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07章 完璧归赵

第107章 完璧归赵

        “老爷,咱们现在怎么办?”张文光听说御林军把自家府邸包围了,吓得脸色都变了。

        “赶紧收拾细软,进书房地道!”张文光说完,便和自己的老婆急急忙忙的收拾了起来。张文光现在翻箱倒柜的,把那些值钱的金银珠宝,以及银票拼命的往展开的大包袱里塞。

        这老小子很聪明,尽捡拿些值钱的东西。那些大件不好拿的是一样也没动。而他老婆就不一样了,都到这时候了还舍命不舍财。恨不能把屋子里值钱的东西全带走。

        你倒是捡着银票拿呀!可是她舍不得那些黄橙橙的金元宝。也舍不得那些金银珠宝。更舍不得那些古懂字画。两口子小库房里这通忙活。

        “哎呀,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拿这些东西?走了,走了!再不走就来不急了。”张文光一看自己的胖老婆背后背了两个大包袱,压的她都快直不起腰了。怀里还抱了两个大花瓶。明显后背包袱里的东西份量不轻。

        张文光一把夺过老婆手里的古董花瓶,就摔在了地上。开口骂道:“蠢货,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拿这些破瓶子!”

        “哗啦”一声两个古懂花瓶就这样被摔成了碎片。心疼的张文光老婆当场就哭了。

        “我的花瓶,这可是前朝的御赐之物呀。这是我特意从太后娘娘那里讨来的呀!你个死鬼怎么给我摔了,我的古懂花瓶啊!”张文光见老婆捡起地上的碎片,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的。

        这时张文光也顾不上自己老婆的哭闹了。直接背起自己的包袱,急匆匆就往书房方向跑去。因为这家伙老早给自己留了后路,书房的书架后面弄了一个密室。密室里有一个地道,可以顺着地道直接通到府外,穿过两条街的城皇庙后院里。

        “张宝,张宝!少爷今天去哪了?”张文光这时才想起自己唯一的儿子张宗峰。虽然自己的儿子不争气,但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

        “老爷,少爷今天一大早拿了银票又去万花楼找小凤仙儿了。”张宝也小心翼翼的说道。

        “唉!这个逆子,怎么就这么的不争气呢!”张文光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同时,他又感到一丝庆幸。好在儿子不在府中,希望他能躲过此劫吧!

        “老爷,你这是去哪?”其实管家张宝也猜出了自家老爷,这是做好逃命的打算了。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张宝呀,老爷我这些年对也不薄,这里有一张一千两的银票你拿着,看看要是能逃出去就逃出去吧!”张文光拿着从自己身上掏出的一张一千两的银票塞给了管家张宝。然后急匆匆往书房方向走去。

        管家张宝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银票,眼里流露出一丝阴狠。心想好啊,一千两银子就想把我打发了。老爷你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既然你想甩掉我自己跑路门也没有。

        要死大家一起死,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书房的暗道通到哪里。既然你不仁,便休怪我不义。张宝想通后,便招手对一个小厮耳语了几句。那小厮点了一下头,便往后院跑去。管家张宝却向站着门外的御林军走去。

        当张文光背着包袱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大冬天的头上不由的流出了冷汗。因见书房门外,张文光的几个小妾都带着自己的包袱等在这里。

        “老爷,你可不能丢下我们姐妹呀!”张文光的小妾哭哭啼啼齐声说道。

        “爹,我害怕,您不要丢下我!”张文光的八岁女儿张春雨,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张文光的腿。

        三姨娘怀里的小婴儿张春巧也敏感的哭了起来。张文光直被自己的这些女人和女儿,哭的脑子都炸了。心里烦躁的要命。

        “好了,都别给老子嚎丧了,老子还没死呢!要是不想被抓都赶紧回自己的院子,收拾东西去,捡值钱的东西拿。那些不好拿,就都丢下,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张文光只想打发了这些女人再说。

        “老爷,我们都带来了!”张文光的几个小妾好像早有准备,各自都拿出了自己身后的小包袱。看来,还是这几个女人懂事,知道捡轻便的东西拿。再说张文光的这些个妾侍,除了一些首饰,也就一些银票。倒是没有拿屋子里的大件。

        张文光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心说奶奶的这几个女人想甩还甩不掉了。算了,已经到书房门口了,要是不带上她们,没准儿回头这些个女人也得把自己给卖了。

        “好吧,小三哄好你怀里的巧姐,不然休怪老爷我丢下你。现在我们这是要逃命,巧姐一哭就该把官兵给引来了。”张文光咬牙说道。

        就在张文光带着三个姨娘和两个女儿进入书房。关闭机关的时候,张文光的老婆背着大包小包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喊:“老爷,你等等我,等等我呀!”

        张文光的老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带着那些个小妖精,开启机关,落下密道的石门。那就相当于是小龙女放下活死人墓的断垄石一样。张文远的老婆一屁股摔坐在地上,不由的放声大哭。

        一边拍着自己的大粗腿,一边数落:“你这个白眼狼,杀千刀的哟!要不是老娘你能攀上刘太后吗?要不是老娘你能这么快升官发财吗?你这个老不死的呀,你怎么不等等我哟!连逃命你还带上那帮小妖精呀!呜呜…”

        管家张宝带着御林军来的时候,便看到张文光的老婆大包小包的扔在地上。哭的满脸的泪水,鼻涕都流出来了。

        “呔!闭嘴,别哭了!张文光呢?”凶神恶煞的御林军头领问道。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郭氏,吓了一大跳,吓的打了一个嗝,差点没背过气去。

        “呜呜,那个杀千刀的带着小妖精们从书房的地道里跑了。各位大人一定要把他抓回来呀!”这对夫妻可真正体现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了各处飞的情景。

        “赶紧把密道的门打开,或者我们会请上司饶你一命!”御林军统领说道。

        “要是能打开密道的门,我早跑了至于在这里哭吗?当初老爷弄这个密道就是为了逃跑时用的。一旦遇到危险,便会放下密道的石门。除非用火药,不然谁也别想把地道的石门打开。”张文光的老婆抽泣着说道。

        “大人那屋子里的密道,的确如这妇人所说,确实有一道很厚的石门,属下等人无法打开。”这时两个御林军走出来说道。

        “知道你们家里的密道是通到哪里的吗?知道的话就将功补过,立马带我们过去。还有你们家养的暗卫都藏在什么地方?”御林军统领再次问道。

        张文光的老婆心想招就招吧!争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于是竹简倒豆子一般,全都招了出来。御林军统领把张文光府里的丫鬟婆子、小厮包括张文光的爹娘。

        以及住在隔壁院子,张文光的亲爹娘还有张文光的两个哥哥的家人,统统都给抓到了大牢里面。就连张文光的儿子也被管家张宝给出卖了,直接被御林军从妓女小凤仙儿的床上拎下来,押到了大牢里。

        管家张宝更是带着御林军,直接包围了城皇庙。再说密道里的张文光带着自己的几个女人和女儿,一身狼狈的刚刚从井口爬出来,就被等在这里的御林军抓了个正着。

        看到管家张宝,张文光气得恨不得冲过去,活活掐死对方。这个叛徒,真是太没良心了,怎么能出卖自己呢!

        “张宝你个狗奴才,你怎么敢出卖我?你这个狗东西简直坏了良心,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不得好死!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即便被御林军拉着,也是一蹦三尺高。要不是御林军压着他,他早冲过去了。

        “哼!老爷,你尽然说我没良心。你还真好意思说,咱俩倒是谁是没良心的败类,让大家评评理。”这时,周围围了好多看热闹的老百姓。都不明白为什么京兆尹张大人,怎么带着自己的一群女人,从城皇庙的枯井里爬了出来。

        这京兆尹张大人不是为国捐躯的张文远将军的亲大哥吗?听说还是老丞相的得意门生呢!难道他也犯了什么事儿不成?老百姓也给闹糊涂了。

        管家张宝一看老百姓一幅不明所以的样子。便展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滔滔不绝的讲述了起来。

        “老爷,你本是二房老爷生的小儿子。当初老夫人还是先老夫的洗脚丫头扶的正,那老夫人为了图谋大房的家产。给张文远将军,也就是二爷的娘下了药。这才使夫人迟迟没有怀上身孕。

        老夫人强硬的把你过继给了大房,三年后才有二爷张文远。你们早就盯上了大房的家产。这些年你打着中立派的旗号,为太后党做了多少龌龊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直到二爷张文远将军夫妻双遇难。大少爷带着大小姐和小少爷回到京都城……你们夫妻假人假意做尽了坏事,还给小少爷下了慢性的毒药。最后得不到虎符,还想杀了他们兄妹三人。你说你们有多狠毒。

        太后党的人都被皇上收拾了,你却还是为他们卖命。你甚至还想乱箭射死二爷的三个孩子。要我说你的良心才被狗吃了呢!你当初读书的银子,还是二爷张文远给你挣的呢!

        说我没良心,你也好意思。真是乌鸦落在猪身上,光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管家张宝那口才好的不得了。讲的绘声绘色,这下子老百姓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个捡起地上的小石子,都扔向了张文光。

        心说这张文光也太没良心了,原来还是刘太后的卧底。真他妈的太可恨了,想想道德败坏的刘太后。再想想初冬的那场暴风雪,当时不知道压塌了多少房子,冻死了多少人。

        要不是皇上发动皇商给大家及时的放粮,发衣物,又帮着大家盖房子,不定死多少人呢!就连这场战争,也是太后党的人引起的。能不恨张文光才怪呢!

        “打,打死这个白眼狼,打死这个没良心的狗官!”老百姓听了管家张宝的话,再想想自己的遭遇,没有一个不恨太后党的。至今路过菜市口大街,还不忘往刘太后兄妹的石像上吐唾沫呢!

        不大一会儿,也不知是谁去附近的菜市场,搬了一筐烂菜叶子。还有一些臭鸡蛋。还有饭馆里的甘水。这些好东西全部被恨得咬牙切齿的老百姓招呼在,这位曾经的京兆尹大人张文光一家人身上。

        被管家揭了老底的张文光,一脸羞愧的低下了头。他的几个小妾哪里见过这个阵仗,一个个吓得大惊失色,止不住的颤抖。张文光的两个女儿也吓得哇哇大哭。

        御林军统领听着管家张宝的说词,心说这狗奴才不去酒楼里说书,简直有点儿屈才了!他妈的讲的老子听了,张文远将军家的糟心事儿,心里都气的不行。何况这些淳朴的老百姓听的更是义愤填膺。

        不远处燕归楼的窗口,张跃和张春燕两兄妹看着这边的场景,眼里充满了泪水。这狗贼终于被玉林军给抓住了。没想到当年的老夫人也不是个好东西,尽然机关算尽就为了谋夺大房的家产。

        “别哭了,你家大伯做尽坏事,会得到报应的。真没想到这个狗东西藏的这么深,我们都被他表面的伪善给骗了。想怎么惩罚他们一家,你只管说,本宫一定帮你们兄妹出气。”太子慕容诚看着张春燕哭的小脸通红,一脸疼惜的说道。

        这时,林朗和速风回来复命。对太子和楚离施了一礼,开口说道:“那个管家张宝返了水,还有张文光的老婆也全都招了。张文光养的暗卫也被咱们的人来了个一锅端,这一仗打的真是痛快!”

        “臣女谢过太子殿下,谢太子殿下帮我们兄妹出了心中这口恶气!”张春燕一脸真诚的说道。说完给太子慕容诚深深的施了一礼。张跃也跟着自己的妹妹,给太子慕容诚行礼。

        慕容诚一把扶住张氏兄妹,开口说道:“令尊是本宫敬佩的大英雄,你们兄妹是我朝功臣遗孤。都怪本宫没能及时的找到你们兄妹,才让你们三人吃了这么多的苦。你们再这样谢来谢来,都让本宫有些受之有愧了。”

        “姐姐,大哥,我们这是在哪儿呀?”这时冬哥醒了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一脸茫然的打量了一下屋子,开口问道。咦,这里好像不是自己破旧的关帝庙,也不是大伯府邸。

        好像现在自己头也不疼了,浑身说不出的轻松。鼻子也通气了,身上一点儿也不难受了。难道张跃哥哥帮自己又请到神医了吗?蓝衣怕大家吵到冬哥,这里只留下了慕容诚和楚离还有张氏兄妹。其他人都到隔壁的房间去了。

        看到自己弟弟醒了,脸上红扑扑的不像之前那么苍白。张氏兄妹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了床边。

        张春燕一脸惊喜的问道:“冬哥,你还难受吗?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姐姐!”

        “姐姐,我现在一点儿也不难受了,浑身都是劲!就是现在让我下床打套拳都没问题。”冬哥身体一好,便想从床上下来。向自己的兄长和姐姐证明自己的身体好了。

        “冬哥,听话,先不要下床。让公主殿下再给你诊一下脉!”张春燕看着弟弟的精神头又回来了,开心的不得了。

        这时蓝衣和林芝走了进来。蓝衣走到床边,给冬哥把一下脉,脸上露出了笑容。对张氏兄妹说道:“令弟,身体现在已经没事了。还好发现的早,不然这时间长了,超过七七四十九天,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没救了。”

        “冬哥,快给长公主磕头,是长公主还有太子殿下救了咱们!”张春燕扶着自己的弟弟,一脸感激的说道。

        蓝衣赶紧拦住了张氏兄妹,“张姑娘,你先不要让令弟下床,他现在身上的毒虽然解了。不过,还得好好保养。我这里有一些补气养血的药丸。你收起来,每天让他服一粒便可。我保证七天之后,令弟又会变得生龙活虎!”

        张氏兄妹听到蓝衣的话后,简直喜极而泣。张春燕看到自己的弟弟醒了,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办。

        赶紧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荷包,从荷包里取出一块包着虎符玉佩的血书。双眼含泪的递给了太子慕容诚。

        “太子殿下,这就是家父让我转交给你的血书和半块虎符。当初我们兄妹曾向父帅保证符在人在,符丢人亡!现在,我们兄妹将这半块虎符完璧归赵!”

        ------题外话------

        不好意思,姐这两天工作有点儿忙,更的有些少。明天争取早点儿更新!多更一些!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