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第62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24

第62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24

        “阿朱、阿紫?”

        夏夕颜说话被打断,就顺着声音看过去,然后就发现一个国字脸的男子搂着一个少妇,带着四个侍卫大步向他们这边走来,而那喊声也是出自那国字脸的男子。

        夏夕颜见那国字脸男子衣着华贵叫出阿朱阿紫的名字,以及身后跟着拿着不同武器的四个侍卫,就很容易就猜出对方是大理镇南王段正淳和他的四个家臣,而段正淳手里揽着的女子,夏夕颜看清她的容貌就忍不住略带讥讽的勾了勾唇。

        那女子,夏夕颜一见,就能知道对方是阿朱阿紫两姐妹的生母——阮星竹,因为阿朱阿紫两姐妹至少有七分与阮星竹相似。

        “阿朱,阿紫,我的儿啊!”阮星竹被段正淳搂着走近看清阿朱和阿紫的面容,有些心慌的确认他们是她抛弃的两个女儿,见身边的段正淳早她一步把女儿认出来,也就压下心慌就对着阿朱阿紫扑了过去,想做一番母女相认的好戏给段正淳看。

        只是在她才要扑到已经被她行为吓楞的阿紫身上,就被夏夕颜很不给面子的提溜住她的衣领打断,然后用力一扯,就把她向段正淳那边丢了过去。

        “啊......”

        阮星竹被夏夕颜丢出去,然后被段正淳快速接住,没有伤到一点,却是被吓了一大跳,被段正淳抱着就一直伏在段正淳怀里装害怕。

        夏夕颜不想见惺惺作态的阮星竹和一直对着她上下打量的段正淳,示意其他几个丫鬟抱上阿朱她们,就不理睬段正淳一行人的转身带着他们离开了。

        “夫人请留步!”段正淳在脑子里,过了遍和他有关的所有女子,没有找到夏夕颜的面容,才确定夏夕颜不是他招惹过的那些红颜知己,看夏夕颜带着阿朱阿紫两姐妹离开,才出声叫夏夕颜他们不要走。

        夏夕颜却是似没有听到一般,带着绿染她们继续往前走。

        段正淳见夏夕颜这么不给他面子,也就说了声‘得罪’就示意身后四大家臣上前拦住夏夕颜一行人。

        只是古傅朱诸四人才动,就被慕容家隐藏在暗处的护卫给拦了下来。

        段正淳见到突然出现的十多人手,也知道夏夕颜一行人身份不俗,审视适度的马上笑着让四大家臣退下,自己上前对着夏夕颜的背影拱了拱手,高声自爆了身份。

        “我乃大理镇南王段正淳,今日见夫人身边的名唤阿朱、阿紫的两个女娃似我两个走丢的女儿,望夫人.......”

        夏夕颜听段正淳说阿朱阿紫是他女儿,正犹豫怎么处理段正淳和阮星竹的时候,阿朱听明白段正淳说的话,却是回头对着段正淳喊了句。

        “我和妹妹才不是你那什么走丢的女儿,我的爹娘早就死掉了,你们是不是拐子,要拐走我和妹妹!”

        阿朱话里的‘爹娘早死’,让段正淳和阮星竹的脸都黑了下,夏夕颜却是觉得有些好笑。

        她以前为了哄李青萝,几次解释阿朱他们的身世,都是慕容博的故人之女,没有想到被阿朱记下来,今日用来反驳段正淳的话,听起来还真是有些爽。

        阿朱阿紫的父母,可不就如死掉的人吗?

        一个抛弃了她们,一个身为一国王爷,却是‘找’了好几年也找不到他们的父母,可不就如死了一样对阿朱阿紫两姐妹没有什么作为。

        夏夕颜可是看的确切,阿朱阿紫两姐妹会被段正淳注意到,恐怕还是之前她开口叫两个小姑娘的名字,才引得段正淳多留意了一下,然后看清两姐妹肖似阮星竹的面容,才为讨好阮星竹上前询问的,若是段正淳一人,没有阮星竹在身边时刻为了博怜惜的跟他提‘走丢’的两个女儿,夏夕颜可以用脚趾头打赌,段正淳就算和阿朱阿紫两姐妹打了照面,也不会想起有这两个走丢的女儿。阮星竹不在身边,段正淳这种花花公子是连阮星竹都不会记起的人,如何还能记起他那没有见过几次的女儿?

        不然阿朱阿紫也不会流落其他地方那么多年,也没有被段正淳给找到。

        夏夕颜当初只花了一个多月,就可以用慕容家的势力找到阿紫,而段正淳身为一国的王爷,却可以十多年找不到阿朱阿紫两姐妹,为什么找不到,要么是段正淳不用心找,要么就是段正淳根本没有派人去找。

        “原来的大理镇南王!”夏夕颜压下心中的情绪,回身跟段正淳说话,“段王爷是来中原寻女的吗?她们也叫阿朱阿紫?那还真和我身边的两个丫头有些巧了呢!只是我这两个小丫头,可不会是段王爷走丢的两个小郡主,我身边的两个小丫头的身份可不会那么尊贵呢!”

        夏夕颜说着示意绿阑他们先把阿紫他们抱走,后面她准备说的话,可不想污了阿朱阿紫两个小姑娘的耳朵。

        段正淳看绿阑他们要抱走阿朱两姐妹,见夏夕颜没有走,倒也不担心的去拦,只是站在原地继续听夏夕颜说话。

        夏夕颜看阿朱和阿紫被抱的远远的,听不到这边的话,才看着站在段正淳身边,泫然欲泣可怜兮兮的阮星竹,语气带着嘲讽的说,“我这两个小丫头的身世说来也是可怜,都是才几个月大,就被自己的亲生母亲给提脚卖了,可不会是段王爷什么走丢的小郡主。”

        段正淳没有听出夏夕颜语气的讽刺,还在为女儿‘伤心’哭泣的阮星竹却是听出来,瞪大眼睛看着夏夕颜,见夏夕颜看她眼神中露出的冷然,眼皮跳了跳,觉得今天遇到阿朱阿紫两姐妹真是有些倒霉。

        她第一次怀孕,生下女儿阿朱,发现段正淳一点也不在意,不能帮她固宠,就有些嫌弃阿朱不是儿子,所以后面嫌弃带孩子养孩子烦,就直接让身边的人‘送’走,然后写信给段正淳说了阿朱‘走丢’的事情,把四处撒情的段正淳拉来小镜湖,心疼她几日。

        后面再怀阿紫,心心念念以为是个儿子,后面发现还是个女儿,吃到阿朱‘走丢’,而让段正淳倍加怜惜的甜头,阮星竹也故技重施的再次让阿紫消失,又把她在段正淳心中的可怜拔高了些,引得段正淳每年不管怎么样,都会去小镜湖看看她。

        而这次段正淳被其皇兄段正明派来大宋,查探大宋对段延庆劫大宋法场救走南海鳄神的真实态度,而来到少林寺周围查看少林寺对同劫法场的玄慈的处置,会带着阮星竹来,也是阮星竹以要跟着他出小镜湖,一路好寻找阿朱阿紫两姐妹为由,段正淳才心软一路带着阮星竹来。

        阮星竹利用‘走丢’的阿朱阿紫,可是让段正淳对她怜惜的紧呢。

        “被亲生母亲卖了?怕是夫人误会卖阿朱阿紫的女人是她们的母亲了!”段正淳没有听出夏夕颜语气中的嘲讽,也没有注意到阮星竹的不自在,就继续说了阿朱阿紫的情况,“阿朱、阿紫两姐妹因为一些原因,被她们的娘亲送到普通人家抚养,却是没有想到那人家包藏祸心,前脚送给她们照顾,后脚他们就把孩子给卖了,让本王找了很多年也没有找到她们,今日见夫人身边的阿朱阿紫两姐妹,年龄和容貌都和她们对上了,所以求夫人让我把他们带走,当初夫人花了多少钱买下他们的,本王愿意出百倍的价钱补偿夫人!”

        “段王爷,这就是你和身边这位小妾两人对阿朱阿紫不见后,互相安慰彼此的话吧!”夏夕颜被段正淳说的这段话恶心到,就忍不住冷下来的揭穿了段正淳和阮星竹这么多年的真面目。

        段正淳拿阮星竹搪塞他的话,来跟她解释阿朱阿紫流落在她手中的原因,已经够可笑了,后面还有脸面说他找了阿朱阿紫多年,也不怕闪了舌头。

        “阿朱阿紫两姐妹,到底如何被卖到我手中的,想必你身边的那位小妾很清楚,你不妨多问问她,而你这么多年找没有找他们,段王爷心里......”夏夕颜洞察一切的眼神,让段正淳看的心虚了下,侧头去看阮星竹,却发现阮星竹因被夏夕颜揭穿当年卖阿朱阿紫的事情,而眼带怨恨的看着夏夕颜,这让本不怀疑阮星竹自己把两个女儿卖了的段正淳,犹疑起来。

        阮星竹注意到段正淳探究的眼神,就马上收回看夏夕颜有些怨毒的眼神,恢复了平时的温婉可怜。

        夏夕颜见了阮星竹快速的变脸,忍不住嗤笑出声,然后不等段正淳和阮星竹再说什么,直接开口说,“不论阿朱阿紫是不是你们要找的孩子,我都不会把他们让给你们!因为你们心中也知道,对找回他们抱有多大的期望,是为了讨好对方现在才向我讨要的,还是真的惦念着她们?”

        夏夕颜的话让段正淳脸色有些尴尬,夏夕颜却是继续说。“而且我也怕,我前脚把孩子让给你们,后脚不知道又要被卖到哪里去,这还得另外花我几个月才能找回来!”

        夏夕颜说完这句讽刺意味意味十足的话,就转身走到远处等着她的慕容复他们身边,然后示意他们回去。

        段正淳有心想追,却是因为心中怀疑阮星竹是真的卖了阿朱阿紫两姐妹,和他自己多年没有去找,而有些无颜去追。

        “老夫人!”

        夏夕颜才走近,就听到阿紫叫她,抬眼就看到阿紫趴在绿阑身上,有些昏昏欲睡,却是看到她就露出笑脸,依赖的叫了她一声。

        夏夕颜对她笑了笑,然后摸摸一直好奇看着她身后的段正淳一行人的阿朱,开口说,“我们回去吧!逛了一下午,孩子们都饿了吧?”

        “老夫人,你和他们说话的时候,阿朱吃了绿阑姨姨买的饼子,不饿,你饿了吗?我这里还有半块饼子,给你吃好不好?”

        阿朱收回她看段正淳他们的视线,听夏夕颜问他们饿不饿,反而想着夏夕颜可能是饿了,把她怀里藏的饼子拿出来,递给夏夕颜。

        “阿朱,你又偷藏吃的!”王语嫣看阿朱从怀里摸出块饼子,不知想到什么的不满的大叫了一声。

        “嘻嘻......”阿朱没有管王语嫣的喊声,反而是得意的笑了笑,惹的王语嫣不满的说,“你刚刚还说吃完了你的饼子,哼,你又骗我的饼子吃!”

        “饼子好吃,阿朱留给老夫人吃!”阿朱说着把手里的被包着的半块饼子,继续递给夏夕颜。夏夕颜笑着接过说了谢谢,阿朱就邀功的催着夏夕颜吃,“老夫人饼子哼好吃的,阿朱吃了一口就觉得好吃,就想留给老夫人尝尝。”

        “我的饼子被你吃了,不然也是要留给姑母的!”王语嫣撅着小嘴,抱怨阿朱,阿朱却是看夏夕颜吃了她的饼子,把眼睛笑成漂亮的月牙,惹的夏夕颜捏了捏她的脸,然后一边看着阿朱和王语嫣斗嘴,一边带着他们一众回了客栈。

        当晚,夏夕颜点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带着几个孩子吃了。

        看着虚竹先是有些不想吃肉食,后面夏夕颜劝了说他已经不是少林寺要守戒的和尚了,可以占荤腥,虚竹想到少林寺俗家弟子出寺就不守戒,也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后,就尝试着吃了两口,他闻起来很香的肉菜。

        吃了一口肉菜后,虚竹就不用夏夕颜劝,自己撒开膀子的吃他从未吃过的美食,那亮晶晶的眼睛让夏夕颜觉得,现在的小虚竹,也还是个会馋嘴的小和尚呢!

        等傍晚,夏夕颜担心虚竹才出寺,不熟悉外面的生活,也就让慕容复这个大哥哥带着他睡,培养培养他们两兄弟的情谊。

        慕容复第一次要和别的孩子睡,有些不自在,可是却在夏夕颜说,“娘把虚竹交给你照顾!”后,挺着胸脯答应下来,然后带着虚竹回了他的房间。

        而等第二天一早,夏夕颜起床看着绿阑她们收拾离开的行李,就看到羞红着脸的虚竹,拉着慕容复的衣角走进她住的房间,也就忍不住问他,“虚竹脸怎么红红的,是怎么了?”

        “还不是虚竹昨晚......”

        “复哥哥,你说了不说的!”

        慕容复脱口就要回答夏夕颜的问话,小虚竹却是急忙拉了拉他的衣服阻止了慕容复。慕容复慕容复低头看小虚竹小动物般乞求的眼神,也就转口回答夏夕颜说,“娘,没什么!”

        夏夕颜有些狐疑,却是没有追问,而是问虚竹。

        “虚竹,昨晚睡的好吗?”

        “好!”虚竹看着夏夕颜关心的眼神,脸变的更红的低下头小声的回了个好。

        夏夕颜也就摸摸他的脑袋,让他跟着慕容复先下去吃些东西填肚子,他们一会就要出发了。

        在虚竹跟着慕容复出去后,不等夏夕颜问虚竹为什么脸红,绿染就笑着告诉夏夕颜。

        “老夫人,虚竹公子昨晚睡太熟,尿床了。而公子尿床还不好意思,不让公子告诉我们去换被褥,全赖公子自己弄!”

        “复儿帮虚竹弄的?”夏夕颜有些意外平时也不怎么照顾自己的慕容复,收拾了虚竹画地图后的床铺。

        “是公子自己弄的,你不知道两个公子偷偷摸摸处理被褥的样子,可好笑了!”绿染凑近夏夕颜,小声的和夏夕颜说她今早看到的画面,让夏夕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这边虚竹跟着慕容复出去后,就马上扯着慕容复的衣角,跟慕容复说了谢谢。

        “我答应你不说的,就不会说,不过你也不要不好意思,你年龄还小,尿床...尿床是很正常的。”慕容复看虚竹整个人要熟透的样子,也就安慰了虚竹几句。

        “我平时不尿床的,昨天喝多水,又睡太熟才.......”虚竹小声的给自己找理由,慕容复却是学着夏夕颜摸了摸他的小光头,然后很有兄长范的说,“不怕,以后我叫你起夜!你就不会睡熟忘记尿尿。”

        “复哥哥,你真好!和干娘一样好!”虚竹听了慕容复以后帮他的话,就忍不住星星眼的看着慕容复,把慕容复看的心中也有些自豪,觉得以后要多照顾照顾他娘给他找的弟弟。

        等夏夕颜他们坐上马车,准备出发的时候,段正淳带着四大家臣拦住了夏夕颜的马车,请求夏夕颜把阿朱阿紫还给他。

        夏夕颜见昨天跟在段正淳身边的阮星竹不在,而段正淳脸上居然挂了些抓痕,就知道昨天段正淳肯定和阮星竹发生了什么。

        “慕容夫人,请你把阿朱阿紫两姐妹还给我,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段正淳看夏夕颜看他脸上的伤口,有些尴尬的开口。

        “她们的娘都不要她们,你要她们做什么?你要他们,是准备把他们带回大理亲自照顾?给他们正名,做大理的郡主?若是不敢敢把她们带回去,给她们郡主的身份,还要她们当一个不光彩的私生女,那就不要来提把她们要回去。段王爷,既然负不起父亲这个责任,就不要再来骚扰她们。让她们只以为父母是死了,而非抛弃和带给他们不名誉的人生。”夏夕颜寥寥几句话,刺的段正淳尴尬的低下了头,夏夕颜也就叫赶车的侍卫出发。

        段正淳因为夏夕颜的话,没有脸面去追,夏夕颜的马车顺利的离开了。

        “王爷......”段正淳的四大家臣之一,朱丹臣看夏夕颜的车子走远,想着上面的阿朱阿紫,有些不愿意她们算是皇女,而流落到他人家,所以上前询问段正淳是不是继续去追。

        段正淳却是被夏夕颜的话,提醒他因为刀白凤,而不敢把阿朱阿紫接到大理,他要回阿朱阿紫,也只是会把阿朱阿紫交给某位朋友照顾。

        而阮星竹,他昨天已经和她说开了这件事,他实在无法忍受阮星竹两次卖掉他的女儿这么狠毒的事情,多年来对阮星竹的怜惜化为泡影,段正淳就马上和阮星竹断了关系,像他其他情妇一样,不想再和阮星竹有联系。“段正淳,我十六岁跟你,你留下这笔钱就要打发我,你好狠的心啊!”

        就在段正淳想着阮星竹的时候,阮星竹却是追了过来,段正淳听到阮星竹的声音,就摸了摸他脸上被阮星竹昨夜气急抓出的伤痕,骂了句‘泼妇’,就马上很娴熟的带着四大家臣跑路了,只留给阮星竹一个决绝的背影。

        “段正淳,你给我站住,站住!”阮星竹跌跌撞撞的拿着一个小包袱去追段正淳,段正淳却是不用几分钟,就带着四大家臣消失在阮星竹眼前。

        阮星竹看段正淳丢下她而去,恨的眼睛都红了起来。抛弃女儿这件事,段正淳他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他,若不是他不把她接进王府,她的女儿若贵为郡主,她怎么会把女儿送走!

        “段正淳,你想丢下我,没有那么容易!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给我等着,不搅得你府邸天翻地覆,我就不叫阮星竹!”阮星竹追不上段正淳,心中恨极了的背上包袱,准备去她从未踏足的大理等候段正淳。

        反正她的一些面目已经被揭穿了,也不用再做什么善解人意的解语花而不去大理争名分,得不到段正淳的怜惜,再没有名分,那她这么多年的付出,不就都白付了吗?她阮星竹可不是看起来那么容易吃亏的!

        .......

        段正淳躲避情妇追踪很是娴熟的甩掉阮星竹,就和以往一样,放下一切关于阮星竹的事情,优哉游哉的带着四大家臣逛街,看看能不能有什么艳遇。

        朱丹臣见段正淳眼睛乱瞄,就知道他是又忘记阿朱阿紫两姐妹,叹了口气,没有再多嘴的提她们,跟在段正淳身后沉默的走着,而另一边的诸万里却是想到大理一摊子事,而上前询问段正淳。

        “王爷,现在可是回大理?段延庆惹出的事情,我大理还没有给大宋一个交代呢!”

        “段延庆的事情,有皇兄处理,我就不用回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37025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