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059章 杳然楼东家

第059章 杳然楼东家

        初冬的这第一场雪,足足的下了三天才停了下来。好像今年冬天格外的冷,村子里的孩子倒是不怕冷,在雪地里打着雪仗。欢笑声时不时的传出去好远。

        由于天气太冷,正在筹建中的水泥厂不得不停了下来。水泥厂要比食品厂和服装厂复杂的多。蓝衣家里有了煤碳烧的地暖,屋子里简直可以说温暖如春。大伯和三叔家也烧上了地暖。奶奶说今年冬天是最暖和的一年。

        不过,隔壁院子的老姑奶奶一家,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据说城里的那家人,通过关系把事情捅到上面了。还放话说,如果实在不行,就去京都城里告御状。老姑奶奶几人更是不敢回邻县了。至于说为什么乡下比城里冷呢?其实是因为乡下房屋稀少,周围比较空旷。

        而城里房屋密集,人口比较多,一家挨着一家,一户连着一户。聚在一起,相对比城里要稍微暖和那么一点儿。

        “娘,我们什么时候回城里呀?乡下这破地方没法呆了。太冷了,手都伸不出来!”赵飞扬代表妹妹赵媛媛,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赵媛媛早就在乡下呆腻了,这里根本就没有可以串门的闺中密友。经过上次的事情,蓝灵也不怎么和自己来往了,更别提蓝衣了。

        母亲王氏更是以儿子赵峰读书备考为由,谢绝一切访客。那两只大白狼直接成了守门的门神。时不时的就到门口溜达一圈,弄的老姑奶奶的儿媳妇张玉环也不敢轻意的到蓝衣家去。

        现在张玉环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怎么就跟蓝二奶奶一个鼻孔出气呢!这要是站在蓝衣他们那边儿该多好。谁能想到蓝菲是假怀孕呀!早知道就不该来蓝二奶奶家住。这房子哪里有蓝家大房的房子暖和。听说人家都烧上地暖了。而且,烧的还不是木炭,烧得好像是会发亮的黑石头,屋子里一点儿也不冷。

        老姑奶奶蓝凤婷这家人,好没良心。蓝二奶奶一家再不好,不也把房子借给她们一家住了吗?这就好比有些人,住着你房子,用着你的东西,还嫌弃你人不好。不论是古代和现代哪里不缺这种白眼狼。

        “再等等你爷爷的信儿吧!万一人家真告赢了,难不成真让你去砍头或者坐大牢呀!奶奶可舍不得我的乖孙子!”老姑奶奶蓝凤婷又何尝不想,早早回城里住呢!这在城里待习惯的人,哪里还能适应得了乡下的生活。

        一帮寄居者,还天天挑这儿,挑哪儿的。简直让人无法理喻。这要是让蓝二奶奶一家知道她们心里的想法,非气死不可。直接把房子卖了都不会借给她们住。

        楚离这段时间天天陪在蓝衣身边。总之,就是有事没事的,时不是刷一下存在感。跟个影子似的,简直都快成了蓝衣的跟屁虫儿了。早上指导蓝衣武功,白天去药房帮蓝衣捣药,切药材。晚上陪着蓝衣研究阵法。还时不时的陪着蓝衣带着大白上山采药。

        这两天温室大棚里的菜,有一部分已经成熟了。看着大冬天,一大棚的绿色蔬菜,蓝衣别提心里多高兴了。蓝衣和母亲王氏以及赵峰三人,带着燕氏姐妹以及林芝一直在温室大棚里忙活。楚离和速风也加入了其中,楚离发现原来种菜也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情。

        雪刚停了,邻居张婶就来了。一脸欢喜的说道:“他二嫂,我家的菜也有好些都成熟了,我就是发愁怎么卖出去。”看着喜人的绿色蔬菜,张婶也是兴奋的不行。

        张婶年轻轻的就守了寡,丈夫早年出去做生意,遇上了强盗。结果不光丢了货物,人也受了重伤。被人救回来后,不久就去逝了。张婶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自己一个人带着九岁的儿子,照顾着年迈的婆婆。

        就这样,家里地里一个人紧忙活。几年后安葬了婆婆,省吃减用的又给儿子娶了媳妇。张婶的儿子也很争气,在镇上给地主家打临工。这不,现在张婶的小孙子都两岁了。儿媳妇又怀了身孕。

        母亲王氏曾说过,张婶家其实也不富裕。但是,在蓝衣从树上掉下来生病的时候,张婶从自己家拿来了仅存的五两银子。让母亲王氏解燃眉之急。还隔三差五的送两个鸡蛋过来,让煮给蓝衣吃。

        母亲王氏想拒绝来着,可是张婶说远亲不如近邻,大家住的近,就应该互相照应。母亲王氏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曾多次在蓝衣耳边说起张婶的好。

        所以,蓝衣这次种大棚蔬菜,就叫上了张婶。并且,便宜卖给张婶一些煤炭。当然,当初蓝衣把自己买多了的一些油布转让给了张婶。因为,帮了雨伞行的齐老板。他把油布的价格降下来好多,于是蓝衣一下买多了,除了自家和大伯三叔,还剩下好些。经过,母亲王氏的提醒,蓝衣把多出来的油布,匀给了张婶。

        “张婶,这个你就不用发愁了,明天我就去城上找买主。到时,让他们来咱们村里,把我们几家儿的菜一块收走。张婶,其实,要是这大棚菜种的好,你完全可以叫大牛哥辞了地主家的活计。回来跟你一起种菜,省得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再说大冬天的地主家也没有多少活儿可做。”蓝衣看着张婶说道。

        “蓝衣,我也正寻思着要不要把你大牛哥叫回来,跟我一起弄这个大棚菜。你大牛嫂子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起来了。我也不敢让她再帮我忙活了,能照看好小孙子,我就阿弥陀佛了!这次得多亏了你们家的帮衬。

        等有了钱,我也想把家里的房子好好拾掇一下。”张婶一脸感激的说道。心想:自己当初就行了针鼻儿那么一点儿的好。结果,就换来蓝衣一家人的真心相待。看来,人都说善有善报一点儿都不假。张婶这下放心了,千恩万谢的回了自己家。

        “楚离,明天跟我一起进趟城呗!我觉得镇上的酒楼消耗不了咱们几家的蔬菜。”蓝衣看着楚离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蓝衣就是喜欢叫楚离的名字,从来没有叫过他表哥,抑或者哥哥。

        楚离一听蓝衣说咱们几家,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咱们’是不是小丫头已经把他当成自己人了。“好啊!明天,我带你去灵州城。让速风驾车,带上林芝就行了。”楚离知道林芝是慕容诚给自己妹妹的贴身侍女,不管去哪林芝都必须跟着的。

        “对了,楚离你能不能帮我弄一些鸭子毛回来,要那种小羽毛,大雁的毛也行。”蓝衣忽然想到羽绒服,一脸兴奋的说道。

        “你要多少只,我派人给你抓活的。肉可以做了吃,至于毛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楚离说道。心想:反正蓝衣炖的鸭肉也很好吃。尤其是烧的那个鸭子更是美味。蓝衣心里却想的是,自己在家里也不用怎么出门很暖和,也不知道哥哥和蓝雨天天在外面折腾,会不会冷。

        其实,蓝衣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慕容诚和蓝雨身上都有深厚的内力,完全可以运功御寒。更何况都得了各自师傅的传承,简直就跟开外挂一样。

        最后,蓝衣又想到呆在冷宫里的皇后娘娘,自己的亲生母亲。电视里演的冷宫应该挺冷的吧!一般冷宫都是犯了事的各宫主子呆的地方。里面很是荒凉,还有受了不了漫长岁月折磨疯了的女人。在蓝衣的印象中,总之冷宫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楚离就在旁边看着蓝衣胡思乱想,明明自己就在她的面前。可是这丫头的心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第二天一早,蓝衣和楚离、速风以及林芝四人来到了离大王庄最近的灵州城。只见城门巍峨雄壮的屹立在风雪中。早起赶着进城的人还是挺多的,有挑担的,推车的,抬轿的。坐着牛车进城赶集的。赶着马车进城走亲戚的,也有在风雪中打着伞步行的。

        到了城门口的时候,不得不停下来等着城门的开启。蓝衣和楚离坐着蓝雨打造的特制马车,在路上走的一点也不颠簸。车厢下面还做了专门放炭火的夹层。拉上车门,车厢里暖哄哄的,都不用拿手炉。蓝衣前段时间,还专门教燕春姐妹做了好几双棉手套,带手指头的那种。

        蓝衣还做了几个露出半截指头的手套。手背上还绣了一些卡通图案。楚离缠着蓝衣给他做了一副手背上绣着老鹰图案的手套。燕氏姐妹对分指头的手套非常的喜欢。还说可以发动人多做一些,拿到镇上去卖。

        蓝灵知道后,一下子就热衷起来。当然,蓝衣只负责画图案。反正有缝纫机大家也不用手功做,速度当然是杠杠的。蓝衣还专门给林芝做了一双棉手套,林芝说建议蓝衣可以做两双手套,给京都城的公子捎去,公子一定高兴。林芝口中的公子当然是慕容诚了。

        交过进城税以后,蓝衣四人直接驾车去了灵州城里最大的酒楼。酒楼起了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名叫‘杳然楼’。木质的牌匾上,刻着‘杳然楼’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蓝衣不由的想起曾经在网上,一个名叫‘回顾黄河’的博客里看到,一首来自“三峡游记”的小诗:飞临汉口过武昌,秋风咋凉游汉江。黄鹤杳然楼依旧,崔颢碑边桂花香。

        蓝衣看到‘杳然楼’牌匾的右下角,刻了两棵小树的简易图案。心想:没准这又是一家连锁酒楼。就像镇上的张家开的绣纺一样,在南召国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杳然楼’的牌匾上刻了两棵小树?

        速风在店小二的引领下,把马车赶到了专门停车的地方。店小二乐呵呵的说道:“客官,马车停在这里尽管放心,我们有人专门给您看着呢!您的马需要喂草料吗?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会安排人给您喂马。但会收取一点儿相应的费用!”

        蓝衣听了店小二的话不由的乐了。这店小二的意思就好像在说,你的车需要加油吗?住我们宾馆,我们可以给您提供加油服务。

        速风点了一下头,扔给店小二一锭银子。这才跟着蓝衣和楚离芝之三人一起离开。收到银子的店小二,高兴的通知了专门负责喂马的小伙计小九儿。便屁颠屁颠去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这时,三楼的一个窗户开了一道很小的缝隙。窗子旁站了一个,穿白衣的年轻公子,和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男人。当那个中年男人看到蓝衣几人,不由的一愣。脸上瞬间显出了惊喜的神色,一脸激动的说道:“大公子,是,是表小姐和林芝,还有楚世子以及速风!”

        “你确定没有认错?”年轻公子一听脸上也显出了激动的神色。“大公子,表小姐和表公子长相正好相反。表公子长得像姑奶奶多一些。而表小姐长得则更像那位主子。况且,我就算认错了楚世子和速风,也不会认错林芝吧!她可是咱们家老太爷给表少爷培养的暗卫。”

        “章叔,你去把他们引到楼上来。我,我想见她们。”年轻公子语无伦次的说道。名为章叔的中年男人应了一声是,便向楼下走去。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蓝衣和楚离几人便被领到了楼上。蓝衣也是一脸的好奇,这掌柜的见得到自己,怎么好像很激动的样子。还说他们主子想见自己。正好蓝衣想和对方谈合作的事情。于是便跟着掌柜的走了上来。

        只是推开三楼最里面雅间门的一瞬间,林芝脸上也出现了惊喜的神色。“小姐,是表公子!”蓝衣抬头看向对方,一个长相很俊美的年轻公子,年龄大约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身白色的锦袍愣是穿出了飘飘欲仙的感觉。还好,蓝衣这次看到美男没有失态。

        楚离心里倒是安心不少。心想:这丫头对美男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可千万别出丑。其实,楚离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因为,蓝衣已经有点儿审美疲劳了。每天守着楚离这么一个颜值颇高的妖孽,天天在眼前晃。现在看到再美的男人都免疫了。

        “表哥?”蓝衣下意识的开口叫道。心说:我怎么这么多的表哥呀?楚离在外面顶着一个表哥的名头。想当初自己的亲哥哥慕容诚,也自称是自己的表哥。

        现在,怎么又出来一个表哥,自己到底有几个表哥呀?你还别说蓝衣的表哥还真的不少。足足有五个之多,就是没有表姐以及表妹。因为蓝衣光舅舅就有三个。一个舅舅生两个儿子还六个呢!现在只有五个,还差一个呢!不过,再生一个就不是表哥了,顶多只能算是表弟。

        楚离上去拍了一下那位年轻公子,开口说道:“你果然在这里。”听得年轻公子一愣一愣的。什么叫我果然在这里。其实,楚离想起了前世,也就是几个月前,林将军莫名其妙的就中了一种罕见的蛇毒。以至于双腿失去了知觉。就连神医谷的薛谷主都说,老爷子的腿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然而,他的大孙子十八岁的林枫,偏不信那个邪。正在全国各地的寻找名医给老爷子治腿。算算时间,正好这几天会在灵州城附近出现。所以,楚离才故意把蓝衣引到了这里。不过,前世,这王神医王大夫,可没有出现在大王庄。

        楚离看了林枫一眼,这才对蓝衣说道:“他是你的大表哥林枫,是你大舅舅的长子。这回可没有骗你,真的是你亲表哥。”蓝衣看了林芝一眼,好像是在问他说的是真的吗?林芝笑着点了一下头。

        不是蓝衣不相信楚离,实在是楚离有前科。明明慕容诚是自己的亲哥哥,却被楚离说成了表哥。楚离就撒了这么一次慌,蓝衣就不怎么敢相信他了。楚离看到蓝衣的样子,心里别提多别扭了。明明跟慕容诚商量好的,不告诉蓝衣他的身世。谁知道这小子最后把自己给卖了。看来兄弟真的是用来坑的,心中直叹自己真是交友不慎呀!

        “你就是衣衣,长得和姑母不太像,倒是更像那个人一些。”林枫拉起蓝衣的小手,上下打量着。可见林家人对当今圣上意见还是挺大的。连姑父都不叫,直接称为那个人。

        “大公子,您要不先让表小姐坐里面,我去催厨房上菜!”林掌柜一脸笑意的开口说道。

        “好,好,衣衣快进来坐。章叔你去通知厨子,把咱这儿最好的菜都上来!”林枫很开心的说道。

        “速风,你去楼下把咱们车上的菜都拿下来,给章叔送到厨房去!”蓝衣开口说道。

        林枫一听就不乐意了,怎么能让表妹自己带吃的呢?“衣衣,表哥这个杳然楼里,什么吃的没有怎么能让你自己带饭菜呢!”

        蓝衣听了不由笑出了声,然后对速风说道:“速风你去楼下,把咱们的菜搬上来,让表哥看一下。”速风一个闪身便下了楼。林芝也说道:“小姐,我去帮速风把菜拿上来。”

        林枫听得一头雾水,难道表妹这菜有什么明堂不成?只是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速风和林芝一人搬了一个大竹筐,脚步轻盈的走了上来。这就是有武功内力的人和普通人的区别。就这两筐菜要是一般人,怎么着也得四个人,两个人和抬一个竹筐。

        当林枫看到林芝掀开竹筐上面的棉布时,不由的露出惊讶之色。这,这是新鲜的蔬菜?外面可是漫天雪地的,到处白茫茫一片呀?而且地上都冻结了厚厚的冰。别说种菜了,就是用镐头使劲的刨,也只能勉强刨出一个大白印儿。土地都被冻的硬邦邦的。好像这个冬天下雪以后,天气忽然就冷的让人受不了。

        “衣衣,这就是你说的菜!你这是从哪弄来的?难道你在哪找到温泉的所在地了?可是即便是有温泉的地方,也不见得能长出这么新鲜的蔬菜呀?”林枫看到蔬菜简直太惊讶了。这要是大冬天,自己的‘杳然楼’里有了这些蔬菜。何愁没有生意做!

        “表哥,算你走运!这些菜全是我们自己家种的。今天至所以到你的‘杳然楼’来,也是为了推销这些菜。我们在家里建了几个温室蔬菜大棚。今天,只是拿了一些样品。真没想到,能遇到表哥你。更没想到这‘杳然楼’竟然是表哥开的!

        我就说门口牌匾的右下角,怎么刻了两棵不起眼的小树呢!答案原来在这里,呵呵…”蓝衣笑着说道。两棵小树在一起,可不就是一个‘林’字嘛!

        “太好了,衣衣以后你的蔬菜,表哥的‘杳然楼’全要了!我正发愁‘杳然楼’没有新鲜的蔬菜呢!这下子可是解了表哥的燃眉之急了!”林枫也是一脸的喜色。

        楚离赶紧说道:“别光顾着说话,等过几天你去趟大王庄就知道还有惊喜等着你呢!好了,让你的厨子把菜拿下去,给我做一顿好吃的吧!”

        林枫一拍脑袋,“对,对,我光顾着说话,把正事给忘了!”

        “表哥,不着急的,现在才半上午,离吃中午饭还早呢!我们一起说说话。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道表哥有没有合作的意项?”蓝衣接着说道。

        “你说,只要能挣银子,表哥一定跟你合作。但,你得保证你的蔬菜除了我的‘杳然楼’,不能供给别的酒楼!”林枫开口说道。

        “那是自然,我现在还想和你谈一个新项目,保证你赚得盆满钵满。”蓝衣接着说道。

        “什么新项目,我也可以和你合作嘛,你干吗不跟我说?”楚离赶紧说道。

        “楚离你不要捣乱嘛,以后,咱们有的是合作机会。这个项目是送给表哥的。”蓝衣下意识的一把拉住楚离的手说道。

        楚离不由的心里一个激灵,小丫头把他当自己人了吗?以前,她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拉着蓝雨的手。这是不是说自己在她的心里也有一席之地了。得,这位爷又自动脑补上了。

        “衣衣,快说是什么项目?”林枫好奇的说道。

        “嗯,这个得过几天才行,我用的那个锅子,现在还没有做好呢!等做好,再跟你详细说。让你尝过了味道,咱们再详细说。”蓝衣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好吧!听你的,那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林枫别看年纪不大,在商场上可是摸爬滚打了好多年。好多商铺,他都是幕后老板,真要说起来,不比做皇商的张家弱。甚至比张家做的还要大一些。接下来,大家相谈甚欢。一顿饭在欢快的气氛中吃完了。

        饭后大家品着茶,聊着一些有趣的事情。这时,掌柜的章叔走了进来。“大公子,好消息,刚刚给您送菜的时候,被二楼的客人看到了。他们都想问还有没有刚刚的菜?。我告诉他们三天后,就会有,现在是老板正在试菜。表小姐可是太了不起了!这下子,我们‘杳然楼’想不火都难了。”章叔一脸激动的说道。

        心说:这林家五位公子各个文武双全。大公子天生就是一个经商的好料子。二公子生性散漫,喜欢结交江湖游侠,喜欢行侠仗义。三公子喜欢读书画画,总是跟一些风流名士谈一些风花雪月。四公子喜欢医术,经常到各地边游山玩水,边采药。只有五公子最像老太爷,喜欢排兵布阵。平时除了习武,就是寻找各种兵书策略。

        这次,要不是四公子正好在家,及时的给老太爷救治。恐怕老太爷性命休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薜谷主的大师兄王神医?想起来真是令人着急。

        “嗯?”林枫使劲的吸了吸鼻子,难道自己鼻子出问题了。怎么总能隐隐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不可能呀!林枫自认自己的味觉和嗅觉都特别的灵敏。不应该出错呀?这是哪里来的药香味呢?

        楚离心里不由的好笑,难得诙谐的说道:“林大哥,你跟个狗似的,瞎闻什么呢?不会是自己放了屁,不想让别人知道。故意做出掩耳盗铃状吧!”

        “你才放屁了呢!臭小子,几年不见皮痒痒了吧!臭小子,闲着没事还玩了一出诈死埋名。你小子想干嘛?”林家和楚家本来就是世交。两家的女儿从小就在一起长大,又是最好的闺中密友。所以,楚离和林枫也是一见面就掐。

        “唉!别提了,要不是衣衣,我的小命早就见了阎王了。所以,我现在就想在救命恩人身边报恩!”楚离一本正经的说道。

        “切!鬼才相信你!说真的,你知不知道王神医的下落?我这都找了好几个月了,也没有找到他老人家。三弟师的师傅薛谷主也是一时没有办法,解爷爷身上的蛇毒。主要原因是缺少两味药材!”林枫说完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楚离挑眉说道:“问我你算是问对人了。不过,要想找到王神医,还是先问问他老人家最得意的徒弟吧!”

        “啊?他的徒弟在哪里?你不会告诉我是你吧!我闻着你身上也没有药味呀?”说着林枫便拉过楚离的衣袖闻了一下。一脸失望的说道。林枫忽然眼睛一亮,“王神医的徒弟不会是衣衣吧!”

        楚离笑着点了点头。林枫一下子就扑了过来,上去一把就把蓝衣给抱了起来,直接在地上转了两圈。吓得蓝衣差点惊叫出声。这也太突然了吧!其实,林枫还是把蓝衣当成小孩子了。一时高兴就把蓝衣给抱了起来。

        楚离这下子又掉到醋缸里了,看着林枫的举动,怎么就觉得那么的碍眼呢!于是上去一把就把蓝衣给抢了下来。怒声说道:“你这个疯子,你吓着蓝衣了!”

        林枫这才反应过来,一脸的尴尬。红着脸说道:“对不起,衣衣表哥一时太高兴,得意忘形了!实在是这几个月整个南召国,都快被我跑遍了,也没有找到王神医。”

        蓝衣虽然虚惊一场,但是表示自己可以理解。看来这个大表哥也是个性情中人。楚离一脸不高兴的拉过蓝衣的手,说道:“蓝衣,我们别理他,他就是个钱串子、也叫钱疯子。遇事想起一出是一出!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林枫上去一把推开楚离,说道:“说什么呢!衣衣是我亲表妹,嫡嫡亲的亲姑姑的女儿。什么叫你们不跟我一般见识。应该说我们,你又算哪根葱?”

        蓝衣看着林枫和楚离一副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心中不由的好笑。这两个一个十七八岁。一个十四五岁。放到现代还是高中生呢。也难怪到一起就掐得跟乌儿眼鸡似的。

        于是赶紧打圆场道:“大表哥,你找我师傅他老人家,是想给外公解毒吗?那我们还在这纠缠什么,赶紧走吧!去大王庄接我师傅去。”

        “蓝衣,你忘了你们师傅前两天,去天山采雪莲了!根本就不在大王庄。”楚离提醒道。

        “啊!这可怎么办?那我们要不要去一趟天山?”蓝衣愁眉苦脸的说道。好像天山离灵州城很远的样子。师傅说最冷的时候,雪莲才会开花。而且,这次师傅要去找的还不是一棵普通的雪莲。

        而是罕见的‘七彩雪莲’。据说这种雪莲三百年才开一次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其实,师傅前几年就发现这株雪莲了,只是遗憾雪莲没有开花,所以,一直在等待着。

        “蓝衣,你可以的,你师傅不是说你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吗?而且,太乙神针你也已经全部掌握了。再说不是还有你师叔薛谷主吗?”楚离看着蓝衣鼓励的说道。

        “我,我真的可以吗?”蓝衣总是觉得自己才学了几个月医术。毕竟时间太短。可是,蓝衣可不知道,她就是一个医学天才。只要是医书,看一遍就记住了,简直到了过目不忘的地步。

        而且,针灸之术,就好像在自己的脑子里一样。每一次,练习把脉开方都特别的精准。判断力也非常的迅速。那些医学知识就好像在自己的脑子里,跟现成的一样,随用随取。

        由其是外科手术,每次自己拿小动物练习,就好像脑子里能看到有一个穿白大卦的小人儿在一边演示一样。记得第一次脑子中出现这画面,吓的蓝衣差点把手术刀给扔了。还以为出现幻觉了呢!

        楚离抓住蓝衣的手,一脸坚定的看着蓝衣的眼睛说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我对你有信心!我的蓝衣很厉害,也很优秀!”

        蓝衣也对视着楚离,笑着点了点头。在心中给自己打气,我一定可以治好外公的腿伤。林枫看到楚离和自己表妹的样子,总觉得怪怪的,好像哪里不对劲?可是自己又想不出来。

        林枫干脆不想了,开口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

        “大表哥,你还没说薛谷主所缺的那两味药材叫什么名字呢?”蓝衣开口说道。

        “噢,好像是叫什么‘九味子’,还有一个叫,叫‘七彩凤尾草’。对,就是叫‘七彩凤尾草’!薛谷主说‘九味子’倒是可以去各大药房里寻一下。但是这‘七彩凤尾草’就不太好寻了。”林枫一脸苦笑的说道。

        “‘七彩凤尾草’形状好像凤凰的尾巴,在不同的时辰会变幻出七种不同的颜色。而根据时辰的不同药效也各不相同。”楚离缓缓的说了出来。看着蓝衣的眼睛,好像在说,看,我背会了吧!没有天天白跟在你身后吧!一副你快夸夸我吧的样子!

        蓝衣看到楚离的样子,也是想扶额长唉。心想楚离最近变化怎么这么大呢!以前可没有这么多话。楚离:还不是为了你改变的。追个媳妇我容易嘛!

        林枫可顾不上看这两人在一边耍花枪。赶紧拉过楚离说道:“你小子怎么知道的,你见过‘七彩凤尾草’?”

        楚离得瑟的撇了撇嘴说道:“诺!‘七彩凤尾草’的主人远在天边,近在眼睛。下雪天的前一天,我们刚刚得了一株。算你运气好!”说起来,能得到各种稀奇古怪的珍惜药材,还真离不开大白和银子。

        楚离话落,高兴的林枫直搓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直转磨磨。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天保佑,观音菩萨显灵,这回爷爷终于有救了!

        “还等什么?走了!”楚离拉起蓝衣就往外走,不忘冲着林枫喊了一嗓子。心说:林大哥不会高兴傻了吧!林枫交待了章叔一声。便和蓝衣楚离一起离开了‘杳然楼’。

        这时,天空中又飘起了鹅毛大雪。漫天的雪花随风飘舞。喂马的小九儿,赶紧帮忙把马车牵了过来。

        楚离拉着蓝衣刚刚走到马车跟前,就听到一个声音喊道:“蓝衣,救我!”

        只见不远处一个衣衫凌乱,年龄大约十一二岁的女孩儿,披头散发的跑了过来。小脸瘦的只剩下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了。头发腊黄腊黄的,干枯的就像稻草一样。

        在跑向蓝衣的过程中,女孩儿还狠狠的摔了一跤。然而,她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爬起来继续拼命的往这边跑来。

        蓝衣看了半天,也没有认出来是谁?可是对方又准确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就证明对方肯定是自己认识的人。后面追来了十几个打手模样的人。而且,领头的是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老鸨子。身上也不知道抹了多少香粉。

        大半条街上的人差不多,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熏得蓝衣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啊嚏”!楚离还以为蓝衣着凉了呢,赶紧帮蓝衣把身上火红色的狐裘拉严实些。这狐裘还是蓝衣的哥哥,慕容诚派人送来的生辰礼物。

        只听得老鸨子边跑边骂道:“小蹄子,反了天了你!还敢跑,看老娘今天把你抓回去打不死你!老娘要是收拾不了你这个小贱人,我就不叫胡桂花!”

        老鸨子身后的龟奴院公,打手手里抄着家伙,也是一窝蜂似的追了过来。女孩跑到蓝衣跟前,一下子就扑到了蓝衣的脚下。上去一把便抓住了蓝衣的衣角。哭着喊道:“蓝衣,救我!求求你,快救救我!他们要是把我抓回去,非打死我不可!”

        “你是?”蓝衣一时没认出对方。实在是这女孩太狼狈了。身上穿的桃红色的棉袄,被鞭子打出了好几道口子。连里面的棉絮都露出来了。

        “蓝衣,我是香秀啊!你不认得我了!我娘是大王庄的田寡妇!”浑身伤痕的香秀哭着说道。也不怪蓝衣认不出香秀,实在是香秀现在瘦的都脱了像了。人就跟个小细竹竿儿似的。一阵风来了没准儿都能把她给刮跑喽。

        “你是,香秀!”看到香秀。蓝衣不由的就想到了田寡妇。那个嫉妒心极强的女人。那个受了别人指使,故意勾引三叔。甚至买通稳婆,害的三婶差点一尸三命的女人。说实话,蓝衣并不是什么烂好人,也不是什么小白花、马丽苏。蓝衣可不认为自己是圣母玛利亚,可以忘我的拯救所有人。

        “蓝衣,求你救救我吧!如果你不救我,他们把我抓回去我就死定了!我求求你了,只要你救了我,我愿意给你当牛做马。为奴为婢!我娘她死了,被那几个黑衣人给砍死了。我逃到了舅舅家,谁知道舅母趁着舅舅不在家,就把我给卖了!呜呜…”香秀紧紧的抓住蓝衣衣角死也不松手。

        楚离在旁边反感的直皱眉,忍了又忍。要不是蓝衣没说话,恐怕他早就把香秀给踢飞了。那么脏的爪子都把蓝衣的衣服给弄脏了。

        “哟!啧啧!今天我可是大开眼界了。遇到极品天仙小美人了。这是观音菩萨座前的金童玉女下凡了吗?”老鸨看到蓝衣,就像恶狼看到肉一样。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如果这个小美人被自己弄到手。调教个几年,那还不得红遍大江南北整个南召国呀!

        死催的老鸨子尽然把主意打到了蓝衣的身上。要是搁到平时,这老鸨子可有眼力劲儿了。可是,今天可以说老鸨子被利益冲荤了头。觉得自己这边人多,数数怎么着也有十几个人。

        而对方算上满身伤痕的香秀,满打满算一共才六个人。最大的也就十七八岁。一看就是个白面书生。自认为自己这边胜算很大。所以底气十足的说道:“小姑娘,我是这灵州城最大的妓院万花楼的老鸨。我叫‘胡桂花’人称胡妈妈。

        小姑娘,凭你的小模样儿,再加上我胡妈妈的调教。用不了几年,我就让你成为全南召国的第一花魁!怎么样?”

        “哦,如果我要是不买你的账呢!”蓝衣笑着说道。笑容却不达眼底,甚至眼里显出了杀机,心想:真是不作不会死,主意尽然打到自己身上了。

        “那不好意思,你们几个今天都走不了了!女的我收了,男的我也会倒手卖到小倌馆。”老鸨胡桂花今天就像中了邪一样,鬼迷心窍了。这也许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只见,楚离一摆手,四周瞬间出现了几个黑衣人,就像闪电一样,无声无息的就把老鸨身后的,龟奴、院公以及打手给处理了。而且瞬间连尸体也给提溜走了。最后,就剩下老鸨子胡桂花,还在自鸣得意的说道大话。

        “我告诉你,这灵州城的刘知府,知道吗?他的第七房小妾如花姑娘就是从我们万花楼出去的。并且,是我胡妈妈一手调教出来的。现在,刘知府对我们如花,那可是百依百顺。如花要天上的月亮,刘大人就不会去给她摘星星。

        知道吗?这刘知府可是太后她老人家的远房亲戚!那靠山是相当的强硬。只要我去跟如花姑娘通个信儿。刘知府一定会找个由头,把你们一个个都抓到大牢里面。不如,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乖乖的从了妈妈我。不然,看见没,这个乡秀就是你们的下场!来人,给我…”

        只是老鸨子胡桂花,一转身最后面一个‘上’字儿。就不由自主的咽到肚子里了。自己带的人呢!人都死哪去了?怎么会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呢!她是光顾着穷白呼了,没有看到身后发生的事情。

        蓝衣就好像看到了现场版的,周星驰和刘嘉玲演的电影《大内密探零零发》。参加天外飞仙解剖大会,杀手直接斩杀那些参加大会的名医,就像刀切菜一样的干净利索。

        蓝衣以为自己看到杀人会反感,会害怕,会尖叫。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当你看到恶人为非作歹,心中的愤怒就像火一样在燃烧。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些人渣。就连闻到的血腥味,也没有令蓝衣感到丝毫的不适。楚离担心蓝衣害怕,不由自主的把蓝衣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反观香秀已经趴在地上,吐的肝儿都快出来了。吓得更是脸色苍白。都忘了哭了。老鸨子想明白之后,嗷”的一嗓子,白眼一翻就背过气去了。

        蓝衣和楚离几人起身上车准备离去。“蓝衣,请不要丢下我!求求你!”香秀‘扑通’一声便跪在了雪地上。只这么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雪下的更大了。蓝衣看了看漫天的飞雪,这才示意林芝把香秀带上了马车。

        别看马车上加了两个人,里面并不觉得拥挤。楚离把蓝衣拉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身边。林芝和林枫坐在蓝衣的另一边。乡秀坐在了几人的对面。马车在风雪中出了灵州城,向大王庄疾驰而去。

        “你娘当初害我三婶,你知道吗?”蓝衣看着香秀的眼睛说道。

        香秀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使劲的摇了摇头。这才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娘从小就不喜欢我。直到她死的时候才告诉我原因。就因为有我这个托油瓶儿,害的她没有嫁给你爹蓝志河。

        她说我爹死后,有人给她说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一个开面馆的小老板,刚刚死了老婆。他喜欢我娘漂亮的脸蛋儿。那男人家里有一儿一女。一个三岁,一个两岁。他娶我娘就是为了让她我娘照顾他家的两个孩子。因为面馆里很忙,那个男人没时间照看孩子。眼看着亲事就成了,我娘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娘想了好些个办法,都没有把我给打掉。可能是我的命太硬了。就这样,我娘说好的亲事,被人家给退了。媒婆说对方不想喜当爹,而且,人家有自己的孩子。后来,在我三岁的时候,我娘有一次上山拾柴禾,从山坡上滚了下来。却被你爹给救了。

        从那以后,我娘就想嫁给你爹,说你爹是个好男人,有担当。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当我娘让媒婆去你家提亲的时候,却被你爹给拒绝了。媒婆回来说,你爹不想多个女儿和他的女儿争宠。

        所以,从此以后我娘就把我给恨上了。动不动就对我又打又骂!她骂我命硬,不仅克死了我爹,也克的她没办法嫁人。还说我是个扫把星,如果不是我,她早就嫁给那个开面馆的小老板了。抑或者你爹或许也会娶她。

        她说她比王氏漂亮,哪哪都比她强。王氏同样也带了一个托油瓶。可是你爹偏偏就娶了她。后来,我娘说因为对方是男孩,做哥哥的会让着妹妹。所以,你爹才娶了你继母王氏。

        我娘想通后,就又打了我一顿,问我为什么不是男孩儿?那样,我奶奶爷爷说不定就会收留我们了。又或者你爹也会答应娶她。

        就这样,我娘一不高兴,就打我。无论我做任何事情都是错的,对也是错,错也是错。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然后,我就每天拼命的干活。认为只要我娘能看到我的好,就不打我了。我想证明给我娘看,我很优秀。

        有天,我娘忽然对我好了起来。我以为我终于熬出头了。谁知道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后来,我才知道因为你们家富裕了,并且盖了新房子。我娘让张媒婆提亲,却被你娘拒绝了。她想让我嫁给蓝雨,因为,她没有嫁给你爹感到遗憾,所以就想让我嫁给你爹的儿子。

        于是,我又回到了天天挨打的日子。再后来,就是我娘好像脑子不正常了,有时候哭,有时候笑。有时候冲上来对我又咬人又打。吓得我经常躲在邻居家里不敢回来。再后来,那天下大雨,邻居家的王婶回了娘家,当天没有回来。小玲就让我在她家跟她作伴。

        第二天,我一进门就被我娘拉走了。她说要带我回姥姥家。可是在半路上,我们遇到了黑衣人的追杀。我娘最终为了救我,挨了好几刀,掉到悬崖下摔死了。我吓坏了,偷偷的跑回了姥姥家。再后来就被舅母给卖到妓院。这就是以往的经过。我真的不知道我娘害你三婶的事情。我要是有一句瞎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香秀边说边哭道。

        蓝衣看了香秀一眼,递给她一个帕子。这才说道:“我姑且信你一回儿。我把你带回大王庄,你还住到你自己的家里。我会跟里正说,让你去厂里上工。并借你一些银两。以后,你就自己好好生活吧!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我不是圣母,不管什么原因?我都无法原谅你娘田寡妇。更不能接受一个仇人的女儿。你好自为之吧!”蓝衣说完便靠在了楚离的肩膀上,闭目养神。

        ------题外话------

        不好意思,微蓝又校对了一遍。希望里面少一些错别字!微蓝是头天晚上码字,第二天一早校对一遍。然后,9点以后上传。亲们以后每天上午十点左右来看就行。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5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