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17章 鱼虾一网打尽

第117章 鱼虾一网打尽

        金殿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就像热闹的一场大戏一样,生旦净末丑一边唱一边喊。红脸、白脸、蓝脸、黑脸在金殿上唱着人间百态。蜀王捂着自己的伤口。指挥手下的人与肃王的人打成一团。

        蜀王一家子全都负了伤,跟蜀王一条心的大臣和肃王一波的大臣也开始火拼了。文官那是纠耳朵,像女人一样扯头发。武将那是拳来脚往。还有一帮以老丞相为首的臣子,悄悄的退到了大长公主和蓝衣、慕容诚所在的位置,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蓝衣等人就看着两波人,打的你死我活。慕容皇室的一些宗亲也吓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来的时候不是说的好好的。怎么现在蜀王和肃王叔侄开始内讧了。只把皇族长气得胡子都翘起了老高。

        不知何时殿外刮起了北风,伴着风声飘起了鹅毛大雪。呼呼的风声就像给殿内正在打斗的人们伴奏一样。蜀王和肃王的暗卫最后也打到了一起,刀光剑影你来我往,这幸好金殿足够的大,不然还招架不开呢!

        这时,肃王世子慕容越扯过自己手中的人质林皇后,大喝一声:“都给小爷住手!不然我就杀了她!慕容越用宝剑在皇后娘娘的脖子上划了一道血口子。

        林皇后用看死人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慕容越。心想慕容越你敢伤我,看我不让你生不如死,我就不姓林。

        “放开我母后,慕容越你这个小人,原来假意投靠我,就是为了今日吗?”太子慕容诚看着慕容越咬牙切齿的开口说道。

        “慕容越,你现在放开我母后,我会赏你一个全尸。如果你小子再执迷不悟,你信不信我让你生不如死!”蓝衣也是一脸的愤怒。

        慕容诚一摆手,立马跳出几个暗卫上去便抓住了柳侧妃,以及慕容紫叶和慕容紫芯母女三人。

        “我数到三,你如果不放开我的母后,我便杀了你母妃和妹妹。要不这样,咱们三个换一个怎么样?”慕容诚再次开口说道。

        “越哥儿,你不要一错再错了。听母妃的话放了皇后娘娘吧!母妃只想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你劝劝你父王,让他不要在争什么皇位了。我们向太子殿下认错,求他们宽恕你们父子好不好?”柳侧妃看着自己的儿子尽然扣押了皇后娘娘,她心里简直乱急了。

        如今金殿上乱成这样,大长公主和太子殿下以及长公主都没有慌乱,自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人家提前下的套呀!如果人家没有提前准备好,至于这么稳坐钓鱼台吗?

        可惜自家王爷和儿子以及蜀王等人,都被金光闪闪的皇位迷失了眼睛。柳侧妃苦苦哀求自己的儿子,想让那一对父子回头是岸。

        “母妃,你疯了吗?只要父王登基为皇,你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而我就是太子殿下。两个妹妹也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我们一家人凭什么要向别人大礼参拜。

        我有哪一点比不上他慕容诚?我的两个妹妹又有哪一点比不上一个从民间找回来的小村姑?凭什么他慕容景就是能当皇帝,我父王便不能坐江山。

        当年要不是刘太后乱政,父王完全可以登上九五之位。当初就是父王太过实诚,可是又换来了什么?换来了刘太后活活拆散你和父王的一对有情人。

        难得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一家人还要在继续忍让吗?”慕容越真的无法理解自己的母妃,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一直胳膊肘向外拐。真不明白自己的母妃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老是拖自己的后腿呢!

        “哥哥,救我!”慕容紫叶和慕容紫芯同时开口说道。她们姐妹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会不会为了自己和母妃,来和对方做人质交换。

        慕容越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人质林皇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母妃和两个妹妹。他好不甘心,这眼看着就要胜利的时候,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只有林皇后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大的筹码,慕容越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最后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慕容越一咬牙心一狠,开口说道:“换!”只是慕容越虽然和对方同时放开了人质。可是就在林皇后转身的时候,这小子抽出宝剑就向林皇后的肚子刺去。

        “不要!母后快闪开!”太子慕容诚一脸的紧张,飞身就要冲过去。却被妹妹蓝衣一把给拉住了衣角。

        蓝衣笑着向自己的哥哥慕容诚摇了摇头。只是瞬间形势发生了大逆转。慕容越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便发出了一声惨叫。只见慕容越的一只胳膊,被林皇后的匕首一刀就从膀子上削了下来。

        那林皇后更是一个飞身就跃到了太子慕容诚和蓝衣的身边。在林皇后飞身而起的时候,慕容诚这才看清楚,假扮自己母后的竟然是林芝。刚刚真是心急没有太仔细观察,林芝虽然穿上厚厚的皇后装,又塞了一个假的大肚子。相貌也是一模一样。毕竟林芝的身材和皇后娘娘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慕容诚摸了一下头上的汗水,由于关心则乱,刚刚真是虚惊一场。蓝衣赶紧掏出金疮药帮林芝涂上。又飞快的从百宝囊中掏出棉布帮林芝包扎着脖子上的伤口。一脸心疼的问道:“林芝,你没事吧!”

        林芝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说道:“公主,属下没事。只是一点儿皮外伤而已。那小子太他妈的阴毒了,还想伤害娘娘肚子里的孩子。幸好我和娘娘提前换了身份。不然还真让那小子得逞了。所以,我把他那只作恶的爪子给剁下来了。”

        慕容越被砍掉胳膊也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林芝的动作太快了,这就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在慕容越想偷袭林芝的时候,他做梦也没想到林芝的手会那么的快。就那么一下就慕容越的胳膊整个给削了下来。

        再说此时的慕容越直疼的满头冷汗,浑身抽搐。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整个人都蜷缩在地上,鲜血染红了整个衣衫。一只断掉的胳膊还被扔在地上。

        正在和蜀王对峙的肃王听到儿子的惨叫声,猛然一回头。直心疼的差点儿晕过去。嘴里发出一声惊呼“越儿!”他本来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慕容海因为慕容紫玉,那么小就做了宅斗下的牺牲品。现在就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了,忽然之间让人家砍掉了胳膊,能不心疼嘛。

        就算自己夺下这江山,一个残废的儿子又如何做太子殿下。肃王飞身就想跳出圈外,赶紧抱自己的儿子去医治,看看能不能请神医把儿子的胳膊给接上。只是刚刚挨了他一短剑的蜀王怎么能容他离开。心说你这老小子刚刚在背后插了自己一刀。要不是自己心眼儿长的偏,恐怕小命早没了。

        现在你儿子胳膊掉了,该!成为残废才好呢!回头儿就让人放鞭炮庆祝。又怎么能让你去救慕容越呢!蜀王早就绑好了伤口,服下了制伤的药丸。他现在看到肃王,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那是恨得牙根都疼了,明明自己连龙袍都穿上了,差一步就成功了。哪里想到本是同盟的肃王,会在背后暗算自己。本来狼狈为奸的两个人,翻了脸是那样的可怕。

        肃王越是着急,蜀王越是缠着他,就是不放他过去。蜀王手中的短剑舞的上下翻飞,就像一道屏风一样,肃王想冲过去一时半会还真做不到。

        “慕容冲你放我过去,我的越儿现在急需要神医给接臂,再耽误就来不急了!”肃王现在急的连蜀王的名字都喊出来了。

        “放你过去,你想的美!我就是要让你的儿子残废,以报你刚刚刺我一剑之仇。是你告诉我时机成熟,鼓动我逼宫。原来你是用我来当试金石。我怎么能饶得了你这个背后暗算我的阴险小人!”蜀王也一脸狠绝的说道。话落那短剑更是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

        在肃王一分神的功夫,便中了蜀王好几剑。要不怎么说一心不可二用呢!几个来回肃王便觉出了不对劲,他发现自己的伤口一点儿也不觉得疼痛。反而有一种麻麻的感觉。

        心说不好,蜀王慕容冲这混蛋在短剑上抹毒药了。经过一番打斗肃王血液流动的更快,脸上渐渐的浮现了一股紫气。就连嘴唇也变成了紫红色。头发也乱了,身上所穿的莽袍也破了。

        柳侧妃此时早已哭晕了过去,在慕容诚的暗示下。暗卫把柳侧妃母女送了过去。慕容紫叶和慕容紫芯两人虽然跟着柳侧妃学了不少宅斗的心眼。可是她们并未曾学过武功。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趴到慕容越的身上只会哭。

        柳侧妃醒来后,看着两个女儿胡乱的给儿子包扎着伤口。也是哭的泣不成声。如果王爷和儿子没有犯上作乱的心思该多好。皇宫里就有神医谷的神医。只要命人叫来就能救治自己的越哥儿。可是现在谁来救救她的儿子。她现在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不能让越哥儿成为残废呀!

        柳侧妃转眼冲着蓝衣的方向就是一通的磕头,哭着求道:“长公主,求求你,求你命神医谷的神医救救我的越哥儿吧!我求你了,只要你肯救我的越哥儿,我就是给你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我给你磕头了!”

        蓝衣看着不停给自己磕头的柳侧妃。再想想刚刚慕容越的所作所为。明明都说好一个换三个人了。慕容越还想害自己母后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不是林芝反应快,如果换成母后是不是母后和尚未出世的弟弟都性命不保了。

        对,自己不能心软!以怨报德,何以报德?一个少年失去一条手臂固然可惜。但慕容越心肠歹毒对一个孕妇下手就是太不应该了。这幸好是自己早有准备,不然母后岂不是性命危矣。慕容越自找的,就让他失去一条手臂作为教训吧!

        蓝衣在内心说服了自己后,根本就没有理会柳侧妃。转脸看向了现场的打斗。

        那些文官累得也不撕了,一个个瘫软在地上。武将也打累了。蜀王也累得呼呼直喘,何况他也身受重伤。最惨的就属肃王,此刻毒气已经布满了全身。就连露在外面的手和脖子、脸都成了紫色。

        肃王费力的爬到了柳侧妃和自己的儿子慕容越,以及两女儿中间。“越儿,你怎么样,父王来看你了。”肃王费力的抱起自己的儿子慕容越,然后又拿出那只掉在地上的手臂,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岁。不由的老泪纵横。

        “柳儿,不要再求他们了,已经晚了。我们越哥就算现在接上胳膊,这只胳膊已是废了。慕容皇室都是冷血无情的人。你不要求他们了!”肃王抻手拉过不停磕头的柳侧妃,开口说道。

        “王爷,你这又是何苦?本来我们可以平平安安的,你这是为什么呀?儿子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你满意了。你为什么不动动脑子,你就不觉得这次逼宫太过顺利了吗?”柳侧妃哭得也是声嘶力竭。

        蓝衣看着柳侧妃做为一个母亲,抱着自己的儿子痛哭流涕。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的。蓝衣从旁边的盒子里取出一道圣旨,甩手就扔到了肃王和柳侧妃的身边。

        卷在一起的圣旨在落地的时候,顺势便自动打开了。上面写着柳侧妃贤良淑德…以及一系列的赞美之言。最后封为肃王妃。她的一双女儿慕容紫叶、慕容紫芯也如愿封为了郡主。再看下面的日期却是好几天前。如果不是宫里发了事情,恐怕这道圣旨早就颁到肃王府了吧!

        柳侧妃脸上露出了一个凄美的笑容。这能怪得了谁,只能说明人心不足蛇吞象。其实皇上早就答应了王爷和儿子的所求。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可以说这一战,蜀王和肃王两帮人弄了个两败俱伤。真正得利的却是孝帝慕容景。这下子好了,朝中又一大批文官武将要落马了。现在剩下的大臣可真是唯数不多了。

        老丞相看着金殿上一群狼狈的文武大臣,一个个衣服也扯破了,官帽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头发也乱了,有的脸上还有血道子,黑眼窝、鼻子下面还残留着血迹。可见刚刚的撕扯是多么的激烈。

        不由的暗暗摇头。有这战斗力,真应该放到战场上。没想到文官也是一个比一个勇猛。也有一部分官员不由的暗暗庆幸。好在一直跟着恩师老丞相,这才免了一场血光之灾。

        “哎哟!大家刚刚打的过瘾吗?要不要再来一场?正好外面也下雪了,正好去雪地里再战三百回合怎么样?”话落孝帝一身明皇的龙袍,带着楚离和蓝雨以及林老将军等人威风凛凛的走了进来。

        孝帝慕容景乐呵呵的看着大殿里的众人,从容不迫的走了品级台前。对大长公主深深的施了一礼,开口说道:“皇姐,你辛苦了!弟弟在此多谢的话也就不多说了。”

        大长公主也笑着说道:“你小子就坏吧,站在外面是不是热闹很好看呀。嗯?这要不是雪下的大了,我看你还不舍得进来吧!”

        蓝衣和哥哥慕容诚也给孝帝慕容景施了一礼。孝帝慕容景很是欣慰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笑着说道:“嗯,干的不错!诚儿以后要向衣衣学学,遇事一定不能乱了方寸!”孝帝说完这才坐到了龙椅之上。

        此时慕容皇室的那些宗亲已经吓得浑身瑟瑟发抖。“皇上,臣等错了,我们受了蜀王和肃王这两个奸人的挑拨。这才上了当,请皇上宽恕臣等,臣等知错了!”

        孝帝慕容景看着跪在地上的皇室宗亲们,这帮墙头草。都懒得理会他们。虽然没有准备处罚他们,但也没有急着让他们起来。就把这些皇室尊亲晾到了那里。

        蜀王和肃王等人看着孝帝慕容景,稳稳当当的坐在龙椅之上。便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原来这是人家早就设好的套儿,就等着请君入瓮呢!可是,他们想也不想的就钻了进来。两波人还打了个不可开交。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来人,把金珠、明珠、寇珠、林兰等人押上来!”孝帝一声令下,大内侍卫便把一干人犯带上来。

        众大臣一看押上来的人里面,尽然还有皇后娘娘身边最信任的林兰姑姑,都惊的瞪大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自己眼花了不成,这林兰不是当年从林将军府,跟着皇后娘娘一起进宫的陪嫁宫女吗?

        难道说她也叛变了不成?林兰等人被押进来之后,眼睛一直一眨不眨的看着蜀王慕容冲。看着慕容冲以及慕容冲的三个儿女伤痕累累,心中说不出的心疼。

        谁能想到林兰才是蜀王慕容冲女儿慕容雪的亲生母亲。是蜀王的的女人。林皇后做梦也想不到伺候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林兰,竟然早就背叛了自己。

        “冲哥哥,你和雪儿还好吗?对不起,这次我没有帮到你,反而连累你上了当。”林兰一脸愧疚的看着蜀王慕容冲说道。

        “不怪你,是我们太急于求成了。这才中了慕容景的圈套!”蜀王慕容冲也是一脸惋惜的看着被押进来的林兰。

        想当年,林兰还是皇后娘娘林晴的贴身大丫鬟。由于林皇后救回了自己的堂妹林平母女。林兰便觉得心里不平衡了,本来以为多了一个伺候小姐的丫鬟。可是自从这林平来了之后,便抢了她的位置。

        直到后来曝出了林平的真正身份。自己一下子就要伺候两个主子。林平明面上是林将军府的丫鬟,实际上却是将军府的堂小姐。你说你一个堂小姐,你放着小姐不做,非要和自家小姐天天呆在一起,甘心做一个丫鬟,这又是何道理?

        本来无论去哪?小姐每次出门带的都是自己。可是自从林平来了之后,小姐就再也不带自己出去了。每天只能和一些二等丫鬟一样,在将军府里端茶倒水,做一些琐碎的事情。

        直到后来,小姐喜欢上了一位姓慕容的公子哥。林平更是背着将军府里的人,给两位有情人把风放哨。这不是把小姐往歪处带嘛!明明知道将军大人不喜欢慕容公子,林平也不知道劝着点小姐。

        直到后来慕容公子的身世揭晓,没想到那个俊秀的公子竟然是当今皇上。而林平也和皇上身边的一个姓蓝的侍卫修成了正果。恨得林兰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姐林晴和林平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好知己。而自己从小姐的心腹慢慢的降格成了一名丫鬟奴才。林兰心里怎么能够平衡得了。

        林平想干什么?弄的自己丫鬟不是丫鬟,小姐不是小姐的。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堂小姐不做,偏要犯贱当丫鬟。林兰真是不明白林平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好不容易跟着自家小姐林晴进了宫。皇宫里的奢华一下子迷失了林兰的眼睛。她好羡慕那些妃嫔,可是皇上却从来不曾多看自己一眼。就连林平都嫁给了蓝侍卫。

        那还是在一次宫宴上,林兰邂逅了被刘太后欺负的蜀王。蜀王一身狼狈的坐在御花园的一处隐蔽的石头旁。

        林兰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拿出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满头酒水的蜀王殿下。就这样在蜀王最狼狈的时候,两人相识了。然后私下里走的越来越近。别人都说蜀王像老鼠一样,卑微的生活在京都城。

        只有林兰知道蜀王在卧薪尝胆等待着反击的机会。无时无刻不想着搬到太后党。可是这一等十多年便过去了,直到太后党倒台,蜀王都不曾放下心中的仇恨。他再也不想当让人看不起的‘鼠王’了。

        试问生为先皇的儿子,又有哪一个不想登上大宝,坐上九五之位。蜀王从小奋斗的目标就是皇位。可是时不与我,一次次的皇位失之交臂。

        “雪儿,她才是你的亲生母亲!”蜀王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慕容雪说道。

        只是慕容雪连看也没看林兰。自己的母妃是蜀王妃,怎么可能是一个宫女呢!慕容雪死也不肯与自己的母亲林兰相认。怪不得自己的母妃有什么事情都是偏心自己的姐姐慕容冰。原来自己的身份是这么的尴尬。林兰见女儿慕容雪对自己连一个眼神都欠奉,心中不由的很是苦涩。

        孝帝慕容景看着跪在地上的一大群人,脸上露出了犹如寒冰一样的笑容。要不是女儿衣衣和楚离,还真没有发现皇宫里还藏着这么多的牛鬼蛇神。

        最让孝帝慕容景和皇后娘娘无法相信的是,林兰竟然不知何时投靠了蜀王。这还是蓝衣心细发现了端倪。

        因为,给蓝衣发配的宫女里,一个明珠有问题也就罢了,不可能个个都有问题。由其是里面的寇珠,蓝衣因为她的名字,对其非常的偏爱。好多事情都喜欢交待给寇珠去做。

        原因是蓝衣很喜欢《狸猫换太子》里面的寇珠,寇蝉玉这个人物。还记得京戏里寇珠临死时,有一段唱腔特别的感人。

        纤纤小草弱似鸿毛,遭逢雷暴玉陨香消,魂其不死随风而飘,洒落山野再成新苗,待来日离离青翠含露笑,看世间清浊分明天日昭昭。

        寇珠以小草来比喻自己,形容自己在深宫大院生活的不易和艰辛。揭示了刘后等人的歹毒心肠,和自己命运的悲苦无助,为自己的不平,而悲鸣万分。

        但是草虽然脆弱,但是却也是最顽强的生命。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天理昭彰,沉冤得血。

        蓝衣还记得那娓娓道来的唱腔,让人听来越发的凄凉。所以,在这四个宫女当中。蓝衣很想好好的培养一下寇珠,想把寇珠培养成自己的心腹。

        寇珠看上去不像明珠和宝珠那么没脑子,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总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金珠的心更大,一心只想爬上龙床做贵妃。只有寇珠最规矩,总是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

        最让蓝衣失望的也是寇珠,她尽然给蓝衣的茶水里偷偷的下毒。蓝衣和林芝是干什么的,那可是毒医仙子徐娇的关门弟子。区区一包毒药,能瞒得过蓝衣和林芝的眼睛吗?

        寇珠这完全是老实人不干老实事,长了一副老实人的面孔假老实。如果这四个宫女都出了问题,那么就得查查这个林兰姑姑是不是有问题了。这可是自己母后林皇后从将军府带来的贴身女官呀!

        蓝衣是怎么也想不通,林兰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背叛自己的母后。如果母后身边藏了这么一条毒蛇,那可就太可怕了。怪不得被守护很是严密的母后,上次能被刘贵妃轻轻松松的下了剧毒。

        蓝衣和楚离便让人把林兰调开,然后偷偷的搜查了林兰的住处。结果不负众望的在林兰的箱子底下搜出了一件男人的衣服。

        衣服的料子属于高档货,而且上面有莽纹。蓝衣便问楚离什么人的衣服上才能可以绣莽纹?楚离告诉蓝衣只有王爷级别的袍子才能绣莽纹图案。这下子蓝衣和楚离便在一帮王爷中间排查,这才查到了蜀王慕容冲。

        因为慕容冲的衣服最喜欢便是穿银色的锦袍,绣上银灰色的莽纹。再加上速风那天跟踪黑衣人,正好追到了蜀王后角门处。然后速风绕到前面,便看到了牌匾上刻着三个大字‘蜀王府’。

        既然蜀王伪装了这么多年,那么其它的王爷会不会也有不臣之心呢?于是孝帝等人商量了一下,这才来了一个请君入瓮的戏码。果然蜀王和肃王两个人都坐不住了。孝帝慕容景昏迷的当天夜里,肃王便偷偷去了蜀王府游说蜀王慕容冲逼宫。

        由肃王这个皇叔的身份去联系皇室宗亲,以逼迫太子慕容诚就范。蜀王做梦也想不到肃王也想当皇上。这才上演了一出乐极生悲的大戏。两个同盟者,最后反目成仇起了内讧。

        “皇上,奴婢是真心的喜欢你。我把身子都给了您,您不能杀我呀?万一我肚子里有了小皇子怎么办?”金珠不死心的哭喊道。

        皇上不屑的看着金珠,冷冷的说道:“好,我让你死个明白。出来吧!既然你那么想献身于我,我怎么能不成全你呢!”这时一个和孝帝个头相仿的侍卫闪身走了出来。

        金珠看到后一下子目瞪口呆。对,就是这个男人,他耳朵后面有一个绿豆大小的小肉球。金珠当时还专门摸了一下。

        “寇珠,你还是不肯招出你目后的主使人吗?”蓝衣看着寇珠一脸失望的问道。寇珠闭着眼睛,一脸誓死如归紧咬紧牙关死也不肯开口。

        “衣衣,这样的人你理她作甚,成全她们便是!”慕容诚也是气氛的不行。接下来便是该抄家的抄家,该砍头的砍头,流放的流放。南召国朝中的文武大臣足足去了三分之二,现在朝中急需要增加新鲜血液。

        孝帝在第二天便发了一道圣旨,在秋闱之前又增加了一场恩科。这下子可把一些相关的大臣给忙坏了。

        好在现在刚过完年,恩科定在了五月份。当然下半年十月份还有一场秋闱。相信这两场殿试考下来,一定能选出一批优秀的官员。

        蓝衣感觉就像大学里春秋两季招生一样。一些大学里招收的MBA工商管理就有春季班、秋季班。南召国增加一场恩科也未尝不可。

        大哥赵峰以及严嬷嬷的侄子也埋头苦读起来。太子慕容诚帮赵峰推荐了一位很有才华的大儒。是老丞相是至交好友,名叫孔令安,字子喻。这位老先生据说是孔老夫子的多少代玄孙。

        三月份春暖花开的时候,蓝衣和蓝雨的姑姑蓝志萍一家人也进京了。同行的还有三叔和三婶一家人。

        ------题外话------

        龙生九子,你知道它们现在哪吗?

        老大囚牛,喜音乐,蹲立于琴头。

        老二睚眦,嗜杀喜斗,刻镂于刀环、剑柄。

        老三狴犴,生平好讼,常见于古代牢门之上,震慑囚犯,民间有虎头牢的说法,是辨明是非,伸张正义的神兽。

        老四狻猊,倚立于香炉足上,随之吞烟吐雾。

        老五饕餮,好吃喝,常见于古代烹饪鼎器上,是鉴赏佳肴的“美食家”。

        老六椒图,常见于大门上,衔环守夜、阻拦小人、是求学、求子、升职的保护神。

        老七赑屃,龟形有齿,气大好负重,常背负石碑于宫殿中,是长寿、吉祥、走鸿运的保护神。

        老八螭吻,好张望,常站立于建筑物屋脊,作张口吞脊状,是宅院守护神兽。

        老九貔貅,专吞金银肚大无肛,只进不出,即能招财,又能守护财富。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