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116.当垆卖酒的熊孩子2

116.当垆卖酒的熊孩子2

        “卓公,相如一表人才,和令嫒情投意合,现如今他们已成家,你不如就成全他们了!”

        夏夕颜穿越的第二日醒来,带着卓文姝和卓骏还没有用完早餐的时候,司马相如的好兄弟临邛县县令王吉就跑来为司马相如和卓文君说话。

        夏夕颜让家奴把儿女带下去,才冷笑的看着王吉,把王吉看的说不下去话,才让冷声让家奴送客,把他变相的赶了出去。

        对于这种带着人来算计别人家女儿,最后还没脸没皮的来劝接受的,夏夕颜其实很想让人把他打出去,只是对方怎么也是他们县的县令,打出去似乎有些不妥,不过要整治这种人,夏夕颜法子多了去,只是却不是现在收拾,现在啊,夏夕颜觉得还是先收拾收拾她那很快就要上门坑她的不孝女。

        “阿大,带人去追小姐,追到后,就问她确定自己跟定那穷汉司马相如不回来了?若是,就让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和我卓家断了所有关系,你就把她从我卓府带走的东西,全拿回来,记住是全部,包括带走的的侍女,若她放弃跟那司马相如,你就把她带回来,顺便当着她的面打一顿那勾引她的司马相如!”夏夕颜吩咐身边得力的家奴出去追卓文君,虽然知道以现在脑子里只有爱情的卓文君不会跟回来,不过还是多说了另一个选择。

        “是家主!”阿大听命令后带了几个人骑马去追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夏夕颜就按卓王孙的记忆去查看了卓家的产业。

        卓家是冶铁世家,而盐铁在任何朝代都是重要的经济支柱,卓家以铁致富,到卓王孙这一代,家奴有八百多人,不仅冶铁,还发展了其他一些产业,不过卓家单靠主业之一冶铁,就货累巨万亿,算是这个年代的亿万富豪。

        “怪不得那么招人惦记,榜上卓家的闺女,可不就可以少奋斗一辈子!”

        夏夕颜查看玩卓家的产业,发现卓家的收入可以用日进斗金来说,在临邛县这个大富县,甚至是全国卓家的财力也能排进前三。

        “家主,大小姐不愿意回来!”

        阿大骑快马带人去追卓文君和司马相如,来回不到一天就回来禀告夏夕颜。

        夏夕颜对于卓文君不回来是完全猜到的,所以只关心的问被卓文君从卓家带走的东西。

        “家主,奴才只给大小姐留了她身上穿着的那身一上,其他头钗细软都让女奴给要了回来,大小姐从家中架走的马车,奴才也一并带回!”阿大说着就给夏夕颜恭敬的递过来一个大包袱,夏夕颜接过来没有打开的颠了颠,发现重量不轻,就知道卓文君也不傻,私奔带的东西不少,不过现在都被要回来了,夏夕颜就看看她跟着司马相如能吃几日苦。

        “大小姐身边的那个侍女带回来了吗?”夏夕颜把卓文君的包袱随手丢一边,然后询问阿大她关心的另一件事。

        “带回来了,奴才要把她带回来的时候,她还一直不愿意,想跟着大小姐!完全忘记她真正的主人是谁!”阿大有些不忿的和夏夕颜说话,夏夕颜就叫他把那侍女带上来。

        “家主!”侍女见到夏夕颜就马上行了礼,夏夕颜直接问了她作为一个奴仆,公然替司马相如传信给卓文君的事情。

        “奴婢没有!”侍女很诧异夏夕颜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不过却是打死不愿意承认这样背主的行为,夏夕颜却是因为系统的给的资料,知道司马相如为了卖通她把身上所有的钱财给了她,这样让人去搜也能搜到这样的证据。

        然而等夏夕颜看到从证据侍女身上搜到的一个男子荷包,看着里面有些寒酸的一块小碎银,夏夕颜完全不知道这块小碎银如何打动卓文君的贴身侍女的。

        不过很快夏夕颜从那侍女脸上的红晕,猜到打动卓文君侍女的恐怕不是钱财,而是‘一表人才’的司马相如。

        “带下去,安排最低等事务给这样卖主的小人做!”夏夕颜不准备发卖了卓文君的侍女,便宜了这样自己春心萌动就卖主的奴才,准备直接在卓府好好的收拾她。

        “家主...家主.....”卓文君的侍女有些急的想求饶,却是直接被其他奴仆拖了下去。

        “阿大,把这个断绝书张贴出去!”夏夕颜写好和卓文君断绝妇女关系的断绝书,就让阿大对外公布了出去,以后卓文君可不是卓家女,那些居心叵测想来劝她成全他们的人就给她乖乖闭嘴吧,想用父女关系来逼迫她拿钱去养司马相如想吃软饭渣男,夏夕颜宁愿把钱扔河里!

        不就是觉得卓王孙好面子,也不可能真正的放下如珠如宝养了十多年的女儿卓文君,才敢这么算计的让卓文君私奔,生米煮成熟饭再回来求原谅然后拿嫁妆。

        想的倒是挺美,夏夕颜却偏不让他们如愿,她不是卓王孙会会心疼卓文君,也不好那子虚乌有的面子。

        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卓家虽然有些丢脸,却因为汉朝民风开放,对情侣私奔并不是后世那样不包容,所以卓家也没有丢多少,更不会上升到什么家风之类的来,这样对卓家的其他人员影响不大。

        之前夏夕颜看到卓文君还有个没有出嫁的妹妹,还担心卓文君私奔影响到卓文姝以后的名声,后面了解了汉朝的人文风俗就觉得她是想多了,这个年代对女人还并没有后世那么苛刻,儒家礼教的对女性的禁锢教条还待在初级阶段,所以这个年代的女性还是比较开放的。

        ***

        夏夕颜这边自让阿大把卓文君从卓家带走的东西追回来后,就没有再去管他们,而是一边管理卓家产业,一边把听话懂事的卓骏和卓文姝带在身边教养。

        每日查查账本,养养不闹心的孩子,夏夕颜觉得这样的生活蛮不错的时候,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终于从成都步行来临邛县了。

        “长卿,我们终于到临邛县了!我父一定会接受我们的!”一身粗布衣的卓文君,看到临邛县她熟悉的街面就有些激动的和司马相如说话。

        司马相如抹了抹头上走出的汗水,心中却是觉得卓文君的父亲并不会那么轻易的接受他们,不然他都带着卓文君私奔了,卓文君的父亲在他们逃的半道上追来也不强自带走卓文君,却也不接受他们的把卓文君带出的家财全抢了回去。

        当时司马相如还觉得这是夏夕颜在气头上才会对卓文君这么绝情的不管不顾,带着没有马车没有侍女的卓文君受了些罪的徒步走回成都老家,却是待不到一天,司马相如就拿不出养活他们两人的钱财,两人看着彼此饿了肚子。

        最后还是典当了卓文君身上唯一穿着的华服,得了些能吃饱肚子的钱财,两人熬过了那一天。

        之后两人很一致的觉得司马相如家徒四壁的老家不能呆的,用那些衣裳典当的钱买了些干粮,两人就又一起徒步从成都回到临邛县,想‘求’的夏夕颜对他们的认可。

        司马相如回头看跟着她过了些苦日子变的消瘦憔悴的卓文君,觉得夏夕颜见到这样的女儿,应该也会有些心疼,到时候就算一时半会不接纳他,也会资助卓文君一些钱财,至少让他们不要过现在这样吃不饱饭的日子的时候,却是看到了贴在临邛县入口处的醒目的一个断绝书。

        “父,和我断绝父女关系了?”卓文君看到那断绝书的时候觉得是幻觉,司马相如也被那张贴的到处都是断绝告示给刺痛了眼睛。卓文君的父亲和卓文君断绝了关系,那么就代表卓文君不会有卓家女出嫁的嫁妆了,没有嫁妆他费尽心思娶卓文君有何用?

        “不行,我要去找父,他不会这么对我的!”卓文君反应过来夏夕颜是不准备认她的时候,有些心慌的要去找夏夕颜,司马相如却是想到什么的把她拉住说,“文君,你这么主动的去找父,父会看轻我们的!他既然已经挂了和你断绝父女关系的断绝书,他就是在逼迫你去和他认错,逼迫你和我分开!”

        “不,我是不会受他逼迫的,长卿,我既然跟你走了,我们就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就算过苦日子,我也愿意跟着你。”司马相如的话,让卓文君放弃主动去找夏夕颜,而且心中也抱着夏夕颜不可能真对她这个女儿绝情的不管不顾。

        司马相如看出了卓文君的笃定,心中也安了些,然后因为两人身无分文,连投宿客栈的钱都没有,司马相如只能去求助于临邛县县令王吉。

        “长卿,弟妹,你们怎么如此狼狈!”

        王吉在家中接到家奴的通报司马相如拜见,有些高兴的迎出来,却是看到了都是一身粗布衣的司马相如和卓文君。

        司马相如之前再落魄,可是衣服也很少这么穿,而贵为卓家女的卓文君就更不可能了。

        “一言难尽!”司马相如有些尴尬面对好友这么一身打扮,可是他却也无可奈何,他之前为数不多的钱,拿去收买了卓文君的侍女为他传信,他知道卓家富贵,卓文君和他私奔总会带些细软,那些东西怎么也够他们一年半载的花销,而只要坚持这一年半载,他就有的是法子让卓文君的父亲接受他们。却是不想夏夕颜会派人把卓文君带出的东西全带走,司马相如都不想说他看到阿大把自己驾出来的马车也一并带走的肉疼,那马车卖了得到的巨资,他都能在临邛县置一些家业,也不用这么落魄寒酸的求助朋友了。

        “家主,他们来了!”夏夕颜知道卓文君他们不会不回来逼迫她接受他们,所以一直让人在临邛县盯着他们,所以他们一回来就有人上报询问夏夕颜怎么处置他们。

        “你说他们是徒步走来临邛县,卓文君和他都是一身粗布衣,连住的地方都租不起,去求助王吉了?”夏夕颜听到阿大对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描述,忍不住笑了起来。

        果然派阿大去追回卓文君带走的钱财是对的,看看他们现在,连卖酒店去做那当垆卖酒恶心卓家的能力都没有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58090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