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第129章 当垆卖酒的熊孩子15

第129章 当垆卖酒的熊孩子15

        崔玲玲发呆的听了会院外悠扬的琴声,才回头问身边红珠。

        “这是他第几日来弹琴了?”

        “玲玲小姐,是第六日了!”红珠一边把沏好的茶递给崔玲玲,一边回答崔玲玲的问话。

        崔玲玲接过茶杯端在手里没有喝,而是继续听院外的琴声发呆,半晌才悠悠的的开口。

        “那就在让他弹六天吧,希望这六天也是这么的好天气!”

        崔玲玲的话刚落,天空中就划过一道闪电,闪电过后是一个炸雷,随之就是暴雨倾盆。

        “倒霉,今日出门庄忌兄就提醒我有雨,我却大意了!”坐在崔家院外不远处的小树林弹琴的司马相如,被突然而至的暴雨淋成了一只落汤鸡,慌乱的夹着琴四处寻找避雨的地方。

        “这崔玲玲,也太过孤高,我都弹了这么多天的琴,除了第一天还用琴理睬我罢了,后面都似没有听到我的琴声一样,也不知道她到底懂不懂琴,别把我和那些呕哑嘲哳的琴声混为一谈了。”浑身湿漉漉的司马相如跑回庄忌家,在庄忌疑惑的眼神中,抱着琴匆忙的跑回他暂居的客房,打着喷嚏换了声衣服后,看着也被淋的湿漉漉的琴有些焦躁的说着,却是才说完就听到了房门被敲响的声音。

        “长卿兄?”庄忌再次敲了敲司马相如的门,司马相如听到庄忌的声音就觉得有些烦,却是整了整衣服,挂着和煦的笑容把门打开,询问庄忌来找他有什么事情。

        “今日一整日都没有见到长卿兄,我在家新做了一首赋,想让长卿兄帮我看看!”庄忌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司马相如,司马相如笑着接过,一脸认真的看起了庄忌新作的辞赋,内心却是对庄忌的辞赋很嗤之以鼻,所以点评的时候就带了些敷衍了事,不似之前为留在庄忌家而使出浑身解数展示他的才华。

        “长卿兄今日有提琴出门,还是去以琴会友吗?”庄忌没有看出司马相如对他的敷衍和不耐烦,还真诚的感谢了司马相如的点评,才把对司马相如好奇了一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嗯!”司马相如不想让人知道太多他去追求崔玲玲的事情,所以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就说外出一天有些累的把庄忌打发走,他坐在屋内想着怎么更快的勾搭上崔玲玲。

        “寄人篱下的生活得快点结束!”司马相如喝着屋子里自己弄的冷茶,吃着庄家很一般的饭菜就更加心急的想马上把崔玲玲娶到手,然后做崔家的主人,吃好的穿好的,过有人伺候的日子。

        司马相如一口吞了最后的冷菜,把碗碟放下有些下决定,“看来得加把劲了!”

        ***

        “今天换曲子了!”崔玲玲看着外面的小雨,发现司马相如今日换了首曲子,就认真去听,想看看司马相如准备弄些什么,等听到那琴音带些挑逗的时候,就忍不住冷嗤了一声,询问一边的红珠。

        “这不会就是司马相如当初引诱卓大小姐的曲子吧?”

        “奴婢也没有听过那曲子,不过听这曲音怕是就是那首了吧!”红珠不敢确定的答复了崔玲玲,“奴婢叫当初听过的人来听听看,是不是当初这司马相如引诱我家小姐弹的曲子。”

        红玲下去很快就带了一个男子过来,男子侧耳倾听了司马相如今日弹奏的曲子,然后很肯定的告诉崔玲玲。

        “玲玲小姐,这就是司马相如当日家主举办的宴会上弹奏的曲子,小姐的丫鬟绿如说这首曲子被司马相如写信称之为《凤求凰》!”

        “好一曲《凤求凰》!这司马相如还真敢把自己自比为凤呢,也不看看自己是哪里出来的野鸡!”崔玲玲听着那曲子中的挑逗轻浮,就忍不住冷笑嘲讽,后面见司马相如一遍弹完又弹了一遍,就有些忍不住的叫红珠把她的琴拿来。

        红珠把琴拿来后,崔玲玲就开始弹了一首气势磅礴的曲子,把司马相如那有些靡靡的《凤求凰》曲子压的完全弹不下去的停止弹奏,崔玲玲才收了琴。

        没有在听到那让崔玲玲觉得是侮辱的《凤求凰》,崔玲玲心情好了很多,一边的红珠却是有些欲言又止,崔玲玲见此明白她的担心,也就开口说。

        “怕我这曲子让那司马相如脱钩?红珠,你也太小看一个贪婪的男人对肥肉的垂涎了,除非我对外明确的表达我对他的不喜,或者我另嫁他人,不然,那司马相如盯上我,就很难松口。你们也调查了,这司马相如来长安几个月,却是连那些贵妇人都见不到,更见不到富家小姐让他算计,他在长安越呆越久,却是连落脚的地方都要借助他人,还想着一飞冲天去搭宫内的线,他没钱没势,什么也没有,根本连皇宫外的狗都说服不了,现在我们对外设下了套子让他钻进来,他看到我有钱,就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而且我今日用曲子打脸于他,只是想让他知道我不好《凤求凰》这类曲子,他司马相如别用老招的来引诱我,男人啊,都是轻易得到的就容易敷衍,我表现的太容易上钩,这司马相如啊,就不会太过劳心劳力!”

        崔玲玲的解释让红珠安心下来,对崔玲玲笑笑说,“还是玲玲小姐聪慧!”

        “聪慧吗?”崔玲玲没有因为红珠的夸奖开心,而是看着她带了些痕迹的手思绪乱飘。

        “玲玲小姐当然聪慧了,这是家主都有夸的,家主不是让奴婢们此次来长安都听玲玲小姐的安排吗?这点就能看出家主对玲玲小姐的信服!”红珠没有注意到崔玲玲的发呆,而是继续夸赞崔玲玲,把崔玲玲缥缈的思绪拉回来。

        “听,司马相如换曲了!”崔玲玲回神后正准备和红玲说什么的时候,却是听到的外面停止弹奏《凤求凰》的司马相如另外弹了一首大气的曲子。

        “他在讨好我!”崔玲玲听出司马相如弹大气的琴曲的生疏,就知道这类曲子并不是司马相如爱的琴曲,现在却是转变之前的曲风来弹奏,很明显就是来取悦她。

        “红珠,让门房再刁难司马相如几日,再暗示司马相如,让司马相如拿他身上唯一一块玉佩作为想让门房给我送信的跑腿费。”崔玲玲心中盘算着一些事情后,吩咐身边的红珠。

        “玲玲小姐,司马相如身上的玉佩是他家的传家之物,他落魄了那么多次也没有去典当,这次怕是也不会给门房吧?”红珠没有马上答应去传,而是有些担心的问崔玲玲,崔玲玲却是笑的有些自信的说。

        “不,他会把那玉佩给门房,只要我在大张旗鼓的出几次门!”崔玲玲说着,就站起来看了看已经停了雨,然后回头跟红珠说。

        “送我回房,今日我还要富气逼人的出门!把卓公送我的那些首饰,挑最贵的一套给我戴上!”

        红珠听了崔玲玲的话,懂了崔玲玲准备做的事情,就有些高兴的应一声‘好’,然后上前扶着身子有些弱的崔玲玲离开了院子慢慢回了屋。

        而院外,不知道崔玲玲已经离开的司马相如却是因为之前的一场雨,而浑身湿漉漉浑身打着颤的坐在崔家不远处的一颗树下,继续一遍遍弹奏着他觉得崔玲玲会喜欢的曲子,希望能让崔玲玲为他的琴艺倾心。

        “阿秋,冷死我了!这该死的下雨天!”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65565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