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第63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25

第63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25

        段正淳继续在中原猎艳的时候,其皇兄段正明却是有些焦头烂额飞在天龙寺,跪求枯荣大师出面,帮其解决段延庆劫大宋法场的事情。

        段延庆趁着玄慈救走叶二娘,法场大乱的时候,不忍看一直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南海鳄神惨死,就动用了一阳指射断了南海鳄神身上的绳索,让被封住内力的南海鳄神能悄悄逃走,本以为做的小心,没有出面,却是被邓百川故意多嘴牵连出了大理段氏,而引致大宋对大理段氏心生不满。

        大理国一直偏居一隅,对大宋俯首称臣,这次出了段延庆的事情,让大理国极为恐慌就此和大宋交恶,而引来战乱。

        有些大臣在大宋派来使臣,为劫法场一事要说法的时候,一致要求缉拿前太子段延庆,然后交给大宋处置,以求平息这场矛盾。

        附议把段延庆交给大宋的人很多,保定帝段正明和一些段氏皇族,却是有心保住段延庆,只是保住段延庆后,段正明却是心中担忧段延庆再做出什么危害大理的祸事,所以就求到了枯荣大师面前。

        “伯父,当年大理内乱,杨义贞这贼子杀死上德帝,延庆太子也在那场内乱中下落不明,在我段氏皇族平息了这场内乱,诛杀了杨义贞这贼子后,一直找不到他,还以为他是遭遇不幸,才推举了上明帝,上明帝之后又传位于侄子。延庆太子之后出现,就一直与我为敌,在外追杀皇弟段正淳不说,一直纠结西夏一品堂,暗中谋划想杀了我与皇弟,夺回大理皇位!”

        “伯父,侄儿并不是不想把皇位还给延庆太子,只是伯父也知道他面容全毁,还被仇家害的带了残疾,这些就已经绝了他重登皇位的可能,我大理国皇帝不能是一位不健全的人,这也是我一直没有退位让给他的原因。他若是健全,侄儿也和伯父一样来着天龙寺修行,把皇位让给他,只是.........”段正明一脸苦恼的看着闭眼念经的枯荣大师,说着他心中对段延庆的顾虑。

        “这次延庆太子在大宋境内,救走南海鳄神,惹怒大宋,很多臣子提议把延庆太子交给大宋处置!”段正明说这话的时候,一直闭眼的枯荣大师睁眼看着段正明,段正明见此才继续说,“只是我和几个段氏子弟都不忍这么把延庆太子交出去,延庆太子也是一个可怜的人,所以侄儿自做主进贡了大宋一批奇珍异宝,借此消了延庆太子劫法场的罪,只是伯父,延庆太子是我段氏子弟,却是江湖上四大恶人之首,这件事现在是闹得江湖人尽皆知,于我大理段氏名声有碍,侄儿最近一直派人去找延庆太子,希望他弃恶从善,只是延庆太子却是不肯听我派去找他的人劝,侄儿派去几个他就杀了几个,从不给侄儿劝说他的机会。”

        “你此次来求我,是想我出面去劝他吗?”枯荣大师没有等段正明说出此次来求他的事情,枯荣大师就猜到的直接说出口。

        “伯父,此次侄儿来求你,就是希望伯父出面开解延庆太子,伯父是我族最德高望重之人,想来延庆太子也能听伯父几句劝,这样延庆太子也不会一错再错的错下去了。”段正明既不希望段延庆死于大宋朝廷那里,也不想继续放纵段延庆作恶下去,为大理段氏树敌和招祸。

        他之前一直可怜段延庆的遭遇,所以对于段延庆要夺回皇位的小动作,都视而不见,只求段延庆自己想通,不要在与他为难,却是没有想到这次会在大宋闯下如此大祸,差点给大理带来灾祸,他保下了段延庆这一次,却是不知之后段延庆还会不会给大理段氏招祸。

        “我知你为难,延庆这么多年在江湖上造下的恶名,我也听说颇多,只是一直心怜他的遭遇,没有出面阻止,反倒助长了他的怨恨,当年的事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与你们无关,延庆却入了魔障走不出来,此次我会带天龙寺几位高僧,去把他请回天龙寺,渡了他身上的戾气。”

        枯荣大师沉吟了一会,开口说出了让段正明安心的话,段正淳对着枯荣大师拜了拜,却是提议枯荣出寺去见段延庆的时候,带他一起前往。

        “延庆太子的有些心结,也是需要侄儿去解开的。”

        枯荣大师听了段正明的话,没有拒绝,反而是欣慰的看了段正明一眼。

        而等段正明根据探子,找到段延庆躲藏之地,就通告了枯荣大师,枯荣大师就带着几位天龙寺高僧,一起前往那地方。

        “枯荣大师!”

        段延庆听说段正明来找他,本是准备出去杀了段正明,却是在看到跟在段正明身后的枯荣大师,而不敢对段正明做什么。

        段正明见段延庆一直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心中无奈,枯荣大师也见段延庆眼带怨毒,念了句佛法,然后把段延庆叫到一边,和段延庆深谈了几个小时后,让段延庆知道他不可能再当皇帝,也不该怨恨段正明兄弟。

        段延庆先是有些不服,只是心中尊重枯荣大师,所以一直压着性子去听,最后不得不接受他一直不愿意接受的现实,以他现在的容貌名声,根本不可能当上大理国皇帝。

        “当年造化弄人,你遭此大劫,失了皇位,我知道你心中怨恨,只是你不该怨恨其他人,当年为了稳定内政,才选..........”枯荣大师耐心的和段延庆讲了当年他不见之后,大理发生的一切事情。

        “没有人想夺你的皇位,为稳固我大理段氏的基业,我们只能这么做,你现在这样,已经无法被拥立为皇帝,就不应该再去强求那已经不属于你的东西,强求只会伤人伤己,此次大宋劫法场之事,大理为保你付出了很多东西,延庆,你也是我段氏子弟,也要守护我段氏百年基业,你不该再任性妄为了!”

        “我不是有意给大理招祸的,我............”段延庆也知道劫法场之事的冲动,他当时也不准备出面救叶二娘他们,就是顾忌他大理前太子的身份,怕给大理招祸,只是最后还是不忍心看兄弟惨死,才偷偷出手。却是没有想到被邓百川曝光了大理一阳指,把祸水引到了大理身上。

        “保定帝是个心慈的,一直对你退让三分,三番五次的谅解你,此次也是他为你跟众位大臣说清,拿了自己的私库填补了进贡之物,才让大宋放弃追究你所做之事。而且他也愿意接你回宫中奉养,若是你不想让保定帝当这皇帝,他也愿意退位让贤,只求你不要再在江湖上作恶,毁我段氏百年清誉。保定帝一退再退的补偿你,延庆,你妄不可再伤他!”枯荣大师把段正明想跟段延庆传达的话说完,见段延庆眼带迷茫,就留了空间给他自己去想通事情的种种,和段正明等人离开了。

        “大哥,要我去帮你杀了那段正明吗?”南海鳄神拿着他的鳄鱼剪,冲出来询问段延庆要不要去杀段正明。

        段延庆却是摇头表示不要,然后一个人是施展轻功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开始想他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

        “我真的错了吗?”段延庆一直在反思他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

        他本是天之骄子,一国太子,却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遭次劫难,被人害的不人不鬼,失去了一切。

        他恨害他的人,也恨夺走他皇位的人。所以他在被‘菩萨’点化,给了希望后活下来,才会顽强的活下去,然后找了害他残疾毁容的人报仇,然后处心积虑的找段正明、段正淳两兄弟的麻烦,夺回属于他的皇位。

        这已经算是他活下去的唯一支柱,只是在要夺回皇位之事上,作为段氏子弟,他却是从未想过要做任何危害大理国的事。

        四大恶人这个名声,他并不想要,却是因为一开始对害他人报复过于残酷,而沾上了恶名,之后不论他在做什么,总是逃不过一个恶人,而认的叶二娘之流,不过是找个助力,却是把恶名越弄越大,最后就连他自己也收不住这恶名,只能随他去。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恶名其实也阻碍了他登位的希望。就算他健全,却是带着恶人的名声,这也是他不能当皇帝的污点,枯荣大师今天的一番话点醒了他,让他不能在自欺欺人的骗自己,他杀了段正明,杀了接位的段正淳,他也因为自身的缺陷无法当皇帝。

        “我活着有何用啊!”段延庆想到他差点给大理招来的祸事,苍凉的闭上了眼睛,举起了他的铁杖对着自己的心脏戳下去的时候要自杀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一个女子嘲讽的笑声。

        段延庆听到声音顿住,睁开眼就看到了一袭白衣道袍的‘观音’。

        “观音大士!”段延庆看着和他有过露水情缘的‘观音,脑子本就因为无了生的支柱,而不清明的变的更加浑浊,看到他想了多年的‘观音’再次出现,就完全变得很痴迷的看着她,然后慢慢对着她跪了下去。

        “你还是个和以前一样,是个懦夫的只会寻死!”刀白凤见段延庆对着她跪下去,把她误认为观音也没有解释,反而出口讽刺他。

        她今天本是因为段正淳一直不归家,跑去中原沾花惹草而难以心静,四处乱跑发泄心中的愤恨,却是突然看到段正明和枯荣大师一行人出现在附近,她好奇他们要做什么事,偷跟了过来,然后认出段延庆就是她当年为报复段正淳背叛他,而特意睡了的叫花子。

        这个发现让刀白凤有些震惊,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她因为知道段正淳在中原找了众多莺莺燕燕,背叛了他们之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约定,而故意找了一个男人来搞一夜情,而这个男人还会和大理段氏有瓜葛。

        她只以为对方是个普通的乞丐,怎么成了大理国的延庆太子?

        这个比较让刀白凤震惊的消息,让刀白凤下意识的探听了枯荣大师和段延庆的对话,然后知道了段延庆的一些凄惨遭遇,也知道她当年为什么会在天龙寺外遇到他。

        而那时候段延庆正是受着重伤,而非身体残疾而无法反抗的被她给利用了,这让刀白凤想起那夜就对段延庆有些愧疚。

        而这愧疚一起,刀白凤就忍不住偷偷跟着段延庆来到僻静的地方,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再看到段延庆要自杀的时候,刀白凤就有些不忍的,故意嘲讽的笑出声来打断了他的自杀行为。

        “观音大士,你是又来渡化我的吗?”段延庆贪恋的看着刀白凤,这个四年前给过他活下去希望的‘观音’。

        刀白凤听到‘渡化’这个词,脸有些不受控制的红了下。却是强自镇定的不想当年她做的荒唐事。出口用《僧伽吒经》中的一段佛语点拨了段延庆几句。

        “我造不善业,犹如燋木柱,今世不庄严,他世亦如是.......我作五逆业,,我登高山顶,自坠令碎灭,时诸天告言,莫去愚痴人,莫作不善业,汝作多不善,作已今悔过,杀害自身命,必受地狱苦,寻即堕于地.......”

        “必受地狱苦.....”段延庆听着刀白凤开导他的经文,慢慢的听的沉醉了进去。

        刀白凤见段延庆如此,就力持让自己的声音念的更加肃穆慈悲,好让段延庆明白在佛法中,自杀是要直接坠入地狱,无法真正的解脱人世的痛苦。

        刀白凤见她念完一段经文,段延庆脸上的死意消失殆尽,也就故弄玄虚的道了句佛法,然后快速的消失在段延庆眼前。

        段延庆看刀白凤离开,追了几步,最后却是停了下来,只是痴痴的看着刀白凤白色的背影消失在深林中。

        刀白凤以为这次和段延庆遇到,救了他一次,也算是赎了她之前‘欺负’段延庆的错,就没有再放在心上。

        同时本因为段正淳在外找女人而生出的怨恨,也因为遇到段延庆,而烟消云散!因为刀白凤只要想到当年和段延庆的事情,就会自然而然想到她已经做了对段正淳最大的报复,给他带了一定极绿极绿的帽子,让他给别人养儿子还不自知,而畅快不已。

        “段正淳,你对不起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刀白凤念叨着这句话,匆匆回了她清修的道观。

        在道观门口看到四岁的段誉,垫着脚的再张望寻找她。刀白凤心就软的一塌糊涂,上前抱起段誉。

        “娘,你回来了!”段誉看到刀白凤就笑的甜甜的,刀白凤见此就抱着他进了道观。

        “娘,爹不回来陪你,誉儿陪你,一直陪着你!”

        小小的段誉,还不知道刀白凤真正伤心的是什么,只以为是段正淳外出不归家,所以就贴心的跟刀白凤说了这句话。

        以往刀白凤听了段誉这句话,是既心暖,又会想起段正淳在外睡别的女人而心酸的落泪,这次刀白凤却是亲了段誉一口说,“嗯,额娘有誉儿陪着就好了!”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还是好好把儿子教养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段正淳那狗改不了吃屎的行为,她拉不住,就随他去吧,她只要好好的把誉儿养好。

        刀白凤抱着儿子,自我安慰自己不要去想段正淳的乱事。

        只是刀白凤不想,不代表有些麻烦不自己找上来,然后让她必须去烦恼。

        “姐姐,我为段郎生了两个女儿,段郎却还是为了别的女人抛下我走了,姐姐,我的两个女儿都落到贼人手中,妹妹求了段郎去寻,段郎却是狼心狗肺的弃之不顾,妹妹实在是走投无路才会来大理求助,求姐姐看在妹妹那两孩子,也是段郎的子嗣,帮妹妹寻回来吧.......”

        刀白凤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已经避到了大理城外的道观,为什么还会被一个名叫阮星竹的女人带着一众人的找来,找到她就马上抱着她的腿哭诉。让她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无法对那弱的似她一碰就会死的阮星竹动粗。

        “镇南王妃也太冷血了吧,这女子哭的那么惨都不开口说帮帮!”

        “是啊,镇南王风流我们都知道,这次还始乱终弃把这女子抛弃,还不管被贼人抢走的女儿,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女子也是可怜,无名无分的跟着镇南王,却是什么也得不到!”

        “还不是这镇南王妃厉害啊,不让镇南王纳妾,镇南王才爱去外面招惹了很多小姑娘,却是不敢领回家.......”

        “镇南王妃怎么厉害了,是当初镇南王自己说的要尊重人家摆夷族的风俗,一夫一妻的,后面在外偷腥,已经够欺负镇南王妃了,你们这些人,别看着那女的哭的惨,就指责人家镇南王妃,镇南王妃都被镇南王气的住道观了......”

        “是啊,我是听说当初镇南王求娶摆夷族公主时,答应的一夫一妻,却是成婚不到一年就去外面招惹女人,镇南王妃真是可怜,他们摆夷族可一直是不许纳妾的。”

        ................

        阮星竹听她引过来的人,居然还有帮刀白凤说话的,就哭的更惨的喊道,“姐姐,我为了段郎已经无家可归,我那两个女儿就是我的命啊,段郎不管,求你帮帮我,我不求名分,真的不求的,只求王妃娘娘帮我找找女儿,只要找到我那两个可怜的女儿,妹妹马上带着她们离开大理,不来打扰姐姐!”

        阮星竹的哭声,引得一些人的同情心更盛,为阮星竹说话的人更多,甚至有开口为阮星竹求情的。

        “这个被抢走两个女儿的女子也好可怜啊!王妃,你就帮帮她,找找两个小郡主吧,他们怎么也是镇南王的子嗣!”

        “是啊,是啊,王妃,你就帮帮她吧!都是做母亲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命根子啊!”

        .......

        刀白凤听着那些刺耳的劝说,脸色变得铁青很想一脚把死抱着她腿不放的阮星竹踢出去,却是也知道在众人面前她这么做,会给她招来多少骂名。

        “你起来,我带你进宫见皇后,这件事你去和她去说!要找女儿也好,要找段正淳也好,你都去和她说,我现在只是一个出家人,不管这些事!”刀白凤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中的恶心和愤怒,冷冷的开口跟阮星竹说话。

        阮星竹听刀白凤要带她去见皇后,马上对着刀白凤重重的磕了几个头,“谢谢姐姐帮忙,谢谢姐姐.........我的女儿得救了,我的女儿得救了!”

        阮星竹压下眼里的算计成功的得意,转脸看着跟着她来的人,就是一副救女心切楚楚可怜样,而又博了众人的许多好感。

        她今天来到大理,明知刀白凤被段正淳气的搬离了镇南王府,却还是先跪在镇南王府门口,喊着段正淳,大哭的引起大理城中的百姓的注意,然后声泪俱下的编了个她被‘喜新厌旧’的段正淳玩弄抛弃后,又惨遭贼人抢走两个相依为命的女儿的故事,博取了很多民众的同情。

        之后再借而从好心的民众口中,再‘知道’刀白凤在城外道观居住,求得好心人带着她去道观寻找刀白凤而闹了之前那一出,逼得刀白凤带她进宫见皇帝皇后。

        她这么大张旗鼓的弄这些,就是是想逼得大理皇族为了名声,而不得不先为她找回阿朱阿紫两姐妹,然后再为了名声而接受她这个外室。

        她今日闹的越大,让更多人知道她为段正淳无名无分的连产俩女,最后却是被段正淳始乱终弃,那么大理皇族,就算碍于摆夷族公主刀白凤的面子,却是只要想要点好名声,就不可能在不给她一个小小的名分,给阿朱阿紫两姐妹正了身份。

        而只要大理帮她找回阿朱阿紫两姐妹,那她有着名分带着两个小郡主进了镇南王府,她就有的是法子,好好哄回段正淳的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37120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