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救个豪门当竹马[重生] > 第6章

第6章

        陈珈诚的手在吴晓峰身上摩挲起来,摸的根根汗毛直竖,身体不自在的僵直,丝毫不敢乱动。

        他的紧张的像是明明害怕却又逞强的小兽,让陈珈诚又喜欢又心疼,在他胸前的吻停下。

        抬头抚摸他的脸颊,一下一下,手指在他脸颊上流连不去。

        吴晓峰能感觉到他黑暗中还灼热的目光,嘴唇动了动,说了句,“生日快乐。”

        陈珈诚轻笑出声,搂着吴晓峰躺下,“晓峰的礼物呢?”

        吴晓峰耳尖一阵火热,烧的他脸颊都要冒烟,“买了,明天给你。”

        “什么礼物?”陈珈诚问,这一次他的手没有乱摸,放在了他的脖子上停留。

        “篮球鞋,我只能买得起一般的。”吴晓峰道,陈珈诚穿的鞋子都是限量版,他可买不起,就这一双几百块的球鞋还是他的零花钱攒的。

        虽然吴晓峰每年都会给他买礼物,但是知道还是觉得惊喜,“谢谢晓峰。”

        吴晓峰和他聊着天,紧张的情绪舒缓了不少。

        陈珈诚的手向下移去,伸进他的睡衣里摩挲,“睡这里习惯吗?你有点认床,怕你睡不着。”

        他摸到身体的一霎,吴晓峰身子绷紧了下,听见他的话,顿了会才道,“可能是太累了,刚开始有些睡不着,后来就睡着了。”

        “那就好。”陈珈诚道,“可是我没睡着。”

        吴晓峰问:“为什么?”

        陈珈诚笑了笑,手在他腰间按了按,一边说话引开他的注意力,一边试探他的反应,“不抱着晓峰,睡不着。”

        他的话虽然肉麻,吴晓峰还是忍不住心里有些甜滋滋的。

        陈珈诚的手向下移去,他的动作很轻柔,继续道,“还是抱着你的感觉最好。”

        他的手移到了吴晓峰敏感的地方,正要抚摸上的时候,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手也忽的被他一把握住。

        黑暗里,贴得很近的陈珈诚能明显感觉到他紧张的呼吸都停顿了下。

        他的手被吴晓峰紧紧的握住,轻笑了声,反手与他十指交叉,放在他的身侧,温柔道,“晓峰别紧张,我不做了。”

        他开口的一瞬,吴晓峰心底产生了一丝愧疚,约定好的事,临近的时候,他却想反悔。

        “阿诚....”吴晓峰见他似乎真的歇了心思,踌躇的开口道,“我不是......”

        “我知道。”陈珈诚轻笑道,“今晚我也不可能对你做什么,要是你明天起不了床,就不能陪我过生日了。”

        吴晓峰听见他这么说,一点没觉得轻松,他感觉的到,刚才自己阻止他的一瞬,他明明就很失望,却要温柔的安抚自己。

        但是想到要发生的事,他的内心那道坎没法过去。

        提前查了资料的不止陈珈诚,吴晓峰也去网上查阅过相关内容,都说第一次会很疼,甚至有人形容是身体被撕裂的疼。

        看到这里,吴晓峰脸一黑,对即将到来的这件事更是无可控制的产生了抵触。

        “阿诚,对不起。”吴晓峰道,“我......”

        陈珈诚轻笑了声,温柔搂着他道,“睡吧,我愿意等你。”

        他说完,似乎知道吴晓峰还要在说话,手抚上他的嘴唇,轻轻的点了点。

        吴晓峰的话被堵在口中。

        身旁的陈珈诚呼吸逐渐平缓,似乎已经睡着,吴晓峰才将他的手从自己唇瓣上拿开,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五味杂陈,再也无法睡着。

        第二天一早,吴晓峰迷迷糊糊间听见了敲门声,一夜没睡好的他昏昏沉沉的坐起身,朝门口说了一句,“请进?”

        门被缓缓的打开,吴晓峰靠在枕头上,看见陈珈诚穿着得体的运动装走了进来,双眼眨了眨,有着一瞬的茫然。

        脑中悠悠的想,昨晚他不是一直跟我睡的吗?什么时候离开的?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看着他这幅呆呆的样子,陈珈诚笑容更深的走到他床边,他的身后一名佣人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在吴晓峰的床头柜上放下,另一名佣人则端着衣服放在了吴晓峰床尾的沙发上。

        “晓峰,我们去晨跑。”陈珈诚道。

        佣人将水杯放下,见吴晓峰对他道了声谢,礼貌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门被关上后,陈珈诚走到了床边坐下,拿起水杯递给吴晓峰。

        吴晓峰接过喝了一口,他侧过头去,窗外的天色还蒙蒙亮着。

        “还困吗?”陈珈诚问道,语气很是关怀。

        吴晓峰点了点头,有些疑惑为啥陈珈诚这么一大早的喊他出去晨跑。

        平时在家里,陈珈诚掐好时间,让他睡的差不多要去上学的时候,才喊他起床。

        陈珈诚看着他喝完了水,将杯子接过放在床头柜上,朝他笑道,“快把衣服换上吧,锻炼完再去吃早饭。”

        吴晓峰点点头,浑浑噩噩的坐直身体,朝他伸出双手要他抱自己起床,两人平日在家里,吴晓峰太困起不来,陈珈诚总会笑着将他抱起来,有时候甚至将衣服拿过来亲自帮他穿上。

        亲眼目睹过一次的钟雨表示,吴晓峰被宠得有些无法无天了。

        但是这一次,陈珈诚没有俯身将他抱紧,看了眼他的手,微微一笑,“我在门外等你。”

        留下这句话就出了门。

        吴晓峰将手放下,困意也消失了一半,心里直嘀咕:阿诚这是怎么了?

        他换过衣服走出房门,陈珈诚等在他身边,双手插在运动裤的口袋内,带他朝楼梯口走去。

        下了楼,陈珈诚的哥哥和姐姐在楼下等着他们,准备一道去晨跑。

        吴晓峰见所有人都在等他,有些懊恼自己起得晚了,忙快步走了过去。

        哥哥姐姐微笑着朝他问好,四人一起出了别墅门向外走去。

        摩尔顿贾的别墅很大,几人在花园外的主干道上跑步。

        早晨的空气很新鲜,只可惜吴晓峰一向起不来床,经常错过。

        陈珈诚和姐姐在前面边跑边聊着天,非常轻松惬意。

        落在身后的吴晓峰就没这么好的体力,气喘吁吁的勉强跟在后面,眼神倔强的看着身前的陈珈诚,对他此刻的疏远产生了怨念。

        “叫你晓峰可以吗?”陈珈诚的哥哥加伯利尔道。

        吴晓峰一愣,这才察觉到他的目光似乎已经注意了自己很久,忙点点头,“可以的。”

        加伯利尔笑了笑,“你可以和阿诚一样,叫我加伯利尔,或者用你们中国人的方式,叫我哥都可以。”

        他亲切的笑容让吴晓峰少了些拘谨,”好的。“

        加伯利尔看了眼跑在前面不是用余光留意着身后的陈珈诚,故意放缓了步子。

        吴晓峰正觉得累,加上礼貌,也跟着放缓了脚步。

        “阿诚他做得很好。”加伯利尔突然道。

        吴晓峰不解的看着他。

        加伯利尔朝他笑了笑,“和你保持着距离。”

        吴晓峰看着他,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这是什么意思”的问号。

        加伯利尔道,“你们还小,有些事慢慢让长辈们去接受比较好,阿诚并非对你冷淡,只是为了长远考虑。”

        这番话说的吴晓峰毫无准备,让他呆呆的愣了几秒,才反应了过来。

        难道说阿诚的哥哥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关系?还发现了自己的情绪,特意来替陈珈诚安抚自己?

        想到这里,他尴尬的低下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加伯利尔见他很聪明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满意的笑道,“从小到大,阿诚什么都告诉我,尤其是面对他解决不了的事的时候。”

        吴晓峰抬头看了眼在前面与他逐渐拉开距离的陈珈诚的背影,默不作声的听着加伯利尔的话。

        加伯利尔见他跑不动,缓缓的将速度慢了下来,跑步改成了走路。

        “他喜欢上你的时候,其实内心很煎熬,他不知道该不该打扰你未来的生活。”加伯利尔道,说出了吴晓峰一直不知道的事,“他想让你过最好的日子,最幸福的生活。”

        吴晓峰没想到陈珈诚有过这样的挣扎,一时心底又酸又甜。

        “他那时候经常打电话给我,我劝过他放弃,虽说父亲和妈妈不会反对,但阿诚的外公恐怕会难以接受。”加伯利尔道。

        吴晓峰知道,最难的一关肯定是长辈,别说陈珈诚这样的身份地位,长辈不会同意,就是他的父亲母亲,恐怕也不会接受。

        加伯利尔见他脸色黯然,笑道,“可阿诚他实在太喜欢你了,放弃你对他来说太痛苦,他挣扎了很久,打电话告诉我,他想跟你在一起,他会用所有去对你好,去爱你,让你幸福。”

        加伯利尔说完看着吴晓峰笑了笑,“你不要介意他在这里对你保持的距离。”

        吴晓峰忙道,“当然不会。”

        他此时都明白了,为什么昨天他们分开睡不同的房间,陈珈诚没有出现异议,却要半夜跑过来抱着他睡觉,也明白了为什么会对他比平日里冷淡疏离了些,原来是担心被长辈们发现。

        “他真傻。”吴晓峰轻声道,但加伯利尔分明看见了到他嘴角发甜的微笑。

        “今天是他的生日,这是他十岁以后,再次回到家里过生日,今天他会很忙,会顾不上照顾你,今天我来照顾你吧,可以吗?“加伯利尔道。

        吴晓峰忙应了声,“谢谢。”

        回到别墅后,众人一起吃了早餐,果然如加伯利尔所说,陈珈诚对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礼貌的与他的父亲、外公聊着天,之后摩尔顿家族的亲戚陆陆续续的到来,陈珈诚开始跟着父亲一起,迎接来宾。

        吴晓峰见到陈珈诚彬彬有礼,面容含笑的站在父亲身边,那高贵的气质和优雅的举止让吴晓峰移不开视线,那样的陈珈诚和他平日里见到的虽然不太一样,却也让他觉得魅力十足。

        吴晓峰跟在加伯利尔身边,被照顾的很好,有人同他讲话,他就礼貌问好应答,一些亲戚知道他曾经救过陈珈诚的性命,对他产生了敬佩,交谈起来也是分外亲切友好,让吴晓峰松了口气。

        下午的时候,陈珈诚抽空来到他身边跟他聊了几句,关心他习不习惯,会不会觉得无聊。

        这时候吴晓峰才知道,为什么陈珈诚以前回美国没有带他一起,整天这样端着又要去应付各种应酬,确实很耗费人的心力。

        随着派对的进行,陈珈诚两个最好的朋友也跟着自己的父母一道来到了摩尔顿家。

        “尼克!”吴晓峰见陈珈诚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转头朝一边看去,也将视线移了过去。

        一个身影朝他们的方向扑了过来,一把搂住了他身旁的陈珈诚,将吴晓峰吓了一跳。

        第一反应,这里大家都这么斯文,什么人这么野?!

        第二反应,你谁啊,抱着阿诚干什么!快给我放开!

        陈珈诚皱着眉将人从他身上拎了下来,微微挑了挑眉看了来人一眼,又看了眼他身后佯装望天的少年,微微眯起了眼睛。

        “尼克,想不想我?”被他拎到一边,少年也不恼,漂亮的脸上,一双眼睛里仿佛有星星一般明亮,盯着陈珈诚笑着问着暧昧的话。

        陈珈诚斜了他一眼,看向另一个斯文帅气,浑身透着贵族气质的少年,“chris,他又怎么了?”

        吴晓峰一愣,注意力从让他颇为不悦的少年身上被吸引了向了另一个少年,听见陈珈诚叫他chris,当即明白过来,这个少年就是顾文哲,陈珈诚最好的朋友,那刚才那个难道是?

        “尼克,你说什么呢?”被陈珈诚嫌弃的少年继续星星眼,“这么久没见,你就不想我吗?”

        陈珈诚一副受不了他的表情,伸手按住他的胸口,阻止他又要凑上来的身体道,“文兴,你又想惹什么事?”

        吴晓峰心下了然,果然是莫文兴。

        “尼克,你这么说,我可要伤心的。”莫文兴笑道,看了眼一旁的吴晓峰,“新朋友?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吴晓峰一愣,主动开口微笑道,“你好,我叫吴晓峰。”

        莫文兴朝他伸出手,“我是莫文兴。”

        吴晓峰礼貌道,“我听阿诚提过你,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莫文兴笑得很开心,望了陈珈诚一眼,“是吗,尼克这么介绍我的?”

        吴晓峰笑着点了点头,但莫文兴下一句话,让他顿时笑不出来。

        “可尼克却没有向我提起过你。”

        “文兴。”陈珈诚声音骤然变冷,看了眼吴晓峰尴尬的脸色心疼,朝莫文兴瞪了一眼。

        莫文兴被他瞪着也不恼怒,依旧笑嘻嘻道,“事实嘛。”

        陈珈诚微眯着眼睛,瞪了他一会,朝他道,“来,我们单独谈谈。”

        莫文兴忙笑眯眯朝他凑近,道,“尼克你要和我二人世界吗?好啊。”

        “别胡说,什么二人世界。”陈珈诚没好气的说着,侧过头看了吴晓峰一眼,似乎很怕他生气。

        如他所料,吴晓峰没忍住胸中冒出的一股不悦,果不其然的生气了。

        顾文哲向前一步,走到吴晓峰跟前,“你好,我是顾文哲。”

        吴晓峰一愣,也跟他问了好。

        “你别介意。”顾文哲道,脸上似乎有些尴尬,“文兴他.....平时不这样,可能太久没见尼克了。”

        “没事。”吴晓峰道,笑容却并不自然,“他们感情一直.....这么好吗?”

        顾文哲一愣,拿起一旁的饮料喝了口,眼神微微垂了垂,含含糊糊的应了声,“是的。”

        吴晓峰心中的不快又往上冒了一个台阶,作为朋友一见面就搂搂抱抱,是不是太过亲密了些?而且他对自己明显冒出的敌意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见面就给他下马威?

        陈珈诚真的没有向他的朋友们介绍过自己吗?他为什么不说?是觉得没必要,还是不想说?

        这些问题让吴晓峰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一旁的顾文哲用同情的眼光看了他一眼,继续喝着手中的饮料。

        将莫文兴拎到了别墅外的走廊上,陈珈诚冷着脸看着他,“说吧,你又在玩什么恶作剧。”

        “你要勒死我啊。”莫文兴一反刚才粘着他,恨不能贴在他身上的模样,嫌弃的白了他一眼,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的脖子都快被陈珈诚故意给勒断了。

        莫文兴气势汹汹道,“谁让你谈恋爱这么大的事还瞒着我,不给你点教训,怕你把我这朋友给忘了。”

        陈珈诚扶额,他就知道是因为这件事。

        “chris告诉你的?”

        莫文兴耸耸肩,“当然不是,你还不了解他,嘴巴多紧。”

        “那是谁?”陈珈诚好奇问。

        “我自己发现的。”莫文兴一脸得意。

        陈珈诚白了他一眼,“你怎么发现的?”

        “上次我跟你打电话,有人喊了你一声,你立刻就丢开我应了一声,温柔的跟什么似的,我就留了心眼,后来我问了加伯利尔,知道你在中国跟救了你的那个男生同居,很容易就猜到了。”莫文兴嘴角微微一勾。

        “那你今天这是做什么?”陈珈诚无语,知道就知道,还给他来这么一出,他有些担心吴晓峰会误会。

        他最了解自己的心上人,平日里大大咧咧,真生了气,可是很难哄得。

        莫文兴哼了一声,“谁让你瞒着我的。”

        陈珈诚斜了他一眼,他就知道这腹黑的家伙不怀好意,“没告诉你是我不对,你别乱来了,真吃醋了,还得我哄。”

        莫文兴笑了笑,“真吃醋说明他喜欢你。”

        他说着好奇的用手拱了拱他的胳膊,颇有兴趣道,“你们发展到哪步了?得手了没?”

        陈珈诚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莫文兴嘴一撇,“你这幅欲求不满的样子,一看就没得手。”

        这话戳中陈珈诚的痛楚,他的拳头捏了捏,咯嗒作响。

        莫文兴面对他无声的威胁,忙道,“好了,好了,我就开个玩笑。”

        他说着又摸了摸下巴,“要不要我帮你?”

        “你?”陈珈诚道,从小一起长大,他很清楚莫文兴的性格,他说帮忙,只能是帮倒忙,警告道,“别捣乱,否则.....”

        “哼,不好玩。”莫文兴撇了撇嘴。

        “不跟你闹了,我进去了,你和chris自己玩吧。”陈珈诚道,回头又警告了他一句,“别去惹晓峰,如果他不理我了。”

        陈珈诚亮起了他的拳头,“后果你懂得。”

        “好啦,好啦。”莫文兴双手插胸没好气道,“不就练了几年功夫吗,就知道吓唬人。”

        陈珈诚点点头,“足够吓唬你就行了。”

        吴晓峰见到陈珈诚和莫文兴回到大厅,连忙将视线移开,故作不在意的继续和加伯利尔聊天。

        陈珈诚见哥哥守在他身边,松了口气,正准备过去找他们,被他的父亲叫过去见新来的来宾。

        派对进行到了很晚,等所有人都离开,陈丽莎照顾好父亲上楼休息,让吴晓峰、陈珈诚等人也去洗漱休息。

        吴晓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洗完澡坐在大床上,想了想,从行李箱内拿出了包装好的礼物。

        他想起今天白天的事情,心头一阵不快,举起礼物想要扔地上撒气,想了想还是舍不得,重新抱在了手里。

        “真烦。”吴晓峰想,抱着盒子在房间走来走去。

        下午莫文兴的出现让他第一次产生了危机意识,他才发现陈珈诚这么优秀的人,肯定也是备受瞩目和追求的。

        莫文兴一来就挑衅他,陈珈诚带他去外面不知道说了什么,莫文兴回来的时候对他的态度好了些,但依旧当着他的面,跟陈珈诚有说有笑,就差在脸上写上“陈珈诚是我的”几个字了。

        吴晓峰很不爽,非常不爽,陈珈诚明明,只能是他的!

        他想了想,抱着盒子走出了房间,敲响了陈珈诚的房门。

        门被打开,陈珈诚的屋内一片漆黑。

        “怎么了晓峰?”陈珈诚穿着睡袍,似乎有些惊讶他这么晚来找自己。

        吴晓峰抱着盒子递给他,“生日礼物。”

        陈珈诚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盒子,微微一笑,接过来道,“谢谢。”

        他收下了礼物,却丝毫没有要请吴晓峰进去的意思,“这么晚,晓峰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坐飞机回去。”

        吴晓峰心下一空,想起他昨晚还说不抱着自己睡不着,他来了,陈珈诚却不邀请他进屋。

        “阿诚,我有话跟你说。”吴晓峰道,他来可不光是为了送礼物,他想问清楚莫文兴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珈诚一愣,微微一笑,让开身子,“进来吧。”

        吴晓峰走了进去,陈珈诚在他身后将门关上,嘴角溢出一丝不被他发现的笑意,又很快收了进去。

        “你睡了吗?”

        屋内漆黑一片,吴晓峰怕撞到家具索性站着不动,陈珈诚立刻上前打开了床头灯,“是啊,刚睡下。”

        眼前恢复了明亮,吴晓峰道,“打扰你了。”

        陈珈诚走到床边坐下,朝他笑道,“怎么跟我这么客气。”

        吴晓峰见他一脸困意,想他一整天都在应酬,有些心疼,坐在他身边,“我能睡这里吗。”

        陈珈诚揉了揉他的头发,“当然,只是明早你可能要早些起床,回到你自己的房间。”

        吴晓峰点了点头,在床上躺下,陈珈诚帮他盖好被子,温柔道,“我明早叫你。”

        “恩。”吴晓峰道,见他躺在自己身边,将身体凑了过去。

        “阿诚,你睡了吗?”

        过了会,他见陈珈诚闭上了眼睛,问道。

        “嗯?”陈珈诚问,“睡不着?”

        “嗯。”吴晓峰道。

        “怎么了?”陈珈诚侧过身子抱着他,双眼依旧没有睁开。

        “阿诚,你和莫文兴关系很好吗?”吴晓峰还是问出了口。

        “是啊,十岁之前,我和他、chris经常一起上学,玩耍。”陈珈诚道。

        “你们是朋友吧。”吴晓峰道。

        “当然了。”陈珈诚道。

        “他对你也是朋友吗?”吴晓峰问。

        陈珈诚睁开了眼,看着他笑道,“晓峰,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吴晓峰没吱声,但眼神的不安却透露了他的心思。

        “我和文兴没什么。别多想,晓峰。”陈珈诚道,声音里透着疲惫。

        “我知道,我相信你。”吴晓峰忙道。

        “好。”陈珈诚凑上前在他额上吻了下,伸手楼住了他,深吸了口气,呼吸逐渐变得平稳。

        过了会,吴晓峰睡不着的睁开眼,看着陈珈诚的睡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这一刻,他想起他们的约定,想到大概还不到十二点,想到或许不止陈珈诚需要他,他也需要陈珈诚。

        想到了很多,让他的身体躁动了起来。

        “怎么了?”感觉到吴晓峰在他怀里蹭了蹭,还亲吻自己的脖子,陈珈诚睁开眼问道。

        “阿诚。”吴晓峰摸了摸他的胸口,低声道,“还没到十二点。”

        陈珈诚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一阵雀跃,表面平淡的望着他不说话。

        吴晓峰知道他明白,半天不见他动静,在他唇上吻了吻,伸手摸了摸他的身体,“阿诚,我们....”

        陈珈诚将他抚摸在自己胸口的手握住,吻了吻,温柔道,“明天要坐飞机回去,晓峰,睡吧。”

        他说完,握住吴晓峰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侧,身体紧贴他搂紧睡了过去。

        吴晓峰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感觉到这次他是真的睡熟了,无奈的叹了口气。

        昨晚他拒绝了陈珈诚,没想到今天他被陈珈诚给拒绝了。

        没办法,想到明天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再是心头复杂,也只得听他的话睡去。

        第二天早上,吴晓峰是在自己的房间被敲门声吵醒的,叫醒他的依旧是陈珈诚。

        吴晓峰知道是陈珈诚将他抱回了房间,心中一暖,起床跟他去晨跑。

        在他们晨跑的时候,佣人帮忙收拾好了行李。

        吃完早饭,跟长辈们道了别之后,两人搭乘了摩尔顿父亲的私人飞机,飞回了北京。

        回到宿舍后,吴晓峰再次被时差击倒,迅速洗了澡沉沉的睡了过去。

        到了晚上,他被陈珈诚叫醒吃晚饭,睡了一觉,身体内的疲惫舒缓了些,吴晓峰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又有了心思继续昨天未完的话题。

        “晓峰,你怎么了?”

        洗完澡被吴晓峰按倒在床上的陈珈诚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阿诚,我想了很久。”吴晓峰道。

        陈珈诚不解的看他,“想了什么?”

        吴晓峰脸上一阵羞意,墨迹了会道,“我应该遵守约定。”

        陈珈诚眼瞳一暗,垂了垂眼睑,微微一笑,“晓峰,这件事不着急。”

        吴晓峰一愣,心想他明明一直很期待,现在为什么又不愿意了?

        这不是他一直期待的事吗?

        吴晓峰不解,按住他不让他离开,“为什么?说好的。”

        陈珈诚心中暗喜,表面却平淡无波,“刚回来,你累了。”

        “我不累。”吴晓峰忙道,不知道自己一步步掉入他的陷阱。

        陈珈诚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晓峰,等你能接受。”

        “我能。”吴晓峰忙道。

        陈珈诚双眉微蹙,似乎有些为难,“晓峰,以后再说,好不好。”

        吴晓峰没想到他会这么坚决的拒绝,心中再次涌上不安。

        他之前明明很期待,怎么突然这么大转变。

        人都说感情世界里,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此时的吴晓峰就是如此。

        本来就对莫文兴的事感到介意,陈珈诚反常的态度更让他觉得是不是与之有关。

        吴晓峰一赌气道,“阿诚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没说出后半句话,是不是因为莫文兴?他怕说出口,陈珈诚会觉得他太小气,不像个男人。

        他的话一说出口,陈珈诚脸色一沉,猛地一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双眼紧盯在他的脸上,低头凑近他,低哑着声音道,“晓峰,这可是你自己要的,到时候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会停下。”

        吴晓峰一愣,陈珈诚已经低头吻住了他的唇瓣。

        吴晓峰虽然紧张,这次却抑制住不让自己去阻止他的行动。

        他想要陈珈诚,他也想确定陈珈诚是属于他的。

        陈珈诚吻得很用力,就好像渴了很久的人终于喝到了水,他从他的脸颊亲吻到他的脖子,再沿着脖子来到他的胸口。

        之后,一下咬住了他胸前最敏感的地方,让吴晓峰忍不住轻哼出了声。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461/13741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