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09章 齐聚杳然楼

第109章 齐聚杳然楼

        “帮主在上,请受我们京都七小一拜!我们愿意加入污衣帮,从此效忠帮主,绝不背叛,如违此誓,天诛地灭!”狗剩等人心服口服的再次跪下说道。

        午时整个大街上的酒楼都热闹了起来。好像在宣告这是年前最后一天营业的闭幕式。

        家家爆满,蓝衣等人看着屹立在十字路口的杳然楼。再看看斜对过街口跪着的那对石像。巧的是石像跪对的方向正好是杳然楼。就好像刘氏兄妹在向林家人谢罪一样。

        每个路过石像的人,都会吐一口唾沫,以示自己内心的厌恶。这时,杳然楼对面的酒楼里,一位紫衣公子死死的盯着楚离和蓝衣。自家大哥手里拉着的是长公主吧!

        长公主长的可真好看。心想怎么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尽管心中厌恶的极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楚离和长公主两人还真是挺般配的。

        哼!这么好的女孩子,长公主早晚有一天是属于我楚扬的。大哥那是老牛吃嫩草。凭什么所有的好处都让他占了。拉着长公主逛街的人应该是我。

        楚扬又想起来张侧妃的话,“所有人都会害你,但我永远不会害你。因为我才是你的亲生母亲。当年是小刘氏调换了孩子,我用了好多年,才查清楚这件事。只要我被王爷扶了正,我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楚王府的世子之位,早晚都是你的。娘觉得没有比我儿更配得上长公。只要你喜欢长公主,我一定想办法帮你把长公主从楚离的手里抢过来。”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楚扬其实心中已经信了。可是他只是嘴上不想承认罢了。不,怎么可能?自己怎么会是张侧妃的儿子,那万一自己的身份曝光了,自己这个嫡子就变成庶出了。

        “你可以去后院的佛堂里,问问你的母妃小刘氏,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你看她什么表情,你就知道了。”张侧妃一脸自信的说道。

        楚扬将信将疑的走向了佛堂,那个曾经一身华服,满头珠翠的女人。现在只穿了一件灰色的青衣。头高高挽起,发丝间隐藏着几根白发。眼角多了些许的鱼尾纹。脸上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这还是那个爱子如命的母妃吗?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为自己争取一切的心,从不曾做假。这时的继王妃小刘氏,手捻佛珠,闭着眼睛一下一下敲打着木鱼,嘴里念念有词。

        “母妃,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楚扬走到屋里,看到落破的小刘氏,心里忽然感觉有些不舒服,眼睛里也涩涩的。

        “扬哥,你怎么回来了?谁让你回来的?”继王妃小刘氏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也十分的苦涩。没想到太后党就这样在一夕之间土崩瓦解。自己这个和刘家有关系的人,也受到了牵连。

        要不是楚王看在扬哥的面子上,说不定自己早就被休弃了。小刘氏一把拉过楚扬,伸出不在光滑的手,摸索着自己儿子这张和楚王酷似的脸。

        眼里流出了苦涩的泪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张侧妃把你叫回来的吧!哼,我早该猜到是她了。这个恶毒的女人终于忍不住了,她就这么的想取我而代之吗?”

        “母妃,我真的是她的儿子吗?”楚扬忍了半天还是不由的说出了口。然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刘氏。

        只是小刘氏也很是专注的看着楚扬,眼里闪出一丝失望的光芒,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缓慢的说道:“扬哥,你听好了,你确确实实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

        当初张侧妃早就暗恋你父王已久,不惜趁着楚王酒醉爬上了自己表姐夫的床。以至于气病了先王妃。我怀疑先王妃的死跟她也脱不了干系。只是没想到她费那么大的劲,才除掉了眼前的绊脚石,可是却便宜了母妃我。

        虽然我也喜欢你父王,但却是在先王妃去逝后才进的楚王府。虽然我进楚王府也是用了一些手段,但总归没有伤害过先王妃。只是因为我姓刘,所以才背上了张侧妃谋害先楚王妃的黑锅。

        当时我就在想,只要能嫁给心爱的男人,无论背什么名声我都不在乎。反正有太后在后面给我撑腰,我也知道太后只是把我当成了棋子。但是只要我有利用的权值,她就不会不管我。

        我当上楚王妃不久后,我才发现府里还有张侧妃这么一号人。你父王由于对先王妃的愧疚,还是对她不错的。就因为张侧妃是先王妃的表妹。

        张侧妃忙活了半天,她怎么肯接受为别人做嫁衣的事实。所以自从我进府,就处处和我作对。我有太后给我的暗卫,怎么会让她轻易的得逞呢!

        就这样我和她斗的不相上下,你也知道你父王他宁可相信先王妃的表妹,也不会相信我的无辜。这还不算,你父王为了跟刘太后作对,还故意又抬了几个妾侍。

        虽然你父王不喜欢我,可是我是真的很爱他。我很想为他生个儿子,生一个比楚离优秀十倍的儿子。

        终于我怀上了你,你知道吗?我心中是多么的激动,就在这时张侧妃开始出手了。她想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好在我防范的非常的周密,她一直没有得逞。

        直到有一天她也怀了身孕,于是便把主意打到了换子上面。她以为买通了我身边的奶娘,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换掉孩子。

        于是我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我也买通了她身边的奶娘。并让府医告诉她,她怀的是男胎。这样,就更促使她想要换子的冲动。

        本来,我想在她换子的时候,向你父王揭发张侧妃的阴谋。可是奶娘却阻止了我。奶娘说如果让张侧妃误以为自己生的是儿子,并成功的调换了孩子。

        那么她就再也不会伤害小少爷了。这样,只会让她把仇恨的目光转移到楚离身上。接下来我便听取了奶娘的建议。十个月后我才生下了你。你知道楚秀为什么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吗?因为她不足月,是被张侧妃用药物催产生下来的。

        就这样,本来要害我们母子的张侧妃,在以为自己计谋得逞的情况下。表面上还是和我争锋相对,但背地里却对我儿慈爱有佳。我知道我们的目地达到了,不然我真不敢想象一个随时随地,都想置我的孩子于死地的疯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接下来果然不负众望,张侧妃对她生的女儿楚秀很是疏离。我就觉得纳闷了,那楚秀跟她张的是那么相似,难道她的眼瞎了不成,看不出楚秀是她的亲生女儿吗?

        我当然不会提醒她。反过来她越对楚秀不好,我儿相对来说就越安全。果然没让我失望,张侧妃一次次的把毒手伸向了楚离。在她的心里,他认为扶我儿登上世子之位,以及继承整个王府才是王道。

        可惜她却把每次陷害楚离的黑锅,推到了我的身上。当时我只是认为只要能保护好你,就让他自以为是好了。这就是以往的经过,我可以对天发誓,你是我的嫡亲的儿子。

        虽然母妃现在搬进了小佛堂,只要我一天没有被休弃,我儿永远是楚王府的嫡子。张侧妃嘛,你也不要得罪她,就让那个女人继续为咱们母子做嫁衣好了。等将来有一天扬哥你继承了整个楚王府,再告诉那个女人真相,让她知道她自己是多少愚蠢的一个人。”继王妃小刘氏一脸平静的讲述了当年的换子风波。

        楚扬想了一下楚秀的长相,还真是像母妃说的一样,楚秀的相貌和张侧妃确有七分相似之处。看来母妃说的才是真的,张侧妃真的眼瞎的可以。看来张侧妃和母妃的相争,还是母妃计高一筹。

        “母妃,那张侧妃提议让我娶长公主的事情,你看可行吗?”楚扬开口问道。

        “也不是不可以,但不要操之过急,反正长公主年岁还小。要我说按皇后独霸皇上的性子。那长公主也不妨多让,只要破坏了楚离在长公主心目中的地位,不怕长公主不放弃楚离这个准附马。到时还怕我儿没有机会!”继王妃小刘氏一脸沉思的说道。

        然后又想了一下,这才说道:“你且不要轻举妄动,让那个张侧妃去蹦哒吧!”楚离在佛堂里陪着自己的母妃,待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离开。

        此后楚扬跟张侧妃总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这样张侧妃更相信楚扬是自己的儿子。认为是小刘氏不甘心自己抢回儿子,故意在自己和儿子之间离间自己和楚扬的关系。

        就在蓝衣等人准备进入杳然楼的时候,一辆马车飞快的冲着蓝衣的方向冲了过来。楚扬想也没想就从对面的楼下跳了下来。飞身冲向了蓝衣。

        电光火时的速度之下,楚离带着蓝衣闪身便躲开了,蓝衣这一群人又有哪一个不是练家子。岂能被一辆发疯的马车给撞上,情急之下,楚扬再次救下了一个女子。楚离心中不由的暗喜,张侧妃这招英雄救美之计,看来玩的不错。

        只是等楚扬看清怀里的女子时,不由的愣住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刚刚自己接住的是长公主,现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又是何人?

        “公子,我们又见面了。真没想到,这次又是你救小女子与危难之中。”楚扬怀中的张玉兰一脸娇羞的说道。心里简直要乐开花了,怎么这么的巧,好端端的自己的马车又惊了。看来自己这个车夫得换人了,怎么自己每次坐马车都出事呢!

        在对面茶楼上的张侧妃,直气的摔碎了手中的茶杯。怎么回事?明明故意弄惊马车,想让扬哥救下马蹄下的长公主。怎么会从马车里飞出一个女人。难道这辆马车不是自己手下提前安排的?

        张侧妃安排的马车,早就被楚离的人给收拾了。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张府的马车被张侧妃的人,误以为是他们提前安排好的马车。

        于是楚离将计就计,抱着蓝衣就躲开了。楚扬只看到一个飞起来的白色身影,一把抱了个正着。这时,速风一拳就把张府发疯的那匹马给打死了,省得它再横冲直撞的伤到了老百姓。

        而那个倒霉的车夫,也从车上掉了下来,当场便摔晕了过去。就连马车里的红杏脑袋上也撞了一个大包。心中直骂怎么会这么倒霉,是不是她们家小姐和京都城犯冲。统共坐马车出了两次门,马车便惊了两回。

        在没见到蓝衣以前,楚扬也许会对张玉兰动心。可是看到长公主蓝衣之后,再对比张玉兰,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整个就是云泥之别。

        楚扬看清楚怀中的女子后,眼里闪过一丝不耐,怎么又是她?不会是这个女人故意的吧!这一次两次的也太巧了。楚扬飞快的把张玉兰放到了地上。

        “以后坐车小心点儿,不要赶着马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万一伤到人怎么办?你们张府担待的起吗?”楚扬很不客气的对张玉兰说道。

        怎么回事?明明上一次这位楚王府的二公子,抱着自己时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迷恋。怎么这次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自己也没想驾车的马儿会发疯呀!

        只是他顺着楚扬的视线一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位楚公子想救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拍马也追不上的蓝衣,如今的长公主殿下。哈哈,老天爷你是何等的不公平。

        等等,赵大哥,自己的眼睛没有花吧。那个拉着蓝成的白衣公子不是赵峰大哥还能有谁。难道这么快赵大哥也进京了吗?小时候的回忆再一次冲满了张玉兰的脑海。

        慕容诚让人看了一下马车并没有伤到人,这才放下心来。然后示意大家直接进杳然楼吃午饭。张玉兰就这样痴痴的看着赵峰拉着蓝成往酒楼走去。

        这时,楚扬脸上不由的露出了鄙夷之色。心说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刚刚还一副痴迷自己的样子。现在一扭脸又对别人发起了花痴。真真是下贱,亏得自己还认为放弃她,选长公主心里还有一丝丝的愧疚。不要脸的东西,看来这皇室的血脉和一个小官的女儿,无论如何也无法比拟的。

        “表哥,你真的是我表哥赵峰吗?没想到你和姑母回到了京都城。你现在是永定侯府的世子爷了,是住在永定侯府吗?我和我母亲正打算去拜访一下姑母呢!”这时只见一个粉衣女子拉着一位夫人走了过来。那粉衣女子很是热情的走上前去,跟正准备进酒楼的赵峰打招呼。

        赵峰看着这莫名其妙的母女俩,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心想这什么玩意儿,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母女俩?

        “这位小姐,我想你们可能认错人了。”赵峰一脸平静的说道。说完拉起蓝成就准备离开。

        “峰儿,我是你的舅母呀?这是你表妹王霞!你当了永定侯府的世子爷,就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吗?再怎么说你母亲王氏也是我夫君的长姐。

        尽管你不想承认,但你和赵侯爷如出一折的相貌是骗不了人的。虽说你爹当年对不起你娘。可你也不能恨所有人呀?我们可是你母亲的娘家人。你怎么能不认我们呢!”王霞的母亲听自己的女儿回去一说,自己那个当年懦弱的大姑奶奶,带着儿子风风光光的回到了京都城。

        当时乐坏了,虽然婆婆和二姑奶奶以及自己的丈夫,做了很多错事。自己可没有欺负过这位大姑奶奶,再说自己的女儿也是无辜的。

        据说那位大姑奶奶心地很是善良,不然也不可能把长公主和蓝世子这两个孩子拉扯大。如果自己能见到这位大姑奶奶,凭借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能说服她。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位大姑奶奶的儿子,永定侯府的世子爷。

        只要自己的女儿成了世子妃。看谁还敢看不起自己。正发愁打听不到这位大姑奶奶的落脚之地,就碰到赵峰这位侯府世子爷。真是老天助我,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抓住呢,不然就太没天理了。

        “我想这位夫人,可能认错人了。我的外婆只生了我母亲一个女儿,她老人家又去世的早,并未给我母亲生下弟弟或妹妹。我又哪来的舅舅,如果我娘有娘家人,当年就不会被人害的逃离了京都城。失陪!”赵峰拉起蓝成便走进了酒楼。

        刚刚王霞母女故意大声的说话,不是为了引起周围老百姓的围观。让赵峰碍于面子,不得不认下自己母女俩这个亲戚。只是没想到赵峰两句话就打发了她们。

        老百姓这时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噢,这是看人家发达了,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了过来。还长姐?当年永定侯夫人遇难的时候,可没听说有娘家人出面。好像当年连个收尸、吊唁的娘家人都没有。

        王霞母女的话没能引起老百姓的关注,却引起了张玉兰的侧耳倾听。自己没听错吧,赵峰大哥的身份原来是永定侯府的世子。怪不得赵伯母看上去不像乡下的女人呢!原来她的身份这么的高贵呀。永定侯的原配夫人,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赵大哥是永定侯府的世子爷,如果自己能够嫁给赵大哥,那就是世子夫人。像赵伯母那样善良的女人,一定不会嫌弃自己身份低微。还记得她像母亲一样的照顾自己,比自己的亲娘田寡妇对自己还好。自己要是能遇到赵伯母那样的婆婆,一定不用担心婆媳关系。

        杳然楼的一个雅间里,用屏风隔开弄了两大桌。主子一桌,随从一桌。两个桌子中间的火锅正热气腾腾的冒着白烟。荣平郡主吃的那叫一个香甜。咽下嘴里的羊肉,这才开口说道:“衣衣,有这么好吃的美食,你怎么现在才带我出来吃呀!”

        蓝衣笑着说道:“就知道你喜欢吃这个,外面冰天雪地的。在屋子里吃热腾腾的涮羊肉,最是舒服了。想吃的话,等回头我让林芝弄个锅子,咱们在依兰阁里涮着吃。”

        “衣衣,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欧阳荣平喜笑颜开的说道。

        蓝衣又用公筷夹了一些蔬菜,放到了荣平郡主的盘子里。“不要光吃肉,你尝尝这个蔬菜,也很好吃呢!”

        楚离坐在蓝衣的旁边,更不是不停的给蓝衣夹着菜。照顾着蓝衣的吃喝。只有赵峰一脸郁闷的吃着火锅。

        “大哥,你怎么好像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吗?”蓝衣看了大哥赵峰一眼,开口问道。

        “没什么,就是碰到一些无聊的人罢了。”赵峰皱着眉头说道。

        “才不是呢,有两个奇怪的女人,说是大哥的舅舅和表妹。还说要去永定侯府拜访二伯娘。”藏不住话的蓝成直接开口说道。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欺负过母亲,那些所谓的娘家人呀。哼!一定是看到大哥和母亲发达了,就想过来讨些便宜呗!不理她们便是,这有什么好烦心的。”蓝衣开口说道。

        “衣衣,我在想我和母亲老是住在皇宫里也不合适。过完年,我想和母亲搬出来。可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搬到哪里去。反正我和母亲都不想去永定侯府居住。虽然我是永定侯府的世子,母亲是那个人的原配夫人。

        可是那里也是我们母子的伤心地。我们宁可住客栈,也不要回永定侯府居住。”赵峰有些烦恼的说道。

        “赵大哥,我在京都城里有一处宅子,要不你和赵伯母搬到那里去住。那里是我的私宅,没人会去打扰你们母子。”慕容诚也知道这些在外面住惯了的人,对皇宫还是很抵触的,毕竟住在皇宫,出出进进也不是很方便。

        “要是不嫌弃,你可以和我一样住在燕归楼里。反正燕归楼后院也挺安静的,完全可以住人。”楚离也说道。楚离也不喜欢回楚王府。所以也不打算回楚王府居住。

        赵峰想想觉得还是和楚离住在一起,比较方便。虽然跟太子慕容诚也熟悉,毕竟身份有别,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当然没有和楚离走的近。

        “多谢太子殿下,我还是和母亲搬到燕归楼里住。再说燕归楼也是太子殿下和阿离的产业。”赵峰开口说道。

        “别,要我说娘和大哥、蓝成还有楚大哥,都搬到定国侯府里住好了。皇上的御赐的宅子,我正安排人整理着呢!等过完年,初六大家便可以搬过去住了。除非你们不认我这个弟弟。”蓝雨带着灵儿走进来说道。

        蓝衣心想自己也好想搬过去呀!可惜父皇和母后肯定不会答应。“嗯,我也赞同蓝雨的决定,阿离你和娘、大哥还有蓝成就搬到定国侯府吧。那里要是被蓝雨弄好了,安全也没问题。”蓝衣是绝对赞同蓝雨的主意。

        “好吧,听你的,那我们就都搬到蓝雨府里去住好了。这样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本来母亲名义上就是蓝雨的养母,住在自己儿子府里也无可厚非。”赵峰对蓝雨的提议还是挺赞同的。毕竟和蓝雨一起长大。要是太子慕容诚和楚离比。那楚离就相对要近一些。要是楚离跟蓝雨比,当然是蓝雨这个弟弟更近一些。

        这时有人进来对靠门坐的的林朗说了几句。林朗起身走到慕容诚的身边说道:“太子殿下,外面肃王世子慕容越,带着两个妹妹慕容紫叶、慕容紫芯正在隔壁吃饭,听说殿下和公主在这里吃饭。想过来过敬一杯酒。你看要见他们吗?”

        慕容诚想了一下,这才说道:“那让他们兄妹过来吧!”这兄妹三人打的什么主意。慕容诚心里跟明镜似的,还算肃王世子实相,早早的就投靠了自己这边。也算是自己人,再说被贬的肃王妃也是太后党的人,跟肃王世子可是仇敌。

        只要他们一家人忠心,自己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让父皇把柳侧妃扶了正。多封两个郡主也无伤大雅。

        不大一会儿,慕容越带着自己的妹妹,慕容紫叶和慕容紫芯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给太子和蓝衣见了礼。太子慕容诚和对方客气的说道:“大家都是亲戚,这又在外面就不用这么多礼了。你所想之事,我会考虑的,让你母妃放心就是!”

        慕容越兄妹三人听了,心中不由的暗喜。看来太子殿下这是肯帮着自己,真是太好了。两位慕容小姐偷偷的拿眼打量了一下蓝衣。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前听长姐慕容紫玉说,长公主是乡下没有见过世面的小村姑。今天一见真是令人大开眼界,这才是皇家真正的公主气派,那一举手,一投足。就连以前的慕容春和慕容秋两位公主都比不上。

        想想长姐慕容紫玉,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真是不作不会死。这慕容越兄妹三人很会做人,应酬起来左右逢源,那真是相当会调节气氛。好话又不要钱,多说两句也没什么。终归这次目地达到,慕容越兄妹三人到是显出了几分真诚。

        再说杳然楼外的张玉兰,马车也坏了,只好让人把受伤的车夫送到了最近的医馆。重新雇了一辆马车返回了家中。此刻她的心中,因为见到变成永定侯世子爷的赵峰,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而楚扬一脸阴冷的看了一眼,拉着蓝衣上楼的楚离。也不甘心的离开了。

        王霞母女傻傻的站在杳然楼的门口。因为今非昔比,她们母女已经没有多余的银子,上豪华的杳然楼进餐了。能进杳然楼吃饭的人,那都是非富即贵。何况整个京都城,谁不知道只有燕归楼和杳然楼里,大冬天有新鲜的蔬菜。就凭这一点儿,那也是天天客满。

        皇宫中谈完国事的君臣几人正在品着茶。老丞相张成轩磨叽了半天,才开口说道:“皇上,老臣想问一下,您前几天赐给臣的那个点心,是那位御厨做的。我的小孙子,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孩子生下来体弱,总是有些挑食。

        可是自从那天吃了皇上的赐给臣的那个点心。现在就连吃饭都香了。只是那孩子还想再吃几块那天的点心。所以,老臣便厚着脸皮来向皇上讨要几块。”

        张尚书一看老丞相起了头。这才开口说道:“皇上,臣也和老丞相一样。家母牙口不好,吃东西很是费力。那天吃了皇上赐给臣的点心,家母也是赞不绝口。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还有两位大人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皇上。

        “噢,那些点心,是长公主衣衣和荣平郡主二人,带着人亲手做的。算你们有福气能吃到长公主和郡主做的点心。这样吧,一会走的时候一人再带一盒回去。

        衣衣已经把点心方子传给了一些人。年后京都城会开一个叫‘可爱多’的点心铺子,到时候你们去点心铺子买就行了。”孝帝笑着说道。女儿衣衣可真够调皮的,想开点心铺子直说就是了。尽然变相的让自己给他做广告。唉,这丫头呀,真是个鬼灵精。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