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第64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26

第64章 中二病的熊孩子26

        刀白凤忍着怒火,把阮星竹带进宫,丢给皇后后,就不顾皇后的劝留声,拂袖而去。

        “娘!”

        刀白凤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回道观的,只知道她脑袋一直乌糟糟的,最后是她儿子段誉糯糯的喊声,才把她从那昏暗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誉儿!”

        刀白凤抱着段誉,有点想哭。

        她不知道她当年为什么会那么眼瞎的爱上段正淳,若是不爱,作为摆夷族的公主,段正淳这么屡次三番的背叛她,她早叫来父亲和族人,和他和离了。可是她就是不争气的让自己爱上了段正淳,所以现在才会那么痛苦,却又狠不下心和段正淳和离。

        她摆夷族一直是一夫一妻,而非汉人的一夫多妻,所以她更不能让自己去接受段正淳的背叛。

        大理段氏为巩固他们对云南的统治,也为了安抚他们摆夷族,所以想和他们摆夷族联姻。

        当初大理派了好几个段氏好男儿去摆夷族给她想看,她首先提出联姻的条件就是夫君必须遵守他们摆夷族的‘一夫一妻’。

        她没有强求他们,所以不能做到的人都自动退出,留下的几个其中就包括说对她‘一见钟情’的段正淳。

        段正淳的确是来的几位段氏子弟中最出色的,很符合她的期望,所以她放心的让自己嫁给他,然后爱上他。

        却是没有想到,当初叫着她‘凤凰儿’说对她一见钟情的段正淳,却是能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对其他很多女子也一见钟情了呢。

        只是成婚一年,她就开始陆陆续续听到出外办‘公’的段正淳,有着许多新的旧的红颜知己,而他和她们还有着孩子。

        刀白凤不知道那时候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有多痛苦,只知道她气的无了理智的找了一个乞丐发生了一夜情,只是也不知道那一夜是报复的段正淳,还是报复的她自己。

        那夜之后,她就后悔了,却是不知上天是垂怜她还是惩罚她的,仅仅一夜,她怀孕了,然后生下了她一生之中,最宝贵的东西。

        她搬出了镇南王府,住进了道观,不想再去听段正淳的那些风流韵事,只想全心的把儿子养大,却是还是控制不住心的,常常想着段正淳,想着他们当初的爱恋,然后再每天活在被段正淳背叛的痛苦之中。

        这种痛苦,也包括她对自己的看不起。她是摆夷族的公主,为什么就是不能像摆夷族其他爱恨分明的女子那样,被男人背叛了,就一刀杀了对方。就算不一刀杀了对方,也能洒脱的自己离开。

        可是她就是那么不争气的让自己放不下段正淳,每次被段正淳花言巧语的哄几天,又会心软的不想和他和离,可是却又要在她听说段正淳和别的女人有染后,心痛的发狂。

        阮星竹今天来了,刀白凤都不知自己是怎么力持镇定,才不动手杀了这个一直勾着段正淳的女子。

        她知道阮星竹,知道的比段正淳其他女人,知道的还要多。因为阮星竹是唯一跟了段正淳六七年,连续为段正淳育有两个女儿的情妇

        。段正淳每年都要花几个月去看她,她是段正淳在外安置的最长久的外室。其他女子,段正淳总是有过一段露水情缘后,就放置脑后了,唯有阮星竹,呆在段正淳身边那么久,还被段正淳惦念着。

        这些消息,她不去打听,却总是有人爱来告诉她。不知是来看她的笑话,还是来看段正淳的。

        段正淳多情,刀白凤是成婚后才知道的,若是早知道,她是不是就不会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的情根深种,而现在走不出来。

        “娘,你不要哭!你哭,誉儿也想哭,呜呜.........”

        刀白凤不知她什么时候哭了起来,听到段誉跟着她哭,才摸去脸上的泪水,然后亲了亲段誉的眼睛,强自坚强的开始哄段誉。

        “娘,没有哭,是沙子迷了眼睛,才哭的,誉儿也不要哭好不好?誉儿帮娘吹吹眼睛,把沙子吹走,娘眼睛不痛,也就不哭了!”刀白凤为段誉擦干眼泪,然后转移他的注意力。

        段誉果然不哭的鼓着包子脸,开始认真的给刀白凤吹眼睛,刀白凤看段誉可爱的样子,心中再一次有些感谢上天,让她有了这么一个贴心的儿子,让她可悲的人生,因为他变得不那么可悲。

        “呼呼....娘沙子吹走了吗?”段誉鼓着奶泡泡的小脸,吹累了就询问刀白凤,刀白凤努力让自己笑起来的告诉他,“嗯,誉儿把娘眼睛里的沙子吹走了,娘不痛了!”

        “嘻嘻.........”单纯的段誉看着刀白凤对他露出笑脸,以为刀白凤没有伤心了,也就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刀白凤见儿子单纯的样子,却是心中叹了口气,然后出言说,“誉儿,娘明天送你去天龙寺学法,你不是最喜欢听那些和尚念经讲经吗?娘送你去一个月,一个月后娘再去接你好不好?”

        “好啊,娘!”段誉听到刀白凤要送他去天龙寺,高兴的眯起了眼睛。没有注意到刀白凤眼里的痛苦和决绝。

        这一夜,刀白凤在道观里,不要其他人伺候段誉的亲自把他哄睡,然后一直痴痴的看着他。

        开始想着第二天把段誉送进天龙寺之后,她回摆夷族的事情。

        以前段正淳都不敢把外面的女人带进大理,让她碰到,这次不知是段正淳自己授意,还是阮星竹自作主张的来,刀白凤都不想去深究。她只知道,阮星竹这次突然来大理,对她觉得是来者不善。

        刀白凤不傻,不会感知不到一个女人对她的敌意和算计,阮星竹今天闹的这么一出,刀白凤就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阮星竹口口声声说不要名分,却是要的就是大理镇南王侍妾甚至比侍妾更高的名分。

        阮星竹闹那么大,不就是想对大理皇族施压,好让大理皇族再迫使她,松口接纳她,刀白凤都已经能算到,不出三日,皇后就会找她,劝她为了大理皇室的名誉,接纳阮星竹。若是她不接纳,大理皇室为了名誉,也会把摆夷族牵出来,让摆夷族的风俗来抗下不接纳阮星竹这个‘弱’女子的事情,把所有污水往摆夷族身上泼。

        刀白凤清楚里面的弯弯道道,她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坚持,接纳阮星竹,因为有了阮星竹,那么镇南王府以后就会有秦星竹,甘星竹.....,她也不愿意让皇室把污水泼到她摆夷族身上,摆夷族这么多年,为着她的事情,跟大理皇族已经起了些冲突,损失了一些族人的利益。她不能再任性的这么下去,让族人难做。

        所以她才想想独身回摆夷族,见见摆夷族的族长,也就是她的爹爹,商讨这件事的处理法子,也说说她和段正淳和离的事情。

        是的,刀白凤想要和段正淳和离了。

        刀白凤在见到阮星竹的时候,就不能再自欺欺人的无视段正淳的那些情人。

        之前只是听说她们和段正淳的风流韵事,刀白凤还能掩耳盗铃,假装段正淳给她带来的屈辱没有扇到她脸上,可是今天见到阮星竹,那一直被她故意忽视的耳光,一记记的打到了她脸上。

        把她所有的粉饰太平都打散,她装不下去,为了保留最后的尊严和族人的面子,刀白凤忍痛也要和段正淳和离了。

        他们摆夷族的‘一夫一妻’的规矩不能破,从她这个公主身上破了,那么摆夷族外嫁的女人,地位就一定会下降!她当不了这个罪人,也不想当!

        所以就算是为了族人的坚持,刀白凤也要和有着不知多少红颜知己的段正淳和离。更别说阮星竹的到来,打破了刀白凤心中对段正淳的最后一点期许,和离之事势在必行,只是刀白凤却是还要为族人争取很多东西,所以才要回摆夷族,好好的和她爹爹和族人商讨,如何在和离中,为摆夷族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誉儿在寺里要乖乖的!”刀白凤亲自把段誉送到天龙寺门口,就有时常带他的和尚出来把段誉接进去。

        段誉一直是一个喜欢佛法的孩子,常常会自己要求来大理段氏的皇家寺庙小住一段时间,所以这次被刀白凤送来,还有些欢喜的笑着答应刀白凤会乖,然后看着刀白凤骑马离开了天龙寺。

        “世子,今天枯荣大师要给两个弟子剃度,你要不要去看?”带段誉的大和尚,也算是段誉的一个族叔,因为喜欢佛法所以没有成亲就进天龙寺当了和尚,因此一直把段誉当自己孩子一样的照顾,知道小孩子都喜欢热闹,带段誉进了天龙寺,就把今天天龙寺要进行的大事告诉了段誉。

        “剃度吗?要看要看,叔叔,你带我去吧!我想听大爷爷念经。”段誉听到有人今天剃度出家,极为兴奋的让大和尚带他去,大和尚也就背起他赶了过去。

        “好丑,好丑!光头好丑!剃了我头发,你这老和尚就不要剃我胡子了!”

        段誉他们才靠近天龙寺的大殿,就听到一个好玩的声音,段誉好奇的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正跪在佛像面前的男子,用手捂着他的胡子不让枯荣大师帮他剃了。

        “三弟!”

        就在段誉准备凑上前去看看那不让人剃胡子的男子,胡子是什么样子的时候,那男子旁边已经剃了头发的人,却是闷声闷气的出声叫了那男子一声。

        “三弟,你若是不想出家,还是回你的南海,不用陪我!”

        “我南海鳄神的命是老大你救的,老大去哪,我就要去哪,老大出家,不当恶人,我也不当恶人,陪老大出家,老大,你别撵我走!不就是剃胡子吗,我剃,我剃!老和尚,你快帮我剃,不然我大哥又不让我陪他出家了!”

        要被剃胡子的南海鳄神听到段延庆的话,马上放下了他的手,让枯荣大师把他的胡剃了。

        枯荣大师看南海鳄神急吼吼的模样,‘阿弥陀佛’一声,然后继续给南海鳄神剃胡子。弄完后给他点了戒疤,念了经,给两人取了法号。

        段延庆的法号是本悟,南海鳄神的是本相。

        枯荣大师给两人取完法号之后,授予段延庆和南海鳄神三皈五戒,段延庆和南海鳄神的拜师礼算是完成了。

        枯荣大师就出言让段延庆和南海鳄神回他们的禅房。

        今天一早,段延庆就带着南海鳄神来天龙寺出家,枯荣大师见段延庆想通,倒是欣然把他带进寺,给他剃度。

        见段延庆还把四大恶人中的另一个恶人,也带来出家,反而觉得是件功德,所以也同意了南海鳄神进入天龙寺。

        “大哥,这戒疤还有点痛。”南海鳄神跟着段延庆走出大殿,就咋咋呼呼的说起话来,让段延庆看了他一眼然后提醒他,“我们已经出家了,你不能叫我大哥了,你要叫我本悟,或者师兄!”

        “本悟,笨悟,哈哈哈,大哥...不是师兄,你法号好好笑!”南海鳄神只因段延庆的法号就笑点很低的笑了起来,惹的段延庆无奈的对他摇了摇头,然后拄着铁杖,准备带南海鳄神回他们的禅房,他想念经打坐了。

        昨天重新遇到‘观音’,再她的开解下,段延庆也放弃了自杀,然后想了一夜决定和很多段氏族人一样,来天龙寺出家。一是洗涤身上的罪,而是给自己一个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段延庆决定要来天龙寺出家,本是让南海鳄神回南海继续当他的大王,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只是死心眼的南海鳄神,却是因为他之前救了他一命,而知恩图报的说他的命就是他段延庆的命,以后要一直跟着他,为他做任何事情。

        段延庆劝了南海鳄神几句,南海鳄神却是一直要跟着,段延庆想到南海鳄神那好忽悠的性格,在江湖上也不知未来会惹出什么麻烦,也就带着他一起进了天龙寺,一起出家,也算有个伴。

        “嘻嘻.....”

        段誉一直对南海鳄神好奇,所以南海鳄神和段延庆出大殿,他就乐颠颠的跑了去看南海鳄神的样子,然后就被南海鳄神被剃的光,变的有些好笑的脑袋笑了起来。

        “这小崽子哪来的?你对着我笑什么?就不怕我把你小脑袋给咔擦下来!”南海鳄神见段誉笑他,就恶声恶气的拿出他背着的鳄鱼剪,对着段誉的头比划了一下,然后吓唬他。

        “你剪刀好大,我可以摸摸吗?”小孩子对人的感官很敏感,所以就算南海鳄神恶声恶气的,段誉却还是胆子很大的上前,看南海鳄神的鳄鱼剪很新奇,所以就想摸摸南海鳄神那有些奇怪的大剪刀。

        “不给你摸!”南海鳄神看段誉一点也不怕他的凑过来,还想要摸他的鳄鱼剪,就马上把他的鳄鱼剪往背上一背,不给段誉摸。

        段誉见南海鳄神收回鳄鱼剪,就马上瞪着大眼睛看着南海鳄神,用糯糯的声音央求他说,“你给我摸摸嘛!”

        “不给!”南海鳄神不看段誉祈求的大眼睛,背着鳄鱼剪追着段延庆而去。

        段誉见南海鳄神要走,就马上跑了追上去,拉着南海鳄神的衣摆继续请求。

        “你给我摸摸嘛!你那剪刀和我看过的不一样!”段誉只是觉得南海鳄神说话很好玩,所以就一直跟着他,想和他多说说话。

        “不给就是不给,你这小崽子,怎么一直跟着我,再跟着我,我就把你的脑袋剪下来!”

        “嘻嘻,你就会说这句吓唬我的话!”

        段誉听南海鳄神和之前一样的威胁,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弄的南海鳄神觉得很没有面子的伸手把段誉拉着他衣摆的手拂开。

        “唉哟!”

        南海鳄神拂开段誉的手,没有个轻重,一推段誉就往后摔了过去。

        南海鳄神见状段誉要摔到,有些反应不过来所以没有去接,一边的段延庆却是手法很快的把段誉提住,才让段誉没有摔到。

        “谢谢大叔叔!”段誉被救起,看清段延庆,先是被段延庆脸上的伤疤给吓了一下,后面却是马上想到对方救了他,礼貌的站好跟段延庆道谢。

        段延庆见段誉没有摔到,就没有再理睬段誉的继续拄着铁杖往前走。

        段誉见此也就跟了上去,“大叔叔,我扶你吧!”

        “我不用你扶!”段延庆很少和孩子相处,听到段誉想扶他,就直接出声拒绝,段誉见此也没有继续要扶他觉得需要他帮助的段延庆。

        “小崽子,你怎么一直跟着我们啊!快去找你娘吃奶!”南海鳄神见段誉没有摔到,舒了口气,发现段誉还跟着他就出言想把他赶走,段誉却是听到他声音,又想到鳄鱼剪,继续央求他给他摸摸。

        “就摸一下吗?”

        “就一下,你不要小气的给我摸摸吗?我把我的弹珠给你玩怎么样?”

        ..........

        “你这小子也忒烦人了,不给摸就不给摸!”南海鳄神被段誉缠烦了,就对着段誉吼了一声。

        段誉就委屈的低头,弄的南海鳄神有些愧疚的时候,却是听到段誉嘀咕的话。

        “小气鬼,小气鬼!”

        “你才是小气鬼!”南海鳄神幼稚的和段誉吵起嘴来,最后不知怎么的就被段誉说的话激将的把鳄鱼剪拿出来,给段誉摸了一遍又一遍,完全满足了段誉的所有好奇心。

        段延庆一直在一边,听着段誉和南海鳄神的对话,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回了他的禅房,开始打坐念经,留南海鳄神和段誉两个思维差不多的人,你来我往的说着话,最后慢慢的玩到一块去。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刀白凤从摆夷族再回来的时候,阮星竹已经住进了镇南王府,而段正淳也从外面赶回了大理。

        段正淳和刀白凤是在同一天回到大理,刀白凤回了大理首先是去天龙寺见段誉,而段正淳却是急匆匆的赶回镇南王府,去见已经被皇后安排进镇南王府的阮星竹。想把已经在他心里成为蛇蝎女的阮星竹赶走,却是被阮星竹的哭声给完全哭的没了脾气。

        “段郎,女儿真的不是我卖的,我一个人根本不会带孩子,所以才把他们送去好人家里,让他们过有爹有娘的生活,而非跟着我背着私生女的名头生活,真的没有想到他们会被那家人给卖了!若是我卖的,我怎么还会叫你去帮我找他们,你找那么多年没有找到,我可有怨你半分?”阮星竹一直和段正淳重复她当年没有卖孩子的事情,说多了段正淳也就开始不坚持,再听阮星竹提他找孩子不尽心的事情,也有些心虚的没有和阮星竹辩驳,阮星竹也就继续哭诉她这么多年为段正淳付出的一切。

        “我十五岁无名无分的跟你,把清白给了你,被家族除了名赶出来,弄的无家可归也无法再嫁人,你说会照顾我一辈子的,可是现在却是看我不年轻,就要把我赶走?段郎,你好狠的心,你若是真的要把我赶走,不在爱我,那我活着也没有一丝,我现在就撞死在门前的狮子上!”

        阮星竹说着就往外跑去,准备撞那门口的石狮子。

        段正淳见此也就追了出去,就怕阮星竹真的撞死在外面,那他镇南王的名声是真的要臭了。

        “星竹,星竹,我刚刚是说气话,你别这样!”段正淳抱住阮星竹,想先把阮星竹哄好,然后让她回小镜湖,他也好等刀白凤回来哄刀白凤。

        段正明之前派信通知他阮星竹的事情的时候,可是直接在信中说了刀白凤回摆夷族的事情。

        信中直接提了当年为了稳定摆夷族,而和摆夷族的联姻,若是这次因段正淳的风流断了这个政治联姻,而致使摆夷族不再臣服大理统治,带领其他民族动乱的话,段正淳就等着被段氏族人处理吧。

        段正淳很明白他是如何坐上大理国镇南王的位置,靠的就是刀白凤的摆夷族公主的身份。

        他虽然是保定帝的亲弟弟,可是大理国的高位却都是能者居之,而他作为一个闲散王爷,常常四处游荡而非为大理做事实,却坐上了大理权利最大的王爷之一,那有一半是靠刀白凤了。

        他的王爷之位,提的那么高,就是为了配得上刀白凤的摆夷族公主的身份,是为了安摆夷族的心才提的。

        摆夷族作为云南的一个大族,很多时候算是其他名族的领头人,摆夷族的态度很多时候会影响其他民族对他们皇室的支持。

        他和刀白凤的婚事,可不是简单的嫁娶,而是段氏拉拢摆夷族的手段,所以他一直顺着刀白凤,不敢把外面风流的女子带回来,忌惮的就是整个摆夷族。

        刀白凤若是因为这次阮星竹的事情,而和他和离的话,大理皇族不仅会在所有百姓面前丢丑,还会失了很多民族的支持,那等待段正淳的,可不仅仅是段正明的几句责骂,而是可能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内部处罚,来安抚整个摆夷族!

        “星竹,星竹,是我错怪你了,你先回.......”段正淳想着先把阮星竹哄走,不然等刀白凤带着族人回来见到她,闹出些他压不住的事情,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只是阮星竹却是一点也不想回去,她知道若是这次不留在大理,那么以段正淳对她卖掉两个女儿事的厌恶,之后根本不会去看她。她这次就是这本气走刀白凤,死赖在镇南王府。

        阮星竹和段正淳两人都打着自己的小主意,却是不知道,刀白凤回了摆夷族,跟他爹说了和离的事情,摆夷全族都很支持刀白凤的决定,而准备好好收拾收拾背叛了他们摆夷族公主的段正淳。

        为了收拾段正淳,他们可是为段正淳准备了很多东西,摆夷族为了把段正淳多年的丑事揭开,好给摆夷族这次多要点和离赔偿,可是派了族人去中原,把段正淳的情妇一个个的接来。

        镇南王府,有的闹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37363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