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救个豪门当竹马[重生] > 第3章

第3章

        到了初三,课业变得紧了许多,好在吴晓峰一直走艺术路线,文化课分数要求不高,他现在的优异成绩继续保持下去,足以让他考上全国的最好高中艺术班。

        春节过后,寒假还未结束,省艺术协会的老师组织获得全国比赛资格的选手,去帝都参加全国少年歌唱比赛。

        吴晓峰作为省比赛第一名赫然在列,他的艺术老师杨萍,也跟随他一同前往。

        来到北京,在酒店房间内,杨萍兴高采烈的交代给吴晓峰自己收集来的资料,以及其他省优秀选手的情况,等一系列事宜。

        吴晓峰坐在她对面认真的听着,他身旁靠窗位置的陈珈诚在摆弄自己带来的保温杯,这里面有他找营养师调配的润喉饮料,能帮助吴晓峰更好的保护嗓子。

        “其他没什么,多留意北京赛区这个叫洛北的选手,他可是其中最强的一位,听说他的双胞胎哥哥,是去年的全国冠军,被选拔进了娱乐公司当练习生,还有四川赛区的方琼,西藏赛区的多吉本玛,上海赛区的林白寒也都不容小觑,我把他们的比赛视频拷贝到光盘里了,待会你找台电脑看看。”杨萍说着从包里抽出了光盘,又道,“这附近挺繁华的,应该有网吧吧。”

        听见去年冠军被选拔成为练习生,吴晓峰很是羡慕,这可是职业歌手的预备役。

        吴晓峰接过光盘,陈珈诚从大型行李箱内,拿出了一个四方的黑色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台黑色的笔记本电脑。

        杨萍双眼一亮,“你们带了电脑呢,这就更方便了,来把光盘放进去,我给你指出他们有哪些值得主意的地方。”

        自从上次比赛之后,杨萍刻意的打听了陈珈诚的身份,好容易才得到消息,得知他竟然是陈明礼唯一的外孙,也难怪会和李会长这么熟络。

        毕竟他的外公人脉广博,和省长关系都相当不错。

        于是杨萍不自觉间,跟吴晓峰说话时,小心谨慎了不少,她看得出两人间关系有多融洽,她很清楚,她得罪不起。

        好在吴晓峰性格善良,并不计较之前的事,依旧对她很尊重,让她更高看了一眼,打心眼里喜欢他,愿意将自己所有的知识都倾囊相授。

        杨萍瞧着吴晓峰将电脑屏幕掰上去,瞧着笔记本电脑上面的logo觉得很陌生。

        但她瞧着这台电脑从运行速度和屏幕分辨率等各方面,都明显与普通电脑相差甚大,虽然不认得这品牌,却也猜得出肯定价格不菲。

        杨萍瞅着陈珈诚和吴晓峰用的穿的,无一不是最好的东西,心底不由生出些羡慕。

        有钱人可真好,这是杨萍这个普通人最普通的想法。

        “恩,好。”吴晓峰忙点点头,喝了口饮料,打开笔记本电脑,将光盘内的视频转码到电脑中观看。

        陈珈诚见他二人在研究其他选手的视频,打开另一个行李箱,将生活用品按照吴晓峰的习惯逐一摆放好。

        吴晓峰不知道,原先省协会安排并不是这间,位于繁华地段的五星级豪华饭店,只是一间普通的三星宾馆。

        陈珈诚知道吴晓峰要去北京,事先调查好他们要下榻的酒店,看到环境之后当即决定换一家。

        倒不是这家宾馆环境多么恶劣,只是吴晓峰被他养的身娇肉贵,陈珈诚私心里怕他会住不惯。

        艺术协会管理后勤的老师热情的向他说明了情况,他们的出差经费有限,这家宾馆环境良好,价格也公道,所以成了他们的首选。

        电话里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为难,陈珈诚礼貌的将自己选好的宾馆资料传给了老师,并且告诉她,所有去北京的选手和老师的一切食宿费用均由他承担。

        他的豪气惊呆了后勤老师,见他态度这么礼貌诚恳,又能给协会剩下一笔开支,后勤老师爽快地答应了他的提议,选择了陈珈诚指定的酒店,并且按照他的交代,给吴晓峰安排了最好的房间。

        陈珈诚忙里忙外的收拾东西,帮吴晓峰挂衣服,眼看已是下午三点多,知道他这时候肚子会饿,又给他叫来了下午茶,自己亲自拿来放在他的右手边。

        杨萍目瞪口呆的看着陈珈诚这一系列动作,要不是她早就知道内情,肯定会以为吴晓峰才是那个豪门的少爷。

        她瞅着吴晓峰专注的盯着屏幕,毫不在意的表情,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模式。

        “杨老师,你要的咖啡。”陈珈诚将咖啡杯放下,杨萍立刻应了声,“啊,好,谢谢。”

        杨萍客气的端起咖啡杯,视线瞥向陈珈诚优雅的背影,不自觉的脸微微红了起来。

        这么优秀的孩子长大了,该有多少女孩要为他心碎哦。

        杨萍想着不由笑了笑,如果自己年轻个十岁,恐怕也会是他的粉丝吧。

        侧过头再看身旁的吴晓峰,杨萍噗嗤一笑,这个才是个孩子。

        “怎么样?有信心吗?”

        送走了杨萍,陈珈诚搂着吴晓峰走进了房间,温柔问道。

        “恩,还好,那几个选手确实很强。”吴晓峰道,朝电脑的方向走去,“不过我更强。”

        陈珈诚最是喜欢他喜欢他自信满满的样子,瞧着他要去用电脑,拉住了他的胳膊,“刚看了这么久的电脑屏幕,让眼睛休息一下吧。”

        吴晓峰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打横抱起。

        “哎,放我下来!”

        陈珈诚笑着将他放到了床上,自己欺身压了上来,搂着他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

        吴晓峰被他抱着要丢进床上的一刹,还想着离开大床,免得又被他骚扰。

        结果身体一碰触到床,立刻瘫倒不想动。

        太舒服了。

        吴晓峰就差没轻哼一声。

        “这床好软啊。”吴晓峰道,“我们家里的床板好硬。”

        陈珈诚笑了笑,一条腿压在他的双腿上,使得他无法动弹。

        此时的吴晓峰没心思去推开他的腿,陷在柔软的床垫里,感觉太过美好,他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我们把家里的床换成这样的吧。”吴晓峰提议。

        陈珈诚下巴抵在他头发上,摩挲了下他有些婴儿肥的脸颊,皮肤润滑,手感非常舒服。

        “你还在长身体,睡的太软对你脊椎不好。”

        吴晓峰一听也有道理,只能惋惜的叹了口气。

        “没关系。”陈珈诚捏了捏他的下巴,“等你长大了,我给你买最软的床。”

        吴晓峰听他口气像哄孩子一样,哭笑不得,自己也被他惯的越来越回去了。

        “那说好了。”他侧过身子,恰好陷进了陈珈诚的怀里。

        吴晓峰整个人被他抱在怀中,又舒服又温暖,逐渐产生了困意,闭上眼睛,呼吸也变得平缓。

        怀里的人身体很软,陈珈诚拉上棉被,将两人盖好,吻了一下他的头发,搂着他也闭着眼睛睡了起来。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吴晓峰听见有人轻唤自己的名字,睁开眼,眼前是陈珈诚俊美的脸。

        他正专注的看着自己,轻柔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陈珈诚碧蓝的眼睛仿佛装着海洋,望着他的时候,吴晓峰不自觉深陷了进去,心猛的跳动了一下,脸红了起来。

        “怎么了?”陈珈诚道,“脸怎么这么红?”

        “没什么,热的。”吴晓峰忙将被子向上提了提,试图盖住自己的脸。

        “热?空调开大了吗?那我去把窗户打开透透气?”陈珈诚说着要起身。

        “不用了。”吴晓峰忙拦道,“开了窗户就冷了。”

        “那我去把空调调低一点。”陈珈诚道。

        吴晓峰又阻止,“不用,就这样吧。”

        陈珈诚低头看了自己被他拉皱的衣襟,笑了笑,“我再陪你躺一会儿?“

        吴晓峰这才满意,重新躺了回去。

        他拉着衣襟的手刚放开就被陈珈诚握在了手里。

        吴晓峰愣愣的望着他,陈珈诚低头在他手心亲啄了一下。

        手心很痒,心跳的更加厉害。

        吴晓峰视线从陈珈诚的脸上移开,又下意识再次移上去。

        “刚才杨老师来叫我们吃饭,你睡的香,我没舍得叫醒你,饿不饿?一会去吃饭?”陈珈诚道。

        吴晓峰不说话,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感受到他呼吸,身体不自觉发热。

        他好像,越来越接受陈珈诚的亲密,也越来越喜欢他的亲密。

        “怎么这么看我。”陈珈诚低下头,脸几乎与他贴在一起,“你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忍不住的。”

        吴晓峰一愣,将头埋在了被子里。

        心跳的好快,身体也好热,有什么叫嚣着,要从身体内蹦出去。

        他很清楚的知道,现在两人之间,对彼此有欲/望的不只是陈珈诚。

        吴晓峰将被子拉下了一点,双眼发亮的盯着陈珈诚。

        刚睡醒的身体,正敏感着,隐隐期待着他的碰触。

        陈珈诚温柔的微笑,将他的被子拉到鼻子以下,“小心闷。”

        吴晓峰看着他,将被子拉到了下巴位置。

        “我们起床去吃饭吧?”陈珈诚转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看了一眼,说着就要坐起身。

        吴晓峰却拉住了他的手。

        陈珈诚一愣,看着他,“晓峰还没睡好?”

        吴晓峰拉着他的手不放,双眼直直的盯着他。

        陈珈诚与他对视了一会,低头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抽开自己的手,缓缓伸进被子里。

        “嗯——”他的动作让吴晓峰舒服的哼了一声。

        陈珈诚上下抚摸着他的敏感处,轻叹一声,宠溺又无奈的看着他。

        “你总是这么别扭。”

        吴晓峰舒服的哼吟声被陈珈诚热情的吻堵住,他忍不住伸手搂紧了他的脖子,双腿也无意识的张开,任由陈珈诚埋在他的身体间。

        两人在房间里闹了很久,闹得彼此身上都是彼此的味道。

        洗完澡,临近八点,两人才走出房门,去酒店二楼的自助餐厅享用了丰富的晚餐。

        吃的太撑,吴晓峰提议去附近逛一逛,他住在南方,两辈子都没来过北京,陈珈诚倒是在这里转过飞机,却也没机会四处走走。

        难得来一次,两人觉得怎么也得出门散散步,体会下帝都的夜景。

        “那几个叔叔在哪呢?”吴晓峰好奇的回头张望。

        “他们藏着呢,我们玩我们的就行。”陈珈诚道。

        “出门还有保镖跟着,跟拍电影似得,可真行。”吴晓峰感叹,陈珈诚陪他来参加比赛,陈丽莎和陈明礼都没反对,只是多派了几名身手不凡的保镖跟在他们身边。

        但是这些保镖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来头,隐藏技术极佳。

        吴晓峰至今没见过他们的长相。

        陈珈诚笑了笑,“这街上人多,你跟紧我,可别走散了。”

        吴晓峰嗤笑一声,“你当古代啊,走散了不还有手机吗。”

        陈珈诚笑着捏了下他的腰,“你不跟我走散不更好。”

        吴晓峰没躲得及,被他捏个正常,这样暧昧的动作,让他忙推了他一下,“在外面呢,注意点影响。”

        陈珈诚忙又重新贴紧他,笑道,“好。”

        两人逛了会,买了几本书和一些生活用品,回去的时候经过的中学安静了不少,教学楼的灯光也暗了下来。

        瞧着路上没了人烟,吴晓峰和陈珈诚一个要牵着另一个的手,另一个担心被人看见不给牵,两人嘻嘻哈哈,边走边闹。

        经过学校后门口,绕过转角,路灯下,吴晓峰被铁栅栏旁紧贴在一起的两人吓了一跳,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压着一个穿着白色棉袄,身量较小的女生。

        吴晓峰惊讶的朝陈珈诚看了一眼,心说这也太开放了,大街上就啃起来啦。

        陈珈诚好笑的看着他,拉了拉他的手,要往旁边绕过去走。

        “放开我。”

        两人还没离开,听见一声挣扎,似乎是那个穿着白色棉袄的女生发出来的。

        吴晓峰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女生声音有点低沉啊。

        “帮帮忙!”女生挣扎的推开身前男人的怀抱,朝吴晓峰与陈珈诚求助。

        吴晓峰一愣,暗道,这竟然是性/骚扰!

        他这辈子最见不得女人被男人性/骚扰,冲上前要拉开那个似乎在强吻对方的男人。

        “干什么!”男人没防备差点被他拉倒在地,怒吼了一声就要朝他挥拳头。

        吴晓峰正准备应战,拳头被陈珈诚迅速挡了下来,接着男人一生惨叫,手被掰到了身后。

        “干什么啊!你们谁啊。”男子一口京片儿,弓着身子挣扎着。

        吴晓峰没理他,朝刚才被欺负的女生道,“妹子,你没事吧。”

        他说着差点没上去踹那男人一脚,“你是□□狂吗?光天化日之下,当街骚扰小女生!”

        那女生正在整理自己的白色棉袄,方才狼狈之间,棉袄几乎要敞开,她闻言一愣,抬头朝他道,“我不是女生。”

        “啊?”吴晓峰闹了个大红脸,尴尬道,“对不起,对不起,你戴着帽子,皮肤又这么白,天太黑,我没认出来。”

        那男生见他道歉,也忙道,“没事,没事,我还得谢谢你们呢。”

        吴晓峰闻言松了口气,仔细盯着他的脸瞧了下。

        这男生长得虽然普通,却让人过目不忘,一双单眼皮,眼瞳又黑又亮,尤其是他的皮肤。

        那真叫一个白。

        吴晓峰想,终于见着有人比他这个点错天赋的人,肤色还白的了。

        只是,吴晓峰皱了皱眉,这张脸似乎在哪里见过。

        “干什么!放开我!”男人再次奋力挣脱。

        “嚎什么嚎。”吴晓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结果这一瞪,他倒愣住了。

        他以为自己点错了外貌天赋,脸长得够像大姑娘了,结果这男的还不如他,他好歹是漂亮,这男的却长得格外阴柔。

        吴晓峰噗嗤笑了出来,那男人听见他笑声,更是生气,“喂!你笑什么,放开我。”

        吴晓峰见他个子虽高,脸还很稚嫩,年纪不大的样子,笑道,“你凶什么凶,当街骚扰他人,小心给你抓警察局去啊。”

        穿黑色羽绒服的男生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跟我男朋友亲嘴,管你们什么事。”

        “啊?”吴晓峰呆愣当场,“你们是情侣?”

        穿白色棉袄的男生立刻回道,“不是!”

        “我都亲过你了,你就是我男朋友。”黑色羽绒服的男生不依不饶。

        “我从来没答应过。”白色棉袄男生道。

        “你不答应也没用,我认定你了。”黑色羽绒服男生口吻坚定。

        陈珈诚脸一黑,放开了他。

        吴晓峰嘴角抽搐,差点没扶额。

        搞什么鬼,情侣闹别扭吗?

        “我不是。”白色棉袄男生转过头就要走,黑色羽绒服男生连忙伸手拦下他。

        吴晓峰瞧着那男生确实很困扰的样子,上前劝道,“人家不喜欢你,你这么纠缠也没用啊。”

        “关你什么事!”黑色羽绒服男生怒骂他,“你什么人,要你来多管闲事!”

        陈珈诚脸色一黑,伸手将他的衣领拎了起来,冷冷道,“道歉。”

        他个子很高,力气也大,那男生被他拎得险些离了地,伸脚要踢陈珈诚,又被他躲避,自己反而被扔了出去,一个不稳向后倒在地上。

        “你们!”

        黑色羽绒服男生上下打量了一眼陈珈诚,知道在他跟前讨不到好,忍下了这口气,朝一旁的男生道,“跟我回去。”

        白色棉袄男生退后一步,避开他的手,躲在吴晓峰身后,“我不想跟你一起。”

        场面一时陷入了僵持中。

        吴晓峰觉得很尴尬,他此时也不大闹得清状况,想了半天,朝躲在他身后的男生道,“要不,我们送你回去吧。”

        那男生似乎真的不想再被纠缠,忙点了点头,“真多谢你们了。”

        吴晓峰道,“没事,你住哪啊。”

        男生报了个宾馆的名字,“就在前面。”

        “哦,那行。”吴晓峰道,拉了下陈珈诚的衣袖,“阿诚,我们先送他去宾馆,再回吧。”

        陈珈诚点头说好。

        吴晓峰朝那男生道,“我们走吧。”

        男生又道了声谢,紧紧跟在吴晓峰身后。

        黑色羽绒服男生从头到尾被无视的彻底,刚要发怒追上,陈珈诚挡在了他的面前,望着他,眼神冰冷,“别跟过来。”

        这声警告让男生不知为何,后背冒出深深的凉意,下意识就顿住了脚步。

        等他反应过来时,陈珈诚早已跟在吴晓峰身后一道走远了。

        到了宾馆门口,穿着白色棉袄的男生停下脚步,“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不客气。”吴晓峰道,他们也没想到会遇见这种事。

        “你们呢?住在哪里?这么晚回去要紧吗?要不要帮你们叫辆出租车?”

        吴晓峰忙道,“没关系,我们住得不远,就在转角那家酒店,走两步就到了。”

        “转角那家?凯宾酒店?”那男生道,露出一丝惊讶,但也未多说什么。

        “对了,认识这么半天,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男生道,看着吴晓峰,“我叫林白寒,你呢?”

        “你是林白寒?”吴晓峰惊讶,随即一笑,“我说你怎么这么眼熟呢。”

        林白寒一愣,一晚上心事重重,低着头的他终于仔细盯着吴晓峰看了起来,

        “你是吴晓峰?”

        吴晓峰一愣,“你认识我?”

        “我看过你唱歌的视频。”林白寒道。

        “巧了,我也是。”吴晓峰道,哈哈笑道,“你们那个舞台妆,不仔细看真认不出来。”

        林白寒也笑了,“没办法,老师化的,非说舞台效果好看。”

        吴晓峰理解的笑了笑,“我小学时候的老师也喜欢这样。”

        林白寒笑了笑,看向陈珈诚。

        “陈珈诚。”他简短回道。

        “刚才多谢你。”林白寒点了点头,又朝吴晓峰道,“你的歌唱的很好,这次比赛好好加油。”

        “你也是。”吴晓峰笑道,“你可是我最强劲的对手呢。”

        林白寒笑了笑,“我不行,我不如洛北。”

        不知为何,吴晓峰觉得他提及洛北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抗拒。

        “时间不早了,你进去吧。”吴晓峰道,北京的冬天太冷,站了这么一会,他有些受不住。

        林白寒忙道,“好,你们也快回去吧,天气冷。”

        “恩,再见。”吴晓峰道,跟他打了招呼,与陈珈诚转身离开。

        没走两步,陈珈诚将吴晓峰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吴晓峰要抽回来,手却被他放进了羽绒服口袋里。

        “你的手好冰。”陈珈诚说。

        手上终于有了温度,身体的寒意也驱散了些,吴晓峰瞧着夜里路人不多,也就随他去了。

        陈珈诚不时的关注着他,走了会,瞧着他的围巾散了,便停下脚步给他系好。

        吴晓峰手缩在袖口内,微微抬起下巴,任由他整理。

        系好后,陈珈诚视线上移,瞧着他被冻红的鼻尖,有些心疼,低下头在上面亲了一下。

        “干嘛。”吴晓峰道,倒也没推开他。

        “暖和些吗?”陈珈诚笑道。

        吴晓峰摸了摸鼻尖,心中暖意洋洋,忍住笑意,“早知道带口罩出门了。”

        陈珈诚将另一只手抚在他的脸上,“我这里还有点温度。”

        他手心的温暖,让吴晓峰被冻僵的脸缓和了不少,嘴角微微上扬,故作勉强夸道,“还不错。”

        陈珈诚笑得宠溺,一手摸着他的脸给他传递热量,另一手将他的手紧紧攥在自己的口袋里。

        吴晓峰抬头,视线与他交汇,浓浓的情愫在两人之间游动。

        陈珈诚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嘴唇,吴晓峰一时也没了顾及。

        反正这里也没人认得他,于是放开了胆,主动回吻。

        他的反应让陈珈诚更为动情,两人就这样在树下紧靠在一起,感受彼此最火热的温度。

        昏黄的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拉长,吴晓峰睁开眼,眼底有笑意游动,开心的想:

        虽然有些像偶像剧,但还挺浪漫的。

        第二天一早,吴晓峰和陈珈诚,随同其他参赛选手,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举行比赛的电视台。

        很多工作人员来来往往,交代他们比赛需要注意的事项。

        这次比赛虽然不是直播,但同样需要安排妥当,这是作为电视节目的基本规则。

        “吴晓峰。”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吴晓峰转过头,瞧见来人笑道,“林白寒。”

        林白寒走到他身边,朝陈珈诚打了声招呼。

        “吴晓峰,准备的怎么样?”

        “还不错,你呢?”

        “我还是有点紧张的,特别面对你这样的对手。”林白寒直率说道。

        “你真客气。”吴晓峰笑了笑。

        或许是缘分,昨晚之后,两人再见面时,竟然变得十分熟络,在一起开心的聊了会天。

        “小寒。”

        一个声音插入两人中间,吴晓峰转头一看,竟然是昨晚那个穿黑色羽绒服,面相阴柔的男生。

        他怎么在这?

        林白寒一见是他,脸色一变,顿时就想离开。

        “小寒!”男生小跑过来拉住了他,“你别老躲着我啊。”

        “放开。”林白寒说完,用力将他的手甩开。

        那男生对着他也不恼,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头瞧见吴晓峰,脖子向后一退,惊讶道,“怎么是你。”

        “我还想说你怎么在这呢。”吴晓峰道。

        “我来参加比赛啊。”男生没好气。

        “我也是啊。”吴晓峰白了他一眼。

        那男生仔细盯了他一会,吴晓峰也盯着他看了会,两人同时道。

        “不认识。”

        “洛北!”

        洛北见他叫出自己名字,皱了下眉,又很快松开,得意笑道,“你居然听过我的大名,看来我的人气不错啊。”

        “真是你啊!”吴晓峰惊讶道,随即哈哈笑了起来。

        “笑什么。”洛北不解的看着他,像看一个神经病。

        吴晓峰刚想说,眼珠一转,想了想忍住笑,“没什么。”

        洛北眯起眼睛瞪了他一眼,懒得再理他,继续纠缠林白寒,“小寒。”

        他们走后,陈珈诚好奇问道,“晓峰,你笑什么?”

        吴晓峰笑道,“回去给你看他以前唱歌那视频,妆化的跟唱戏的一样,我完全没认出来,跟他本人一对上,可笑死我了。”

        陈珈诚本不觉得好笑,但他看吴晓峰笑得这么开心,受了感染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过了会,洛北走了回来,上下打量了吴晓峰一眼,下巴一抬,“你就是吴晓峰?”

        “什么事?”吴晓峰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傻子。

        洛北傲慢的看着他,“听说你唱歌很厉害?是最有希望得到冠军的人选?”

        吴晓峰一愣,最有希望夺得冠军?

        这他可第一次听说。

        “谁说的啊。”吴晓峰觉得好笑。

        “甭管谁说的。”洛北道,“你今天肯定会输给我。”

        吴晓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你能预知未来?”

        洛北瞧出他眼里的不屑,双手插在胸口,“凭我唱歌比你厉害。”

        吴晓峰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心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二。

        洛北梗着脖子,嘴角露出邪笑,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还用眼睛白了吴晓峰两眼,一副鄙视他的眼神。

        吴晓峰知道此时,陈珈诚手的很痒,他也是如此,但理智还是让他将手按在了陈珈诚的手上,阻止他可能发出的,会引起众人轰动的行为。

        吴晓峰嘴唇抿起一抹笑容,这笑怎么看都是讽刺,他拍了拍洛北的肩膀,留下一句,“那到时候再看咯。”

        这个到时候很快到来。

        吴晓峰站在舞台上,瞥了一眼站在身旁,脸色气得通红又不得不憋住,捧着第二名奖状的洛北,故意朝他挑了挑眉,嘴角得意上扬。

        看着这么熊的孩子认怂,感觉真好。

        吴晓峰捧着第一名的奖状心想,顺便调开了脑内的控制面板,接受着又一次主线任务的奖励。

        “演唱天赋”已经达到了十九级,再升一级就能开启“创作才华”技能了!

        他又查看了下面板,三大被动技能:“演唱天赋”、“创作才华”、“演奏天才”都有上限。

        “演唱天赋”上限三十级,“创作才华”上限二十级,而“演奏天才”上限十级。

        而三项被动技能的下方,连着一条笔直的线,连接一个灰色的按钮,上面却什么字都没有写。

        吴晓峰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按钮,他暗自琢磨,是不是三项被动技能点满之后,会开启另一项主要技能。

        但眼下,他离点满技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关掉面板,再接再厉。

        “恭喜你,吴晓峰。”照相的时候,他身旁的林白寒在由衷道。

        “谢谢,也恭喜你啊。”吴晓峰道,林白寒得了第三名。

        “对了,你知道吗,和去年一样,这次比赛,许多娱乐公司,包括规模最大的ks公司都来人了,他们要挑选有实力的人加入公司培训成歌手出道。”林白寒小声道,“虽然他们是冲着青年组来的,但我觉得你也有希望被选中。”

        吴晓峰一愣,前世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签约唱片公司,做一名职业歌手,但演唱的小样却一次次被退了回来,歌手之路坎坷无望。

        林白寒的话勾起了他的回忆,也勾动了他的心思,蠢蠢欲动。

        如果真能被娱乐公司看中,他离职业歌手的路就不远了。

        吴晓峰心头缓缓涌上一股激动,他努力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个目标。

        回到后台,陈珈诚依旧第一个迎了上来,眉开眼笑,瞧起来比吴晓峰还高兴,“恭喜你,晓峰。”

        “谢了。”吴晓峰道,将奖状塞进他的怀里,“回去请你吃好吃的。”

        陈珈诚高兴的接过,像捧着宝贝,“好。”

        这时候,杨萍与一道来的另外两名选手,和老师都走了过来朝吴晓峰道贺。

        林白寒瞧着他被众人包围,便没上前打扰,朝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要离开,有空电话联系。

        吴晓峰忙给他回了一个“ok”的手势。

        洛北从他们身边经过,再次狠狠的瞪了吴晓峰一眼,快步朝林白寒追了过去。

        在吴晓峰接受众人道贺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位精英人士。

        “你好,吴晓峰。”

        众人瞧见他找吴晓峰说话,纷纷退开到两边。

        “你好,你是?”吴晓峰望着他道,并不认识这个陌生人是谁。

        男人微微一笑,递上一个名片。

        吴晓峰接过,看见上面印着一排醒目的暗红色英文字体:

        “晓峰,你要去吗?”

        吴晓峰一愣,抬头看着陈珈诚,知道他指的是ks公司对自己的邀请。

        比赛结束之后,ks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看中了他的演唱才华以及外貌,想邀请他成为他们公司的练习生。

        同时,还对陈珈诚发出了邀请,原因是他的身材和长相非常引人注目,好好包装一下,有潜力成为新一代的当红偶像。

        吴晓峰本想当场给出回应,但想了想还是要跟父母报备一声,陈珈诚则沉默不语。

        工作人员听见吴晓峰的话表示,等他们回去和家长商量好,再给他答复。

        收到邀请,吴晓峰很是兴奋,ks公司是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之一,而且与嘉华、龙图、华盛三大娱乐公司不同,ks主攻唱片行业、偶像市场,历年来培养出多个人气红遍亚洲的偶像团体。

        如果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歌手,ks是不错的起点。

        “我想去。”吴晓峰兴奋的笑道,“毕竟当歌手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陈珈诚点点头,将手上叠好的衣服放进了行李箱内,他们明天就要回去,他得先收拾一下。

        “晓峰。”陈珈诚温柔道,“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吴晓峰看着他,双眼亮如繁星,嘴角一翘,“那当然。”

        陈珈诚低头亲了下他的唇,继续收拾。

        “阿诚,我也是。”吴晓峰道,陈珈诚手上的动作停下,望着他。

        “我也会支持你,不管你做什么事。”

        这句话让陈珈的心瓣微微直颤,他放下手上的东西,走到床边,忽的俯身压在吴晓峰身上,将他压进柔软的床内。

        一吻结束,陈珈诚搂着他躺了会。

        “晓峰,这家公司在北京,你要是加入是不是就要留在北京了?”陈珈诚问。

        “嗯。”吴晓峰应了声,“刚才陈总监是这么说的,看来我要考北京的高中了。”

        陈珈诚听见他的回复没吭声。

        “阿诚,你呢?”吴晓峰道,指的是他被邀请成为练习生的事,“应该不会同意吧,毕竟你将来还要接替家族的事业。”

        “晓峰希望我去吗?”陈珈诚问,转头认真的看着他。

        吴晓峰摇了摇头。

        陈珈诚眼神黯了黯。

        “我希望你去做你喜欢的事,就像我一样。”吴晓峰道,转头看着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认真道,“我期待有一天,我和阿诚都能心想事成。”

        陈珈诚的双眼,因他的话再次亮了起来,他望着他,手指摩挲他的下巴,指尖的触感让他迷恋,但更多是心不住颤动。

        他没有回应,低下头在他的唇瓣吻了吻,低哑着嗓音透着一丝紧张,“晓峰。”

        吴晓峰看着他。

        “今年我的生日,你把自己给我,好不好?”

        吴晓峰愣了一会,尴尬的别开了头。

        陈珈诚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的脸重新移到自己的方向。

        吴晓峰没有挣扎,低垂着眼眸沉思了一会,红着脸轻声一个字。

        “好。”

        这个字像天籁之音,让陈珈诚激动的手指微颤,他轻轻捏了捏他的下巴,再次吻了上去。

        吴晓峰侧过头,接受他温柔的吻,心中默默的想。

        他的生日刚过,还有一年的时间,早着呢。

        回去之后,吴晓峰发现陈珈诚突然忙了起来,回家的时间晚了许多。

        更让吴晓峰不安的事,陈珈诚似乎有心事瞒着他,还刻意不让他知道。

        这让他感觉回到了之前告白之后,被陈珈诚冷落的日子。

        两人之间不再透明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

        但每次吴晓峰好奇问他,陈珈诚就只会回一句,“没什么。”

        没什么?每天晚上都这么晚回家,居然跟他说没什么?

        “我问了何藏,你好几天没去训练基地了。”吴晓峰拦住在餐厅倒牛奶的陈珈诚道。

        陈珈诚一愣,“你有何藏的号码?”

        “你喝醉那天留的,怕你下次又乱来。”吴晓峰道,又恢复了严肃,“别转移话题,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你这么些天,晚上都去哪儿了?”

        “没什么。”陈珈诚别开视线,将他的那杯牛奶递给他,“喝了去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吴晓峰将牛奶杯放下,依旧拉着他,“不行,你必须告诉我。”

        陈珈诚别开头,似乎很不愿意交流这件事,“晓峰,别闹了,快去睡吧。”

        “阿诚。”吴晓峰见他离开,忙跟在他身后,“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陈珈诚停下脚步,吴晓峰险些撞到他的背,忙刹住了步子。

        “晓峰。”陈珈诚转过头望着他,神色严肃。

        吴晓峰心中一慌,隐隐涌上不安。

        “把牛奶喝了,不然晚上腿又要抽筋。“

        陈珈诚说完举着牛奶杯回了房间,吴晓峰皱着眉,拿起装上的那杯牛奶,咕噜咕噜的一口全喝了下去。

        他望着房间,擦了擦嘴上的奶渍,微眯眼睛想:

        我一定要搞清楚你瞒着我在做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461/136807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