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071章 太后苏醒

第071章 太后苏醒

        她不由的大叫了一声“啊!”蓝雨和楚离第一时间冲了过去。楚离更是一把把蓝衣抱在了自己的怀中,轻轻的拍打着蓝衣后背。嘴里小声安慰着。“别怕,他们兄弟死有余辜。死在他们这些暗卫手里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别怕!你今天做的很好。武功进步很快!这样,蓝雨不在你身边时,才可以放心!”

        蓝衣是紧张的,因为刚刚才和王老三对战,完全是在心中充满愤怒的情况下进行的。有道是一个人一旦发怒,就会暂时忘记恐惧和害怕。可是,当蓝衣真正看到王老三和王老四双双死去的时候。她真的吓到了。

        蓝衣没把自己手里的灵蛇剑扔掉,还算不错了。灵蛇剑是有灵性的,剑锋刚刚擦到蓝衣围在腰间的腱鞘,便自己钻了进去。就像现在的合尺一样,你一松手,它便自动弹回去。

        抱着蓝衣的楚离感觉到了,蓝衣身体的轻微颤抖。蓝衣抬起头,对着楚离小声说道:“我杀人了!我亲手杀了他!”作为一个普通现代人,第一次和真正的敌人对战,便令对手死于非命。蓝衣不紧张是骗人的。不过,也许有了第一次,以后也就不会在畏首畏尾了。

        楚离一脸坚定的看着蓝衣说道:“蓝衣,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告诉你,你杀的是坏人,他们都死有余辜。如果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甚至伤害你身边的亲人。那样,你还会后悔吗?”

        蓝衣看着楚离的眼睛,就好像被对方催眠了一样。摇了摇头,下意识的说道:“只要想伤害我亲人的人,我一定不放过他们。”

        最后,楚离点了蓝衣的穴道。用自己的狐裘把蓝衣包了个严实,这才包着蓝衣飞速的离开。楚离看着刚满十一岁的蓝衣,心中也很是不忍心。蓝衣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自己强逼的教她学会心狠,这样对吗?

        蓝雨和赵峰看着楚离把蓝衣抱走了,这才对速风说道:“后面的速风大哥收拾一下残局吧!”然后,带着灵儿便闪身离开了。

        速风嘴角不由的抽了一下,怎么每次都留下自己。真是太可恶了。速风往空中打了一个响指,便也迅速的离开了。那几个隐藏的暗卫,还挺纳闷的,怎么都走了,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了。几个人不由的心里一松。

        瞬间,悄无生息的出了几个黑衣人,直接把还没有庆幸完的几人直接斩杀。这次,速风直接割下了王老三和王老四的人头,让人专门快马加鞭的给送到了京都城。

        速风可没功夫学蓝雨,跟对方弄着玩儿,人家这次算是特快专递。当京都城的王老大和王老二一大早起来,看到院子里的石桌,放了两个上次差不多的红布包裹的时候。便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

        王老大和王老二,兄弟二人双手颤抖的,打开包裹。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王老三和王老四的项上人头。二人看到自己兄弟的人头,差点心疼的晕死过去。短短的几个月之间,他们兄弟六人,现在死的就剩下他和二弟两人了。

        王老大就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一般,头上的乌发,一夜之间全白了。就边王老二头上也出现了一些白色的银丝。他们把四个弟弟的人头全部放在一起。王老大和王老二跪在灵堂里,无声的流着眼泪。只是拳头捏得“嘎嘣嘣”直响。充满血丝的双目,写满了仇恨。

        王老大和王老二心中默默发誓:兄弟之仇不供戴天。总有一天,他们兄弟会亲自手刃仇人,为死去的老三、老四、老五、老六报仇雪恨!慕容衣衣,你给老子等着。他们兄弟现在就算食了蓝衣的肉,喝了蓝衣的血都不带解恨的。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的亲人伤害别人的时候。自己根本就不在乎。相反,一旦自己的亲人受到伤害的时候,才会感觉到疼痛是何意义。自己人的命是命,好像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似的。

        此时,京都城里慈宁宫中,孝帝和皇后娘娘以及太子殿下。带太医守的众太医正轮流给太后娘娘刘莲把着脉。太医们一个个满脸的凝重。孝帝也是一脸的紧张,装的跟真事似的。皇后娘娘却一脸的平静,她都懒得装孝顺,反正大家都知道太后不喜欢自己。

        慕容诚更是一脸的无辜样子,那纯地是一副乖孙子样儿。这孝帝慕容景和太子慕容诚,不愧是亲父子。那真是什么老子什么儿子,一个比一个会装。那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等太医给刘太后把完脉。一个个头摇的跟浪鼓似的。好像刘太后就要快死了一样。此时就连药王谷和神医谷的神医,也都是束手无策。

        只见神医谷的神医刘能开口说道:“太后梦中多思,最近一段时间,长期睡眠不好,思虑过重,只要好好调养没有大碍。”太医们听了不由的频频点头。因为,大家诊脉的结果都是一样。

        慕容诚心说:是个人日日做噩梦,天天睡不好。就是铁打的身体也承受不住。

        此时,就连太后的哥哥安逸侯刘方,也是一脸的紧张。他是真的心疼自己的妹妹。毕竟他们可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妹,不着急是假的。这如果自己的妹妹太后娘娘,万一玩完了,自己这安逸侯府恐怕也别想再安逸了。

        至于孝帝做出一副母慈子孝的样子。真是很令人碍眼。可是,这是自己兄妹商量好,一起扶上皇位的人。心中不由的暗恨,当初自己怎么就瞎了眼,向妹妹刘太后推荐了这么一位没良心的东西。真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儿狼。

        要不是自己兄妹二人,这孝帝最多现在也就是一个没有实权的闲散王爷。正在贫困的封地过苦日子呢!安逸侯相信,自己妹妹太后的病,绝对和慕容景父子脱不了关系。这里面绝对有猫腻。

        “刘神医,那太后老这么昏迷不醒也不是办法呀?是不是用什么办法让太后尽早的醒来?”安逸侯一脸着急的说道。

        神医谷的刘能说道:“贫道也想让太后醒来,可是贫道现在手头儿,暂时缺少好药材。年前在治疗太子殿下的时候,一些珍贵的药材早已用光了。侯爷,你是否看看药王谷能否取来一些好药材。”

        神医谷的刘能这话说的也实在,要不是人家把药材都用光,太子殿下能治好,现在能活蹦乱跳的吗?意思是说你可以找药王谷,这里不就有一位药王谷的弟子嘛!这皮球踢得好,直接就把球给踢到药王谷去了。

        安逸候于是又一脸期待的看向了药王谷的清虚道长。清虚道长听了,那是头上直冒冷汗。要不是太后身体有恙他早走了。当初来的时候就是来揭穿慕容诚的伪装来的,又不是真的给慕容诚治病来了。又怎么会有一些珍贵的药材呢?

        可这所带的一些普通药材,现在也已经全部消耗给刘贵妃了。这两天刘贵妃已经有了好转。眼看着又能生龙活虎的出来蹦跶了。要不是皇上的一句话:说刘贵妃的身体没有完全好,怕再给太后过了病气,说不定早就跑过来了。

        “候爷,实在是贫道带来的好些药材,都被贵妃娘娘所用了。目前,贫道手里已经暂时没有珍贵的药材了。”这清虚道长更贼,那意思就是我的带的好药,都让你女人用光了。所以,现在没有药材了。

        “你们都快想办法,救救母后,不然朕绝不轻饶!实在不行,清虚道人,就速速派人回药王谷,取一些珍贵的药材。只要治好母后的病,朕必有重赏!”孝帝假模假式的发着脾气。

        “是,陛下。贫道这就派人尽快去取!”药王谷的清虚道长赶紧说道。心中那个疼呀,这次就不该来京都城,真是出师不利。清虚道长懊悔的不得了。可是又不得不招来小道童,交待一番。命得力的弟子回药王谷里取药材。

        慕容诚听了,心里直乐。清虚道人恐怕还不知道,他那唯一的宝贝,‘天玄银针’也被自己命人给偷走了,早就在大年初一那天,派自己的暗卫已经送往大王庄了。

        说不定妹妹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收到了,妹妹衣衣收到后,一定很开心吧!呵呵,等这老家伙发现他的‘天玄银针’不翼而飞了,不定怎么跳脚呢!

        因为清虚道长,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宝贝,在这戒备森严的皇宫里会丢喽。天天看一眼装‘天玄银针’的盒子,从来就不曾打开过。谁能想到这慕容父子全是贼,慕容景派人偷国库里的东西,养自己的暗卫。

        再不,就把东西转移到自己的小金库。慕容诚也不妨多让,专偷太后的小金库,连清虚的东西也顺手牵羊了。要不是那天李嬷嬷告诉太后刘莲,她的小金库里丢了好多值钱的东西,她也就不会受刺激,一下子晕倒了。

        这时,只听得有门外的小太监,高声喊道:“明空大师到!”只见明空大师急匆匆,抬步走入大殿。当然,现在明空大师已经,简单收拾过了。身上又是一派得道高僧的模样了。只是连日来的赶路,有些风尘仆仆。明显瘦了一圈。

        那位说了这明空也太牛X了吧!怎么就不用通报,直接闯进来了。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刘太后封了明空大师为南昭国的国师。并颁发懿旨说明空大师,不论何时都可以随时的进宫。

        说来这明空大师还是有资格进宫的。也就是说太后刘莲发的特别通行证。就是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这样一来,也正好方便了这对儿老情人相会。

        明空大师进入大殿三步并做两步,便走到了太后的床前。伸手把了一下太后的脉象,这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然后,伸手从自己的都囊里取出一个玉质的盒子。玉盒一打开,众人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顿时令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只见明空大师,取出一粒药丸儿。用手捏住太后刘莲的下巴,就塞入了太后的口中。大殿中的众人都一脸紧张的看着刘太后。服下丹药的刘太后,脸色已经渐渐的退去了灰白,慢慢的显出了红润。

        明空大师也是一脸焦急的看着刘太后。心里默默的祈祷着:莲儿,你快快醒来吧,我来晚了。早知道当年,你被逼进宫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自己就该直接带着你远走他乡。

        明空大师看着陷入了沉思,可能太累了。明空大师靠在床边便睡着了。要不是急匆匆赶着进京都城。又返回白云寺里,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给太后制药,这明空大师恐怕早就冲进皇宫了。

        孝帝示意大家都到外屋,静心的等待太后醒来。于是带着众人都退了出来,到隔壁屋子喝茶去了。内室里只留下李嬷嬷和明空大师呆在里面。

        孝帝看明空大师进来,也不给自己行礼。也不鸟自己一眼,他是一点儿也不在乎,反正这老秃驴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回事儿过。

        看着累得睡着了的明空大师,李嬷嬷就像一个隐形人一样,站在一旁。

        睡梦中,明空和尚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六岁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名叫张子墨,是幽州城里一家武馆的武教头。母亲王氏名叫王西平是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明空当时还叫张令山。还有一个妹妹叫张令仙。

        可能父亲给自己起名字的意思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出人头地,像个大将军一样号令如山。而五岁的妹妹令仙长得很是可爱,像个小仙女似的。每天粘着自己跟在身后“哥哥,哥哥”的叫着。

        只是好景不长,忽然有一天,母亲王氏出去一趟回来就病倒了。原来,自己的父亲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她是武馆馆主的女儿,名叫郭彩洁。比父亲小了好几岁,也算是自己父亲的小师妹。不知道何时,这一对狗男女就勾搭到了一起。

        自己只知道父亲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每次回来都跟母亲王氏故意挑衅滋事。大吵一架后,便又有借口离家出走了。父亲张子默一走又是十天半个月。

        最后,邻居劝母亲王氏说女人不能太强硬。应该放下身段先向自家男人认错。因为夫为妻纲,这是一个以夫为天的国家。母亲王氏在邻居的劝说下,前去武馆寻找自己的父亲张子默。

        可是赶到武馆,看到的却是一三家口其乐融融的画面。那郭彩洁站在一旁笑面如花。自己的丈夫张子默怀中,正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正一脸慈爱的逗弄着。

        母亲王氏直觉得五雷轰顶,原来是自己的丈夫早就在外有了外室。怪不得一回家就找借口和自己吵架,然后便摔门而去。这恐怕就是真正的原因吧!

        “相公,你这抱的是谁的孩子?小师妹何时嫁人了?我看郭小姐已经梳成了妇人的发髻。”母亲王氏看着父亲的眼睛,开口质问道。

        “哦,既然你看到了,我也就实话告诉你吧!西平,小师妹已经嫁给我了,这孩子也是小师妹给我生的。我已经给他起名为张宗宝。是我张家的宝贝。如果你愿意我今天就让她们母子搬回家中。省得我两头儿跑顾不过来。”张子默开口说道。

        王氏把心中的怒气忍了又忍,这才说道:“那就让郭姨娘带着二公子回家吧!”

        郭彩洁听了母亲王氏的话,不由的大笑出声,然后讽刺的说道:“姐姐,相公已经答应我了,娶我为妻。你要么自请下堂,做相公的妾侍,要么跟相公和离。还有一种下场就是拿着休书滚蛋。”

        母亲王氏听了,气得差点晕过去。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自己才是张子默明媒正娶的妻子。

        而且,自古女子七休:一、不顺父母者休。二、无子女者休。三、淫者休。四、妒者休。五、多言者休。六、有恶疾者休。七、窃盗者休。

        古代女子有也有三不休:一、有所娶无所归者不能休。二、与更三年丧者不能休。三、先贫贱后富贵者不能休。母亲王氏自认没有犯过七出里的任何一条。倒是很符合三不休的条件。

        一、母亲王氏是父亲指腹为婚的妻子。后来,家中发生变故,娘家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二、在公婆去世后母亲王氏也曾陪着父亲守孝三年。三、母亲王氏更是凭着自己卖绣品,改变了家里的贫穷。甚至家里的多半家业,都是凭着母亲王氏一双勤劳的双手所挣下的。

        可是父亲就像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要把母亲王氏贬妻为妾。母亲王氏浑浑噩噩的走回家中,便一病不起了。不久后母亲王氏由于忧虑成疾死于非命。

        这时,继母郭彩洁抱着他的儿子,风风光光的进了张家的大门。俗话说的好,这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这小继母郭氏总是在父亲的耳边吹枕边风。说尽张令山兄妹的坏话。

        父亲张子默听后大发雷霆,时常罚兄妹两个不准吃饭,好好反醒。而且,继母还让幼小的张令山和张令仙兄妹俩个住在下人的房间里。更是天天都吃不饱饭。穿的也是连下人都不如的衣服。

        就边曾经的下人,也是看人下菜碟儿。欺负这对可怜的兄妹。动不动就打骂,体罚。有一次兄妹俩真的是太饿了,走出后门的时候便晕了过去。

        等他们兄妹醒来,便看到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正在让丫鬟喂自己和妹妹令仙米粥。而这位助人为乐,善良的小姑娘就是当年只有五岁幼龄的刘莲。

        原来刘莲的外祖家就在张令山他们家的隔壁。张令山对救了自己兄妹的刘莲小姑娘是感恩戴德。他当时认为自己遇到了小仙女,她就是上天派她来救自己的人。

        当听到丫鬟说了张令山兄妹的遭遇后,小小的刘莲尽然流下了同情的眼泪。然后,她便命自己的丫鬟,每天偷偷的给这对兄妹二人送吃食。时间一长,这事被刘莲的外公知道后,狠狠的教训了刘莲一顿。不让刘莲再跟张令山来往。

        因为,刘莲的外公很是看不上邻居张子默的,为人作派。认为那就是个人渣,是个吃里爬外的白眼狼。竟然贬妻为妾的事情都干的出来。刘莲的外公不屑与之为舞。他固执的认为,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

        而且,自己的小外孙女,从小就要好好培养,将来可是要送进宫里做贵人的。怎么能让外孙女和这个受尽委屈的可怜虫兄妹为伍。外公一生气便直接把外孙女送回来京都城。那时,刘莲的父亲还是一个五品小官。也就在翰林院里抄抄文书。

        刘莲一走,张令山兄妹再次陷入了忍饥挨饿的日子。直到,后来继母让妹妹去井边帮洗衣服的婆子打水。由于刚下过雨,地上湿滑。小妹张令仙一下子便摔入了井中。等被人救上来之后,早就没了呼吸。

        张令山抱着自己妹妹的尸体放声大哭。从那以后,他强硬的跟父亲大吵了一架。还和继母郭氏大大出手。虽然张令山年纪小,便是一个不要命的孩子,拼了命的又打又咬。几个下人也被吓到了。根本就不敢上前去阻拦。

        当然,父亲张子默回来后。继母郭氏好一通告状。父亲张子默直把张令山打的在床上躺了三天都不能下床。对自己女儿张令仙的死,尽然视若无睹。

        有天晚上趁着父亲张子默在武馆中值勤。张令山双眼痛红,满目仇恨的摸进了继母郭氏的卧房。要不是郭氏警醒,恐怕他的宝贝儿子张宗宝,就被张令山活活的掐死了。

        把个继母郭氏吓的差点没晕过去。等丈夫张子默回来后,就是一通的哭诉。在继母郭氏的挑拨下,张令山被强行送到了城外三十里的寺庙中,直接落发为僧,成了一个小沙弥。理由是张令山身上的戾气太重,得好好的让佛祖感化一下。

        就这样,张令山便成了一名小和尚。寺庙里的其它和尚收了继母郭氏的好处。对张令山非打即骂。直到张令山遇到自己的师傅玄苦大师。他教张令山武功、医术,对张令山就像父亲一样疼爱。

        师父赐张令山法号明空,又给他介绍了自己的另一个徒弟明镜。从此师兄弟在一起习武、学医、敲钟念经。一眨眼几年就过去了。

        后来,张令山的师父玄苦大师,带着最小的徒弟明空。云流天下,最后才在白云寺,这座皇家寺院里落脚。玄苦大师更是在多年后成为了白云寺的住持,先帝时出任国师。

        多年后,有一次宫里的刘贵妃去寺里打醮。已经身为明空大师的张令山,再次见到了,多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小仙女刘莲。此时,刘莲已经是宫里的贵妃娘娘了。

        张令山故意把刘莲引到了一个偏僻的院落,两人这才相认。刘莲一脸的迷茫,开口问道:“你就是玄苦大师最得意的弟子,明空大师吗?听说你医术很高明?”

        “莲儿,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小山子哥哥呀?张令山,幽州城,就住在你外公家隔壁的那个,吃不上饭的小山子!”此时的明空大师说起当然的事情,不由的百感交集,眼圈通红。

        “是你,小山子哥哥,你怎么出家当和尚了?你不是说你长大了,要成为号令如山的大将军的吗?而且,只保护我一个人的吗?”刘莲再见儿时发小,也是一脸的惊喜。

        刘贵妃感觉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她这次前来白云寺就为了寻找玄苦大师,看看能不能医好自己的身体。也好早日为皇上诞下皇子,这样,自己在宫中才有个依靠。再说皇帝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这万一哪天不在人世了,自己膝下无子可怎么办?

        如果自己的身体能被大师医好。能生下个一儿半女,在先帝驾崩后,也好有个依靠。只是玄苦大师说:观自己的面相,此生命中无子。正在贵妃刘莲失落的时候,被一个和尚领到了这里。

        两个人相认后,那是道不尽的离别之苦,越说越近乎。最后,刘贵妃求张令山帮他达成所愿。一定要调理好自己的身体,好早日怀上孩子。

        明空大师后来几个月云游天下,到处给刘贵妃寻找,可医治不孕症的药物,不知跑遍了多少明山大川。只是等他寻回药材的时候,才诊出皇帝陛下的身体,早就因为多年患病。再也不能生孕子嗣了。

        这由如一个晴天霹雳打在了刘贵妃的头上。难道自己就这么一辈子没有孩子吗?不成,自己一定要有孩子。就这样,他想借张令山的种,好生下一个儿子。可惜,一次,两次,一直没能如愿。

        不久后,刘贵妃在明空大师的帮助下,登上了皇后的宝座。可惜这时,无论她和明空如何努力,还是没能怀上孩子。就这样直到先帝驾崩,刘莲也未能如愿。

        明空大师也在自己师傅玄苦大师离世后,登上了国师之位,成为了皇家寺院的住持方丈。先帝死后,可开了荤的和尚却不能放下自己的情人,刘莲刘太后。于是两个人继续偷偷摸摸的鬼混在一起。

        再说,这时孝帝也是个小皇帝,更是被太后拿的死死的。谁曾想到几年后,刘太后这老铁树终于又开了花朵,结了果。偷偷的产下了一名女婴。气得刘太后,哭笑不得。这老天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吗?想要孩子的时候,怎么折腾都没有。等现在也死心了,孩子也来了。

        这要是先帝活着的时候,来多好。这可是名正言顺的公主殿下。可现在却成了自己的累赘。刘太后恨不得当场掐死这个女儿。可是,最后却被明空大师阻止了。这可是自己和莲儿的爱情结晶呀。

        于是在明空大师偷偷的把这个女儿,抱出了皇宫。放到了一家大臣的门外。这位朝中大臣的正妻入府三年,一直未生下孩子。于是便把太后生的这名女婴,抱回了家中。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然后,慢慢的长大…。

        忽然画面一转,明空大师梦到了自己的师父玄苦大师,只见大师一脸惋惜的说道:“明空,你总是这样私自逆天改命,一次次不知悔改,早晚都会遭受天谴的!”

        然后,他就看到刘太后,死在了万箭攒心之下,女儿也不得善终。

        “不要!”明空大师出了一头的汗,这才惊呼一声,醒了过来。

        “大师,您没事吧!”李嬷嬷看着明空大师,从噩梦中醒来,小声的开口问道。

        “呃!贫僧没事!”明空大师用袍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明空大师看了一眼,睡得一脸安详的刘太后。眼里显出了一脸的温柔之色。不会的,莲儿一定会没事的,梦都是相反的。做不得数的。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太后刘莲这才睁开凤目。一脸迷惘的说道:“我这是怎么了?”她只是觉得自己好累,好好的睡了一觉。现在身体很舒服。刚刚好像并没有做噩梦。

        “太后娘娘醒了!”李嬷嬷开口惊喜的说道。听到动静的孝帝和皇后以及太子殿下,慕容诚带着众人。听到李嬷嬷的惊呼声,相继走了进来。

        慕容诚仔细观察着明空大师的神色,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儿。有那么一丝思绪一闪而过,可惜一时又没有抓住。

        慕容诚跑过去,扑到太后的怀中放声大哭,说道:“皇祖母,你可算是醒了,可吓死孙儿了。呜呜…”慕容诚那脸上的眼泪就像不要钱似的,直往下掉。看的众太医好生的感动。

        慕容诚这一撞,差点儿没把太后给撞得背过气去。看的一旁的明空大师直皱眉。这就是新上任的太子殿下吗?这也太冒失了,真是成不了气候!都十一岁的孩子了,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的。呃!真恶心,全蹭到太后的衣服上了。

        小召站在不远处,低着头,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后槽牙!心说:奴才的太子爷,你这是想撞死太后吗?还是想恶心死她呢!你明明知道太后爱干净,你还故意这么做。对,你就是故意的,成心的!唉!小召在心里为太后默哀!

        孝帝看了一眼儿子慕容诚,嘴角抽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好了,诚儿。我就说你皇祖母吉人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的。你看看,这不是醒过来了吗?好了,让你皇祖母好好休息。我们大家都退出去吧!”孝帝说完,也没理明空大师,直接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走了出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