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12章 春年宴大戏

第112章 春年宴大戏

        大年初一这天晚上,又是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冷然的月光照亮了整个京都城,御花园中热闹非凡,孝帝慕容景派小德子请来了,最出名的戏班子‘长春班’。

        ‘长春班’是一个以唱昆曲为主的戏班子。昆曲以鼓、板控制演唱节奏,以曲笛、三弦等为主要伴奏乐器,跟现代的京戏有些类似。

        天刚擦黑,御花园里便传来了锣鼓点以及悦耳动听的丝竹声。在现代昆曲以揉合了唱、念、做、表、舞蹈及武术的表演艺术。昆曲素有“百戏之母”的雅称。

        蓝衣把脑中有关昆曲的知识,仔细的翻了一遍。因为蓝衣在现代是一个正宗的戏迷。因为生在农村娱乐活动比较少。农村逢年过节抑或者庙会,都会请戏班子唱大戏。

        听说蓝衣的母亲生蓝衣那天,接生婆是被大喇叭广播着,从戏园里叫回来的。据说当时唱的便是昆曲《十五贯》。这出戏的大概内容是无锡肉铺老板尤葫芦,借得十五贯本钱作生意,他对女儿开玩笑说是卖她的身价钱,女儿信以为真,当夜逃走。

        深夜,赌徒地痞娄阿鼠闯进尤家,为还赌债盗走十五贯钱并杀死尤葫芦,过后反诬告苏戍娟犯了谋财杀父之罪。

        苏戍娟出逃后,与不相识的客商伙计熊友兰同行,邻人发现产生怀疑,而熊身上正巧带钱十五贯,于是两人被扭送县衙见官。

        知县过于执听信诬告,定戍娟勾达奸夫、盗钱杀父之罪,判苏、熊二人死刑。

        监斩官况钟觉得内中有冤,力争缓斩。他详细调查,发现娄阿鼠破绽,继而又乔装算命先生。套出娄阿鼠杀人的口供,最后将娄带回县衙,升堂问罪,澄清了黑白是非,使杀人者伏法,蒙冤者昭雪。

        尽管昆曲是曲高和寡的剧种,但是由于剧情曲折跌宕,通过为十五贯钱谋财害命的案件,揭示封建官场草菅人命和秉公办案的尖锐对立,有着较强的艺术魅力。

        所以蓝衣从记事起,便喜欢上了戏曲。蓝衣家乡属于北方,大多以河南豫剧为主。当然也听一些不太出名的小剧种。你像什么丝鼓弦、武安平调、还有河北帮子、平剧等等。

        因为蓝衣的爷爷也是一个戏迷,就这样老戏迷天天搬着小板凳带着一个小戏迷去看戏。

        后来,蓝衣慢慢的又听了好多剧种,像什么京剧、越剧、黄梅戏、曲剧、川剧等等。蓝衣最喜欢看的是演员的扮相,然后是服装,最后听的才是唱腔。这可能是蓝衣和别人听戏的不同之处吧!

        以至于后来只要戏曲演员一张口,唱一句戏词儿,念一句对白。蓝衣再根据演员所穿的行头,就能准确的说出,这是唱的哪一出戏,这出戏的名字,故事发生在哪朝哪代。是什么剧种,发源于我国哪个地方。

        所以,当孝帝问蓝衣春年晏会要怎么安排时。蓝衣张口就说:“请个戏班来唱大戏吧!”养母王氏也笑着说道:“我们蓝衣在大王庄的时候,可喜欢看戏了。每次有庙会蓝衣都拉着蓝雨去看戏。

        结果每次看戏,看不到一刻钟,蓝雨准睡着。蓝雨每次都靠在姐姐蓝衣的身上,睡得跟什么似的。直到戏散场了,蓝衣再叫醒蓝雨,姐弟俩一起回来!

        后来,蓝衣干脆叫上大伯家的蓝灵一起去看戏。那天要唱什么戏,还得蓝衣提前给蓝灵讲一遍。不过,经过蓝衣讲解后的戏,好像看的也没有那么的无趣。

        有时候,我也被这丫头拉着去看戏。虽然蓝雨不爱看戏,但每次这孩子还是喜欢和蓝衣一起去看。然后接着靠在蓝衣身上睡大觉。呵呵…”养母王氏说完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孝帝等人听了也不由的笑了,心想既然女儿衣衣喜欢看戏,那回头专门养个戏班子好了。让衣衣打发无聊的时间,听听戏也不错。后来,孝帝还真是说到做到,给蓝衣专门请了一个戏班子。

        “俺也喜欢看戏,还有听评书。有时候饿狠了,只要站在戏台下听会儿戏,就不觉得饿了!”欧阳宇也凑趣的说道。

        孝帝慕容景看到这个虎头虎脑的傻小子。心里也不由的很是怜惜。南召国有多少老百姓到现在,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有的甚至每天连饭都吃不饱。可恨那些贪官污吏乱收苛捐杂税,害得老百姓苦不堪言。

        看来真的要加大力度,狠狠的惩治一下这些贪官了。说实话孝帝慕容景真的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主要是他小时候离家出走,在民间也生活了小半年。

        所以,回来后就让吕继祖组织了一批暗卫,专门做打家劫舍的营生。但他们劫的都是贪官污吏的家,再就是那些一条道跑到黑,专门跟咱们这位皇帝陛下唱反调的大臣。谁能想到南召国的皇帝陛下,背地里还是一个最大的强盗头子。

        不过,人家也曾以游侠的名义,给老百姓发过钱,发过粮。都是大半夜的,往平民窟的老百姓门前,丢一袋粮食或者从门缝里塞几块散碎的银子。大部分塞铜板的时候居多。

        孝帝认为人不可以乍富,一来一个穷人猛然间富裕了。他就会形成依赖变得懒惰,甚至天天等着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二来,忽然有钱,也会引起一些地痞流氓的注意。所以,除非那家人有人病了急需要救命的钱。否则一律都是粮食和一些铜板。

        你像蓝衣大伯三叔家,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钱。要不是皇上赐给的那些下人,晚上能不能睡得着觉都成问题。他们会担心有了这么多钱,会不会引来强盗或者小偷的觊觎。所以说,穷人适应富贵也需要有一个过程。

        但还有一个至理名言,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由节俭进入奢侈是容易的,由奢侈进入节俭却困难了。

        蓝衣听自己的哥哥慕容诚,讲述父皇慕容景的事迹时。当场就把蓝衣给逗笑了。心想自己的父皇也太好玩了吧!父皇竟然是个最大的强盗头儿,不过笑过之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父皇确实是一个好皇帝。而不是那种不知民间疾苦的皇帝。这样的皇帝对于南召国的老百姓来说,也是一种福气。

        再加上孝帝慕容景对林皇后的专情。蓝衣更是对自己的父皇崇拜的跟什么似的。因为,在蓝衣的心里好男人的定义,首先他必须是一个专情的人,然后再谈其它。虽然蓝衣对好男人的定义有些偏颇。

        ——

        京都城皇城外,从半下午文武大臣就带着自己的家眷出发了。大臣们一个个也是满脸的喜气,互相恭贺着新年好。众夫人小姐们也互相说着过年的吉祥话。

        欧阳荣平也跟着自己的母亲大长公主、以及两个哥哥一早就进了宫。孝帝刚收到捷报,就派人给大长公主府送去了这个好消息。大长公主府昨天的大年夜也是热闹了一番。

        令大家感到意外的是肃王竟然带着柳侧妃,以及柳侧妃生的两个庶女也来参加春年宴会。这要是带着记在王妃名下的世子倒也罢了,怎么能带自己的妾侍来呢!真是太过份了。

        后来大家一琢磨便明白过味儿来。这肃王妃生的玉郡主在祭天大典上犯了错。连累肃王妃被贬成妾,玉郡主慕容紫玉更是被迫出了家。看来柳侧妃这是要上位的节奏呀。得,皇家又要多两位郡主了。

        说起来生为南召国的公主、郡主也是一种荣幸。因为自当年大长公主和亲那件事起。孝帝慕容景就下了一道圣旨。旨意上说南召国以后的公主、郡主绝不与外邦和亲。

        这也是皇族好多人都投向保皇派的原因。谁敢保证自己家不生女儿。这要是皇上舍不得送他的女儿去和亲。那这些皇族王爷家的郡主就成了首当其冲的人选。

        “大家快看,蜀王殿下来了!”蜀王顾名思义也是鼠的谐音。这是刘太后让蜀王要像老鼠一样的活着。不然这个懦弱的蜀王早就被刘太后给赶出京都城了。

        第六十二章的时候,讲过在先帝慕容复驾崩的时候,宫里一下子冒出了三位皇子,一个是敬嫔娘娘当年所生的小公主,竟然是男扮女装。还有一位是郭采女生的皇子年岁是最大的。再有一位就是王昭仪生的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孝帝。

        前文第八十章时出场的小梁王慕容旭,就是先皇慕容复皇长子的嫡长孙。也就是郭采女的亲孙子。

        而这位蜀王殿下就是当年敬嫔娘娘生的那位扮公主的皇子。可能慕容冲扮女装扮过了头。养成了一副娘娘腔,而且长了一副小白脸儿,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票戏,捧戏子。而且生性懦弱,看到刘太后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

        当年刘太后一看被敬嫔娘娘养成这样的皇子,立马就乐了。这么一个胆小如鼠的玩意,心想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干脆恶作剧的封了对方一个蜀王封号,让其留在了京都城。

        这些年,蜀王殿下也确实非常的老实。就连那些曾经不受宠的公主都敢欺负他。蜀王殿下比孝帝慕容景年长几岁。好在后来蜀王娶了一个母老虎王妃。那些公主们这才不敢再上门挑衅。

        京都城都知道蜀王人如其名,胆小如鼠。每天除了听戏还是听戏,从来不过问政事,还是个出了名的妻管严。这位秦姓的蜀王妃倒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女汉子。那胡搅蛮缠的的功夫,就连当初的刘太后都感到头疼。刘太后一提起蜀王妃,直骂对方是泼妇,还说是京都城第一悍妇。

        蜀王妃生了一儿两女,还强硬的不准蜀王纳妾。妻管严的蜀王当然不敢反抗。蜀王世子名叫慕容哲今年十六岁。两个女儿一个叫慕容冰年方十四,一个叫慕容雪刚刚十三岁。

        不管怎么说,反正蜀王府里全是这位凶悍的蜀王妃说了算。京都成都是这么传的,具体是不是那就不得而之了。

        大家一看蜀王一家人坐着马车来了。一个个都露出了看热闹的样子。按说是自家王爷先下马车,接着是各家世子、公子,最后各家的女眷。蜀王府可不一样,那位远近闻名的蜀王妃可没像一般的家眷一样,让伺候的丫鬟婆子给自己摆脚凳。直接就那么一撩车帘就跳了下来。

        然后蜀王妃就像扶小病鸡儿似的,就把蜀王殿下给扶了下来。说好听的是扶了下来。其实就跟拎小鸡似的,把蜀王慕容冲给拎了下来。接着才是蜀王世子慕容哲,蜀王的一对女儿,慕容冰和慕容雪。

        这一家人如果放现代,有这样的妻管严还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里可是男尊女卑的古代封建社会。所以京都城的老百姓也就把这一家子当奇葩看待了。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王爷,皇上的亲兄长。

        这蜀王站在人高马大的蜀王妃面前,就跟个小鸟依人的小白脸一样。给人的效果还真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再不受宠那也是皇家人。

        这些文武群臣还是得卖皇家几分面子。大家齐齐给蜀王一家子见了个礼。口是心非的说了几句吉祥话。这才三五成群的各自带着家眷往皇宫里走去。

        这次新年宴会依然在御花园里的祈年殿举行。祈年殿里前方还有一个戏台子。每次宴会也会有一些官家小姐去台上献艺。众大臣以一家一户为单位,按品级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当然正中间是孝帝和皇后的座位。左首是太子、长公主蓝衣的座位。左首往下排便是老丞相、林老将军、定国侯府、永定侯府、东平侯府等。右首是大长公主一家。大长公主往后排才是皇室的一些宗亲。

        也就是右边坐的都是皇族宗亲,左边除了太子慕容诚和长公主蓝衣。后面排的都是文武群臣。

        林老将军看着自己的女儿、女婿以及一对外孙。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儿媳以及几个孙子。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总算是一家团圆了。现在京都城的大部分兵马,都在林老将军的掌控之下。

        京都城的安全,只要有林老将军坐镇可以说是万无一失。文武群臣一看林老将军家的那一帮小公子。一个个心里便活了起来。心想这要是把自家女儿嫁给林老将军的孙子。那以后还愁什么?

        就冲皇上对林皇后的宠劲儿,林皇后的儿子又是太子殿下,何况林皇后肚子里又怀了一个小皇子。这林家可是太子的外祖家。将来可是滔天的富贵。最起码也能昌盛个两三代人吧!

        所以,众人看到蓝衣的几个表哥,一个个眼里都直冒绿光。也有紧盯着赵峰看,还有盯上蓝雨的,不过看了一下蓝雨身边的小女孩,大家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心说这小丫头是什么来历怎么坐在定国侯世子身旁。

        还有蓝世子旁边的那个小公子又是何人?看样子跟蓝世子长得到也有几分相似。噢,对了应该是蓝世子的叔伯兄弟吧!

        楚离并没有和楚扬坐在楚王府的位置上。楚离干脆带着速风坐到了大哥赵峰的旁边。所以楚王府那边也只有楚扬孤零零一个人。谁让楚王出征了,王妃进了佛堂。

        楚扬一看楚王府的位置上就自己一个人,人家自个还挺开心的。就好像楚王府没有楚离什么事了,这些都属于他自己一个人。楚离是因为觉得和自己那个虚伪的弟弟无话可说。

        何况前不久,灰鸟还探听到楚王妃和张侧妃,狗屁倒灶台的糊涂账。当时蓝衣和楚离听了就直接乐了。这两女人真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那真是棋逢对手。回头就让人给她们两个加点火,让她们继续斗去。楚扬想两边落好门也没有。

        张志忠夫妻今天也是激动的不行,看着旁边那位工部侍郎言大人。两人一见如故,聊的那叫一个投机。两家本来也挨着坐。两家夫人、少爷、小姐也相互认识了一下。

        张玉兰对这位言如玉小姐还是挺有好感的。张夫人和言夫人两个女人到一块,那眼睛紧忙活。张夫人一直盯着楚扬看,她可是听红杏说了那位楚王府的二公子救了自己女儿两回呢!

        这要是能让女儿攀上楚王府也不错。虽说这楚二公子不是世子,那也是王府的二公子呀。这要是楚王出征回来,在皇上面前为自家老爷美言几句。何愁老爷不能升官发财。

        听说楚王的世子还是长公主的准驸马。那可是和皇上结了亲家,张夫人是越想越开心。

        可是,她扭脸一看,自己的女儿张玉兰并没有看那位楚王府的二公子。顺着女儿的目光她看到的是永定侯世子赵峰。嗯?难道女儿看上的是永定侯府的世子不成。那感情好呀,这永定侯夫人还是长公主和定国侯世子的养母。好像这关系跟皇上更近一些。

        永定侯府只有一个儿子,那么这永定侯府的家产将来就是赵世子一个人的。这要是女儿能嫁给永定侯世子也不错。虽说这侯府比王府低一级。但架不住人家与皇家有恩呀!

        楚王府虽好可惜有两个儿子。这先王妃生的儿子怎么也比继王妃生的儿子分家产分的多。何况人家大公子又是世子,又是驸马爷。

        张夫人一眼又看到了欧阳荣平,听说这位荣平郡主和长公主关系最好。而荣平郡主的母亲大长公主和老驸马欧阳林,在朝中的地位跟林老将军不相上下。

        这要是能把荣平郡主讨来给自己的儿子做媳妇儿那就好了。张夫人心里的小算盘,打的那叫一个响。你说这张夫人心有多大,区区一个五品小官,又想让自己的女儿嫁世子,又想让儿子娶郡主。还在王府公子和侯府世子之间挑来捡去的。

        朝中一下子涌出这么多的年轻公子,可把众大臣夫人们的眼睛忙坏了。一个个就像饿狼看到肉一样。比较一下这位的身份,又看一下那位的相貌。觉得这个也不错,觉得那个也挺好。

        肃王府的柳侧妃也把大殿里的少年们,挨个看了个遍。她也想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到林老将军府。而蜀王的两个女儿则是偷偷的看着欧阳战北和欧阳战平两兄弟。说起来大长公主家的两位欧阳公子,还是自己的表哥呢!

        旁边的言夫人看着身旁的张夫人,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很是不屑。张家的女儿一点儿也不矜持,张玉兰看永定侯世子的眼光,也太直白了吧!真是没有教养,这在乡下养大的,人品就是不行。

        大约戍时一刻(晚上七点到九点)的样子。小德子公公手拿佛尘大声喊了一嗓子“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嫁到、太子殿下驾到、长公主殿下驾到!”

        声落大家便看到宫娥才女、太监一大帮人,前呼后拥的簇拥着孝帝一家子走了进来。

        众大臣集体跪下山呼“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太子殿下、长公主殿下千岁千千岁。”

        孝帝心情很好的一摆手,大声说道:“众卿家平身赐座!今天这春年宴会,大家就当是平时普通的聚会,不必太过拘礼。”

        众大臣这才谢坐,起身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张玉兰抬眼看了一眼蓝衣,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和人家再一比,自己都觉得有些自惭形秽。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同样是大王庄出来的小村姑,这反差怎么就那么的大呢!

        经过这段时间严嬷嬷的悉心教导,蓝衣这长公主的驾子也端起来了,那真是不怒而威。主要是以前蓝衣从心里就没把长公主的身份当回事儿。时刻都想着跟着蓝雨去当山大王。再不就是跟楚离一起浪迹天涯。

        后来通过养母王氏的谈心,这才真正的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再加上听说南召国的公主、郡主一律不用和亲。这下子心总算放到肚子里了。这才踏踏实实的做起了自己的长公主。用蓝衣的话说,什么样的身份办什么样的事情,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自己既然是南召国的长公主,享受了皇家公主的待遇,那么就要做一个名副其实的皇家公主。蓝衣把自己了解的一些,清雍正爷的几个举措仔细的回想了一遍。

        反正电视上也演过,再结合一些历史书上的资料,蓝衣用鸡毛笔写出了整顿吏治的方法以及摊丁入亩、改土归流等方案。蓝衣想的脑仁都疼了,总算把自己记得的一些有利于朝政的方案和典故给写出来了。

        整顿吏治:也就是清查亏空,实行耗羡归公,养廉银制度。当然这条是针对贪官污吏的。

        摊丁入亩:南召国自古就有人头税,成年男子不论贫富,均须按人头交税。摊丁入亩就是将人丁税摊入地亩。按地的多少交税,地多者多纳税,地少者少纳税,无地者不纳税。这便是变相的取消了人头税。

        改土归流:便是把那些不听话的地方诸侯,名义上接受南召国的册封,但生杀大权全在那些诸侯的手里。这种制度严重妨碍了南召国的发展,这一条跟清朝康熙收三藩差不多。这也是最难实施的一条。

        具体怎么实施就是自己哥哥慕容诚和父皇慕容景的事情了。蓝衣说了反正这些自己也不太懂,就是以前在书上看到过,也记不太清了。仅供参考,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太子慕容诚赶紧拿着蓝衣写的这些东西,让老丞相看了一下。老丞相看完后直说:“妙,妙,简直是太妙了!如果这套方案能在我们南召国推行,那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听的蓝衣直撇嘴,心想至于嘛,不就是一些老祖宗留下来的治国方案嘛!看把老丞相美的,都要学猫叫了。老丞相专门找了蓝衣这位长公主想了解一下细节,结果蓝衣来了一句,我也不太懂只会纸上谈兵。你们要是觉得好,可以自行研究改正。

        反正蓝衣是没打算参与,蓝衣可深知这古代后宫女人是不能参政的。何况自己只是一个皇家的公主,又从乡下回来的。省得将来人家再把自己当妖精给烧喽!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说白了蓝衣就是不想当那出名的猪。

        说不好听的就是人怕出名,猪怕壮。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个皇家长公主就行了。偶尔给哥哥和父皇出个小主意什么的。真要让蓝衣参加军国大事,她还真是一巧不通。

        没事时你让蓝衣画两张图纸还差不多,别的还真不在行。总之蓝雨他们前方战士需要什么东西,只要蓝雨能想的出来,给蓝衣具体的说明一下,蓝衣便能很快的画出精确的图纸。

        那可是二维、三维各个角度都有。唯一让蓝衣高兴的是,这皇宫里尽然有从西洋弄来的比例尺、三角尺和铅笔、橡皮。当时把蓝衣给乐的就像见到宝贝一样,高兴的又蹦又跳。

        孝帝一看大家都来齐了。便让小德子宣布开宴,宫女太监把好酒好菜一一摆上。然后戏台上的锣鼓点也敲了起来。这时小德子公公拿出了戏折子让孝帝点戏。孝帝展开戏折子看了一下,点了一出《穆桂英大破天门阵》。

        然后林皇后点了一出《牡丹亭》、太子慕容诚点了一出《状元媒》、到蓝衣这儿,蓝衣点了一出《八仙过海》。后来又让大长公主和林老将军分别点了一出《花为媒》、《空城计》。

        蓝衣也知道戏班子不可能唱整本的戏,要是唱整本的一晚上,一本也唱不完。大家点这些戏也就是捡最精彩的一个片段。

        不知道别人喜不喜欢听戏,反正蓝衣听的津津有味,聚精会神。众大臣的家眷也有喜欢听戏的,眼睛也紧紧的盯着戏台上的小花旦穆桂英。那个唱穆桂英的小花旦手中的花枪耍的那叫一个流畅。

        扮相也很美,两只大眼睛简直可以勾魂夺魄。唱腔柔美动听,身段舞起来也是极其的漂亮。台下的大臣们也不时的发出叫好声。尤其是蜀王殿下看的最认真投入。那眼神简直跟着小花旦的动作,眼波流转。

        蓝衣看着蜀王的样子心中很是鄙夷,心想这孙子真会装大尾巴狼。谁能想到一个表面上懦弱到家的主,背后却筹谋了那么多年。开宴后楚离干脆和蓝衣坐到了一起。反正两人也赐了婚,两人愿意坐到一起也无可厚非。

        工部大人言工常的女儿言如玉,看着蓝衣和楚离一副相处和谐的情景,心里简直打翻了五味坛。可是她又碍于自己的身份无可奈何。再说她可不想学玉郡主慕容紫玉那个蠢货,敢挑衅皇家权威。

        而言如玉哥哥的眼睛一直盯着蓝衣这位长公主,第一眼看到蓝衣,他就被蓝衣的容貌给深深的吸引了。心想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女子。而且还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真是好白菜让猪拱了。怎么就便宜了楚离那个混蛋了呢!

        而楚扬却是紧盯着蓝衣和楚离在桌子下面的手。他可没错过自家大哥和长公主两人的小动作。楚扬心里简直气坏了,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楚离霸占了一样。在他的心里蓝衣早晚都是他的妻子。所以,认为楚离现在是在占自己妻子的便宜。

        就在大家看的正热闹的时候,有人进来禀报,说边关传来捷报。欧阳林将军和永定侯打了大胜仗,并一战之下夺回了两座城池。而且楚王刚刚还把西梁的主帅打成了重伤。尽管孝帝等人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连夜快马加鞭跑回来抱喜的将军,在文武百官面前说出来。孝帝心里还是高兴的不行。众大臣也是高呼:“天佑我南召,吾皇万岁万万岁!”

        孝帝慕容景高兴的更是大声说道:“赏,给欧阳将军、永定侯以及楚王记上一功。回京后重重有赏!”就连那个报信的将军也得到了重赏。

        这下子春年宴会算是达到了*。群臣一个个推杯换盏、谈笑风生。大部分人都是挺高兴的,不管你是清官也好,贪官也罢,但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国家打胜仗。

        正在这时,只听得有人喊道:“灵凤派掌门到!”

        只见天空中,有四个抬轿子的美貌女子,抬了一顶华丽的暖轿缓缓的落在了祈年殿的大门口。众大臣都不由的抬头举目观瞧。

        一个道姑打扮的中年美妇人,仰首阔步的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四个美貌的婢女。那道姑长着一对柳叶眉、单凤眼,稍微有那么一点儿掉眼肖。皮肤白皙,琼鼻圆润,樱桃小口出奇的饱满。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但风韵犹存。

        “无量天尊!灵凤派掌门马凤姑见过皇帝陛下!”道姑手拿佛尘向皇上弓身打了一个道家的佛首。

        孝帝淡淡的开口说道:“马掌门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听出戏吧!小德子给马掌门看座。”

        小德子公公一摆手,立马就有小太监给这位灵凤派的掌门搬来了一把椅子。马凤姑也没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

        不过躲在暗处的暗卫不由自主的都提高了警惕。就连蓝衣、蓝雨、慕容诚、楚离以及林家的几个表哥都做好了准备。林老将军心中也不由的一紧,他也是紧盯着这个道姑模样的女人。一看对方就是来者不善。

        这是抓了人家的徒弟,师傅不服气找上门来了。今天这事还不定怎么解决呢!谈好了还好说,谈不拢就是一场恶战。

        孝帝也不理马凤姑继续看着戏台上的戏。此时已经唱到了八仙过海。蓝采和正拿着花篮和虾兵蟹将打在一起。吕洞宾也在戏台上挥舞着手中的宝剑。

        马凤姑一看自己今天是来办正事的,可不是来看戏的。用手轻轻一弹,戏台上的戏子便被定在了台上。就连敲锣打鼓的也被定住了。会武功的人都知道,这是让人家用隔空点穴的手法,把台上人的穴道给点了。

        而不懂武功的文官一见这场景。胆大的还好一些,胆小的被吓的脸色苍白。这下祈年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好意思,皇上,他们太吵了,贫道让他们休息一会儿再唱!”马凤姑轻启朱唇,不疼不痒的说道。

        蓝雨把小手摆了一下,说道:“既然马掌门让大家都休息一下,那么你们都下去吧!”蓝雨的武功现在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别看小手轻轻的一摆,那戏台上的人,穴道瞬间就全被解开了。

        唱戏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赶紧一个个跟狼撵着一样,急匆匆的退了下去。

        马凤姑看着蓝雨的动作,不由的挑了一下眉毛。心说:呀!这是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有两下子,尽然能解开贫道的无极点穴手。小小年纪真是不简单。什么时候南召国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这下子众大臣全都惊的睁大了眼睛。心里直喊:蓝世子威武!蓝世子好厉害!林老将军心中也是暗暗的佩服,心说蓝雨这孩子有出息。看来是得到奇遇了。嗯,不错!林老将军脸上不由的露出欣慰的笑容。

        “皇上,听说我那孽徒闯了大祸,能不能看在贫道的面子上,放她一马。凤儿那孩子年轻不懂事,就请皇上原谅她这一回吧!”马凤姑说道。

        孝帝等人听了不由冷冷的笑了。“马掌门好大的面子!令徒不惜用药物,引来蝗虫破坏我皇家的祭天大典。这是冒犯皇权之罪,岂能轻意饶恕?

        更是收买刁民诬陷我南召国的长公主,该当何罪?难道紧凭马掌门上嘴皮儿一碰下嘴皮,你说饶恕就饶恕吗?你又置我南召国的朝廷律法于何地?

        何况我南召国向来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火凤凰犯了如此大的罪,让我这一国之君如何饶恕于她?”孝帝说话铿锵有力,有理有据。直堵的马凤姑哑口无言。

        马凤姑也知道这件事确实是,自己的徒弟火凤凰做的不对。真不怨人家抓她。可是自己又不能不救这个孽障。马凤姑心中也不由的泛起了一丝苦涩。

        ------题外话------

        轶事典故:

        “犬子”的由来:

        “犬子”本是司马相如的小名,后来竟巍巍然成了对自己儿子的谦称。怎么回事呢?

        据《史记》的记载“犬子”其实是司马相如的乳名。就像“二毛”、“小胖”之类,难登大雅之堂。他长大后,也觉得名字不好听,加上又仰慕蔺相如的为人,自己便更名为相如。

        最开始,“犬子”之称,其实并无小名之意,只是司马相如的父母为了小儿好养活,便特意选一个低贱的字词为之命名,以远离鬼魅,但因为司马相如长大后自己改了名字,“犬子”才成了小名。

        因为司马相如的巨大历史以及文化影响,人们谦称自家儿郎,便纷纷用上了“犬子”一词,争相仿效,附庸风雅,竟一时蔚然成风,堂堂皇传至于今日,成为中国人日常用语之不自觉习惯。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