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083章 渣渣对对碰

第083章 渣渣对对碰

        这时,御花园里已经被大内侍卫团团的围住。有人高声喊道:“太子殿下驾到!”慕容诚这才带着小召从暗处走了出来。看着小梁王抱着若琳郡主那么的紧,在心里不由的笑了。

        刘若琳你隐藏的可真够深的呀!其实,那天在娘娘井,楚离和蓝衣就发现,躲在暗处的刘若琳了。还是楚离提醒大家小心刘若琳,她是毒姑子的徒弟。并很有可能是明空和尚与刘太后所生的野种。

        这下子太子慕容诚等人,这才明白一向讨厌刘家女儿的刘太后,为什么单单对刘若琳另眼相待。原来是那个老乞婆生的野种。哼!亏得以前还以为吏部尚书刘连成那个中立派。是刘太后以此来拉拢的对象呢!真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刘若琳啊,刘若琳,谁让你是太后老乞婆的女儿呢!母债女尝,再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整天的装做白莲花,扮猪吃老虎。你会玩毒又怎么样?小爷有妹妹给的各种好药,还就真不怕你。

        “太子哥哥,你可要为秋儿妹妹做主呀!就是这个女人,刘若琳她,她用鞠球打死了秋儿妹妹。你,你快派人把她抓起来,让她给秋儿妹妹尝命!”慕容春在太子殿下慕容诚来之前,她是害怕的。

        因为,她看到了刘若琳眼里的凶光和不耐烦。要不是御花园里人多,自己说不定早就被她灭口了。要不怎么说小孩子都比较敏感呢!对方是好?是坏?小孩子都能最先感觉出来。

        刘若琳一看太子殿下和大内侍卫以及御林军把整个御花园都给包围了。不由的心中暗恨,难道说今天本来就是一个局不成?只是自己好死不死的,正好钻了进来。

        又莫名其妙的误杀了小公主慕容秋。这是谁这么的恨自己。就算自己是毒姑子的徒弟,暂时也没有得罪谁呀?刘若琳看着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慕容旭。

        恨不得一掌拍死对方。就是这个神精病,要不是他抱住自己不松手,说不定自己早就脱身了,真真是太可恶了。

        “松开,你到底是谁?还不赶紧放开我!我不是你的神仙姐姐。你再不松手,我就不客气了!”刘若琳是真急了。自己的身子是留给世子哥哥的,怎么能让这种无耻之徒碰触。

        “不,不要啊!那天我在大殿门口就看到你了。你和一只鸟在前面跑,可是我使劲的追,拼命的追。却怎么也追不上你。你回头对我笑的样子真美。

        我错了,你以后不要再跟我生气了好不好?从今往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娶你为妻好不好?请你不要离开我。你知道不知道?那天为了追你,我掉进了荷花池,差一点儿就淹死了。

        你就原谅我吧!不要离开我,我再也不放你走了。我们还像小时候一样,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玩过家家。

        抓一块泥巴,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你看,我还记得咱们小时侯,一起唱的这个民谣。神仙姐姐,我求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只要你愿意,我便不当劳什子小王爷。我们一起离开好不好?”说着小梁王就要抱起刘若琳离开。

        刚刚刘若琳手里已经摸出了毒针,本想一针扎下去,放倒小梁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听到对方红着眼睛,含泪吟唱的民谣却下不去手了。

        可能小梁王对感情的执着,让刘若琳想起了自己。自己何时才能和世子哥哥,变成和在一起的泥巴,然后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呢?

        也就在刘若琳一愣神的功夫,只听得“啪,啪”小梁王便点了刘若琳的穴道。只听得小梁王气呼呼的说道:“哼!你不是我的神仙姐姐,我的神仙姐姐身上是香香的,而你的身上是臭的。你这个大骗子!尽然敢欺骗我,我不理你了。”

        因为,小梁王趴在王若琳身上的时候,闻到了毒药的味道。这小梁王别看有时候不正常,他可并不傻。因为,刚刚他从刘若琳的身上感觉到了杀机。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自己的神仙姐姐,神仙姐姐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她更不会向自己下毒手。想一针扎死自己。

        “你,你这个混蛋,赶紧解开我的穴道。不然,我一定杀了你!”刘若琳简直要被气疯了,自己刚刚真不该一时的心软。如果刚才一针下去,没准早就摆脱了这个烂人。

        怎么还能着了对方的道儿。师傅说的果然没错。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除了世子哥哥,天下的男人都该死。

        “太子殿下,你就任由这个人胡闹。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在皇宫里乱晃?”刘若琳虽然身体不能动,眼和嘴巴却能转动,能说话。刘若琳看向太子慕容诚气哼哼的说道。

        太子慕容诚在一旁远远的站着,笑咪咪的看了半天的热闹。其实,如果刚刚刘若琳真要对小梁王下毒手。慕容诚是会阻止的,毕竟自己跟小梁王可没有深仇大恨。

        至所以,把小梁王拉进来,也是为了给太后做对。这可是你找来的,想抢父皇皇位的人。我就让你们来个渣渣对对碰。看你们谁虐得过谁?

        “哦,这位你都不认识?真是太可惜了。这位就是小梁王殿下,是你的义母太后娘娘,找来的贤良之士。太后娘娘可是想把这位梁王殿下,推上皇位的。

        这要是事情成功了,你可就是将来的皇后娘娘了。你刚刚那一针下去,没准可就要了梁王殿下的小命儿!别藏了,刚刚御花园里的人,都看到你手里的毒针了。

        你可真够狠的,打死了小皇妹还不算,还想杀死梁王殿下。啧啧,真真是最毒妇人心。我母后说的太对了,越是长得漂亮的女人,越是蛇蝎美人。千万不能被对方的美貌迷失了眼睛。”慕容诚一脸讽刺的说道。

        “你,这小梁王一个大男人,轻薄我,我还不能还手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再说我有解药,又不一定会要了他的命。”刘若琳强词夺理道。

        “太子殿下,请你先帮忙解开我的穴道。你也想查出小公主的死亡真相吧?先解开我的穴道,我们一起查找原因!”刘若琳不由的祈求道。脸上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完美的表情。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要不是慕容诚知道这刘若琳的真面目。非被对方骗了不可。

        “若琳郡主,不好意思!梁王殿下所用的点穴手法,我真的是没本事解开。要不,你看这样,我让宫里的侍卫挨个去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解开你的穴道!”慕容诚忽然坏坏的笑着说道。

        “不用了!那你叫这位梁王殿下,给我解开穴道。”才不要让那些侍卫,在自己的身上乱摸一气儿呢!早知道这样,宁可暴露自己的武功,也不要受制与人。

        “不要,我才不要给你解开穴道。你尽然敢冒充我的神仙姐姐。我不打你就不错了。哼!谁让你刚刚想谋害我,我偏不给你解开穴道。有本事,你自己冲开穴道好了。”小梁王现在脑子倒是轻醒了很。

        正在这时,只听到哭豪之声由远而近。“秋儿,我的秋儿,你死的好惨呀!母妃一定给你报仇雪恨。我的秋儿啊!”这时,只见浩浩荡荡来了一群人。

        什么李昭仪、张美人以及好多看热闹的小妃子听到动静都赶了过来。张美人是一边走,一边哭。自己本来在这个宫里就不受宠。当初真不该听信太后的挑拨,为了家族利益答应进宫。

        实指望能生下龙种,也好一人得道,鸡犬生天。可是没想到自己只生了一个公主。但是比起后宫的其它妃子。自己有个女儿棒身也算不错了。

        这几年,自己都不知道这些个寂寞的日日夜夜是怎么度过的。唯有自己的这个女儿,不离不弃的陪在身边。皇上的心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平时都懒得看自己母女一眼。

        可是,现在这唯一的寄托也没了,这让自己以后可怎么活?一听说女儿慕容秋死了,张美人的心都要碎了。也顾不上打扮,带着宫女太监直接冲了过来。

        正好在路上碰到了急色匆匆的李昭仪。这李昭仪也怕自己的女儿有危险。第一次张美人和李昭仪同气连枝,没有相互叫板结伴而来。

        李昭仪看到自己的慕容春,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过去。抱住自己的女儿你,心里不由的一阵后怕。还好,还好,自己的春儿还在。

        “母妃,我没事,只是秋儿妹妹她被那个坏女人打死了!呜呜…”这小孩子在外面遇到了事儿,不看到自家大人,那是一点事儿也没有。不管是自己吃了亏,还是沾了光。

        可是只要一看到自家大人,那真是什么委屈都来了。这慕容春抱着李昭仪便大声大哭。慕容春就是再心术不正,也才是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儿。顶多也就搞一些恶作剧,小打小闹一下。

        慕容春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本能,情急之下拉过慕容秋。就这样害了对方的性命。慕容春和慕容秋,这两位小公主。别看平时吵吵闹闹的,其实,感情还是不错的。

        她们姐妹俩就好像,两个结伴走夜路的人。一起抵御孤独,一起寻找光明;一样渴望得到自己父皇的父爱;一样暗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从皇后娘娘肚子生出来的。

        她们即是敌对关系,又是在这个冰冷的皇宫里不可缺少的朋友。所以说慕容秋的死,对慕容春这个姐姐来说,不伤心是假的。李昭仪看到自己的女儿,哭成这个样子,心里也是心疼的不得了。

        而张美人可就没有李昭仪这么庆幸了。看着女儿慕容秋小小的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地上。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旁边的太医对着张美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才开口说道:“娘娘请节哀,小公主的心脏本来就弱,有先天性脏器供血不足。再这么被鞠球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正好撞在了心脏上面。所以…”没等太医把话说完。

        张美人的眼泪就流了出来。疯了一样的冲向了刘若琳,对着刘若琳左右开弓就是好几个耳光。接着就是又踢又咬,又打又挠。

        “你还我女儿,你这个小贱人,你还我女儿。你以为你是太后封的郡主就了不起了吗?我的女儿可是皇家的公主,金枝玉叶。你还我女儿命来!

        我要打死你,我要杀了你为我的女儿报仇。我的女儿死了,可让我以后怎么活呀?”张美人哭的两眼通红,直累得呼呼直喘。恨不得活活的撕了刘若琳。

        被打的刘若琳简直苦不堪言。此时,心里更是恨透了小梁王慕容旭。她倒是不太恨太子慕容诚。毕竟对方的年龄太小,十一岁这个年龄太有欺骗性了。

        凭谁也想不到慕容诚服用了,蓝衣制作的紫灵丸。那功力就跟开了外挂一样,早已不知道上升了多少个台阶。这慕容诚的功力最少增加了三十年。

        又怎么可能解不开刘若琳身上的穴道。之所以说让大内侍卫给刘若琳解穴,不过是让侍卫调戏一下刘若琳罢了。也是趁机让人吃吃刘若琳的豆腐。谁让她是太后那个老乞婆的女儿来着。反正跟刘太后沾边儿的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刘若琳此时,头发也被张美人扯乱了,小脸儿也被抓花了。脸上更是被打的肿成了猪头。刘若琳心里那个恨呀,恨不得冲开穴道,一包毒药下去,毒死这个疯狂的女人。

        张美人打人也打累了,身子瘫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女儿慕容秋的尸体,不由的放声大哭。这时,李昭仪也拉着自己的女儿慕容春走了过来。开口劝道:“妹妹,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吧!”

        张美人已经被女儿慕容秋的死,打击的失去了理智。想也不想就开口说道:“节哀顺变,说的好听,死的不是你的女儿。这下你满意了,你高兴了。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的女儿慕容春终于成为宫里唯一的公主了。这下子可是如你们母女的愿了。我的秋儿死的好惨呀!母妃对不起你,就不该让你和她们这些坏人,一起出来玩呀!呜呜…”

        李昭仪一听也急了,开口说道:“你别不实好歹!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看在你死了女儿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走了,女儿,跟母妃回宫。真是懒得看这些不知所谓的人!”

        “且慢,昭仪娘娘,你且别慌着走!现在秋儿妹妹惨死,我们总该查明死亡的真相吧!而春儿妹妹也是这里的目击者。得留下来等大理寺的大人前来,也好做个见证。

        我已经派人去请了,这说话就要到了,我们总得给秋儿妹妹讨一个公道。给若琳郡主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太子慕容诚一脸严肃的说道。

        小召站在自己主子的身后,心中不由的暗暗吐槽。主子你说的可真是理直气壮。刚刚是谁拉着奴才躲在假山后面看热闹来着。恨不得她们这些人,人脑子打出狗脑子。爷,您现在这话说的那真是义正言辞。

        慕容诚这话说的,各方都满意。就连刘若琳也是暗暗点头。就是,自己又不是故意杀死小公主慕容秋的。是那慕容春把七岁的慕容秋拉过来,当了她的替罪羊。

        是该让大理寺的大人来好好调查一下。可是现在自己的丫头春儿,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这死丫头怎么不去给太后娘娘送个信儿呀!让太后娘娘赶紧派人来救自己。

        其实,春儿那个小丫头早就跑到太后的慈宁宫报信去了。可是现在太后却刚刚吃了药,睡得很沉。就算李嬷嬷也不敢轻意的叫醒太后娘娘。这刘太后起床气可是大的很。

        还记得一年夏天,给刘太后打扇子的小宫女。坐在凳子上实在是太困了。一边打扇子一边打瞌睡。大中午的天气又热。由于犯困的小宫女不小心,便把扇子掉在主太后的身上。

        睡得正熟的刘太后一下子就被惊醒了。只见她一脚就踹在了小宫女的心口窝儿,直踹小宫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还不算,刘太后直接命人杖毙了那个小宫女。从此以后,在太后娘娘睡着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敢把她轻易的叫醒了。所以说这太后娘娘的起床气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大。

        就连李嬷嬷也不敢轻意的去触霉头。这下子把个春儿急得在太后的院子里直转磨磨。大冷的天愣是走出了一身的汗。

        这个叫春儿的小丫头,那对刘若琳也是忠心耿耿。话说春儿曾经也是小康之家的女儿。虽说不是什么大家小姐,也算是一个小家碧玉。她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生下她便去了。

        春儿原名叫张含玉。她的父亲是一个货郎,每天走街串巷的卖杂货,家境还算小有富余。家里请了一个奶娘从小照顾着张含玉。就在张含玉七岁那年,她的父亲出去卖货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直到三天后,有人用板车拉回了张含玉父亲的尸体。说是下雨天路滑,张含玉的父亲不小心从桥上掉到河里淹死了。七岁的张含玉直哭的死去活来。

        张含玉她们家是一外来户。当初张含玉的爹带着自己的妻子,两人来的京都城打拼。就跟咱们现代的北漂差不多。只有两口子在外面,混得好了,也许在京都城安家落户,也许等老了以后衣锦还乡。

        这张含玉年岁又小,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家在哪?老家里还有没有别的亲人了。

        古代,可不像现代交通这么方便。过年时,大家都买张火车票,就像候鸟迁徙一样,集体呼噜呼噜全部返乡了。年后又像蚂蚁搬家似的,大包小包拎着又出外打工了。

        古时候人们出行,靠的都是十一路,用两条腿走的。条件好的买头驴,或者雇个牛车、马车代步。只有富贵人家才买的起马车,农村的偶尔能买得起牛车就不错了。

        而且,那头牛又是犁地,又是拉货的。要不,人们常说最辛苦的就是牛呢!人家马可只干拉车的活儿,顶多让人骑一下。能骑的也是战马,宝马。要不然,人们怎么管现代的好车,起名叫‘宝马’呢!

        古代的举人、秀才,进京赶考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做个生意一走就是大半年,主要是交通不方便。这要是过年回一趟老家一走好几个月,来回大半年,啥事也别干了。

        通信也没有咱们现代的方便。那寄信也是高消费。那位说了捎东西不是有镖局吗?那都是富贵人家,才玩的起的玩意儿。现代咱们不是也有和镖局一样性质的押运公司嘛!这邮局不好好干,现在都快被快递公司挤兑的吃不上饭了。姐又扯远了,书归正传。

        张含玉的家里住的是一套两进的院子。这主家一出事,只好由张含玉的奶娘,出面帮着办理了丧事。

        本以为这奶娘是一个好心人。谁知道张含玉的奶娘早就贪心生祸害。其实,早就惦记这张家的家产很久了。就连张含玉的爹也是奶娘的娘家兄弟给推到河里淹死的。本来,奶娘自己生了一个儿子夭折了。大夫说她伤了身子,再也不能生育了。

        婆家人觉得奶娘不能给人家传承香火,便一纸休书把她给赶回了娘家。后来经人介绍才来的张家给刚出生的张含玉做了奶娘。可是,这奶娘一看张家的小日子过的不错。

        就动了想改嫁给张含玉爹的心思。可是张含玉的爹怎么也忘不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只想好好把女儿养大,根本不没有续弦的打算。张含玉的奶娘不死心。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等了下来。

        她总想着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张含玉的爹就是块石头。她也要把这个男人给捂热了。这奶娘早就把张含玉的家当成了自己的家。所以,对张含玉的照顾还算上心。

        可是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也是一个很漫长的等待。直到张含玉七岁那一年,奶娘的娘亲兄弟欠了一屁股赌债。眼看着就还不上了。人家赌坊的人,声称再不还,就要剁掉奶娘兄弟的一只胳膊。

        奶娘一看自己的兄弟欠的也太多了,就是把家里的房子和地卖了,也还不起赌债。最后,奶娘就把主意打到了张家的头上。这一等就是六七年,奶娘真是等够了,一个人能有几个六七年,她也觉得自己的青春再耗下去也不是事。

        于是和她的娘家兄弟一商量,就干了这么一票。然后便想着完事儿后,远走高飞。七岁的张含玉一点也没想到,这个照顾了自己七年的奶娘,尽然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就这样,张含玉糊里糊涂的就被奶娘给卖掉了。转了好几道手。张含玉才被卖到了刘尚书的府里做丫头。

        在张含玉站稳脚跟,慢慢取得了刘尚书一家人的信任后。有一天,觉得时机成熟时,忽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把自己的遭遇好一番哭诉。刘尚书夫妻一听就火了。直骂怎么有这样的刁奴,实在是太可恶了。都欺负到主子的头上了。刘尚书只是给京兆尹递一个话。

        那京兆尹便屁颠儿,屁颠儿的把张含玉的冤情,用最短的时间,给查了个一清二楚。这也就是张含玉运气好找对了人。上面领导一句话,下面属下跑断腿。这要不是刘尚书出面,你要是让张含玉去公堂上击鼓鸣冤。这案子且查呢!

        万一再遇上个贪官,再来一个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张含玉这案子还不定查到猴年马月呢!

        京兆尹这么下来,一查也是巧了。奶娘姐弟认为卖了张含玉便万事大吉了。这两个大胆的贼人,还开了一个杂货铺子做起了小买卖。

        就这样,奶娘兄妹以谋财害命之罪,给判了死刑。最后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推到菜市口砍掉了脑袋。

        被改名为春儿的张含玉,家里的财产早就被奶娘那对兄妹挥霍的差不多了。于是,她也没有回家。就这样留在了张府,安安心心的做起了刘若琳的大丫鬟。可以说刘尚书家对张含玉有恩。帮她的父亲澄清了冤情,所以,至死春儿都不会背叛刘若琳。

        这刘若琳一出事,春儿急得满头大汗,都快跳脚儿了。就在春儿急得抓肝挠心的时候,刘太后这一觉终于睡醒了。

        “谁在外面?怎么我睡的正香,听到脚步声,走来走去的!”刘太后睡眼惺忪的开口说道。

        春儿一听太后醒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这会儿急的都快哭了。几步便冲了进去,开口说道:“太后娘娘,求您快救救小姐吧!出事了!小姐把小公主给打死了!现在御花园里都闹成一锅粥了!求太后娘娘,快去救救小姐!”

        刘太后一听,机灵灵打了一个寒颤。难道慕容景和慕容诚那个小杂种又出手了?不因该呀,他们父子因该不知道若琳是自己的女儿才对。这事整的极其严密,就连吏部尚书刘连成都不知道,他在自家门口捡的女婴是自己的女儿。

        那刘连成的夫人也一直以为,若琳是她自己亲生的女儿。吏部尚书刘连成的女儿,本来生下来顶多体弱,好好娇养着完全是可以活下来的。是明空和尚当年施法给弄死了。

        然后,又把自己的女儿抱到了刘尚书的门口。一直等到吏部尚书抱着女儿回府,这才离开。刘连成和他的妻子还是很有感情的。他也知道自己的母亲,不喜欢自己娶的这个妻子。

        可是看着妻子李氏,拼死生下的女儿,尽然夭折了。他也怕妻子身体受不了。正好在送大夫出门的时侯,凑巧的捡回来一个女婴。这个女婴长的又很好看。也不哭也不闹的,小脸冻的通红。很是惹人喜爱。吏部尚书便对这个和自己女儿,同年同月日生的小女婴,起了怜惜之情。

        所以,一咬牙一狠心。就告诉自己的妻子,这就是她生的女儿。其实,明空和尚做的更绝的是,他在施法的同时,就绝了李氏的生育功能。让李氏再也不能怀有身孕。只有这样,李氏才能一心一意的对自己的女儿好。

        要不怎么说,这人一旦坏了良心。那是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如果明空和尚不破戒的话,没准会一直慈悲为怀下去。最后成为得道高僧也说不定。等老了炼制几颗佛牙舍利子也有可能。

        这人呢,只要一步走错,便会步步错。只要干一次坏人,那就会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干着干着就习惯了。

        可惜不明真相的吏部尚书刘连成夫妻,还在一心一意的帮着杀女仇人,一点点儿的养大了刘若琳。李氏夫人还天天担心着,自己的女儿会不会被刘太后利用。担心自己的女儿过的不幸福。操心着将来给刘若琳找一个如意郎君。

        刘太后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让李嬷嬷进来给自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急匆匆坐上软轿往御花园赶去。

        此时的御花园中正是热闹的时候。大理寺卿一听说宫里的小公主被人打死了。跑得那叫一个快,就狼撵着似的。这慕容秋公主,再不受宠可也是皇家的公主呀!

        此时的,孝帝和皇后娘娘也是姗姗来迟,基本上是和刘太后前后脚到的御花园。大理寺卿张朝阳大人,干脆就在御花园审起了案子。刘若琳的父母,吏部尚书刘连成夫妻,听到消息也递牌子进了宫。

        这时,大理寺卿张朝阳也不由的头疼。这件事好像又是皇上和太后对上了。都说天家无小事,可这一边是皇上妃嫔所生的小公主。一边是太后娘娘宠爱的义女若琳郡主。两边儿的后台一个比一个硬。

        这两边儿的人都不好得罪。何况刘若琳的父亲还是吏部尚书。大理寺卿张朝阳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开始审理案子。

        这时,便听得太监用尖细的嗓音喊道:“太后娘娘驾到,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御花园里的众人除了,被点了穴,不能动弹的刘若琳,大家全部都跪倒在地,山呼:皇上万岁,万万岁。太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孝帝慕容景赶紧摆手,说道:“大家不必多礼,都平身吧!”

        因为,在大家都跪下的时候,正好让太后等人看到,被打的成了猪头的刘若琳。皇上和皇后娘娘倒是没什么。

        这下子可把太后给心疼坏了。这才一会儿不见,自己的女儿若琳怎么就被打成猪头了呢!真是岂有此理!心想:哀家一定不会放过欺负自己女儿的罪魁祸首!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