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090章 刘若琳之死,鸳鸯短剑

第090章 刘若琳之死,鸳鸯短剑

        “说吧,选什么?砸金花还是斗地主抑或者掷骰子,唐门主可以随意任选!”蓝雨一行人从二楼飞身而下,坐到最中间的桌前。

        灵儿更是拿出一副扑克牌,在手里把玩着。蓝衣看着灵儿的手法,直惊得膛目结舌。灵儿这小丫头也太利害了吧!扑克牌到灵儿手里就跟活了一样。

        灵儿的玩牌技法,都能跟电视剧的赌王相媲美了。扑克牌在灵儿的手里变幻着各种花样儿。一会儿成为一条直线,飞快的旋转着。一会儿又成为各种翻飞的牌花儿,最后又老老实实的飞回到灵儿的手中。

        灵儿的这一手牌技,直把赌场里的赌徒们看的目瞪口呆。这些古人哪里见过这样玩牌的。大家最多也就玩一下叶子牌,这新推出的五十四张扑克牌。大家都是出于好奇,一时新鲜才学着玩儿的。

        不过,这砸金花、斗地主,大家很容易就能学会。玩起来也挺有意思。所以,很快就被赌场里的赌徒所接受。

        蓝雨看到灵儿又在显摆自己的牌技,不由的嘴角抽了一下。自己这个小媳妇儿毕竟还是个八岁的孩子,玩儿心可不是一般的大。自从学会了拿扑克牌耍花样,那可是没少在帮里师兄弟面前显摆。

        引的好多年岁小的弟子,天天追在灵儿身后喊师兄,求教玩纸牌的技法。灵儿更是从那帮弟子那儿,搜刮了不少好东西。

        原来,灵儿也是一个小财迷。那两只眼睛乐得眯成了一条缝儿的样子,跟姐姐蓝衣简直一模一样。蓝雨不由的感叹,真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我们就比掷骰子,而且同用一套骰子和骰盅!看谁掷的点数大,最算谁赢!规则为三局两胜。赌场里的所有人,可以做为证人!”唐惊天开口说道。

        唐惊天看完灵儿玩牌的手法。心里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自己得小心了,为了防止蓝雨出老千。他专门强调要用一个骰盅以及骰子。省得蓝雨他们在骰子上动手脚。

        蓝雨听了不由的乐了,于是开口说道:“好啊!全都依你。牌九去取一套新的骰盅和骰子。我就陪唐门主好好玩两把。”那个叫牌九的小厮飞快的取来了一个,最曾通的竹质骰盅和六颗骰子。

        蓝雨漫不经心的问道:“唐门主,咱们谁先来?”

        唐惊天一把抢过骰盅以及骰子,说道:“我先来!”说着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掷骰子的骰盅。发现都没有问题。这才拿起骰盅放入骰子,盖上盖儿,开始摇晃起来。

        唐惊天倒是有两下子,骰盅在他的手中上下翻飞。

        “哗啦,哗啦”骰子不停滚动,碰撞发出响声。此时的赌场里鸦雀无声,静的掉根针都能够听见。

        大家好几百只眼睛,都跟骰盅不停的翻转着。耳朵里也充斥着摇骰子的声音。众人聚精会神的看着,听着。

        蓝雨始终面带微笑的看着唐惊天表演。终于“吧哒”一声,唐惊天把骰盅扣在了桌子上。

        唐惊天很小心的揭开了骰盅,便看到六颗骰子,分别是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五点以及六点。那么加起来也就是二十一点。

        “唐门主,看清楚了吗?你掷的是二十一点。那么接下来该我了!”蓝雨说完,取过骰盅把六颗筛子放到骰盅里,盖上盖儿。

        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着蓝雨掷骰子。如果蓝雨要想赢,就必须掷出大于唐惊天所掷点数的骰子。

        只见蓝雨不慌不忙,也没有像唐惊天一样,把骰盅摇出多少花样。只是随便的摇晃了那么几下。便把骰盅再次扣在了桌子上。蓝衣一脸紧张的看着,虽然心里相信蓝雨,可是还是免不了担心。

        楚离拉住了蓝衣汗湿了的小手。然后掏出自己的帕子,帮蓝衣擦了一下手里的汗水。小声在蓝衣的耳边说道:“你放心,蓝雨肯定能赢!如果蓝雨没有两下子,怎么敢开赌场!”

        蓝衣向楚离投去一个佩服的眼神,心说:你倒是信任蓝雨。楚离看了一眼蓝衣,再次小声说道:“于其说我信任蓝雨,不如说我信任你。因为他是你弟弟。”

        其实,楚离早就想好了,别说蓝雨一定能赢。就是不能赢,今天自己也一定想办法弄死刘若琳这个祸害。上辈子的仇,今天必须得报!不然,对不起蓝儿上辈子对自己的付出。

        上辈子冒领了蓝儿对自己的救命之恩,更是害得自己和蓝儿见面不相识。让刘太后那个老乞婆,把蓝儿嫁给了那么一个人渣。害得蓝儿早早的便香消玉殒了。还有那个跟蓝儿抢男人的香秀,这辈子,自己一个也不会放过。

        记得上辈子,蓝儿在田寡妇死后收留了香秀。可是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在蓝儿回宫时,厚脸皮的跟到了皇宫。做了蓝儿的贴身宫女。

        单纯的蓝儿一直拿她当好姐妹看待。可是她呢,一进宫就悄悄的投靠了刘太后。跟刘太后里应外合,偷了蓝儿的内衣。给了那个人渣,让那个男人诬陷蓝儿*于他。

        就这样,蓝儿在太后的强迫下,嫁给了那个男人。谁能想到香秀又偷偷给蓝儿下了绝育的药物。更是爬上了那个男人的床。凭着肚子里的孩子成了驸马的妾侍。

        而自己和蓝儿,明明两人心悦彼此。却被刘若琳和香秀给活活的拆散了。直到蓝儿嫁了人,自己本来准备孤独终老的。可是,没想到刘若琳却给自己下了药,使得自己差点走火入魔死于非命。

        更是让刘太后带着人抓奸在床,使得自己不得不娶了她。在成亲之后,自己才看清了刘若琳的真面目。那个蛇蝎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地,简直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心肠狠毒的令人发指。

        蓝儿都嫁了人,她都不肯放过,一次次在幕后指挥香秀,离间蓝儿和那个男人的夫妻感情。本来,那个贱男人是喜欢蓝儿的,可是驾不住香秀一次次的从中作梗。何况再深的感情,也经不住有人不停的在中间使坏。

        还记得上一世,自己在蓝儿的坟前发誓。如果有来生,自己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第一时间找到蓝儿。一定要让蓝儿过上幸福的日子。

        与蓝儿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一起慢慢的变老,直至白发苍苍,儿孙满堂。一定无条件的相信蓝儿,不受任何人的挑拨离间。不论蓝儿变成什么样子,自己都会喜欢蓝儿,愿与她一生一世的做夫妻。不,是生生世世的做夫妻。

        人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了各自飞。善良的蓝儿绝对不会像刘若琳一样,危险来临的之际,一个人独自逃命。

        蓝儿会像在银狼谷里一样,拉着自己的衣袖。斩钉截铁的告诉自己: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也许,这样才是真真正正的爱情,无关乎地位,无关乎任何外在因素。

        就在楚离拉着蓝衣的手,沉思的时候。蓝雨揭开了骰盅。六个骰子,全是六点。

        众人不由的发出惊呼声。“三十六点!这位小少爷比唐门主掷出的骰子,整整多了十五点!”

        当唐惊天看到蓝雨掷出的骰子时,他就知道自己今天必输无疑了。可是唐惊天不死心的,再次开口说道:“下一局,我们比谁掷的骰子点数小!还是我先来!”

        唐惊天心想,老子这次给你来个绝的。看你怎么赢得过我。唐惊天再次拿起骰盅,摇了起来。“哗啦,哗啦”一阵摇晃之后。唐惊天信心满满的把骰盅扣在了桌子。

        然后,很是小心的揭开骰盅。众人惊呼道:“一柱擎天!”只见六颗骰子竖着落在一起。全是以一点朝上。也就是说这六颗骰子的点数是一。这下子众人都发出了惊叹声,以及叫好声。

        蓝雨不由的冷笑了一下,拿过骰盅把六个骰子到里面。再次摇晃了起来。唐惊天看着蓝雨一脸的挑衅,心说:小子你还是嫩了点儿。想跟我斗,差远了。呵呵,你的赌场就等着关门大吉吧!

        唐惊天很是得意的看了刘若琳一眼,他很想在刘若琳的眼里看到,对方对自己的崇拜。可是,刚好看到刘若琳的眼睛正盯着楚离。唐惊天鼻子差点没有气歪了。好啊,这贱人真的是没救了。

        只见刘若琳的眼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楚离和蓝衣的身上。楚离和蓝衣两个紧紧的靠在一起。也不顾别人会不会以为他们是断袖。

        按楚离的意思,这样更好。在蓝儿身份没有揭破之前,省得别的女人像苍蝇一样,老是盯着自己。落个断袖的名声也没什么不好的。最起码能耳朵清静,省去不少麻烦。

        要不是蓝儿不让,自己回头弄条疤痕贴脸上去。省得那些恶心的女人觊觎自己的容貌。没办法,谁让自己随着父母长了这么一幅好相貌呢!平时已经尽量把自容貌,易的长相平平了。

        以前为了能迷住蓝儿,还对自己的容貌沾沾自喜过呢!可是现在知道长得漂亮,也是烦恼。要是再过几年,真不敢想象凭着蓝儿的容貌能迷倒多少王孙公子。

        唉!不过,要是自己和蓝儿将来成了亲。不论是儿子或者是女儿。不论是长得像自己,还是像蓝儿。一定非常好看,那萌萌的肯定可爱死了。

        楚离想着想着,嘴角不由的翘了起来。直看的蓝衣睁大了眼睛。痴痴的看着楚离。

        蓝衣轻轻的碰了碰楚离,小声说道:“哎!又想起什么好事了,笑的跟个傻子似的。阿离,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爱笑了!”

        楚离趴到蓝衣的耳朵边,笑着说道:“呵呵,我在想将来我们成了亲,生一对小儿女。凭着你我的长相,将来一定会长得很漂亮,很可爱!

        因为,只要跟蓝儿在一起,我过的每一天都是开心的。所以,就算在睡梦中也能笑醒过来。”

        楚离在蓝衣耳边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弄得蓝衣耳朵直痒痒。听了楚离的话,蓝衣直羞得满脸通红。就连耳朵都不由的红了。最近蓝衣和林芝都没有带师傅送的面具。只是一副男装打扮罢了。

        本来谁也不想,动不动脸上老贴着一张面具。就是再透气,也没有自己的真实容貌来的舒服。自从离开京都城,蓝衣和林芝就再也没有带面具了。

        反正江湖中的人,也不认识她们,带不带面具无所谓的了。蓝衣不由的笑骂道:“不正经,你跟谁学的越来越坏了。”

        楚离和蓝衣在一起,两人越来越拿着肉床当好玩了。那是玩的不亦乐乎。旁边的林芝不由撇了撇嘴。心说:小姐看来是逃不出世子爷的手心儿了。

        速风则不由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这鸡皮疙瘩起的,真是太肉麻了。爷什么时候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这还是以前那个冷的像冰一样的世子爷吗?

        是不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就变成爷这样子的了。不过,看到爷脸上的笑容。速风还是打心眼儿里为自己的主子高兴。现在主子脸上只要看到蓝衣公主,脸上总会不由的出现幸福的神色。

        那自己…?是不是也该抓紧时间,找个媳妇儿了。速风不由的看了旁边的林芝一眼。把个林芝看的莫名其妙的。心想:速风没事吧?

        谁让大家都是高手呢,就算楚离和蓝衣说话的声音再小。离得近的几个人,都听到了。蓝雨笑了一下,自顾自的摇着骰子,那是丝毫不受影响。

        灵儿的小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不由的看了蓝雨一眼,眼里也露出了笑意。心想:只要能跟蓝雨哥哥在一起,让自己干什么都成。

        “啪”蓝雨把骰盅,扣在了桌上。然后慢慢的拉开骰盅,顿时,也出现了一柱擎天。

        唐惊天看到蓝雨和自己掷出了一样的一点,不由的乐了。不由的笑着说道:“怎么着,想和我打个平手吗?尽然跟我掷同样的点数,是不是有些东施效颦了。”

        只是没等唐惊天的话说完,只见落成一摞的六颗筛子,瞬间变成了比沙子还细的粉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撒了一桌子碎沫。

        这下子,赌场里的人再次沸腾了。那惊呼声,叫好声是此起彼伏。唐惊天的脸色,也随着骰子变成粉沫的速度黑了下来。那脸拉的老长,都快赶上驴脸了。

        正在看着楚离和蓝衣发呆的刘若琳,被众人的惊呼声唤回到了现实中。也是在这一刻,唐惊天冷冷的看了刘若琳一眼,开口说道:“蓝少爷,我认输!我唐惊天自认不是什么君子,但在这么多英雄豪杰面前,说话算数。

        刘若琳我交给你,从此以后,我们鬼域门和你们‘澳门风云’赌场井水不犯河水。走了!”唐惊天带着自己的手下,丢下刘若琳扬长而去,闪身便离开了赌场!

        刘若琳此时才反应过来,她再一次的被人丢弃了。第一次是被自己的父亲明空和尚,丢弃在吏部尚书刘连成的门前。尽管自己不想承认那个父亲。

        第二次,是被亲生母亲刘太后,丢在了御花园。自己就那样,看着刘太后带着手下的宫女太监闪身离去。连头也没回,渐渐的消失在御花园的过道里。

        而自己的养母李夫人晕了过去。养父吏部尚书刘连成抱起养母,很是失望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丢下自己离开了。

        这是第三次,那个号称是自己男人,草草和自己拜堂成亲的相公唐惊天也丢下自己,离开了赌场!

        刘若琳只觉得心口窝一阵翻腾,只觉得血气上涌,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直接晕了过去。楚离一使眼色,马上有暗卫跳了出来,点了刘若琳的穴道,直接就给拎了下去。

        蓝雨的在赌场里一战成名,从此江湖中人都知道,一个姓蓝的小少爷三局两胜赢了鬼域门的门主唐惊天。

        原来掷骰子比一柱擎天,更利害的是直接化为灰烬!比一点还小的永远就是零。当日在赌场的众人直呼大开眼界!

        地牢里,刘若琳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她始终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世子哥哥楚离。以至于他怎么就那么的恨的自己。恨不得把自己碎尸万断才开心。

        可是不应该呀?自己是刘太后所生的私生女的事情,是最近才爆出来的。那么以前为什么世子哥哥也不喜欢自己呢?刘若琳百思不得其解。她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楚离跟蓝衣和蓝雨说,要自己亲自解决刘若琳。蓝衣和蓝雨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因为,大家彼此间的信任,蓝衣和蓝雨都没有提出质疑。

        楚离吻了一下蓝衣的额头,轻声说道:“她是我的仇人。等蓝儿长大了,我一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好吗?”

        “嗯,阿离,我相信你,如果你觉得亲手解决掉刘若琳这个仇人,会揭开自己的心结。那么就去做吧!我和蓝雨都会支持你的。反正刘若琳是刘太后的女儿,就是咱们的仇人。无论怎么死我和蓝雨都无所谓的。”蓝衣抱着楚离的腰说道。

        蓝衣知道每个人都有秘密,自己和蓝雨又何尝不是呢!也许有一天,大家都会打开心结,彼此开诚布公的说出一切。

        看着楚离往地牢走去,蓝雨说道:“姐,你不觉得奇怪吗?有些事情,每次都是楚离提前给大家示警。好像他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你说他会不会是重生的?而这刘若琳嘛,应该是楚大哥前世的仇人!”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咱们不也是穿越的嘛!好在咱们不是敌人,只要彼此相互信任就可以了。给彼此多留一些空间,总是好的。也许有一天,我会把咱们的来历告诉楚离,你不反对吧?”蓝衣开口说道。

        “姐,同样的话,我也告诉你。只要你做出的决定,我都支持。我不是信任楚大哥。我只是信任姐姐你,只要楚大哥对你一心一意,永不变心。那么我一定把他当亲哥哥对待。

        如果有一天,他楚离敢欺负你。抑或者背叛你,就算把整个天下掀翻了,我也一样弄死他。包括皇宫里的那帮人,我说的是诚哥哥,我不管他是不是你的亲哥哥。他们是不是什么九五之尊,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也不关心什么皇权政治,南召国爱是谁权,我都不关心。我只要我的姐姐蓝衣生活的幸福、开心、快乐!

        我们从二十一世纪,一起来到这个异世,能成为姐弟不容易。我忘不了,我说我想吃鱼,姐姐便做了一个破鱼网。亲自下河去给我抓鱼吃。更忘不了,姐姐把好吃的馒头点心,省下来给我吃。自己还病着呢,却硬要把母亲煮熟的鸡蛋分我一半。

        大王庄里有我们相依为命的日子。也有我们姐弟一起奋斗的影子。为了能活下去,我们一起上山采药,一起跟狼搏斗。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情。所以,姐,只要你做决定,我都支持。

        哪怕你就是要做女皇武则天,我也把整个江山给你打下来!慕容诚他首先是疼惜姐姐的哥哥,我才会认他做哥哥。如果他对姐姐敢忘恩负义,就算他坐上皇位,我也一定把他拉下来。”蓝雨开口一脸坚定的说道。

        “蓝雨,谢谢你,我不知道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才有了你这么一个亲弟弟。此生有你这个弟弟,我,我死而无憾!”蓝衣听了蓝雨的话,被感动的泪流满面。

        “傻姐姐,哭什么?我们姐弟在这个异世,是相依为命的两个人。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我永远都是姐姐的依靠。尽管现在我的肩膀还有点儿小,身高还有点儿低!呵呵!”蓝雨拉过蓝衣抱在自己的怀里。

        然后掏出帕子给蓝衣擦拭着眼泪,笑着说道:“你们女人呀?这眼泪就是多,快别哭了,还是留着干旱的时候,浇地用吧!”

        蓝衣被逗得破涕为笑,蓝雨这个臭小子,每次都有本事,把自己弄哭,又把自己逗笑。

        “对了,蓝雨,我这次从皇宫里给你带了好多好东西。一会儿让速风他们去燕归楼把马车赶过来。让灵儿把那些好东西都收起来吧!灵儿那个小管家婆,看到那些东西肯定高兴!

        还有,皇后娘娘,也就是我的母后。也给你和灵儿做了好多衣服,还有狐裘,还有靴子。对了,还有两件金丝软猬甲。我也给你带来了,正好给你和灵儿。

        我可告诉你,我亲自试了,我拿匕首使劲的划那个金丝软猬甲了。真的划不破的,估计比咱们现代的防弹衣还管用。要不,你哪天拿枪打一枪试试,看看能不能防弹。

        你和灵儿天天在外面,不定什么时候遇到危险呢,一定要穿上好吗?不要跟我推辞,我可是你的亲姐姐,你得听我的!”蓝衣拉着蓝雨笑着说道。

        “行,还说灵儿是管家婆,我看姐姐才是真正的管家婆。将来楚大哥娶了你,一定也被你管的死死的。就知道姐姐心里也想着我呢!”蓝雨也开心的笑了。

        心想:姐,你可真舍得,让我拿手枪打金丝软猬甲,就为了试试能不能打穿。姐姐蓝衣真是太可爱了。那两个金丝软猬甲可是皇宫里的贡品,多少年珍藏的宝贝。

        看来帝后对姐姐蓝衣还是比较疼爱的。不然也舍不得拿出这么好的东西送给姐姐。估计姐姐这个厚脸皮,一定是人家给了她一件,她又给人家要了一件。认为光给自己不好看,还想着灵儿呢!

        估计帝后二人,肯定以为姐姐是给楚大哥要的。没想到姐姐要来却不是给她自己和楚大哥的,而是送给自己和灵儿。姐,就冲你这样想着我,我也一定拼尽全力护你周全。

        姐弟俩说说笑笑走上了二楼,正好看到灵儿下楼。蓝雨说道:“灵儿,快去找林芝和速风去燕归楼,把姐姐的马车赶来。这下子你又要发财了。姐姐给咱们带来好多好东西呢!还有你和我一人一件金丝软猬甲噢!”

        “真的,蓝衣姐姐你真好!那金丝软猬甲可是好东西。很小的时候,我就听爷爷提起过。穿上金丝软猬甲,可以说是刀枪不入!太好了,我现在就去拿去!”灵儿开心的一蹦三丈高。飞身就跃下楼去。直接找林芝和速风去了。

        “世子哥哥,救我。世子哥哥,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以前在京都城的时候,你只是对我冷漠,却谈不上对我厌恶。可是再次见到你,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

        当初,知道你掉落悬崖死了。我恨不得追随你而去。我是那么的爱你,用我的整颗心在爱着你。可是,别人都说你死了,可是我哭过了,闹过了。却始终不相信你死了,我就这样,等着盼着,憧憬着再次与你的重逢!

        可是,在‘娘娘井’我躲在暗处看着你。虽然你易了容,可是我却一眼就认出了你。因为,我对你的爱早就深入了骨髓。

        我发现你对怀中的小道童情意绵绵。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为什么?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管我的亲生母亲刘太后和生父明空和尚,做了多少坏事。可我是无辜的呀?

        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肯看我一眼呢!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蓝衣。难道就因为她是皇后娘娘,所生的公主吗?说难听一些,她还是一个十一岁,不到十二岁的小女孩呢!

        你究竟喜欢她什么?一个没长开的小女孩儿,到底哪里点吸引了你的注意?难道就因为她是你的救命恩人吗?为了报恩,世子哥哥便要以身相许了吗?你总得告诉我,让我死个明白吧!”刘若琳不甘心的说道。

        “刘若琳,我一样能一眼就认出你,尽管蒙着面纱,还易了容。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你知道吗?这辈子你没有得罪我,得罪我的是你的亲生母亲刘太后。

        是她为了巩固刘氏的势力,害死了我的母妃。当初就因为我的母妃和皇后娘娘是闺中密友。在我三岁的时候,皇后娘娘就说过,等她将来生了女儿,一定给我做媳妇儿。

        你相信人有前世吗?前世,就是你和你的母亲刘太后害死了我的蓝儿。而且,你还给我下药,强行嫁给了我。并在危难来临之际,你却一个人独自逃走了。

        为了能控制我,你不停的给我下药,以至于我活活的被你给毒的半死不活。心里更不能想起一点儿蓝儿的事情,只要想起蓝儿,我所中的毒便会令我痛彻心扉。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你说我只要想蓝儿一分,便会和你一样疼痛一分。

        你前世做了那么多的恶事,这辈子我岂能放过你!你害得我和蓝儿白白的错过了一生。我岂能不恨你!你如果真的爱我,会独自一个人逃生吗?

        这一次,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在银狼谷里,我们被狼群包围了,我以为此生就要葬身狼腹了。我想把蓝儿送到马车里躲起来。你知道蓝儿说什么吗?

        你一定想不到,蓝儿紧紧的拉着我的衣袖。一脸坚定的跟我说: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让我不要丢下她。这样善良的蓝儿,我如何能不爱她!前世,你们母女做尽了坏事,这辈子也是该偿还旧债了!”楚离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世子哥哥,这不可能的。人怎么能记得前世呢!你一定是梦魇了。再说,我那么的爱你,怎么舍得给你下药。怎么舍得离你而去。不,我不相信!”刘若琳一脸震惊的说道。

        “好了,该说的我也已经说完了。我不会让你死的痛快的。你上辈子是怎么折磨蓝儿的,这辈子我也给你同样的死法。”楚离说完闪身离开。

        走到地牢门口时说道:“来人,她,我就赏给你们了,好好的享用。这是一包合欢散,给她灌下去。保管她会很听话的配合你们。完事后,直接将她碎尸万段,扔到乱坟岗喂狼好了。

        如果,谁敢私自放了她,别说你们,就连你们的一家老小,以及七大姑八大姨,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地牢里的看守,其中一个人说道:“兄弟,我们还是不要上这个女人了吧!她这么的水性杨花,谁知道身上有没有病?要我说,干脆,我们去大街上弄几个乞丐,轮了她算了。弄死完事,反正完成主子交待的任务就成了。”

        “好,三哥,我听你的。哎!三哥,你说人有前世今生吗?”另一个看守说道。

        “你不想活了,我还想活呢!老子上有老,下有小的,可不能死。你要是不想死,就闭紧自己的嘴,刚刚什么也没有听到。知道吗?赶紧去弄几个乞丐去!”那个叫张三的看守说道。

        刘若琳被绑在十字架上,浑身被打的鲜血淋漓。身上的衣服,连颜色都分不出来了。嘴唇干裂,她好想喝一口水。可是那个叫张三的看守,根本就不理自己。

        “水,能给我一碗水喝吗?”刘若琳最终开口祈求道。嗓子里都快冒烟了。张三看了一眼刘若琳,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药包。

        这才天口说道:“好啊,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倒水。”

        张三很快端了一碗水过来。没等刘若琳反应过来,就强行的给刘若琳灌了下去。一碗水有半碗水都洒在了刘若琳看不清颜色的衣服上。

        只是喝完水的刘若琳,并没有觉得解喝。而是浑身都燥热了起来。刘若琳这下子才明白了,怪不得看守的人,那么痛快的就给自己水喝。原来,水里被下了媚药。

        呵呵,这楚离该有多恨自己。忽然她想起楚离临走时说的话。上辈子蓝儿是怎么死的,这辈子就怎么对你!难道人真的有前世吗?

        一柱香的时间,几个被蒙着眼睛的乞丐。被人扔进了地牢。刘若琳再次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直到被乞丐活的给折磨死。临死刘若琳都没有闭上眼睛。死后,还被两个看守大卸八块。扔到了乱坟岗。跑来的野狗,分狂的撕咬着刘若琳的尸体。

        这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前世今生,人总会为她人做的恶事买单。刘若琳前世机关算尽,害的楚离病魔缠身,害得蓝衣香消玉殒。此生终归为她前世所做的恶事付出了代价。

        此时,蓝衣在屋里躺在床上睡不着。也许可能真的像林芝说的那样,自己认床吧!于是,闲得无聊,便拿出了那把灰不溜秋的匕首。然后左看看,右看看,也没能发现这把匕首的特别之处?

        楚离却说这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刃。真的是削铁如泥吗?就这么个乌拉吧唧的东西,可能吗?蓝衣疑惑的从自己的百宝囊里,掏出了自己常用的那小匕首。

        用这把新买来的匕首,砍原来的匕首。“嘿!”蓝衣使劲的把两个匕首碰在了一起。可是,原来的匕首根本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反而,这把新买的来的匕首,刀刃上却多了一道白印儿。

        啊?自己不会是上当了吧!这可是花了五百两银票买来的呀?还说什么削铁如泥?什么有缘之人才能拔出?屁!没想到楚离这次也看走眼了。

        蓝衣一气之下,就把新买来的匕首,狠狠的扔向了地上。只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匕首并没有掉到地上,而是直接就飞起来。好像还生气了似的,冲着蓝衣就飞了过去。

        直吓得蓝衣满屋子乱跑,也忘了使用轻功了。蓝衣啥时候见过这匕首像中邪似的,追着人满屋子乱跑的。这不会是见鬼了吧!

        吓得蓝衣都快哭了,直接大喊:“阿离!蓝雨救命呀!这屋子闹鬼呢!”蓝衣在屋子里跟一只匕首,玩起了捉迷藏。

        这时,蓝雨正好有事出去了。灵儿也和林芝去燕归楼收拾东西去了。速风也出去办事去了。楚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阿离,快来救我呀!”蓝衣不停的喊着。只是那把匕首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样,跟蓝衣玩着躲猫猫。蓝衣不动,它也不动。蓝衣只要一动,它便紧紧跟随。

        楚离刚从外面回来,便听到蓝衣的喊叫。脚尖轻点,直接就上了二楼,找到蓝雨给蓝衣安排的房间,一推门就冲了进去。

        蓝衣这下子,可看到救星了,疯了一样的扑过来。“阿离,你去哪了?你怎么才回来呀!吓死我了,这个屋子里闹鬼!还有这个破匕首老追着我!呜呜…”

        蓝衣扑到楚离的怀里就哭上了,直哭着稀里哗啦的。眼泪鼻涕蹭了楚离一身。楚离也不嫌脏,掏出帕子,给蓝衣擦着眼泪、鼻涕。轻声的哄着,“乖,不怕,不哭了。不怕,都怪我走的时候忘了告诉你,等我回来,再看匕首的。我错了,不哭了啊!”

        楚离看蓝衣哽咽着,直哭的一抽一抽的,心疼坏了。然后怒声喝道:“放肆,玩够了吗?还不过来!”

        只见那把匕首听话的,飞了过来,落到了楚离的手里。蓝衣直吓得往楚离里怀里躲了躲。

        楚离轻声说道:“蓝儿,乖,把手指伸出来。”蓝衣应了一声,这才小心翼翼的把手指伸了出来。楚离飞快的拿匕首在蓝衣的手指上划了一下。

        只见蓝衣手指上的鲜血,便流到了那把匕首上。瞬间那把灰不溜秋的匕首,饮了蓝衣的鲜血,褪掉了身上的灰暗。变得光彩夺目起来。

        楚离更是把蓝衣的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嘴里吮吸了一下。这才拿出金疮药,给蓝衣洒上。用帕子帮蓝衣把手指包扎起来。

        看着匕首的变化,蓝衣直惊得眼睛瞪得溜圆。这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跟小灰鸟一样,喜欢喝自己的血呀?

        楚离笑着说道:“别怕,这次它就听你的话了,你拿起它再试试,看看它是不是削铁如泥?”

        蓝衣躲在楚离的怀里,小心的接起匕首。然后,再次拿出另一把匕首。两把匕首刚刚碰到一块儿。另一把匕首就被这把奇怪的匕首削为了两段。

        “蓝儿,别怕,这把匕首刚刚没有恶意的。它只是想认你为主,又不像灰鸟一样会说话。所以,就想追着你找机会,喝你一点血罢了。都怪我,应该早点跟你说清楚的。对不起,吓到你了吧!

        看来,以后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还是让林芝陪着你得了,你呀,胆子真是太小了。呐,你看一下,我这把匕首,跟你的是一样的。”

        楚离说着从自己的靴子里掏出另一把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指,等鲜血流到匕首上的时候。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楚离那把匕首也变得光彩夺目起来。

        蓝衣小心的抚摸着两把匕首,心想:这古代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像什么人皮面具,‘千颜’和‘千面’。还有刀枪不入的金丝软猬甲。还有楚离送自己的灵蛇剑。现在又是这对稀奇古怪的匕首。

        今天真是被它吓死了。还以为屋子里闹鬼呢!在现代哪里见过这些东西呀?这些东西如果用现代的科学,根本就解释不清楚。

        “阿离,你知道这对匕首叫什么名字吗?”蓝衣睁着哭着通红的眼睛问道。

        楚离笑了笑,把蓝衣抱在自己的怀里,这才开始说道:“我听师傅说过,这对匕首叫‘鸳鸯短剑’,它可以随着主人的心意变幻长短。

        当然,它们变不成长剑。只能变成比一般的匕首长一些,要么怎么叫短剑呢!平时会变成普通的小匕首,方便带在身上。特别是插在靴子里。

        相传是很多年前,一对非常恩爱的铸剑大师打造的。这对鸳鸯短剑,饮了那对儿夫妻的鲜血,所以才有了灵性。这对匕首受到了那对夫妻的祝福。凡是有缘人,必须是一对心心相印的情侣,同时出现才能拔出。

        得到这对鸳鸯短剑的情侣,必定能成为生死不离的夫妻。而且夫妻恩爱,儿孙满堂。蓝儿,你看一下,匕首的刀鞘上,是不是刻着小小的‘鸳鸯短剑’四个字?

        当时,我也是看到了这四个字,才让你不要声张,赶紧买下来。没想到,在那家‘断剑伏魔’兵器行里,还有这么一对宝贝!这也算是我们两个人的运气吧!

        能得这对鸳鸯短剑的祝福,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