他念佛号的扫地僧,却是被一个无形的屏障给阻挡住,连打了几掌也没有攻破那屏障。

        “好邪门的功夫!”萧远山连打了几下,最后放弃的停下,站立在扫地僧面前,停止攻击。

        “你这和尚,可是要阻止我,要阻止我杀人就和我光明正大的来过招,别用那鬼打墙似的东西防着我!”萧远山看老和尚武功邪门,是他看不出来的路数,就心生警惕的看着他,同时不悦无法近扫地僧的身,就开口说了这句话。

        “萧居士,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已经让当年害你一家的人都尝了苦果,今日何必对其他人赶尽杀绝。”扫地僧没有说他要阻止萧远山,而是开口劝萧远山,萧远山不听他的话,强硬的表示他就是要让今日来参加玄慈判决大会的人,都为他惨死的妻子陪葬的时候,扫地僧念了句佛法,说他是不会让萧远山继续在少林大开杀戒。

        “让我不动杀戒,就看你拦不拦得住我了!”萧远山见和扫地僧说不通,就跳起准备继续攻击扫地僧的时候,扫地僧却是直接指出他现在用的功法,正是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之一。

        “萧居士,这是你来我少林寺藏经阁偷学武林典籍,第二年得到的‘般若掌法’,之前萧居士攻击他人,用得也都是我少林的功法,你从第一年得到的‘无相......”扫地僧把萧远山这么多年,去少林寺藏经阁偷学的功夫,按时间顺序,不差分毫的说了出来,让萧远山心惊的停了手,惊异的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一直在偷窥我?”扫地僧的话,让萧远山听的后背有些凉,他在监视玄慈的时候,却是有人在旁监视他,而他却是不自知。

        “我没有偷窥,只是一直呆在藏经阁的老僧人罢了,你们来来往往,我在一旁看到的。”

        “没有偷窥,那我怎么没有见过你?”萧远山没有注意到扫地僧说的‘你们’而非‘你’,不信扫地僧的话,而出声质问。

        夏夕颜在一旁听的却是心提起来,怕扫地僧说出另一个偷学少林寺武学典籍的慕容博。

        扫地僧这时却似有所感的侧头,看了夏夕颜一眼,那睿智和洞察一切的眼神,让夏夕颜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她刚刚才死撑慕容博早死,来说玄慈诬陷慕容博的事情,若是扫地僧直接说出慕容博假死来少林寺偷学武功典籍,或者是直接爆出慕容家大燕后裔之事,那绝对比玄慈说假传信息这个点,更让慕容家在中原没了地位。

        “萧居士一心只有武学,那里能看到旁人!”

        扫地僧看了夏夕颜一眼,把夏夕颜吓的不轻时,却是状似随意的收回目光,看着萧远山,继续说萧远山在藏经阁发生的一切。让夏夕颜如坐过山车一样的心,又落回了地。

        “萧居士心无旁贷的关注着武学典籍,就连老僧见萧施主过于深陷苦海,学习我少林功法而入了魔障,而在萧居士惯常取书的地方,特意为你准备的‘法华经’,盼望萧施主能拿回去参悟,以解萧居士心中的魔障和戾气,萧居士也一直视而不见,今日才会越陷越深的快入了魔道,而毁人毁己!”

        “毁人毁己,我萧远山只毁别人!”萧远山说着有些得意的看着被他打伤在地,□□的众人。

        扫地僧见他如此,又叹了句佛法,然后开口说,“萧居士可知,今日你屠尽这里所有的人后,得到的不是解脱,反而是用功过度,经脉尽毁.........”

        扫地僧不疾不徐的把少林寺高深武学,在修炼的时候,必须要以佛学为基础,保持慈悲仁善的心念才能在练武时不自伤身体的事情,跟萧远山解释了遍后,萧远山听的更是心乱如麻,冷汗直下,张口不让自己去相信扫地僧的话,驳斥扫地僧危言耸听。

        扫地僧却是直接点出萧远山现在有些穴道,会作痛的原因,让萧远山不得不信他的说法。

        “萧施主,放下屠刀,早日从善,研修佛法,你还有救的一线希望!”扫地僧看萧远山呆愣住,没有再要动手,也就走近萧远山,把手腕上带着的佛珠取了下来,递给萧远山,萧远山呆看了会却是退了一步没有接,而是骤然暴起,对着扫地僧猛烈攻击起来。

        扫地僧似无察觉般被萧远山击中腹部,而吐了口血,却是没有退一步的硬抗了下来,萧远山见此继续攻击的时候,才似之前一样,又碰到了他穿不透的屏障无法在近扫地僧一步。

        “萧居士已经深陷魔道,看来只能.......”扫地僧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就身形一闪,在萧远山闪躲不及的情况下,对着他的百会穴拍了一掌。

        “爹!”

        在外围被萧远山大开杀戒弄的有些懵的乔峰,才突破包围着萧远山的僧人,靠近萧远山的时候,就看到萧远山和扫地僧的对持,乔峰本以为萧远山能被扫地僧劝住,却是没有想到后面一系列的变化,萧远山被扫地僧这么轻轻的一击,就没了声气的倒地不起,而心神受到打击的喊了萧远山一声,然后快速的撞开所有挡着他的人,跑到了萧远山身边。

        “爹!”乔峰有些不能接受,他今日才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没有来得及认萧远山这个爹,他就死了。

        “爹!”

        “萧居士,你可恨我?”扫地僧看着乔峰眼中含泪,出言询问了他,“可也想如你父亲一样,杀了我来报仇?”

        “我.......”乔峰听了扫地僧的话,抬头看扫地僧,眼中就有些迷茫,扫地僧杀了他爹,他要对他报仇吗?

        可是萧远山刚刚所作所为,乔峰也是很不赞同,只是被吓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才没有上前阻止,现在萧远山因为要屠尽在场的所有人,被扫地僧击毙,他可要寻扫地僧报仇?

        扫地僧见乔峰眼睛透露出迷茫,却是没有杀念,心中甚慰,念了声佛法,同时甩袖把一个准备攻击乔峰的丐帮弟子震飞出去,才提起萧远山对乔峰说,“萧居士,你跟我来!”

        扫地僧说完这句话,就不在管在场的所有人,提着萧远山,迈开大步,就如飞升一般越走越高,越走越远。

        乔峰楞了下,才急忙纵身施展轻功追了上去,其他留下的人,大部分面面相觑,不知那突然出现的扫地僧是何人物。

        夏夕颜看着扫地僧离开,提气准备去追,却是想了想她现在的身份而又顿住,最后看有其他人其好奇扫地僧的人,施展轻功追了过去,才压不下心中似被猫抓一样的好奇,也跟了过去,就为看扫地僧后续还要做什么。

        扫地僧考虑到十五岁的乔峰现在功力并不快,所以他走的也不快,能让乔峰跌跌撞撞的跟上,所以夏夕颜他们也能在慢了几拍后,也能跟上乔峰。

        等夏夕颜他们跟着乔峰追到某处,就看到扫地僧正盘腿坐在萧远山背后,双手抵在萧远山后背心,给萧远山运功疗伤。

        “爹!?”乔峰有些惊喜的看到他以为死去的萧远山,头顶冒着白烟,刚刚无了生息的脸,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就兴奋的急叫了一声,然后就听到萧远山□□了一声,然后睁眼侧头向他这边看了过来。

        “峰儿,过来让爹看看?”萧远山睁眼后,迷茫了会,不知道伸出何地,侧头看到乔峰,也就没有管四周的一切,只是看着乔峰,想了很多东西,,然后出言让乔峰过来。

        而他背后的扫地僧也收了掌,慢慢的站起来,看着乔峰跑到萧远山身边,跪了下去伏地身子,好让还坐着的萧远山看清楚他,露出了慈悲的微笑。

        “峰儿,爹爹这十多年,觉得最对不起的是你!刚刚要死的刹那,爹爹就想到,这十多年,我居然都没有好好的去看看你,只知道你在那农家。”萧远山伸手摸了摸乔峰的头,“是爹对不起你娘,没有护住她,也是爹对不起你,让你一个贵公子,却落入那小户,过那凄苦的日子!”

        萧远山摸着乔峰粗糙的手,自责的留下泪来。

        乔峰却是对着他爹摇了摇头表示,“爹爹,孩儿不苦,爹爹苦!”

        乔峰知道身世后,也知道他家一家的惨案,心中也为萧远山痛苦了几分,倒是没有怪萧远山这么多年来,没有认他。

        萧远山却是闭了闭眼,想到他被扫地僧打‘死’时的瞬间,脑中浮现的一切,然后发现他真的魔障了。

        在没有死成后,明明找到了儿子,却是被仇恨遮住了眼睛,没有去把儿子接到身边教养,而是沉溺于偷学少林武学中,一日日的怀着仇恨蹉跎下取,最后入了魔障。

        “爹想到,爹爹到死也没有和你好好相处过几天,就有些不知道我这么多年为报仇为的是什么,爹爹还记得你小时后,说要把爹爹的一身本事都要教给你,却是没有做到...峰儿,爹爹对不起你!”萧远山心中的悔意快把他整个人淹没,乔峰却是含着泪摇头表示不怪萧远山。

        “萧居士,即心即佛,即佛即心,心明识佛,识佛明心,离心非佛,离佛非心佛由心生,佛即是觉,你现在可想通了?”扫地僧看萧远山露出悔过,就笑着问他。

        萧远山听了扫地僧的话,就拉着乔峰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对着扫地僧拜了下。

        扫地僧这时有上前把他手里的佛珠递给萧远山,萧远山这次没有拒绝的接了过去,然后带在了自己手上,然后对着扫地僧又拜了下,就准备带着乔峰离开。

        “萧先是,可否告知我儿子的下落?”

        就在萧远山准备施展轻功,带着乔峰离开少林寺的时候,求着谭婆把她抱了追过来的叶二娘,对着萧远山急喊了句。

        萧远山回头看因为被挑断手脚劲,而不能这么动弹的叶二娘,几个月就苍老的如一个老妪,心中想到当年抢走叶二娘孩子,逼得叶二娘疯狂的虐杀了那么多孩子,今日落得如此下场,心中也是愧疚不已,看叶二娘急巴巴的看着他,也就露出不忍的开口说,“你儿子被我丢到了少林寺菜园,被少林寺的和尚收养了,法号虚竹,你去寻他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36520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