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熊,告诉你妈来揍你[综] > 132.当垆卖酒的熊孩子18

132.当垆卖酒的熊孩子18

        “家主,小姐,到长安了!”

        就在夏夕颜和卓文君各拿着一本账簿看的时候,伺候在一边的绿如看马车停下来,就笑着告知他们到长安了。

        夏夕颜和卓文君同时收了手里的账簿,却是一个打开车窗看长安街景,一个看着夏夕颜似乎再等夏夕颜的什么安排。

        “先去卓家在长安的宅子吧!”夏夕颜吩咐在外赶车的家奴,家奴应了一声就重新开始赶车。

        夏夕颜没有关车窗,也没有跟卓文君说话,而是闭目养神。

        卓文君见夏夕颜如此,就知夏夕颜是不准备安排她在长安的事宜。

        “父,我明日去找那司马相如,你觉得我要和他说什么好呢?”卓文君犹豫了下,还是准备问问夏夕颜的意见在行事,不想再做什么让夏夕颜不接受的事情。

        “你觉得和他说什么好?”夏夕颜继续闭着眼,随意反问着卓文君,那态度虽然不是很热切,却也不算冷淡,就有些鼓励到卓文君,让卓文君把一路想的计划说了出来。

        夏夕颜听到一半的时候,感兴趣的睁开眼,卓文君见夏夕颜感兴趣就说的更加有劲,一口气说完就期待的等夏夕颜做点评,夏夕颜却是只说了一句随她折腾就又有些疲乏的闭眼了。

        卓王孙的身体已经快五十了,这么一路虽然是马车来长安,可却也不轻松。

        “父,我给你揉揉吧!”卓文君看出夏夕颜的疲惫,就有些心疼和自责的跪上前,用手帮夏夕颜按摩太阳穴。

        这次来长安,卓文君还以为是她一个人被家奴送过来,却是没有想到夏夕颜会陪着她来。卓文君知道这是夏夕颜对她的关心,所以心中感动却也更加觉得自己以前做伤害夏夕颜的事情,是真的被司马相如糊了眼睛。

        “父,确定司马相如负了我,女儿不会手软的!”

        到了长安的卓宅,因为带了很多家奴前来,所以很快夏夕颜和卓文君就顺利入住下去,两人一同用过晚膳,夏夕颜准备去休息的时候,卓文君站在夏夕颜背后,跟夏夕颜立志,夏夕颜听后回头,笑着叫她早点休息,卓文君才放心的下去。

        ***

        第二日一早,卓文君对着梳妆镜,没有让绿如给她梳妆打扮,而是穿上了昨天吩咐家奴去准备的粗布衣,简单的自己梳好头发,用一根筷子插好,就抱了个‘破’包袱自己找去了长安西巷。

        而她这一去找,本以为是要敲崔家的大门,让门房传话让司马相如出来的,却是没有想到,她前脚到西巷,崔玲玲的就‘巧合’的带着司马相如出门。

        卓文君想过了很多和司马相如在长安见面的场景,却还是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她远远的看着,当初那个在她心中丰神俊朗的司马相如,会在一个富气逼人的女子身边,如此殷勤谄媚的说着话。

        抢过家奴手中的伞为她打散,说讨巧的话逗她开心,巧言令色的让她为他买东西........

        卓文君不远不近的就这么默默跟了司马相如和崔玲玲一路,把司马相如的一些嘴脸看的一清二楚。

        没有真正的见到这样的司马相如,卓文君虽然已经知道了司马相如为了钱去当一个女子的面首,却是没有亲眼所见,而没有发现里面的不堪是如此之巨。

        跟的一路,卓文君都有听到长安百姓看到司马相如就对他指指点点,他一届文人自甘堕落当一个女人面首的事情,还是让很多人不齿,再看他一直是崔玲玲掏钱给他买东西,这种不齿就变为了鄙夷。

        卓文君也带了这样的鄙夷,一直在问自己当初是如何脑子进水的跟着他私奔,还跟着他一起算计卓家的。

        “长卿!”在卓文君第108次为自己当年的行为感到羞愧的想打自己一顿的时候,司马相如跟着崔玲玲来到了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商业街逛了起来,卓文君看这里的行人很多,所以在看够也恶心够司马相如的做派后,走近了司马相如几步,提高声音叫了他一声。

        司马相如听到一个女子叫他的声音,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听出是卓文君的声音,而是在和崔玲玲回头看清衣着破旧寒酸的卓文君的脸,才知道是卓文君的叫他,也才想起,在巴蜀他和卓文君发生的种种事情。

        “长卿,她是谁?”崔玲玲在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互视无言的时候,有些‘不悦’的问司马相如,让司马相如从回忆里回神的同时,也有些头大的不知道要介绍接受卓文君。

        卓文君看出司马相如的为难,却是又走前了一步,对着崔玲玲说他是司马相如的妻子。

        “妻子,长卿,你不是说你无妻吗?”崔玲玲更加恼怒的看着司马相如,让司马相如很是着急因此而和崔玲玲闹掰的要不承认卓文君。

        卓文君却更快的指着崔玲玲开口质问司马相如,“她是谁?”

        司马相如为了不因为卓文君而得罪金主崔玲玲,所以假装不认识卓文君。

        “玲玲,我不认识她!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村妇,乱认丈夫!”

        司马相如厚颜的不承认卓文君,让卓文君又是心寒,又是恶心,所以冷下脸大声的把她和司马相如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年你引我和你私奔,我们就结为夫妻,在家徒四壁的时候。带着我去求我父亲资助,我父亲不理睬我们,你带着我在我家对面街卖酒,惹怒父亲,让我父带家人搬迁,你带我又追了去,依旧得不到父亲对我们的认可,你就叫我回去,你要去长安出人头地然后再回来接我。没有路费,我就把我家里所有的金银首饰都送去给你做路费。司马相如,你现在说不认识我?不认我这个妻子,司马相如,你是准备负了我吗?”

        卓文君的话让崔玲玲一脸不敢相信的转头问司马相如,“她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司马相如厚颜的继续不想承认,卓文君却是把她抱的包袱里转的信,拿出来砸到了司马相如脸上。

        “啪”

        “司马相如,你攀上高枝,要负我都不敢承认,你是以为在长安,没有巴蜀人就不知道你和我事情了吗?好不承认,那你写给我的这些信,你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说不是你写给我这个‘妻子’的吗?”

        司马相如捂着被信砸的脸,想去阻止崔玲玲去地上拾取信件,却是晚了一步,不仅崔玲玲捡起了一封信,围观的好事群众也七脚八手的抢了地上的心看了起来,甚至看到有些精彩的还直接念出来给其他好奇的路人听。

        让所有围观者都看到了司马相如是如何引诱卓文君和他私奔,他又是如何把卓文君叫回卓家拿钱资助他。

        “这里面有你拿到我给你那包首饰后,对我感激和许诺到长安出人头地后就回来接我?司马相如,你还有什么好抵赖的,负了我就负了我,攀上高枝不想要我,你也写一封信来告知我,别让我在家痴心等待,这次若不是你一年多没有写信给我,我担心你在长安出事,自己跑来找你,我还不知道,你不是出事了,而是真的攀上高枝的‘出人头地’了,却是忘记我了!”卓文君带了反讽的话,让围观者对司马相如哄笑了起来,惹得司马相如有些恼怒,却是忍住,而是不好在装不认识卓文君下去的开口。

        “卓文君,你父亲当初看不起我,不承认我们,所以我们的婚事就不算婚事,我现在已经认识了真爱玲玲,你就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呵——终于承认你负我了!”卓文君冷笑了一声,然后看着司马相如索要她的东西。

        ,“司马相如,你说我们的婚事不算婚事,不想承认我这个妻子,还说这么恶心的话,让我不要来打扰你,那好啊,你先把从我这里骗走的金银首饰全还回来!”

        “这......”

        “怎么,骗了我的情,还要骗我的财,司马相如,做人不能那么厚颜无耻!我不是你的妻子,你却拿走我的金银首饰,你是想我把你以欺骗罪告到官府吗?”卓文君打断司马相如听到她要回首饰的话,说出了让司马相如脸变色的话。

        他当初拿走卓文君给他的金银首饰,可是被人抢走,他去报过案在Y县有记录的,这就让他不能推脱他没有拿卓文君钱财的事情。

        “明日,明日我把这些东西还给你!”司马相如不想被卓文君告到官府,所以气势有些弱的准备赔偿回卓文君当初的那笔首饰。

        卓文君听到他明日再赔,听着周边人对司马相如连着两次都是吃女人软饭行为的嗤笑,心中觉得有些解气。

        “明日给我,那好,明日我会去‘崔’家门外等你把这些东西还回来!”卓文君故意把崔家念的很重,让四周知道司马相如住进崔家做‘面首’的围观者对司马相如哄笑起来,司马相如不想听他们的哄笑,拉着崔玲玲要走,却是被崔玲玲推开手,然后自顾自在红珠的扶持下离开了。

        司马相如见此就知道崔玲玲为卓文君的事情生气,急急的追上去安抚崔玲玲,都顾不上他们还在大街上。让他低声下气哄崔玲玲的一幕再次被围观。

        “我是不会拿钱帮你还那女人的,你自己去想办法!”崔玲玲在街上丢下这句话,就抛下司马相如回了崔家,司马相如追着去想继续哄崔玲玲,却是被红珠拦住,说崔玲玲正在生气,让他先回房,等气消了在来。

        “看来是吃醋了!”回到房间的司马相如,因为红珠的话,已经不着急崔玲玲不理他的事情,只女人会吃醋,就是还在乎他,那么就不会发生他担心被崔玲玲赶出崔家的事情。

        “只要爱我,那么这些都不算什么!”司马相如念叨着这句话,然后因为崔玲玲之前抛下不会给他钱去还卓文君,所以开始有些肉疼的在房间把崔玲玲最近买给他的贵重物品整理出来,好第二日给卓文君。

        “真是个不顾旧情的狠心女人!”司马相如想着卓文君今日骂他负心,还问他要东西的话有些愤恨的把他整理出来的东西装包裹里,然后心在滴血的骂了卓文君一句。

        崔玲玲给他买的这些东西,就这么全没了,还真是让司马相如心疼的一晚上睡不着,第二天提着去给崔家门外的卓文君,态度就有些差。

        “给你,以后别在说我司马相如欠你什么了!”司马相如把包袱丢到卓文君怀里,高傲的说出这句话,把卓文君气的不行而生出了要让司马相如好看的心理。

        卓文君之前本只打算闹一场,把他们当年的事情公布,让司马相如丢一次丑出气,她在要回她给司马相如的那些东西,就和司马相如一刀两断的,不想和现在看到就会让她作呕的司马相如有牵扯,可是司马相如高高在上鄙夷她的态度,却是让她气呼呼的回到长安卓家,把自己关房间里,不用几个时辰就写了一首直白骂司马相如是没根骨负心汉的诗,然后拜托夏夕颜把这诗传出去。

        夏夕颜接到那首诗的时候,就忍不住微笑。

        卓文君才女就是才女,骂人的诗词也能写的那么好,这样的诗词可能也会如《白头吟》一样,传到现代吧!

        想着司马相如就要如陈世美一样,背着吃软饭负心汉的名声流传千古,夏夕颜就莫名开心。

        凤求凰爱情‘佳话’的背后这种不堪被暴露,终于不用再恶心人了。

        “我这就把这首诗传出去!”

        ***

        就在司马相如还没有哄好崔玲玲的时候,卓文君写他的诗歌传的满长安都是,让他那已经遭的不能再糟的名声更加声名狼藉,这让司马相如有些愤恨,想去找卓文君说一顿,卓文君却是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纠葛的,在知道她写的诗歌传出去后,就拉着夏夕颜会X县。

        司马相如找不到卓文君,只能回崔家避风头,却是没避几日,又有人来找他,然后就如狗皮膏药一样的黏住他了。

        “司马相如,你害的我丢了官职,还骗走我我的三十万贯,听说你现在傍上富婆了,那就把我那三十万贯还来!”追来长安的王吉,目的很明确的让司马相如还他的钱。

        而司马相如才被卓文君挖走他好不容易从崔玲玲那里谋来的东西,现在手里剩下一些,典当了去能有个几千贯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的起王吉当初资助开酒楼的钱,而且就算还得起司马相如也不可能还这笔巨款。

        从当初算计王吉的这三十万贯,司马相如就从没有想过要去还他。

        所以对于王吉索要三十万贯,司马相如直接说当初是资助不是借贷的不准备还王吉,气的王吉直接在崔家门口闹起来,让司马相如再次丢了次丑,还不得不在嫌弃丢人的崔玲玲的命令下,把他不还钱就死赖着不走的王吉带入崔家,分享掉他在崔家的一些福利。

        “我再忍忍,再忍忍,我马上就要成功了!”司马相如看着抢吃崔家给他提供的饭菜的王吉,一遍遍用他最近快搭上汉武帝身边得力人的事情让他多忍忍。

        等他得了汉武帝赏识,当了官得了权势,他在慢慢找机会收拾王吉,收拾那些轻视辱骂他的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340/16648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