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089章 赌场风云2

第089章 赌场风云2

        “放肆,就凭你身边的那两个小妖精,也能和我夫人相提并论吗?”唐惊天一脸怒气的吼道。其实,唐惊天这人有些喜怒无常。他要是好的时候,能把刘若琳捧到天上。

        但,只要是刘若琳敢在他面前想别的男人。这唐惊天立马发飙。西梁国的小荣王一听,也不由的有些后悔,暗怪自己莽撞了。谁能想到对方会带自己的老婆,来赌场玩儿。

        于是赶紧赔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唐门主不知者不罪。我只是看嫂夫人长的漂亮。所以误会了,误会了。咱们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嘛。晚上我请客,给唐门主和嫂夫人赔罪如何?”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西梁国的小荣王都主动赔不是了,他也不好太较真。所以,也开口说道:“好啊,晚上不醉不归。”

        云氏姐妹一看这小荣王有些发怵那个什么唐门主。何况那个门主一看就是南召国的人。于是两人对视了一眼,开口说道:“唐门主救命呀?我们是诀云派门主的女儿云蓝和云鸾。”

        唐惊天一听是诀云派的,脸上倒是显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他最讨厌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一个个道貌岸然虚伪的很。

        “诀…云…派?”唐惊天故意拖着长音说道。云氏姐妹一脸期待的看着唐惊天,希望他能开口向西梁国的小荣王求情,让对方放过她们姐妹。

        只是紧接着就听唐惊天说道:“没听说过!不过,好像有那么一个姓云的宠妾灭妻来着。”云氏姐妹就感觉自己心中,刚刚燃起的小火苗,瞬间被冷水给浇灭了。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唐惊天一眼,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对方。

        虽然这云氏姐妹才来丰都城里短短几天,她们做下的糗事那可是名声在外。就连卖早点摊的老板娘都知道。诀云派门主的两个女儿,有多不要脸,有多无耻。这姐妹俩的名声早就臭了,人们一听说云氏姐妹,一个个不由的都嗤之以鼻。

        只有被宠妾哄的团团转的,诀云派门主云擎天还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很懂事,很乖巧。

        西梁国的小荣王听唐惊天说完不由的乐了。于是在云蓝的脸上的,狠狠的掐了一把,邪笑着说道:“小妞,别给爷耍心眼儿。就凭你们还嫩了点儿。

        你以为你们是什么好货色,刚刚我的手下早就去查证了。一对儿人尽可夫的小蹄子,既然敢跟爷投怀送抱,爷怎么能不成全你们呢!嗯?”

        云蓝被掐的小脸上,立马青了一块。她现在恨不得杀了小荣王。这个可恶的男人,一定让爹爹好好教训一下他。等自己得了自由,一定用刀剁了他喂狗。

        小荣王头上编了一头的小辫子,辫子上还挽了好多五颜六色的头绳。脸长得不太白,有些高原红。长了一对桃花眼,鹰勾鼻子,蛤蟆嘴。还有一脸的青春豆儿。可以说面相有些丑陋。

        身上穿了一身火红色的狐裘。里面一身紫色的锦袍。一身异族人打扮,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这么打扮的。或者人家就是这么的明目张胆,底气十足。

        你别看小荣王乌燕哒哈,长得不怎么样,可这小子很爱美。也很会打扮自己。如果不看他的脸,只从身材、穿衣打扮上看。那一定是个美男子。只是可惜一看他的脸,立马就吃不下去饭了。那真是远看一朵花,近看脸上麻。

        就小荣王乌燕哒哈的长相,外貌协会的云氏姐妹如何能看的上。就这长相看了,晚上不作恶梦就不错了。

        只是在他旁边站着一位少年,长得虽然也不是太白,倒也眉清目秀。一身南召国人的打扮。不像小荣王乌燕哒哈那么高调。小荣王乌燕哒合这次来南召国,一来是想见识一下中原人的武林大会。二来嘛也是和一些人接头。具体谋划什么就不得而之了。

        云蓝被掐的脸疼的跟什么似的,眼泪直在眼圈里打转。然后,她一脸倔强的抬起头,想让自己的眼泪退回去。可是最终也没能达成心愿,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只是在晶莹的水光中,她看到了让她为之惊喜的事情。自己的梦中美男,尽然就在赌场的二楼坐着。是不是他看到自己被人欺负的样子了。于是乎,这位云蓝姑娘俏脸抬起四十五度角,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向坐在二楼的楚离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可惜楚离看也没看楼下的,这位自作多情的姑娘。正跟身边的蓝衣低声的说着什么。得,这眼神白投了。急得云蓝汗都快出来了。那位公子怎么就不往楼下看一眼呢!

        这时,站在小荣王另一边的云鸾发现了,自己姐姐的异样。心想: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老往上面看呢?难道楼上有什么人吸引了她的注意吗?

        云鸾也不由的举目观瞧,眼睛一下子就定住了。不由的脱口而出,喊道:“公子,救我!”云鸾求救的对象可不是楚离,而是蓝衣。蓝衣也正低着头听着楚离说话,只见脸上时不时的露出羞涩的笑容。

        听到动静的刘若琳,一抬眼便看到了楚离和蓝衣两人,正坐在一起嘀嘀咕咕,有说有笑的样子。刘若琳心里那个气呀!好啊,自己被唐惊天这个畜生给糟蹋了。楚离和蓝衣两个人却幸福的呆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

        刘若琳恨不得冲上去,撕碎蓝衣的脸上的笑容。因为蓝衣脸上的笑容,太令人嫉妒了。嫉妒的刘若琳的心都疼了。刘若琳隐藏在面纱下的脸,气得都变了形,一眼阴鸷的瞪向了楼上的蓝衣。

        蓝衣敏感的抬起了头。顺着那那个狠毒视线来源,向楼下看去。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像毒蛇一样的盯着自己了。还记得前两天在大街上吃馄饨的时候,就是这个感觉。

        蓝衣可以肯定今天的这个人,和那天在大街斜对过二楼上是一个人。这目光太阴毒,就像自己刨了他们家祖坟似的。看到面带面纱的刘若琳,蓝衣不由的愣了一下。

        自己好像并不认识这个女人呀。她干吗这么憎恨的盯着自己。那样子恨不得吃了自己似的。不对,蓝衣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嫉妒。难道她是楚离的旧情人不成?

        可是你要说她是楚离的旧情人,也不太可能呀!楚离在认识自己之前,完全是一个大冰块儿,可以说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再说楚离练的武功,是很难动情的。而且,自己也能感觉出来,楚离的对自己的感情是真心的。

        更何况,那个蒙着面纱的女人,还被身旁的黑衣男子搂在怀里。这明显已经昭示了,两人的关系。那肯定不是情人就是夫妻,最次也是一个妾侍。

        就算这样,蓝衣心里也不由的小小的郁闷了一下。小手不由的在楚离的腰眼儿上,掐了一把。

        “嘶”的一声,楚离夸张的发出了声音。然后,一脸楚楚可怜的小声说道:“蓝儿,疼!怎么好好的就生气了?”

        “都是你招惹的烂桃花,楼下那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就像毒蛇一样盯着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还记得那天我们一起吃馄饨吗?我敢肯定就是她在楼上拿眼睛,使劲的瞪着我。

        好像我把她们家孩子扔井里似的。今天又是一副要吃了我的眼神。你是不是以前认识她?”蓝衣一脸郁闷的说道。

        楚离笑着说道:“我的蓝儿,终于知道吃醋了,我很开心。不过,你也知道我除了你不喜欢任何女人。此生也只喜欢我家蓝儿一个人。如果再有喜欢的女人。那么…”楚离说到半截不说了,故意停顿一下。

        蓝衣一听就火了,好啊,男人果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什么山盟海誓都是骗人的。楚离一看蓝衣小脸都黑了,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卖关子了。

        于是迅速的趴到蓝衣耳朵说道:“如果再有我喜欢的女人,那一定是将来蓝儿给我生的女儿!”楚离的话落,直羞得蓝衣小脸通红。心想:楚离最近越来越会甜言蜜语了。

        楚离眼见哄好了蓝衣,这才往楼下看去。当他看到蒙着面纱的刘若琳的时候,不由的脸色一冷。好啊,刘若琳,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上辈子就是你这个贱人,害得我差点走火入魔。这辈子我正找你呢!你自己却送上门来了。

        这段时间为了陪着蓝儿,还没有腾出功夫来收拾你这个贱人,今天却碰到一起了。昨天才收到消息,刘若琳被人给救出了天牢。没想到这么快就跑到了丰都城。

        楚离看了一眼刘若琳,不由的眼睛射出了寒光。蓝衣感觉到了楚离身上的寒气,不由的小声的问道:“阿离,怎么了你真的认识她?”

        “嗯!她是这辈子的仇人。她就是太后那个老乞婆跟明空神棍苟且生下来的野种。”楚离咬牙切齿的说道。

        蓝衣听了楚离的解释,心里也是对下面的刘若琳很是憎恨。自己一家人和刘太后以及明空神棍,可是不供戴天的仇人。明显刘若琳还在心里觊觎着阿离。

        真是不要脸,都有男人了,还不安分守己。不得不说蓝衣和慕容诚不愧是兄妹,那是一样的腹黑。蓝衣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蓝衣一把拉过楚离,小声的说道:“阿璃转过头,对着我笑一下。我想看到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楚离一头雾水,这蓝儿好好的怎么气糊涂了。不过,既然蓝儿想看自己的笑脸,那就照做好了。楚离点了一下蓝衣鼻尖,笑着说道:“调皮,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只把楼下云氏姐妹看的,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原来自己倾慕的两个公子,竟然是两个短袖呀?太不可思议了。

        刘若琳看到楚离和蓝衣两人,明明发现自己了,还在一起打情骂俏。不由的开口骂了一声“贱人”,然后楚楚可怜的冲着楚离一脸魅惑的望去。

        那痴痴的小眼神,好像在说:“世子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可知道我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了!”

        这时,本来赢了好些钱的唐惊天的好运气都用完了。他都一连输了好几局了。还赔了不少的银子。因为,刚刚赢的太开心了。这唐惊天是越下注越大。几局就把前面赢回来的钱,全都输光了。此时,心里正气恼的不行。

        只听得西梁国的小荣王,惟恐天下不乱的开口说道:“唐门主,你旁边的是你的夫人吗?怎么我看着她,直往楼上发花痴呀?不会是你抢的别人的妻子吧?”

        唐惊天听了,心中不由的大怒,只见他抬头一看。正好看到楚离和蓝衣两人你侬我侬的。而自己怀里的刘若琳,好像并没有听到西梁国小荣王的话语。

        正一脸痴痴的看着楚离。因为,刘若琳幻想着自己此刻,就像蓝衣一样呆在楚离的怀里。楚离对自己温柔软语,有说有笑。刘若琳蒙着面纱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只听得“啪”的一声,唐惊天狠狠的给了刘若琳一个耳光。直打的刘若琳耳朵嗡嗡直响。半边脸瞬间便肿了起来。面纱也被唐惊天给打掉了。

        刘若琳发出“啊”的一声惨叫。这下子前两天刚刚抹了药,消了肿的半边脸又再次肿了起来。刘若琳被唐惊天的耳光打醒了。这才记起自己身在何处?

        “贱人!在老子的怀里,还敢向别的男人发花痴。你信不信你再这样,老子把你贬成妾侍!我说我怎么赢的好好的,就输了呢!原来是你这个丧门星克的老子。”唐惊天直气得破口大骂,那是一点儿面子也没有给刘若琳留。

        这时,赌场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唐惊天这一桌。心想:这女人该打,在自己相公面前,还肖想别的男人。这要是看不着,还不得给自家男人带绿帽子呀!这种女人真是要不得。

        大家看着刘若琳被打,没有一个同情的。一个个都觉得刘若琳被打的轻了。刘若琳看着大家鄙视的眼神,恨不得毒杀了现场的所有人。心中的悲愤,都快把她气爆了。

        可是,她一摸身上,才发现自己身上装毒药的百宝囊,早就被唐惊天给收走了。这两天唐惊天看的她很紧,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药店买药材,制作防身的毒药。论武功刘若琳真心只能算个三流的高手。在江湖上混如果没了毒药,根本就吃不开。

        刘若琳也精明的很,心想:世子哥哥,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我那么的爱你,你却对我不闻不问。眼睁睁的看着我挨打受气,你尽然连眉毛也没皱一下。

        既然你能上这赌场的二楼,就证明你和这赌场的老板是朋友。那么你也就别怪我做事不讲情面。

        刘若琳马上开口说道:“那个荷官出老千!”就这一嗓子,赌场里便马上沸腾了。大家都是出来赌的,最忌讳的就是出老千的人。

        这时,林芝也喊了一嗓子“大家快看,那个女人是朝廷的钦命要犯。她就是被打入天牢的刘若琳!”

        速风也跟着喊道:“她是杀人凶手,就是她杀死了皇家的小公主!”

        这下子,赌场里的人们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心想:怪不得这个女人蒙着面纱呢!原来是朝廷要抓的逃犯呀!众人不由的唏嘘不已。

        “啊?她是杀人犯呀!胆子也太大了吧!从天牢里逃出来还不算,竟然还敢跑到赌场里来!”

        “就是,而且还是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你们知道吗?酒楼里说书的透漏,她就是太后和明空和尚所生的野种!”

        “野种,怪不得呢!要不哪来的胆子杀害堂堂的皇家公主呀!”

        “诶!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呀!这女人真是白长了一张美人脸了!简直毒如蛇蝎!这样的人还水性杨花,真该拉出去让官府把她的头给砍了!”

        蓝雨坐在二楼,眼里不由的露出了笑意。心说:小样儿,在小爷的赌场里,也敢放肆。小爷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利害!那一边倒的议论,有一半人都是蓝雨的手下。那可都是赌场里的拖儿。专门负责主导舆论的。

        “我昨在这赢了五百两银子呢!要是赌场出老千,我能赢吗?”这时一个少爷模样的人站了出来,开口说道。

        “我认识你,你是丰都城李员外家的大公子!”又有人跳了出来做证道。

        “那天,我亲眼看到峨眉派的柯大侠,在这里赢了一千多两的银子呢!”又被背斧头的男人说道。

        蓝衣听了不由的一愣,难道峨眉派不是全是女的吗?以前电视里演的峨眉派里全是尼姑呀?什么灭绝师太、定逸师太等等。

        不由的开口问道:“阿离,峨眉派里的不全都是尼姑吗?”

        楚离听了不由的笑着说道:“蓝儿,谁告诉你峨眉派里全是惊鸿尼姑的?峨眉派的祖师爷是一位男子,名叫夏侯子杰。这峨眉派是也算是名门正派吧,人家门里没有尼姑,也没有老道!”

        蓝衣心想:也是哈,好像自己了解的峨眉派还是从金大师的书里,以及电视剧里了解的。

        这时,蓝雨站了起来。一脸镇定的开口说道:“既然有人质疑本赌场有人出老千。那么,我就代表赌场来和大家公平,公正的赌一局如何?你们可以派出代表,跟我赌一场!”

        这时,西梁国的小荣王乌燕哒哈一听就乐了。他今天可是输了好多钱了,只赢了两局。马上响应道:“好,好啊,我们大家亲眼看着,而且要三局两胜。如果你赢了,我们大家就把这个朝廷钦犯交到官府。并且,让她当众给赌场赔礼道歉!是吧,唐门主!”

        唐惊天听了,心里不由的一阵郁闷。心说:这个什么小荣王的有毛病呀?自己什么时候答应把若琳交到官府了!

        于是,唐惊天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我来跟你赌,我要是赢了,你们赌场关门大吉。必须要放若琳一马。如果我输了任你,你随便处置她!我们鬼域门从此和你们赌场,井水不犯河水!”

        唐惊天说完看了刘若琳一眼,心想:是该给她一个教训了,让她知道知道,没了自己的保护,她只有做大牢的份儿。自己能把刘若琳从大牢里救出来,也能亲手把她送进去。等她知道自己的好了,可能就老实了。

        刘若琳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一脸错愕的看着唐惊天。这就是号称是自己男人的人。还说是自己的相公,有哪个男人会把自己的女人压到赌桌上的?如果是楚离,他一定不会这么做吧!

        刘若琳不由的转头看了一眼,在楼上看热闹的楚离和蓝衣。也就因为她的这一眼,本来有些后悔的唐惊天,更是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对的。看来,这个贱人是死不悔改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